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2章 混亂的關系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李秋水笑容一僵,忍不住回道:“你在胡思亂想什么,段公子算我們半個弟子了?!苯又鴮⒍巫u誤入無量玉洞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一邊說一邊故意挑釁地看著天山童姥。

天山童姥果然神色大變,其實路上隱隱約約已經知道了李秋水當年和無崖子成親的事,不過她下意識將這當做是李秋水胡謅來刺激自己的,不過如今當著無崖子的面確認,她終于明白一直以來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無崖子臉色這才緩和了不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那位段公子樣貌俊朗,倒是很符合我們逍遙派的擇徒標準,你選的這個徒弟可比我費盡心機找的徒弟要好?!?/p>

想到玄澄那個大光頭模樣,一群人不由得會心一笑。

李秋水這時牽著王語嫣的手把她拉了過來:“語嫣,快來拜見你外公?!?/p>

“外公?”王語嫣有些茫然地看著眼前這個樣貌英俊清癯的男人。

無崖子望了李秋水一眼,李秋水小聲說道:“她是青蘿的女兒?!?/p>

“青蘿……”無崖子一直很平靜的表情此時也有些激動起來,“孩子,你姓什么?”

王語嫣下意識答道:“我姓王?!?/p>

“王語嫣,好,好名字,”無崖子忍不住問道,“你娘這些年過得還好么?”

“不好,”王語嫣眼圈有些泛紅,“當年你們不辭而別,留下她一人孤苦無依,后來無奈只能嫁入王家,而且家父早逝,這些年她都是一個人,她雖然從來沒說過什么,但我知道她一定過得很苦?!?/p>

一旁的宋青書也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之前見到李青蘿的確像個冰塊一樣,仿佛所有人都欠她錢一樣,一看就是個過得不幸福的女人,希望自己的出現能給她生活帶來一絲色彩。

想到她冰山下掩藏著的無盡火熱,宋青書臉上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

“是我們對不起她,”無崖子長長嘆了一口氣,仿佛在回憶當年的事情,“當年我和你外婆因為一些事情分開,后來我又被丁春秋暗算……”

忽然他視線落到了一旁李清露身上,注意到她樣貌與王語嫣有幾分相似,不由驚喜道:“這是你姐姐么?”

王語嫣一愣,最終還是點點頭:“是的?!睆哪撤N意義上,對方的確是她姐姐。

“沒想到青蘿生了兩個女兒,”無崖子忍不住喚她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p>

“我?”李清露望著這個讓太妃一生難忘的男人,下意識答道,“我叫李清露?!?/p>

“立脩莖之仙掌,承云表之清露,好名字?!睙o崖子忽然咦了一聲,“怎么你和你妹妹不是同一個姓?”

李秋水臉上有些尷尬,天山童姥這時終于找到機會反擊,幸災樂禍地說道:“師弟,這可不是你的孫女,是李秋水改嫁西夏皇帝,和別的男人生的孫女?!?/p>

無崖子果然神色大變,原本慈祥地看著李清露,此時臉色卻僵住了,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感覺到空氣中凝重又尷尬的氣氛,蘇星河很識趣地將眾多弟子帶了出去:“我們都受了點傷,先出去療傷再來祖師這邊服侍?!?/p>

宋青書扔了一個瓷瓶過去:“這是九轉熊蛇丸,對你們的內傷有奇效?!?/p>

“九轉熊蛇丸?”蘇星河悚然動容,其他三代弟子不知倒也罷了,他卻是很清楚這是逍遙派療傷的無上圣藥,沒想到這個年輕男人隨手就能拿出一瓶,看來他與逍遙派果然關系非常。

想到之前自己數次阻撓對方,蘇星河忍不住行了一禮:“多謝公子,剛剛我老眼昏花,不識誰才是真的朋友,還望公子恕罪?!?/p>

宋青書微微一笑:“言重了,你也是護師心切而已,快去療傷吧?!?/p>

蘇星河再三感謝,方才帶眾多弟子一起出去,房間里一下子變得空曠了許多。

“宋公子為何有我們逍遙派的圣藥呢?”無崖子終于忍不住問道。

一旁的天山童姥幸災樂禍地補刀道:“他可是你的便宜孫女婿?!?/p>

“孫女婿?”無崖子一怔,下意識望向王語嫣,看到她微微搖頭的尷尬表情,才回想起“便宜”二字,一時間臉色有些難看,畢竟沒有哪個男人喜歡看到自己的妻子跑去和別的男人生下子女。

宋青書也是有些無語,覺得這幾個師兄妹性格都有毛病,只好輕咳一聲:“其實我與令愛是很熟的朋友?!倍家黄饾L床單了,說熟應該沒毛病吧。

“令愛?”一群人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反倒是王語嫣率先問道:

“宋大哥,你認識我娘?”

宋青書笑著點點頭:“是啊,我們也算很好的朋友,說起來你該喊我叔叔才對?!?/p>

王語嫣晶瑩剔透的臉蛋兒一紅,悄悄啐了一口轉過臉去。

宋青書擔心眾人多想等會兒難以解釋,繼續說道:“童姥說起來你也是我的人,再加上清露這邊的關系,我有九轉熊蛇丸也不奇怪吧?!?/p>

天山童姥頓時急了:“呸,什么叫我是你的人?” 在無崖子面前,她可不希望有任何誤會。

宋青書笑道:“你被我俘虜了,現在生死掌控我手里,不是我的人么?”

見天山童姥并沒有反駁,無崖子不由得驚訝無比,他可是清楚師兄妹三人當中,當屬天山童姥武功最強,連她居然都被眼前這年輕人俘虜了?

“早就聽聞宋公子在江湖中的一些傳聞,沒想到武功比我想象中的還要高?!睙o崖子忍不住感嘆道,甚至產生了一個念頭,為何不是他破了珍瓏棋局,不過轉念一想,對方武功深不可測,又豈會散去一身內力改投逍遙門下?

“前輩過獎了,”宋青書頓了頓繼續說道,“其實我這次前來是受你兩位師姐妹所托,來救治你身上的傷的?!?/p>

“我身上的傷?”無崖子苦笑不已,并沒有太當一回事,“我都癱瘓幾十年了,哪還能治?!逼鋵嵢绻苤蔚脑挳斈晏K星河與薛慕華早就給他治了,兩人是杏林圣手,可自己的傷非人力所能挽回。

宋青書不慌不忙地說道:“不知前輩是否聽過,當年我在屠獅大會上也是經脈盡斷?”

“有所耳聞,這是江湖上一個謎團,你不僅沒有成為廢人,反倒自那以后武功突飛猛進,沒人知道是什么原因?!睙o崖子神情忽然多了一絲火熱,“難道真的能治么?”

天山童姥此時插嘴道:“師弟,放心吧,這小子一身本事神鬼難測,他肯定有辦法的?!?/p>

李秋水也附和道:“這些年宋公子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他說能治定然能治?!?/p>

宋青書微微一笑:“你們也不必給我戴高帽,在治療之前,有一個問題得先回答我,剛才你們提到的藏在少林的那位到底是誰?”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北京pk拾技巧分享 极速11选5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最大遗漏 股票资配公司? 江苏十一选五几点开始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开奖 幸运28数字预测55预测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青海快三跨度走势图 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