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2章 樓下有聲音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趙有匡這話一問出來,我就又想到了之前游蕩者俘虜口中所說的“魔鬼”。

我在這之前已經把這些“魔鬼”誤認多次了,感覺這次終于要找到“正主”了。

很快及時雨就給我詳細講述了一下他們到這里來的目的,以及他們團體中其他游蕩者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及時雨直接將時間退回到了起源計劃最初開始的時候,而且在他說明之后,我突然驚奇地發現這個時間居然要比我們所有人,包括趙有匡在內所知道的時間都還要更早!

我們原本以為起源計劃是在藍鳥公司之后才被確立的,但是及時雨的說法卻正好相反,起源計劃其實是先于藍鳥公司出現,甚至于藍鳥公司的建立根本就是為了庇護起源計劃的。

這完全顛覆了我對起源計劃和藍鳥公司之間關系的印象,因為在我的認知,乃至我在清明夢和現實里看到過、聽到過的事情來判斷,起源計劃從上到下,無論是項目本身還是參與其中的工作人員都是完全被藍鳥公司所管理干預的,他們之間更類似于一種主仆的關系。

只是……現在起源計劃卻居然成了“主”。

及時雨說起源計劃一開始的建立者并不是月剛,甚至于一開始的目的其實也并非是為了什么能量研究。

起源計劃的前身其實就是一個單純的生物制藥項目,而且他們還通過這個項目制造出了一些特殊的抗疾藥物。

“抗疾藥物?”我皺了皺眉:“什么藥?”

“你們應該已經見過了?!奔皶r雨輕輕一笑說道。

“壓軸藥?”趙有匡立馬問道。

“是的?!奔皶r雨點了點頭。

我再度吃了一驚,壓軸藥我的確早就知道了,但是這藥的出現時間我一直都以為是在能量出現之后,可現在看來居然再一次和我們之前的信息背道而馳了。

“再告訴你們一點?!奔皶r雨繼續說道:“本人當時也曾經在這個項目里做過一些顧問性質的工作,據我所知,當時參與開發此類藥品的人里,是有一些伏都教成員的?!?/p>

我深吸了一口氣,這下似乎就能說的通了……

有伏都教的人在里邊摻和,這壓軸藥的“效果”就可想而知了。

由于起源計劃初期需要大量的啟動資金,因此當時的負責人便聯系到了當時的陳烈,陳烈再利用自己本人的資金和人脈籌集建立了藍鳥公司。

“我不明白?!蔽艺f道:“這個藍鳥公司為什么用了一個和起源計劃毫無關聯的名字?”

“因為那個項目根本就是不合法的?!奔皶r雨說道:“藍鳥公司只是一個幌子而已,它的真正目的就是在給起源計劃做掩護,可以說藍鳥公司的核心區域就在起源計劃上,其他的東西都是為了掩人耳目?!?/p>

及時雨這話乍一聽似乎有點不太可信,但是仔細回憶一下我們就能發現在以前針對藍鳥公司的幾次行動中,我們繳獲的文件里的確幾乎都是有關于起源計劃的內容。

“那后來呢?”我繼續問道:“這壓軸藥是用來做什么的?”

及時雨聳了聳肩:“具體的功效,或者說研制初期他們所追求的功效無從知曉,但是我卻知道一點,這些人當時在盡量尋找一些適齡的人員進行藥物測試?!?/p>

“適齡人員?”我皺了皺眉:“你是說……兒童?”

“沒錯?!奔皶r雨點頭道:“他們當時通過謊言和資金的誘惑,使得大批量的兒童成為了藥物的實驗者,而且……月剛的小女兒就是實驗者之一?!?/p>

及時雨說完這句話之后頓了頓,明顯是在等待我們驚訝的表情。

然而……我們都很淡定,因為這已經是在我們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趙有匡自不必說,她以前就和起源計劃有過一段時間的密切接觸,而且又和月靈也有過合作,對于月塵的事情自然是再清楚不過了。

而我也從以前月靈給我傳達的一部分清明夢記憶里親眼看到過月塵吃壓軸藥時候的景象。

唯一讓我比較意外的是我一直都以為月塵是因為先得了怪病才去吃壓軸藥,這樣一來月剛最多也就是病急亂投醫導致自己女兒意外被蠱蟲病毒感染……但是現在看來……恐怕他的女兒一開始根本就是正常的,反倒是因為吃了壓軸藥才出現了后來的變化。

及時雨見我們都沒什么反應,稍稍頓了頓后才說道:“看來你們都知道了?!?/p>

“雖然我們的消息沒你全面,但是月塵的情況我還是比較了解的?!蔽艺f道:“那后來呢?”

“后來的事情我相信你們就比較熟悉了,起源計劃開始在藍鳥公司的掩護下正式展開,月剛本人也正式接任了起源計劃的負責人?!奔皶r雨說道:“這個月剛和陳烈關系不俗,他們之間或許還有更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如果能找到他本人,我們肯定能查清楚當時起源計劃內部所證實的第一例能量源到底在哪里,到底是誰?!?/p>

“可惜月剛已經死了?!蔽胰鐚嵳f道。

這次輪到及時雨有些意外了:“他死了?杜月告訴我說你們在這里找到的月剛尸體是假的啊?!?/p>

“是假的沒錯,但是真人我們其實也已經找到了,他的確已經死了,而且就死在我面前?!苯又冶惆旬敃r月剛在一棟高樓上死亡的情形說了一遍。

“那你們難道就沒問出什么來?”及時雨有些失望地說道。

“時間不允許,而且我本來也就不知道這里邊的很多內幕,怎么可能問到點子上。更何況,這些事情月剛都不肯主動交代,就說明他從一開始就沒想告訴我?!蔽艺f道。

“如果是我,我肯定會強行拷問他!”及時雨說道。

“別說這沒用的了?!壁w有匡說道:“你就直說這樓里到底還有什么東西值得你們追尋吧?!?/p>

及時雨點了點頭:“現在已經可以確信的是,無論你們以前追蹤過的月塵、芊芊還是其他的可疑能量源,他們都并非是總源頭,而且我們自己也在華南、華北地帶追蹤了一部分的能量源以及藍鳥公司的殘余勢力,但都沒能找到?!?/p>

“所以你們就打算在這地下樓房里尋找?”我疑惑地問道:“你們也是來撞大運的?”

“當然不是?!奔皶r雨說道:“王-丹是我們在后期才發現的關鍵人物,她雖然已經死了,但是正因為她的死亡,所以她殘留下來的意識體進行的行為才絕對不會騙人。你們也知道,王-丹在生前就一直試圖阻止起源計劃的進行,所以我們認為她殘留下來的意識體肯定也會朝著這個目標努力?!?/p>

“你的意思是……如果王-丹的能量現在都在朝著緬甸行進,就意味著解決的辦法的確在那里是嗎?”趙有匡說道。

“沒錯?!奔皶r雨立馬點頭說道。

我尋思著我自己之前一直都認為王-丹去蘭里島更多的是為了報復那些曾經加害過她的緬甸蠱師,但現在來看,她的行為其實要比我想的“高尚”得多……

“那既然她是為了去解決問題的,你們還往這樓里跑什么?你剛才說這樓里有王-丹的主體能量,這又是怎么回事?”我問道。

“雖然她本意是去解決問題的,但是你別忘了,蘭里島上可是有數量龐大的蠱師聚集的,這些人對付王-丹的能量雖然不至于輕松,但肯定還是可以應對下來的,我就怕王-丹的這些能量不僅沒法摧毀那些蠱師,反倒最后還給他們提了醒,如果我們能說服這里的王-丹主體能量,或許能讓她暫時把所有的能量都收縮回來,免得打草驚蛇。甚至……王-丹還有可能成為我們的幫手呢?!奔皶r雨看起來有點信心滿滿的意思。

然而我卻更加疑惑了:“摧毀蘭里島上的緬甸蠱師?”

“對啊?!奔皶r雨說道:“怎么了?”

我和趙有匡對視了一眼,我其實已經把自己計劃內的很多事情都告訴過趙有匡了,所以她原本對蘭里島上情況的理解重點也應該是在“解決”二字上。

沒錯,我們本來的目的到蘭里島可不是為了和那些緬甸蠱師干架的,雖然在華國的地盤上我們之間遭遇了很多次,甚至還沖突了很多次,但是歐陽碩一直都告訴我這些緬甸蠱師和他師父那些人并不是同一批,難道歐陽碩在撒謊?

他娘的……歐陽碩撒謊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雖然我和這個及時雨剛認識沒多久,但是由于有杜月這個信任度更高的人做中間聯系,我感覺及時雨的話的確要比歐陽碩可信的多。

“聽你話的意思……蘭里島上的緬甸蠱師才是這次能量散播的始作俑者?”趙有匡問道。

“不然呢?”及時雨說道:“如果這個總源頭真的在華國,我們肯定早就應該發現了,但是你們難道沒發現即使華國陸地上已經沒有了能量,可是源頭卻依然存在嗎?否則這島上也同樣不該存在任何能量了,因為真正的總源頭根本就不在華國!而是在蘭里島上!”

看得出來趙有匡聽了這話之后和我一樣吃驚,因為這樣一來就意味著我們這次去蘭里島恐怕根本就不是去找人幫忙的,而是去和那些人死斗的!

我現在有點猶豫到底要不要把歐陽碩有可能在撒謊的事情說出來,不過很快杜月自己就把話題引到了歐陽碩的身上。

原來杜月其實也早就把歐陽碩所說的大部分事情都告訴及時雨了,而且及時雨的說法倒是也讓我安心了不少。

及時雨說他在和藍鳥公司合作的時候,也曾經和一些前來藍鳥公司參與研究的緬甸蠱師接觸過,也了解到了一部分緬甸蠱師的情況。

那些蠱師之間的確分成了許多彼此不同的派系,甚至于不少緬甸蠱師之間還處于一種水火不容的狀態,所以歐陽碩的話也不一定是假的,而且如果歐陽碩的那派緬甸蠱師們真的希望阻止災變的話,將來我們抵達蘭里島之后,或許還能先從他們那里得到一些幫助呢。

及時雨對歐陽碩以及歐陽菁菁的評價倒是出奇的高,他說他在災變之前就曾經聽說過歐陽碩,而且他和他姐姐在后來一同潛入到藍鳥公司內部的膽量也是很大的,如果他們不是為了阻止能量蔓延的話,那為什么還要隱瞞自己的身份和目的呢?干脆就告訴陳烈說自己能幫助他不是更好嗎?

及時雨的這個分析很到位,也在很大程度上讓我打消了對歐陽姐弟的疑慮,不過這仍然不足以解釋他們之前對我撒謊的原因。

我只能先從大方向上推斷這兩個人和我們的目的還是一樣的。

這時候那酒鬼突然咳嗽了一聲,我皺眉回頭看了他一眼。

只見酒鬼用手指了指我們腳下的方向說道:“樓下的復合能量好像在活動!”

我皺了皺眉,然后看了一眼晨曦,晨曦立馬就趴在地上聽了一小會兒,接著便起身點頭說道:“是有聲音!”

“看來王-丹的主能量是在這里了?!奔皶r雨說道。

“你們是從上層開始往下搜查的?”我問道。

“對,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是反過來從下開始找的吧?”及時雨似笑非笑地說道。

“是……但是我們剛才并沒有發現王-丹?!蔽胰鐚嵳f道。

我本來以為及時雨或許會有些疑惑,不過從這家伙的表情來看,他好像打從一開始就沒指望我們能有什么發現似的。

果然,接著就聽這及時雨說道:“你們發現不了是正常的,如果她主能量位置真的這么容易暴露,恐怕早就被前幾批來這里尋找問題的人找到了?!?/p>

“那你能找到?”我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至少比你們的希望大一些吧?!奔皶r雨指了指樓下的方向說道:“現在別磨蹭了,大家都拿好武器跟我走!”

然后他居然又隨手丟給了酒鬼一把能量武器。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河北排列五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在线计划官网 上海时时乐官网 四川金7宝下载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福建十一选五五码分布走势 湖北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江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东方6 1开奖规则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广西快3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