第5395章 大戰破天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那幾名弟子只能確定師父是在煙雨亭和鄴斻見面的,無法確定,在師父被傳送到這里的時候有沒有其他人進到其中。

不過他們推測里面應該是又其他人的。

“為什么?”星城城主問道。

“因為就在剛才,我們聽到了師父和其他人的爭吵聲,只是聲音有些小,我們并未聽太清楚,無法斷定里面有幾個人?!蹦獎椎囊幻茏诱f道。

星城城主聞言一陣沉默,而后扭頭沖著身后的眾人說道:“諸位,莫勛前輩乃是我巡天界的強者,如今他被人困于此處,我等理當營救才對?!?/p>

“他人恩怨,我等插手合適嗎?”一人問道。

星城城主回頭看了此人一眼,眼中閃過一絲寒意,淡淡說道:“若單純的只是個人恩怨,我等自然不應該插手,怕只怕,是外來修士聯手對付我巡天界修士!難道我等巡天界修士就應當眼睜睜的看著莫勛道友受他們欺辱嗎?”

“那你又如何確定是外來域界修士聯手對付莫勛呢?”那人冷哼道。

“很簡單!因為正值我星城拍賣會期間,來人除了我巡天界修士外,還有其他域界的道友!比如,你不就是嗎?”星城城主冷笑道。

眾人聞言齊齊扭頭看向說話的人,果然發現此人身上的氣息和自己身上的氣息大不相同。

只是先前他躲在人群中大家才沒有發現。

現在在仔細看去,發現不僅僅此人,人群中還有不少外來域界的修士。

一時間,氣氛緊張起來。

先前說話的那人卻是神色自若,淡淡說道:“怎么,星城城主是打算主動挑起事端了嗎?”

“挑起事端?我看想挑起事端的是你們吧?你們這些外來域界到我巡天界來的目的不就是為了殺我巡天界的星航狩獵者?”星城城主怒聲說道。

那人聞言頓時大笑起來:“哈哈哈!真是沒想到??!堂堂的星城城主居然能說出如此幼稚的話,莫說我等只是沖著這場拍賣會來的,就算我等真的別有用心,你星城城主親眼看到了?沒有親眼看到就如此說話,我是不是可以說你是污蔑?”

星城城主聞言語氣一滯,暗道自己的確是有些失態了。

所謂來者是客,這些人真正來巡天界的目的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在這里做了什么,正如此人說的,他們什么也沒做,只是單純的參加拍賣會就污蔑他們是來報仇的,那他們巡天界星城拍賣會還有什么信譽可言?

雖然他們巡天界星航狩獵者做的是殺人越貨的勾當,但越是這樣,他們越是要講規則!

畢竟,他們搶奪那些修煉資源除了自己用外,更多的是為了拍賣換取財富,如果把這些來參加拍賣會的人都得罪光了,致使這些人不來,那損失可不是少搶幾個域界這么簡單的。

想通這一點,星城城主深吸了口氣說道:“諸位,在下過于焦急說了些意氣用事的話,還望諸位見諒,待此間事了之后,在下定然親自登門道歉,不過在這之前,我必須要知道戰場的情況如何,因為里面那位莫勛道友是我的好友,我希望巡天界修士和我一起出手,打破這陣法,查看莫勛道友的情況。如果他們雙方真的有恩怨,我愿意作保調解?!?/p>

此話一出,不少人跟著響應,皆是巡天界的星航狩獵者……外人或許不知道莫勛在星航狩獵者中的地位,在星航狩獵者工會的地位,但巡天界的星航狩獵者們卻很清楚。因此,哪怕星城城主不說,他們也會主動出手。。

畢竟,這可是巴結莫勛的好機會。

而那些外來的域界修士,有心想要阻止,但卻沒有正當理由。

再怎么說,這也是巡天界自己的事,作為外人,說兩句無妨,過分阻攔勢必會牽連到自己。

他們和白宸非親非故的,又何必讓自己置身險地?

先前之所以開口,也是看在大家同為“外來域界修士”的身份上。

出言阻止已屬盡力,再多的他們也做不了。

一切準備就緒,星城城主等人正要出手破陣,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磅礴的威壓散發出來,再然后,一直大鳥虛影出現在虛空,盤旋幾下后俯沖而下,沖進戰場……

“那是什么?妖獸嗎?”

“妖獸怎么會又如此強大的力量?”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應該是只神獸!”

“神獸?我巡天界怎么會有神獸?”

“哈哈哈!神獸??!真的是神獸,我一定要將其抓住,訓為寵獸!”

眾人議論紛紛,有驚訝也有欣喜。

神獸在萬界消失已久,大部分修士窮其一生都未必能碰到一只,卻沒想到今天卻有幸目睹!

一部分抱著親眼一見的念頭,也有不少人野心勃勃,想要捕獲神獸,據為己有。

邀月宮主卻是臉色凝重,低聲喃喃道:“應該是白宸道友他們!他們三人中有一人是神獸……逼得神獸現身,莫勛居然如此厲害?”

她越發擔心了,本以為憑白宸三人的實力應該能輕松對付莫勛,卻沒想到,他們居然被莫勛逼得顯出了神獸原身?

莫勛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大?

“宮主別擔心,依我看,剛才出現的并非是神獸原身,而僅僅是力量幻化出來的虛影罷了?!睂㈧чL老安慰道。

“縱然如此,也說明莫勛不好對付,我們必須要想個辦法幫忙才行?!毖聦m主說道。

“宮主別急,星城城主他們不是要破陣嗎?現在我們也幫不上忙,還不如等他們破陣之后再作打算?!睂㈧чL老生怕邀月宮主沖動極力的勸說著她。

邀月宮主雖然心中焦急卻也知道將歆長老的話有道理,她們尚不知道戰場的情形,貿然出手非但幫不到白宸他們,反而還會牽連到繁星宮……

最關鍵的是,而今戰斗正酣,她們縱然想插手也無從下手。

星城城主他們也是如此,突然出現的異象,讓他們都有幾分猶豫。

不過最終他們還是齊齊出手,聚集力量打向陣法。

另一邊。

“哈哈哈!你們也不過爾爾嘛!三人聯手都奈何不得我!”莫勛大笑著,他以一敵三雖然未能取勝,處于下風,但對方也沒能把他怎么樣!

到現在,他還穩穩的站在場中,白宸三人莫說殺他,連帶走他的可能性都沒有。

他現在頗有自信,只要他堅持到有人發現就能獲救,說不定還能將三人也永遠留在巡天界!

他對三人的實力修為以及那把破虛劍還是頗感興趣的。

白宸他們的確感受到了壓力。

這莫勛的底蘊實在是深厚,各種強大的法寶和玄兵層出不窮,接連使出,讓人防不甚防。

當然,他們也是抱著抓活口的念頭才會略顯被動。

“實在不行,我們只能帶他的尸體回煉獄界了?!卑族芬灰а勒f道。

在這么耽擱下去,他們只怕要錯過三個月的日期,連回去的機會都沒有了。

“讓我試試!”蒼雀說了一句,而后體內力量凝聚,一只蒼雀虛影憑空出現,呼嘯一聲,朝著莫勛而去。

莫勛臉色驟變,這只蒼雀雖然是幻化出來的,但卻有著神獸的威壓氣息,壓在莫勛心頭,讓他身體如灌了鉛一般。

他抬頭看向蒼雀怒聲道:“你是神獸!”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火孩兒見狀,也祭出青鸞火焰,鄴斻真人此時也把星圣留給他的力量全部打出去。

白宸則揮舞著破虛劍刺向莫勛。

四道力量齊出,莫勛心中一片死寂!

他的力量在強大也是有限的,面對如此多,如此龐大的力量,他也毫無信心能抵擋。

然而,就在這時,鄴斻布置的封禁陣法一陣搖晃,隨后轟然崩塌,星城城主熟悉的面孔出現在他面前。

“道友救我!”莫勛神色一喜,怒吼了一聲。

星城城主想也不就出手。

“你們只管出手,此人交由我來對付?!编挃阏嫒藳_著白宸三人高喝一聲,而后回頭看向星城城主喝問道:“你可還記得我師父星圣老前輩?你可還記得你們是怎么冤枉他的?”

一句話,讓星城城主臉色驟變,動作停止。

而就是這么短短的一瞬間,莫勛被磅礴的力量吞噬,再然后,白宸三人將其抓起朝著不遠處的煉獄界通道而去。

“攔住他們!”星城城主見狀連忙說道。

一眾人當即追了上去。

然而,當他們意識到白宸三人要去的地方居然是煉獄界的時候又不由停下了腳步。

星航狩獵者有個不成文的約定,哪個域界都可以去,唯獨不去練瑜伽。

除了因為煉獄界不適合人族修士前往外,更是因為煉獄界是修士死后才會去的地方。

既然是死后才可以去的地方,活著的人去了自然會有不妥。

“為什么停下?為什么不繼續追?”星城城主追過來喝問道。

當他看到白宸他們要去的是煉獄界的時候也是一愣,而后沖著白宸三人問道:“你們要把我的好友莫勛帶到哪里?”

白宸三人見這些人沒有跟上來也都停下了腳步。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