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秘密暴露危機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你現在怎么也算是一代宗師了,怎么還是這么一副憊懶無恥的樣子?!睎|方暮雪翻了個白眼,忍不住輕哼一聲。

“誰讓我有一顆放.蕩不羈的心呢?!彼吻鄷z毫不覺得有什么羞恥的,笑嘻嘻答道,“怎么樣,要不要我幫忙助你恢復功力?”

東方暮雪頓時默然,良久過后方才說道:“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p>

“什么問題?”宋青書心想不管她問什么,自己都挑些符合她心意的話回答她。

“若是有朝一日,我殺了任我行,任盈盈為報父仇要來殺我,你會幫誰?”東方暮雪輕描淡寫地述說著,仿佛殺堂堂日月神教教主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宋青書頓時囧了,怎么女人都愛拋出這種選擇的問題?盡管他打著說好話的主意,可他也不愿意說違心的話。

眼珠兒一轉,宋青書便有了主意:“當然是幫任盈盈了,以你的武功,隨便一根手指都能滅殺她,你哪還需要我幫忙?!?/p>

“你倒是機靈,”東方暮雪輕笑一聲,“那你也應該知道我的答案了?”

“知道了?!彼吻鄷嘈σ宦?,他知道剛才自己最佳的選擇就是完全站在東方暮雪這一邊,那樣兩人的關系更加緊密了一層,也許再也不用擔心東方暮雪和他不是一條心。

可他無法說服自己的心,前世看笑傲江湖,任盈盈是他最喜歡的一個女主角色之一,盡管如今這個任盈盈與原著中那個任盈盈不是一個人,但他依然不愿意傷害她。

盡管宋青書在這個世界比他前世要成功了許多,但他依然很懷念以前的世界。他朦朦朧朧有一種感覺,若是自己真能做到對任盈盈這個自己曾極為喜歡的人鐵石心腸,那意味著他徹底斬斷了前世的記憶,而這份記憶對于宋青書來說極為寶貴,他甚至不愿意遺忘曾經每一次的怦然心動……

一旁的東方暮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地說道:“我這段時間當皇帝還當得挺過癮的,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回黑木崖,所以你還有足夠的時間認真思考這個問題,到時候希望你有不同的答案?!?/p>

“也許……吧?!睎|方暮雪的眼神讓宋青書心中苦笑,自己與任我行結盟,雖然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前世對任盈盈的情懷,可另一方面也有著制衡東方暮雪的心思,畢竟她太過驚才絕艷,實在不像那種甘心當一個賢內助的女人。

東方暮雪想必也看透了這一點,但她選擇了不點破,宋青書自然也只有揣著明白裝糊涂,屋中頓時陷入了一種極為微妙詭異的沉寂。

一旁的曲非煙看得心中焦急,這兩人一個是自己情郎,另一個是對自己恩重如山的師父,她不愿意兩人產生什么隔閡間隙,靈機一動,頓時開口打破了屋中的寧靜:“宋大哥,你剛才是不是在問吳三桂為什么會派這些刺客入宮行刺?”

“是啊?!彼吻鄷屑さ乜戳饲菬熞谎?,以東方暮雪的性子,自然不會拉下面子說軟話,而自己一時間也不知如何開口,兩人之間,有曲非煙在一旁充當潤滑劑,實在再好不過了。

東方暮雪輕咳一聲:“拜你那位宋大哥所賜,滿清十萬大軍近乎全軍覆沒,實在有些傷筋動骨,三藩又一直有反心,遇到這個大好時機,難免不會動什么心思?!?/p>

見她明明是想解釋給宋青書聽,卻顧及面子只對著對自己說,曲非煙不由暗自發笑,沒想到師父這樣的人物,居然也會這般小孩子脾氣。

曲非煙忍著笑意,一本正經轉向宋青書:“宋大哥,師父讓我告訴你,是因為你打敗滿清十萬大軍,導致朝廷上下人心浮動,平西王等人也動了一些不該動的念頭?!?/p>

饒是東方暮雪高冷,也禁不住徒弟這般當面打趣,不由又羞又怒,狠狠瞪了曲非煙一眼:“他沒長耳朵么,要你再復述一面干嘛?!?/p>

難得看到東方暮雪露出羞澀的一面,宋青書饒有興致地打量著她白玉微紅的臉頰。

注意到宋青書玩味的眼神,東方暮雪突然覺得有些心慌意亂,不由薄怒道:“看什么看?”

“難得看到你露出這番神態,自然要多看一會兒了?!彼吻鄷ξ鸬?,一旁的曲非煙悄悄地對他豎起了大拇指。

“要看你就看吧,”東方暮雪也不是常人,很快便恢復了正常,“若是看夠了,我們就說正事?!?/p>

“絕世姿容,看一輩子也看不夠?!彼吻鄷桓被òV的樣子盯著她。

一旁的曲非煙一臉夸張地看著宋青書,心中暗想:說到臉皮之厚,這世上恐怕沒幾個人比得上宋大哥了。不過這招好像挺管用的,連師尊這樣的人物,都被他弄出了小女兒羞態……

盡管知道宋青書是在信口開河,可被他這般夸獎,東方暮雪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受用,臉色終于漸漸恢復了正常:“真是怕了你了,你還想不想知道岳樂的事情了?”

“岳樂?”說起正事,宋青書一下子變得嚴肅起來,“朝廷是怎么處理他的?”

十萬大軍近乎全軍覆沒,岳樂身為主帥,肯定難辭其咎,宋青書盡管也收到一些消息,可終歸比不上問東方暮雪這個‘滿清皇帝’來得直接。

“岳樂威望實在是太高,朝中很快分為兩派意見,一派覺得這次失敗很大程度是各路主將的問題,并不應當過于怪罪到岳樂身上,另外一派卻認為他身為主帥,因對此次失利負全部的責任,雙方各有各的道理,一時間倒也僵持不下?!睎|方暮雪答道。

“其實關鍵是在于你想如何處置他?!彼吻鄷訌R堂之高已久,早已不是昔日那個毫不懂朝堂政治的初哥。

什么方針之爭,政策之爭,又或者名分之爭,等等等等,通通都是個幌子,歸根到底是權力之爭。

如今對岳樂的處理,爭論得如此之厲害,還有那么多人保他,最大的原因是東方暮雪這個‘皇帝’沒有表態,底下的人只好根據種種蛛絲馬跡猜‘康熙’的心思,以求迎合圣意,被皇帝另眼相看。

有些大臣認為此番如此慘敗,皇上不可能放過岳樂,所以主張嚴懲。另一些大臣則認為,皇帝將這件事情拿出來討論,就證明了他有心放岳樂一馬,于是紛紛上書給岳樂辯解。

爭來爭去,到如今這個地步,其實對于大多數朝臣來說,岳樂的死活根本已經無關緊要了,重要的是自己的觀點能否獲得皇帝的支持,得到最后的勝利。

“岳樂此人不能留?!睎|方暮雪冷冷說道。

“為什么?”當初朝廷大軍雖敗,但岳樂當機立斷退兵,替朝廷保存了實力,宋青書認為他是一個人才,盡管以他的身份不可能被金蛇營所用,可能被宋青書這個‘假康熙’所用,畢竟他日對付蒙古又或者是南宋,滿清都需要這種帥才。

“你知不知道岳樂回來后找我密談,第一句話是什么?”東方暮雪一臉凝重。

“是什么?”見東方暮雪的臉色,宋青書也是一驚。

“他說朝廷里面有奸細,而且職位相當之高!”東方暮雪心有余悸地重復了一遍,當初她聽到岳樂這般說,第一反應還以為自己的身份敗露了。

“什么?”宋青書也是一臉震驚。

東方暮雪沉聲答道:“岳樂畢竟是身經百戰的名將,南征金蛇營一戰朝廷大軍實在敗得太過詭異,你一系列的表現對于其他人來說也許是驚才絕艷,可在岳樂看來,他敏銳地意識到肯定有朝廷大員向你通風報信,不然你不可能對朝廷大軍的動向一清二楚,每次都能把握住那一閃而逝的時機?!?/p>

“而有資格知道如此詳細情報的人,整個朝廷屈指可數,岳樂懷疑內奸是索額圖,明珠,又或者是康親王之中某一人,所以回來第一時間便找我密談,可他萬萬沒想到,他眼前那個‘康熙’才是真正的內奸?!睎|方暮雪如今回憶起來還有些后怕,若不是李代桃僵冒充康熙太過匪夷所思,岳樂說不定已經識破了她和宋青書最大的秘密。

“那為何不早日除掉他,還要讓群臣討論?”聽到這一切,宋青書也是倒吸一口涼氣。

“岳樂畢竟威望甚高,與滿朝文武不少人都有交情,我若直接下旨處罰他,肯定會有不少人替他求情,其余朝臣除非和岳樂有仇怨,不然只會隔岸觀火,那樣一來就很難定他死罪,”東方暮雪得意地輕笑了一聲,“可如今情況就不一樣了,經過這段時間爭吵,朝中至少有一半的大臣恨不得岳樂去死,到時候我再稍微露露口風,要處置岳樂,只會易如反掌?!?/p>

“東方暮雪這玩弄權謀的水平,的確高我甚多?!彼吻鄷闹锌嘈Σ灰?,她輕描淡寫一招,便將岳樂的問題變為一個權力斗爭的問題,不露痕跡地就得到了半數朝臣的支持,而那些人被利用了卻不自知。

“之前雖然時機成熟,但要處理岳樂,我一直缺少一個契機,沒想到今天契機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睎|方暮雪臉上露出了一絲神秘的笑意。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免费推荐涨停股票 河北快三推荐号码 专户投资基金理财平台 香港马黄大仙资料 上海快3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11选5组三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极速时时彩开奖时间 打老虎机技巧规律 辽宁十一选五单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