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貳佰五十四章 心安處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了時候,她才發現自己居然已經跟著他在走,或者說自己下半身已經似乎沒有了。

這是一種奇怪令人驚恐的感覺,當她有著這些感覺的時候,似乎感覺到自己腦海里迅速的涌進了許多信息。而當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的時候,好像目睹自己下面看不清的身子,好像一團濃霧一樣,被他身下那團云霧所融合了。

好像見過這種情景,楊氏卻已經忘了,自己就在不久前,剛剛遭遇過這種事情。

但是這男子似乎對她不在意,隨著目光看向那口棺材,他的形象在空中似乎更加明顯和清晰。

雖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楊氏卻隱隱有著一種強烈的不安。當他俯身朝義莊下看去的時候,好像他在半空中,和這屋里近在咫尺一樣。

就在她感覺到自己身下的煙霧無法自拔,隨著和這個人融合在一起,心里一種失落之后,感覺到自己好像要消失了的時候,卻感覺到四周似乎更加清晰起來。

這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而堂屋里那個受傷的怪物,楊氏也清晰的再次看到,感覺到它好像也開始了自己的行動。

它不但依舊朝天空發著嘶吼,而且在堂屋的角落里,順著黑暗的地方,快速小心的移動著,好像畏懼神龕那邊的威力,隨后不斷的靠近天井這邊來。

似乎沒有人發現它,神龕那邊似乎隱隱帶著威嚴和光亮,照耀著一陣陣令人炫目的光芒,卻也沒有再次對它造成打擊。

當然空中隱隱便也有著了,這種令人心浮氣躁的聲音,然后再次在楊氏目瞪口呆之下,看到大量的銅錢,再次憑空出現在天空上。還沒有等楊氏反應過來,這些銅錢已經紛紛的灑落在地上。

這種銅錢如落雨的情形,她是如此的熟悉,卻想不起來開始在哪里見過了。當然她便看到地上空間,突然間莫名其妙伸出很多手來,當真令人感覺到驚悸。而這些詭異出現的手,迅速的把那些灑落在地上的銅錢,都快速的收走了。

她心里自然感覺到一陣愕然,繼而隱隱有種不安襲來,她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可是當她再次朝下看去的時候,才知道這種不安來自于哪里。

原來就在這一刻,她發現那只受傷的怪物,居然似乎如一道暗光,從門邊溜著穿過了幾具棺材,然后竄進去旁邊一具棺材邊。她這個時候才明白過來,這口棺材就是剛剛自己打開的,里面躺著的那個人也不知道是誰。

她驚恐不安的看向身邊的男子,可是他卻好像視若無睹一樣。目光卻依舊緊緊的盯著那個符字!

好像只有那個符字,是他所關注的,雖然不知道這個符字代表什么,可是這個符字所展現的毫光,無疑令人感受到它的不凡。

再說這邊那個像猴子一樣的怪物,雖然詭異的讓人納悶,甚至當它沖向這邊棺材的時候,他好像也沒有動作。要知道這些想干什么似乎和他沒有關系。

看到這怪物的動機,她想叫出來呵斥那個怪物,才發現自己叫出來是沒有聲音的。不過那個怪物卻是絲毫沒有感應到一樣,而且在靠近了棺材邊之后,回頭看了她一眼,眼神里似乎帶著一股殘忍和得意,迅速的竄上了那口棺材!

我心里雖然隱隱猜到剛剛前面的一切都是幻象,但是這個時候身前人的反應卻是真實的。對于一個剛剛接觸法術的菜鳥來說,我自然是不敢確定自己的分析。但是想到那種她不能控制的沖動,我便想到有些不可能。即使玉荷和唐金枝一樣,可是她面對著是我的情況下,應該會克制或者回避。但是這個時候我清晰的回想起來,她不但沒有絲毫的拒絕,好像還很享受那種刺激。

當然這只是我的直覺,在剛剛的遭遇中她有沒有受到損害,這也是我所擔心的。畢竟按照駱伯伯的防備,就是當初面對向茜菲據說她都做了一些準備。甚至對向茜菲的那個妹妹向菁菲的考慮,駱伯伯都沒有隱瞞我的意思。說是如果我和玉寶在修煉功法的時候沒有效果,他會準備讓向菁菲來和我配合。按照駱伯伯的說法,向菁菲的體質還要好過玉寶。這是我在巖洞幫助沈素后,他看出來我排斥沈素,親口對我說的一些話!

當時雖然他反復警告我要自律,但是想到向菁菲的容貌和身材,晚上做夢的時候我還是夢見過的。雖然不知道駱伯伯為什么那么著急讓我練功,但是這次過年他回省城去,我便隱隱覺得事情不是那么簡單。據他說弘揚堂這邊當初彭柏全布置的東西基本上解決了,但是從他留給我的東西看來,這一切不是那么順利。

里面床上的兩個人我來不及去關注,因為如今的安靜,我生怕是另外一場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但是坐在我腿上的玉荷,這個時候無疑是一顆炸彈。

堂屋里傳來的動靜令人感覺到心頭舒緩,雖然不知道那鬼東西哪里去了,甚至也隱隱聽到后面鬧哄哄的,我甚至隱隱聽到叔叔毓園的動靜,這刻我心里其實沒有太放松。在我看來是那東西竄到后面作怪去了,不知道又在禍害和嚇唬誰??赡芩紤]到這個當頭,我沒有再思考太多,這個時候忽然感覺到自己抱著的人,在我挪動的時候微微動了一下。

我心里微微一顫,雖然糾結著不知道怎么辦,但是還是進入到蚊帳里。隨之看到了玉荷那微微顫動的眼皮,和那輕輕啟開了一線的唇。這個時候我心里猛的一陣無端端的竊喜,她竟然是已經清醒著的!

她為什么不睜開眼睛?是害羞還是尷尬?

我居然真的竊喜了,不知道是不是想的太少了,還是心底腦海里一個自私的念頭。我居然放肆的朝下面看去。

要說這個時候屋里的光線和開始一樣,不知道是不是我適應了這種環境,當我的目光看到那光滑微微隆起的小腹,還有小腹下那濃密的芳草,我瞬間便凌亂了起來。我聽到自己喉間滑動吞口水的聲音,本來就亢奮這時候陡然更加的亢奮。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股票推荐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 辽宁十一选五什么时候开奖 海南环岛彩票 新疆11选5技巧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结果 网易模拟炒股 排列五近50期号 辽宁快乐12走势图前主三 体彩11选五陕西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