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章 人我帶走了【第三更】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又有突破?”

曲長老一愣,隨即眼睛瞪圓,滿是難以置信。

自從孔師和他的諸多弟子,消失之后,大陸上似乎少了某些東西,數萬年來,能夠突破到那種境界的,幾乎沒有。

正因如此,太上長老,才云游天下,四處尋找機緣,看能不能突破……

難道……真的成功了?

如果真是,將會是名師堂幸事,人族幸事!

這種實力的名師,對修為的見解和認知,必然更加高明,隨便指點,就會讓無數人受益,甚至整個人族的實力,都會為之大大增加。

只是……就算真達到那種境界,也不至于脫胎換骨,變得連他都認不出來了吧!

“不錯!以前老夫,也無法解決你體內經脈扭曲、暗傷這類的問題,現在已經不算什么了!”見他遲疑,張懸接著道。

對方目前信與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先唬住對方,讓其不敢反駁,只要問清楚這位大長老,捆天鎖的解決方法,解決掉之后,就可以直接逃走了。

屆時……就算發現了又如何?

只要變回容貌,對方就算想找,也查詢不到。

“不算什么?”

曲長老身體一緊:“你的意思是……已經能幫我解決體內的癥結?”

“不錯,江流訣,真氣江流般在經脈中流淌,劇烈的撞擊下,會讓其出現扭曲,傷到根基,如同河流沖刷下,堤岸的石頭,被沖走了一樣,正常藥物,的確難以治療,但如果有更精純的真氣,流經其中,不停滋養,修補缺漏,經脈必然會恢復如初!”

張懸淡淡道。

換做其他缺陷,他受限制修為和見識,無法解決,但是經脈……對他來說太簡單了。

天道真氣,能夠修復一切經脈上的損傷,幫助體內的細胞恢復如初,扭曲而已,只要給與足夠的氣息,恢復起來應該不難。

“這點,我也知道,可……更精純的真氣,哪里尋找?”

還以為什么辦法,聽到這,曲長老搖了搖頭,滿是無奈。

他的傷,找過不少九星醫師專門看過,也有人提出過這種方法,只是,他身為九星名師,真氣精純度,已經算得上天下罕見了,又去哪里才能找到,比他真氣還精純的?

“你試試這個……”

就等著他這句話,張懸手指一彈,一道真氣筆直飛了過去。

曲長老滿是疑惑,手指一點,將真氣匯聚在指尖,仔細看了一眼,瞳孔忍不住一縮。

這道真氣十分低劣,應該是入虛境強者留下的,但精純至極,給人一種興奮之感,似乎融入細胞,可以輕易讓其消除損傷,恢復如初!

可以預見,如果他體內擁有這種真氣滋養,扭曲的經脈必然會和以前一樣,實力也會得到極大的進步。

“這道真氣……從哪里來的?”

忍不住看了過來。

“是我提純凝練出來的,不過,現在只研究到了入虛境,伴隨時間增加,級別必然會越來越高,這里還有幾道,你可以先試試效果!”

說完,張懸再次彈出幾道。

“多謝!”

曲長老隨手接過,神識蔓延進去,發現指尖的真氣精純至極,沒有絲毫糟粕,這才深吸一口氣,指尖一動,任由靈氣鉆了進去。

滋滋滋滋!

這些靈氣一進入體內,立刻和扭曲的經脈融合,之前經脈干癟之處,頓時像是吸了水的海綿,瞬間鼓了起來,從之前的扭曲,變得通暢無比,再無窒礙。

“這……”

曲長老身體震顫。

如果說之前只是猜測,覺得這東西有用,現在已然試過,對他的確有好處,而且真的能修復體內的損傷。

經脈扭曲,雖然對實力影響不算太大,可時間久了,也會成為隱患,讓實力逐漸減退,一旦能解決,身體將會一直保持在巔峰期,以后有機會了,再次突破,也未可知!

拳頭捏緊,再次看向眼前這位,滿是震驚。

雖然內心深處,依舊覺得對方不是楊師,但能做到這點,輕易看出他身上的隱患,并且解決,必然也是個大陸最巔峰的超級人物!

比起他,都只強不弱!

“曲長老,別來無恙!”

見對方將真氣收入體內,張懸淡淡一笑。

剛才的一切交談都是傳音,說完這話,轉頭看向眼前滿是疑惑的大長老幽若心:“老夫這次前來拜訪,是為了我的徒孫!還望大長老放過一馬!”

“徒孫?楊師有什么吩咐,交代便是!”

見曲長老與對方傳音過后,沒了下一步動作,幽若心心中略微有些緊張。

楊師她沒見過,但曲長老可是名師堂總部的長老,一身修為深不可測,傳音交談后,不再多說,恐怕已經牽扯到了名師堂的某些機密,不是她可以知曉的。

也就是說……眼前這位楊玄,十之八九是真的!

名師堂總部大長老……就算她有十個膽子,也絕不敢得罪。

“我徒孫趙雅,曾為你們冰原宮少宮主,今天我得到傳訊,說你們將其關押,并且使用了捆天鎖,鎖住了經脈,所以,親自過來,想替她求個情,希望大長老能夠解開枷鎖,還她自由!”

見曲長老不在多說,張懸松了口氣,聲音平淡無波,卻帶著不容置疑的壓迫感。

“趙雅?是……是楊師的徒孫?”

幽若心嚇得差點跳起。

趙雅不實那位什么散修“張懸”的學生嗎?是楊師的徒孫,豈不表示,那位張懸,是楊師的親傳?

“大長老……”

正在她滿是震驚之際,一聲急促的呼喊,二長老急匆匆飛了進來,看到大殿多出二人,略帶疑惑,不過還是急忙來到跟前。

“怎么了?”

見她如此著急,幽若心眉頭皺了皺。

“不好了……清梵殿的封印完好無損,可少宮主,趙雅,她……不見了!”二長老呼吸急促,臉色泛白。

“趙雅不見了?”

瞳孔一縮,幽若心剛想沖過去看看,突然想到什么,轉頭看向眼前的張懸:“楊師……”

“不錯,人我帶走了!”

手掌一擺,張懸一臉淡然。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安徽25选5 蓝月亮精选料天天好彩 甘肃11选5真准网 广东快乐10分玩法技巧 南山铝业股票行情 贵州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时时彩最好的平台排名 浙江11选5推荐号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sg飞艇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