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章 警示再三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其實這個世界上,每個人心里的想法不一樣,每個人看事物的方式,自然也不會是一樣!

同樣是龍峰治和駱冉這種高手,因為所學的不一樣,自然在心里的想法,便是有著千差萬別了。

向蔏自認也算是苗疆里的天才了,可是真正的出來苗疆之后,才知道這個世界完全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不管是家族里的吹捧,還是苗疆秘境對自己的溺愛,自己有時候就是一個笑話。

可能向蔏自己有些過于苛刻,但是她當初就是認為。卻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只是僅僅一個陣法,幾乎就毀掉了自己的所有。所以面對著這種變故,向蔏心里的緊張自然可想而知了。

想到這個大陣和那些紫薇樹,可能就是為了鎖固那個鬼東西用的。向蔏雖然不敢完全肯定,但是心里至少也是有著極大的把握。

這個時候我自然不知道,自己剛剛無意間所泄露的這個秘密,究竟會有多大的影響,甚至會掀起多大的波瀾!

更加不知道的是,這個向蔏曾經防備過我,知道心里不能外泄的秘密。如果傳到苗疆那些人的耳朵里,將會引起多大的轟動和紛爭!

一個虛無縹緲的巫蠱教,幾乎便毀掉了苗疆兩個大蠱師。這對于了解苗疆的人來說,幾乎便是難以想象的事情!因為一個大蠱師所代表的意義,遠遠大于那些虛無縹緲的秘笈。

何況如今還魂草這件事情,對于修煉內家功的人來說,無疑又是另外一種致命的誘惑。對于向蔏這個巫蠱師來說,自然也是有著巨大的誘惑。

“此事牽涉極大,出去不管什么人,萬萬不可提及!”不管向蔏心里如何想,此時卻慎重的對著我說道。

她自然明白,這件事真的如果泄露出去的話,只怕這些相關的人肯定都會被人滅口!

因為這種致命的資源,對于那些長年修行的人來說,以免泄露消息而滅口,那簡直就是家常便飯!秘境從來就是弱肉強食,對于這種足可以顛覆一個家族的資源,肯定是會毫不猶豫的下手。

雖然這件事情不一定是絕對,但是為了一些難得的資源,和一些奇珍異寶的出現,在這個物資貧乏的時代里,這簡直就是會是致命的誘惑!

我根本就沒有想那么多,雖然張燕當初也反復的提醒過我。但是看到我也不是沒有放在心上,其實一直是沒有想到過會那么嚴重。至于這時候看到向蔏的神色,我也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妙,才知道這件事真不是說說開玩笑!

而向蔏自然也更加明白,如果我說的這些事情是真的,那將會引起多大的轟動,所以她的臉色瞬間色變,讓人感覺凝重了起來!

這事牽涉的問題太多,想到張燕的時候,向蔏忽然明白過來家族為什么要監視張燕,為什么要格外慎重對待張燕的事情。至于另外家族的聯合,在這周圍周旋這么久,自然是想到了張燕身上的秘密了!

“小河,這件事情可大可小,但是人一輩子都有缺點的,不過你要記住一點是,這事如果泄漏出去,一家人遭受人家滅口都有可能!”向蔏的語氣低沉,甚至整個人都有些凝重,可以想象到她對這件事的慎重。

“這東西真有奇效,還真不能讓外人知道!這個復雜的環境里,真有可能會要人命的!”聽到她的聲音有些低沉,雖然沒有盯著我看,但是看向周圍的神態,卻更加令人感覺到氣氛的緊張。

“你和我說過的,我一定會慎重對待的!”聽到她說的理由,我頓時有些忐忑,畢竟因為自己再次提起,加上向蔏再次的衡量,我自然明白這事的嚴重性,比我所想象的還要重。

“你也不用太害怕,不過這事還真不能和別人說起。不但咱們要遭受巨大的麻煩,只怕這里一個個都要遭受大禍!”向蔏這次卻是正當其事,特意看著了我說話:“這里確實不是咱們能待的地方,咱們趕緊回去吧!”

不知道是不是向蔏臨時起意,還是聽到我說的這些,她忽然便做出了決定,馬上帶我遠離這塊危險的地方!

我們幾乎是有些忐忑的,因為我們不知道外面生了什么。就像向蔏這么有潛力的人,心里都有著極大的戒備。

這個時候我幾乎是聽不到別的聲音,耳朵里都是安靜的感覺!即使我們是待在這陣法里,外面那安靜的感覺,也足以令人狂。

這個時候雖然不知道向蔏心里想什么,但是看到她的臉色,卻是真正的凝重。想到她不但感應到了什么,而且似乎也聽到了什么。所以當她沒有吱聲的時候,在我看來卻是有著一些擔心的。

因為這段時間的接觸,我逐漸對她有著了一些了解。

這不但是有我們帶著隔閡的交流,自然也有著我對這一切自己的感悟。雖然還不算是成年人,可是這種對事物的看法,和心里的思想,卻在逐漸的學習繼而見聞中,慢慢變得成熟了起來。

饒是我這個時候,即使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想到我們剛剛的度,和向蔏那急迫的神情,都無疑在告訴我這陣法里,肯定有大事要生。

記得當初她和駱伯伯以及龍師傅接觸,后來被駱伯伯兩個人留下來的時候,很少見過她有著過度的緊張。但是這次她顯露出來的表現,卻讓我更加感覺到有些緊張。

不知道究竟是離開了苗疆的緣故,還是我自己太過緊張的原因,心里卻是這樣的認為了,這要是被家里人,或者是周圍的人看到了,我以后將要如何自處。

當我看到向蔏的神色,以及剛剛我們逃命的度,即使是向蔏這種女性,為了生存都可以爆潛力,還是令我心里有些膽戰心驚。

所以聽到向蔏說完,隨即沒有再說話的時候,無疑再次加劇了這種氣氛的緊張。雖然知道這里不可能有外人在,但是我還是沒有出聲,生怕自己的行為影響到向蔏。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股市行情点评 六合现场最快开奖结果 11选5杀号技巧99算法 玩彩票如何专注 陕西11选五前三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app下载 走势图200期 广西快乐十分包选玩法表 七星彩怎么样才算中奖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