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貳佰六十八章 人心貪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看到這個帶著邪笑的男子,直接走進了陣里,站在了那樹邊。雖然保持著一段距離,還沒有過來的意思,但是這個距離對于練家子來說,就是一個致命的距離。

何況這個人幾乎是無聲無息的出現,顯然不是普通人物。

感覺到自己要完全崩潰的時候,這個一直詭異變化的女子,在我面前沒有說話。而是看著面前的我,她忽然眼睛有些濕潤了起來。

這簡直是令人無法相信的,因為在袁沅和向蔏看來,這個女子就是一個死人。雖然占據著一具肉體,可是這具肉體其實也早就死亡了,怎么可能會流淚?

可是眼前這個女子的眼眶,在已經變亮的天幕輝映下,可以看到確實是濕潤了。

這一刻向蔏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聽駱冉的話??吹竭@個袁沅的出現,以及這個男子的出現,只怕真的會害了這個少年。

因為她明白這兩個人是什么人,如果自己落入他們的手里,這個少年也絕對的難以幸免??赡芨惺艿搅诉@種不安,向蔏這刻反而一下得到了解脫一般,她瞬間忘了自己的身份。

旁邊站著的兩個人,看到此刻向蔏的神態,以及小河和這個女子的反應,似乎表情都十分的精彩。

想不到在這種環境之下,似乎這些人還這么不要命,在這個當頭還只記得享受,和分析自己的事情。這個突然出現的長臉男人,這刻臉上閃現出一股厲色。

他久聞向家向蔏的大名,畢竟一個極有可能成為大蠱師的人,任何家族都會關注的。

這個時候看到向蔏在,這個人心里早就那股殺機毫無保留。一個將來會嚴重威脅到家族地位的人,而且極有可能是獨自一個人,這種機會他明顯不想放過。

男子自然也知道面前的女人是誰,不管是向蔏還是袁沅,在他眼里看來都不是自己的朋友??粗鴥蓚€人的姿態,他心里升起想法,不過他沒有輕舉妄動。

那就是因為他都知道,這兩個女人出身世家的向家和袁家,如果沒有把握的話,只怕要招來橫禍,所以一時站在一旁看著,倒也沒有馬上行動。

這邊本來已經絕望神色的女子,忽然感覺到小河的變化之后,身子變得有些發冷,就像是死人的時候,居然再次感受到了,一股暖洋洋的熱力,正從小河的身體里涌入自己體內。

它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動作和卻是慢了下來,甚至都不管身邊站著的幾個人??诒抢锇l出一陣無法聽懂的聲音,身子卻不斷的發出了怪異的扭動。

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也是一種普通死人無法完成的動作,這個女子給人的感覺實在是太過驚訝。

出身苗疆世家的向蔏和袁沅,似乎感受到什么,先后瞬間便明白了過來。

這是小河體內一直存在著躍躍欲試的蠱基,在遭受了沖擊之后,一直因為經脈里勁氣的原因,縮在下丹田里面不敢放肆。這個時候女子沒有了勁氣的防備,它居然歡快的便沖入了對方的身體里,要和這個女子存在的蠱物陰魂結合。

本來心如死灰的女子體內的陰魂,瞬間似乎像溺水的人,發現了一根稻草一樣。根本就不顧身邊旁人的虎視眈眈,這刻放肆的讓小河體內的蠱基,和自己的蠱物交纏,更意圖占據小河的肉身。

可惜不知道小河身上有著什么,不但沒有讓這陰魂占據了肉身,似乎還讓這陰魂放棄了攻擊。甚至在袁沅看來,好像小河的身體居然可以滋養這只陰魂。最讓她不解的是,一個陽氣正盛的少年,不但沒有失陽而亡,反而好像相互滋養著。

從未經歷過這種事情的幾個人,都愣愣的看著了這一切,幾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旁的幾個人,自然不知道小河體內發生的事情,但是她們分別站開的感覺,自然認為自己已經穩操勝券。

當然,尤其樹邊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心里正在期待怎么下手的時候,沒有想到小河和這個女子,忽然便似乎清醒了過來,即使依舊抱著在一起,卻一下便讓人緊張了起來。

本來以為兩個人會偃旗息鼓了,卻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即使兩個人久經沙場和殺戮??粗『觾蓚€人的情形,一時間也不由有些看呆了。

這刻本來期待的頂峰,似乎并沒有到來,但是看到小河的臉上,居然逐漸的帶著了驚慌,這瞬間使得他反而更加的冷靜。

我自然不知道現在的狀態,更不知道面前這個女子的原因,卻發現自己越是釋放和放松,身體里那被撐爆了的經脈,卻好像越是舒服起來。雖然不知道自己體內的蠱基,因為這個女子身體里的蠱物,而已經發生了質變。

“你們倒是挺厲害,這個大陣在外面的世界罕見,沒有想到你們倒是有著膽量,居然敢闖進來我的大蠱師和大巫師!”濃濃的苗疆音,雖然和這里的土話有些相似,但是顯然已經不是本地人。

這個長臉的男子,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怎么就進來了陣里的??粗纳裆?,卻顯然似乎充滿了嘲弄的神色,對向蔏和袁沅兩個人,卻渾然好像不在意。

“你們冉家果然還是忍不住了,居然跟著來到這里?還真是難為你們了!”本來一直沒怎么說話的袁沅,聲音忽然也變低,顯然知道男子也來自于苗疆某處。尤其她那語音里口氣,居然讓人聽來更顯帶著譏笑。

向蔏的語氣平靜很多,甚至不是刻意的,但是她知道自己現在極端的危險。雖然這個人沒有馬上朝自己出手,但是心里卻忍不住的緊張。因為袁沅和自己,顯然也不是一路的。此刻的向蔏,可以說是全神戒備。

這個時候想到,這些人能夠準確的找到這里,那么一定還有人早就有準備。想到這些人的身份,和自己的處境,向蔏自然莫名其妙的緊張了起來。

“什么叫忍不???不過也對,確實是有人忍不住了,哈哈哈!咱們的大蠱師和大巫師,居然湊到了一起,是不是你們家族互相勾結??!”這個長臉的男子,看著向蔏和袁沅的樣子,也忍不住譏笑著。

所以這個時候,這里忽然顯示出一些古怪的情形!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新疆11选5任三推荐 佳永配资 天中图库好运彩电脑版 asp幸运28网站源码 近期短线股票推荐 云南十一选五推荐号今天 000600股票分析 七星彩技巧规律经验 北京快乐8是正规彩票吗 微信股票交流群二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