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李成的提議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寰宇集團受此前走私案件的影響,一號碼頭被封,達桑號等五艘貨輪無法及時出港,包括貨物積壓,以及后續的訂單航程,都會受到嚴重影響,預計損失將達上千萬元……”

“特拉法爾加號等四十六艘油輪由于超負荷運轉,船體出現嚴重侵蝕,需要馬上返廠維修,剩下八十二艘貨輪也已超出例行檢修期限,需要定期維護,預計花費三億兩千萬元……”

“港城銀行和豐匯銀行等十幾家金融和評級機構下調了寰宇集團的信用評級,將會嚴重影響六號碼頭以及碼頭倉庫的改造工程進度……”

“集團內部受輿論影響,包括市場部副總監和人力資源副總監在內,一共有三十七人遞交了辭職報告……”

蘇艾翁一條條的介紹著寰宇集團現在的情況,不光周銘和于勝戎黃榮,就連李成這些港城大亨們也都皺起了眉頭。

雖然大家在接手寰宇集團的時候就料到現在寰宇集團的情況不太樂觀,卻也沒想居然到了這個地步,有些人都已經后悔自己干嘛要抄寰宇集團的底了,以為自己撿了個便宜,卻沒想到是個燙手的山芋。

其實想想也能知道,要是寰宇集團的狀況還好,只是單純股市災難的話,原來的那些股東們,也不會一個個火急火燎的拼命套現了。

最直接的就是走私案件的影響了,盡管這個事情就是在座的各位一手策劃的,現在卻也不得不面對:從碼頭禁令船只無法按時出海所產生的訂單違約金,信用評級降低帶來的貸款減少資金鏈斷裂,以及集團內部員工的恐慌情緒等等,都是很讓人頭大的。

還有鄭建成這個急于求成的性子,為了財務報表好看,上手就把每年大筆船只例行維護的費用給砍掉了,結果造成大量船只損毀嚴重,有超過半數都需要返廠檢修無法繼續使用,損毀最嚴重的特拉法爾加號甚至可能面臨報廢的危險。而作為一個航運企業,一下少了超過一半的船只,影響之大毋庸置疑。

而且更關鍵的,這些還只是表面能看到的數據,如果深挖一下就不難去想,這些訂單違約帶來的不僅是資金上的損失,更是信譽的損失;還有信用評級降低所帶來可能的資金鏈斷裂,更是會直接倒逼公司破產的。

“哇!這也太難了吧,蘇艾翁你這洋鬼子不是故意的吧?”有人高呼出聲。

蘇艾翁對此露出苦笑,他自己倒是想故意,那樣至少自己心里還有底,不像現在這樣。

“怎么情況就會這么嚴重呢?一下就壞了一半多的船,那航運還做個鬼???能跑的船就接著跑吧,多少能有點進賬?!?/p>

有人這么提議,但這個提議立即招致反對:“這肯定不行的,你不做航運不了解,船在海上漂著的損耗很大的,就算是東南亞這一片一般也都要十天半個月,要是遠赴歐洲那邊,更是一兩個月,必須保證船只在安全的范圍內,要不然萬一在海上出了事情,那損失的不光是貨物違約金了,更是公司的信譽?!?/p>

“那就干脆把寰宇集團給破產算了!那些貨輪油輪給港城航運集團,碼頭給地產,還有地產公司和投資基金,大家多少能分點東西!”

也有人很不耐煩,但這更不行了:“這怎么能行?寰宇集團可是資產數百億的大集團,這樣的公司怎么可以隨便破產?這會給整個港城都帶來很大麻煩的!”

今天有資格坐在這里的都是港城的資本大亨,他們對寰宇集團和整個港城的情況都很有發言權,他們都清楚寰宇集團首先肯定倒不得,因為寰宇集團的體量太大了,就像是一座冰山,突然崩塌,那山腳下的人必然受到沖擊??梢清居罴瘓F不破產,現在這個樣子卻著實很難辦。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給寰宇集團注入足夠的資金,先撐過這一段時間?!庇钟腥颂嶙h。

這個提議遭到更多人反對!

開玩笑,大家收購寰宇集團股份是來抄底撈錢的,現在一毛錢利息沒收到就要他們先出錢,那還不如讓寰宇集團倒閉算了呢!

這些人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好半天誰也爭不出個所以然來,最后只得把目光投到港城最大的兩位豪門身上:“李成先生,童澤英先生,不知道你們二位對寰宇集團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畢竟李成和童澤英現在是寰宇集團最大的股東,因此大家在爭執不下的時候,非常習慣的等他們拿主意,一如幾年前他們等鄭浩龍和童剛拿主意一樣,他們現在已經隱隱有接班港城商界話事人的趨勢。

可當這些港城豪門把目光投向李成和童澤英這邊卻發現,這兩位話事人則看向了另一邊。

“周銘你看現在寰宇集團這樣的情況該怎么辦?”李成詢問。

聽李成這么問,蘇艾翁當場就要跳起來了,他瞪大了眼睛,感覺自己今天就被驚嚇包圍了,怎么也不敢想象李成和童澤英這兩位港城話事人,居然在寰宇集團的問題上去請教其他人?

面對李成的詢問,周銘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過來問他:“我想成哥你應該早想好了想法對嗎?”

其他人來不及再去想剛才李成詢問周銘的事情,都紛紛問李成到底有什么主意,說出來聽聽。

李成對周銘點點頭,然后才回答說:“我的辦法很簡單,既不需要讓寰宇集團破產,也沒必要不斷投資讓寰宇集團硬撐下去?!?/p>

李成才一開口,就勾起了所有人的興趣,因為大家都還指著寰宇集團賺錢,如果不是萬不得已,誰會愿意讓寰宇集團這么一個世界第一航運集團破產???殺雞取卵和細水長流,他們當然選后者了,更不要說寰宇集團還不是細水長流,可是供養起了一個華人首富的瀑布??!

其實李成的辦法也不復雜,就是將現在的寰宇集團給拆開。

當李成才說出這個辦法,立即就招致了蘇艾翁和其他人的反對,他們認為這不就是在要寰宇集團破產分資產嗎?

李成搖頭告訴他們這不一樣,首先寰宇集團現在除了航運以

外,碼頭倉儲、房地產和金融保險,甚至就連塑料花和襪子都有生產。

這樣的縱向發展,在集團強勢的時候,會顯得十分多元化,讓公司更有競爭力,拓展出更多的贏利點;可同樣的缺點也十分明顯,就是一旦當集團開始顯現頹勢的時候,這些所謂的“多元化經營”,就會讓整個集團顯得過于臃腫,會很拖累集團的財務狀況。

因此寰宇集團想要擺脫現在的局面,首先要做的,就是把這些不相干的產業都拆分開,形成一個個相互獨立的企業,一方面可以甩掉沉重的財務包袱,另一方面也能讓這些企業不受母公司掣肘。

李成的想法得到了其他港城豪門的一致贊同,但卻遭到了蘇艾翁的強烈反對。

他怒視著李成:“先生,我有理由懷疑你這是在故意毀了寰宇集團!”

因為在他看來,一旦寰宇集團遭到了拆分,那么失去其他子公司支撐的航運產業,就算不瞬間破產,也會地位大跌,所以李成這么做分明就是希望毀了寰宇集團,這樣他的長河實業就能坐上港城第一的交椅了。

李成卻讓他不要拿自己狹隘的私人眼光來看問題:“蘇艾翁先生你好好想想,在四十年前寰宇集團剛剛成立的時候,他有這些產業嗎?”

誰都知道四十年前當寰宇集團成立的時候,其實鄭浩龍就只有一艘使用了超過三十年的舊船,可鄭浩龍就是憑著這么一艘舊船,硬生生的一步步做成了世界船王。

“其實單說寰宇集團的底子是非常優秀的,雖然由于之前一些不當政策的原因,導致超過半數的船沒辦法再用了,但寰宇集團的人脈還在,不管在東南亞還是澳洲,亦或是美國和歐羅巴,都有非常多的客戶信任寰宇集團的牌子,愿意跟寰宇集團合作?!?/p>

李成告訴蘇艾翁:“那么現在我認為寰宇集團是時候甩掉那些包袱,一心一意的搞航運了,我相信寰宇集團是能再崛起的?!?/p>

李成還說:“就算其他那些被拆分的企業也未必是被放棄了,因為在過去寰宇集團的資金支持下,這些企業實際上底子也都很不錯,只是由于在寰宇集團,被限制了發展,說到底寰宇集團還是一個航運企業?!?/p>

李成說的非常在理,正所謂術業有專攻,經商也一樣,而且人和企業的精力資源都是非常有限的,如果要保證企業的基本盤不變,那么投入在其他方面的資源就會減少,要是大規模投入其他行業,那么基本盤就會受到影響,這是一個沒有辦法解決的悖論。

過去寰宇集團強勢那無所謂,可現在寰宇集團市值都縮水一半了,那還不輕裝上陣?

李成還告訴蘇艾翁,寰宇集團的拆分也并不是直接分家,算是給主要股東控股,這樣回籠資金給寰宇集團度過難關。

“任何事情有舍有得,如果你什么都不想放棄,最終你將什么也得不到!”李成說。

蘇艾翁最后這才重重嘆了口氣:“我明白了,我……同意李成先生的提議?!?/p>

(本章完)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