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1章 冰幻珠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此時此刻的羅軍,周身上下的氣質再次變化。

他在十重天巔峰時就可撼動虛仙巔峰高手,如今他再次鯉魚躍龍門,修為便更上層樓。

羅軍沒有理會鐵木君,他閉上眼睛,清晰的感受到了仙界之門。

仙界之門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法陣和通道,無窮的仙界純陽氣息泄露下來。

仙界的純陽之氣就像是大氣層一樣包裹住了整個地球。

這種純陽氣息,只有到達了虛仙境,才能像是收音機對屏成功一樣。羅軍感受到了上空游離的純陽之氣。他只要用力一呼吸,便能將純陽氣息吸入到腦域之中。

此氣息乃是大補!

“天!”羅軍不由驚嘆?!拔医K于明白了。在虛仙之下,只能依靠丹藥,還有自身修煉來提升功力。功力雖然猛絕,但是后勁不足。一旦遇到旗鼓相當對手,或是被數人圍攻,便容易力竭。本質上來說,太虛十重天巔峰就是一個圓滿,是屬于腦域的圓滿。前方看似無路可走了,但一旦到了虛仙之后,那仙界之氣就能讓人充實,法力更加的渾厚。就像是財富的初級階段,需要去努力做生意,打工掙錢。但到了一定的規模,錢躺在那里,都可以生出許多普通人無法想象的財富。但是,虛仙之境更加的不為天道所容,這條路就更是逆水行舟了?!?/p>

“一個大公司,必須更加的努力,必須攫取更多的財富才能活得滋潤。若是懈怠,很可能億萬財富迅速成為負資產,最后資不抵債,死于非命!”

“虛仙高手亦如是,若是不加強自身的修煉,很可能會死于因果,魔劫之下!”羅軍深吸一口氣。

他早已明白,修道就是逆天而行。

不幸的是,只要選擇了這條路,就沒辦法再回頭。一旦停下來,那因果與魔劫卻不會停下來。

羅軍忍不住去擔憂沈墨濃,因為沈墨濃已經正式走上了這條路。她能一直躲在燕京安逸下去嗎?

因果,魔劫會饒過她嗎?

也許,自己一直讓她躲在溫室里,這反而是在害她吧。

羅軍心念電轉。

隨后,他收斂心神,看向鐵木君。

鐵木君忍不住看向羅軍。

“為什么,那么多的純陽丹沖擊,你居然承受得住,你居然沒有走火入魔?”

羅軍說道:“你大概以為,我是病急亂投醫,所以才服食那么多的純陽丹吧??赡悴幌胂?,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又豈是全靠運氣。若無把握,我豈會這么做。至于我為什么沒有走火入魔,這是我的個人的秘密,不能告訴你。只是,你輸了……”

“我輸了,心服口服!但你也不要太得意,因為我還有機會!”鐵木君說完之后,將他的那枚小金劍彈射到了羅軍手中。

羅軍不再理會鐵木君,轉身就去觀看沈墨濃和巫漸鴻的戰斗。

鐵木君也跟在后面,他連續服食丹藥,傷勢穩住了一些。他雖然受了重傷,但戰斗力依然強悍。只不過,這下被羅軍從洞仙邊緣打了回去,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再入洞仙那都是未知之數了。

就跟有些男人關鍵時刻受到了驚嚇,后來一輩子不舉一樣。

這道理是一樣一樣的。遠處的海面上,碧海藍天,一望無際。

海面上,掀起了巨大的浪濤,猶如海嘯來臨一般。那海嘯之中,法力,規則彌漫。

此時,沈墨濃和巫漸鴻決戰正酣。

羅軍和鐵木君站在上空,觀看雙方決戰。巫漸鴻的巫蠱之術極其厲害,而且又得了鐵木君的一件法寶,名曰太陰神雷!

于是,在那海嘯中心,無數神雷兇猛擊殺向了沈墨濃。沈墨濃便以琉璃玉壺抵擋。

時間一長,沈墨濃的法力便難以為繼,而巫漸鴻的攻殺越發兇猛。沈墨濃的臨戰經驗實在太少,被巫漸鴻逼得左支右絀。若不是那琉璃玉壺實在乃是靈寶,沈墨濃早已支撐不住。

漩渦中心,決戰正酣!

“太陰神雷劍!”巫漸鴻忽然爆吼一聲。

于是一瞬間,所有的太陰神雷凝聚成了一道粗壯雷電。這道粗壯雷電轟隆斬殺下來,帶著磅礴的浩瀚氣息,轟隆??!

琉璃玉壺本來就是經過修補起來的,現在被這么一斬,壁面上再次出現了裂痕!

于是,里面的陣法被破壞。

轟??!

所有的海水再次蔓延出去,天崩海嘯。

太陰神雷繼續斬殺向沈墨濃,沈墨濃在危急之中,立刻施展出大封印術!

這太陰神雷極其凌厲,沈墨濃也不敢施展大吞噬術。她的大吞噬術,功力還太弱,根本不足以抗衡太陰神雷。

大封印術一出,千條絲線纏繞而去,迅速纏繞住尖端的太陰神雷。

轟??!

只一瞬,太陰神雷就將沈墨濃的大封印術全部炸裂,再次攻殺向沈墨濃。

“再不出手,尊夫人就要出事了?!辫F木君見狀,連忙對羅軍說道。

他也不由惱這巫漸鴻,跟他說了,要他不要殺沈墨濃?,F在還是搞到了這個地步。

鐵木君并不怕羅軍,他抱著必勝的信心來跟羅軍對戰的。這三場戰斗,鐵木君都是信心十足,他只是不想開罪那背后的魔帝陳天涯而已。不然的話,以他的性格,早就直接動手滅殺羅軍了,還打什么三場友誼賽。他這是既找回面子,又讓魔帝無話可說,也可順利拿回無極龍戒。

鐵木君這種千年老魔,周身上下都是透著精明。眼珠子一轉,便就滿是詭計。

這時候,沈墨濃危在旦夕,面對鐵木君的出言提醒,羅軍冷冷說道:“不勞尊駕費心!”

沈墨濃這時候連大挪移術都來不及施展了。她功力有限,施展大挪移術本就沒有那么快!

太陰神雷斬殺下來,在最危機的時候,靈慧和尚及時出手。

靈慧和尚修煉多時,雖然還不算厲害。但對付這種九重天的菜鳥卻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那一瞬間,靈慧和尚生長出數十條巨粗無比的藤條,瞬間就將太陰天雷撕成了粉碎。

“這是什么法寶?”鐵木君頓時吃了一驚。他馬上說道:“不對,這不是法寶,尊夫人已經沒有法力來施展法寶了。這是一個生靈,閣下,你們違規了?!?/p>

“違什么規?認輸了不行?”羅軍沒好氣的說道。

鐵木君聞言頓時松了口氣,他一笑,說道:“這樣啊,那當然行!”

羅軍迅速下界而去,一閃身便出現在了沈墨濃的面前。

沈墨濃見到羅軍,眼神頓時黯然,說道:“對不起,我輸了?!?/p>

“勝敗乃兵家常事?!绷_軍說道:“沒什么對不起的?!?/p>

“那你和鐵木君?”沈墨濃問。

“那有懸念嗎?當然是我贏!”羅軍輕描淡寫的說道。

那邊廂,鐵木君也上前和巫漸鴻匯合。鐵木君正在夸贊巫漸鴻,但馬上就聽到了羅軍這么一句話。

那一瞬,鐵木君差點沒吐出一口老血來。

偏偏,鐵木君還無言反駁。

“多謝了,靈慧!”羅軍一招手,將靈慧和尚抓到了手中。

靈慧和尚在羅軍手上,就如一顆小樹苗一樣。他一笑,說道:“小事一樁,不足掛齒!”

“好,你回到種子里面繼續修養吧!”羅軍說道。

“好嘞!”靈慧和尚很是歡喜。他現在有種無欲無求的趨勢,對外面一切都不感興趣,最大的愛好就是躲入到玄黃神谷種子里面。

隨后,羅軍又彈射出一枚小金劍給了鐵木君。

于是,雙方一勝一負,最關鍵的一戰就落在了葉凡和巫翔身上了。

那鐵木君心中卻是大定,只要巫漸鴻勝了就好。他也給了巫翔一件制勝法寶,以巫翔的能力,要贏那稚嫩的葉凡,幾乎是沒有懸念的。

羅軍和沈墨濃,還有鐵木君與巫漸鴻便一起迅速回到了豪艇上面。

眾人看到羅軍等人回來,便知道他們之間的戰斗已經結束。但這時候誰都沒有出聲,因為海面上,葉凡和巫翔的戰斗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

海面上,葉凡就踩在海水上面。他驅使著噬血劍,來回斬殺,卷起千層滾浪來。

噬血劍在空中卷起無數的劍光匹練,場中就似乎成為了劍光的海洋。

劍光千重,重重都是殺機。

葉凡神色莊嚴,他的法力被驅使到了極點,整個人的衣衫無風自鼓。

那些老師們,同學們都看得呆了。季晴的美眸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誰也沒有想到,葉凡居然擁有了這樣的神通。

這個穿著白衣服的少年,此時充滿了說不出的魅力。

誰還會再覺得,他是那個平凡的少年呢?

苦智上師與譚明揪心的觀看著。

場中的巫翔施展著一件法寶,那法寶叫做冰幻珠!

冰幻珠便是鐵木君給巫翔的法寶。

巫翔的法力只是七重天中期,如果沒有這冰幻珠,即便他戰斗經驗豐富。但遇上了葉凡的大天眼術這等霸道的術法,幾乎是沒有還手之力的。

但現在,巫翔擁有了冰幻珠,那就另當別論了。

那冰幻珠尤其是在海面上,威力更大。這也是巫翔為什么要帶著葉凡進入海面戰斗的原因之所在。

此刻,那冰幻珠散發出冰寒入骨的寒意。方圓百米之內,海水散發出騰騰翻滾的白色寒氣來。我的微信公眾號天道盟歡迎大家加入,里面還有本書前傳,四帝的故事免費閱讀。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