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9章:厭食癥患者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差不多半個小時,蔡老板那位親戚已經過來了。

對方一進來,讓葉晨嚇了一跳,怎么看起來那么瘦?

“正東,這位是葉醫生?!辈汤习逭f道。

在這位三十多歲的男子坐下來的時候,葉晨問道:“你怎么瘦成這樣?”

為什么瘦成那樣?

怕是對方自己都不太明白。

“可能是我吃不慣這里的食物?!?/p>

“你們工作的地方沒有中國菜嗎?”

對方搖搖頭說道:“沒有,都是印度人在做飯菜?!?/p>

葉晨讓對方伸出手給他檢查脈象這些。

“你已經有輕微的厭食癥了,怕是再這樣下去,對你影響很大?!?/p>

輕微厭食癥?

其實,已經是屬于不喜歡吃東西,或者吃不下東西的那種狀態了。

而對方年齡和身高來看,本來應該有一百多斤才合格的,但是,現在看對方最多八十多斤,瘦的全身看起來就剩下那些骨頭一樣。

不但那張臉看起來恐怖,連這個人整體看起來都有些恐怖的。

“葉醫生,那我這病怎么治療?”

“長時間沒有吃好,你的腸胃各方面來說都已經出現問題了。我建議立刻回國調養,要不你怕是活不到四十歲?!?/p>

活不到四十歲?

不但蔡老板驚到,這位年輕男子也是被嚇到了。

在幾年前,他就被調到這邊的工廠上班,當時他的體重還有一百四十斤的,后來慢慢越來越瘦,一直到現在變成這樣。

“你的腸胃,味覺各方面都出現問題了,現在我要開藥方給你調理才行?!?/p>

葉晨拿來紙和筆給他開了一副藥方。

等他寫完后,遞給對方。

“你明天回國,就要按照這來治療,你的情況不能再拖延下去?!?/p>

當然,葉晨發現,對方的情況并不是水土不服的情況那么簡單,而是和這里的飯菜各方面來說真的不一樣。

所以,像唐人街這些,如果大量國人來這邊上班,像這些還真的是需要形成唐人街才行。

葉晨已經給胡大同一個想法了。

胡大同也在考慮,到時確實越來越多國內那些人過來這邊做生意。

先把店鋪買下來,等到到時人多了,也值錢。

看時間都晚上十一點多,葉晨就沒有再留下來,上到加拉瓦的車上,坐車回到他家。

回到他家的時候,加拉瓦家人基本上都已經休息了。

葉晨輕手輕腳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去好好洗一個澡,,然后躺下來休息。

沒想到,他剛剛坐下,基蘭小姐就進來了。

還是噴著香水味的基蘭小姐走了進來。

她只是一個吠舍的家族,皮膚看起來并沒有那些剎帝利階層的那些人那么白。

也就是比起那些賤民,她的皮膚要好一些。

也就是說在印度,你可以看到許多類似這樣皮膚的人,應該都是屬于這一個吠舍階層的。

“葉醫生,今天那么晚才回來?!?/p>

“剛才有些事?!?/p>

葉晨謝了對方,然后去洗澡。

再回到房間,看著窗口外。

窗口外分得很清楚,一邊是燈火璀璨的富人區,一邊是沒有什么燈光的貧民窯區。

葉晨在這幾天,他一直都有見。

他在想,要不唐人街就處在貧民窯和富人區的中間如何呢?

不過,他明天沒有時間親自去看,只能讓胡大同自己親自去看看。

第二天大早,葉晨給胡大同打了電話。

胡大同確實很相信葉晨的想法和建議,也就帶著那位經理去尋找。

果然,還真的如同葉晨說的那樣,找到一條街,這里的店鋪價格不貴,治安環境還算得上不錯。

因為處在富人區和貧民窯中間,可以同時和兩邊的人做生意。

胡大同直接就買下了五家店鋪,然后準備在這里開藥材的店鋪。

因為他就做慣這些藥材鋪生意,至于飯店那些,他就不參與了。

此時,葉晨和加拉瓦早已來到了貧民窯那個籃球場那里。

在他坐下來,已經給十幾位患者看完的時候,突然一個小混混模樣的印度男子扶住一位頭部包扎的中年男子過來。

這些人過來就直接插隊,而且還很囂張,那些人看到后,都只能躲開到一旁。

“醫生,快點給我看看?!?/p>

葉晨看過去,并沒有理會。

雖然他早就知道貧民窯的環境比較復雜,更何況,這里那么多人,像這些小混混一類的可能會更多。

而且,貧民窯還是處在三不管地帶。

“排隊?!比~晨直接說道。

排隊?

他們老大還要排隊?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一個小混混直接威脅道。

這個時候,葉晨還沒有什么,加拉瓦反而被嚇到了。

他知道這些賤民如果亂來,可不敢你是什么身份。

“不想死的就排隊?!?/p>

葉晨還是那樣冷冷地說道。

在看到葉晨那眼神,還有周圍排隊的患者的眼神,原來還是很囂張氣陷的一群小混混只能站在旁邊。

差不多到午飯時間,葉晨看到那個混混老大差不多不行的時候,才讓對方過來。

可以得知的是,對方應該是受到襲擊,導致頭顱積血過多。

對方這種情況,如果是送去醫院治療,是需要做手術的。

現在葉晨只能通過針灸,逼出他頭部大部分積血,再用止血藥粉來給對方傷口止血。

等到他做完這些的時候,這個混混老大暫時是沒有什么事了。

在他們離開后,葉晨繼續給其他人進行義診。

期間,除了吃午飯外,看的患者還真的不少。

這一個幾十萬人口的貧民窯,單是這里的患者本身就不少了。如果是需要花錢的,可能沒有多少人來,但是,現在不用花錢的,自然是很多。

許多人都是拖家帶口,早早過來排隊。

葉晨又忙到晚上的九點多,才看完最后一個患者。

在他從貧民窯的籃球場出去,準備和加拉瓦去那家中國菜飯店吃晚飯的時候,一輛路虎車已經停在那里。

很明顯,是有人過來這里接葉晨的。

“葉醫生,我家主人等你好久了?!避嚿舷聛硪晃恢心昴凶诱f道。

“你們找我干什么?”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