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9.第858章 第887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清漪上午就收到了娘親大人這樣的口諭還覺著很有意思,從來沒見過娘親如此的口氣對著自己要求過,很是好奇出了什么事情,所以叫來了水嬤嬤說:“水嬤嬤你快去娘親的院子看看,出了什么問題了?娘親怎么還用如此的口氣拘著我了?”

水嬤嬤也很奇怪,筱冬因為前院的事情太多,話送到了就趕快走了,水嬤嬤也沒問清楚,所以說:“你放心吧大小姐,老奴這就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了?!?/p>

不一會水嬤嬤回來也是一臉的無奈,清漪很少見到了水嬤嬤如此的表情,就笑問道:“怎么了嬤嬤,出了什么問題了?”

水嬤嬤說:“大小姐真的不能出院子了?!?/p>

清漪說:“為什么???怎么連嬤嬤的口氣都這樣了?樂福苑有什么事情了,有人欺負娘親了?不行我得去看看?!?/p>

清漪說完就從榻上跳了下來,馬上穿了鞋子就要出去,被水嬤嬤和玉竹她們幾個給攔下來了。

水嬤嬤說:“我的大小姐,你可不能去啊,咱們現在躲還躲不及呢,還是安生的在院子里吧,玉竹吩咐下去小姐昨天感染了風寒休息了誰也不見,再找幾個力氣大點的婆子給我好好的守著門口,誰也不準靠近福照苑半步?!?/p>

清漪嚴肅的說:“水嬤嬤娘親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快點告訴我吧?!?/p>

水嬤嬤說:“大小姐夫人那邊已經被官家的夫人們給包圍了,還帶了那么多的媒婆上門,很多官家的夫人都想要想看一下小姐都被夫人給婉拒了,所以小姐不但不能出去,今個就是連屋子都不能出去了,以免被誰家不死心的媒婆給瞧見了說嘴?!?/p>

清漪扶額直接暈倒,這是怎么了,以前名不經傳的時候根本無人問津的一個小人物,雖然自己也不小,最起碼也是千機門的大小姐,不過此事是不是太早了,自己才十歲,離著這里嫁人的標準還有十年呢,這些人這么著急到底是為了什么呢?

是自己的容貌還是才情還是其他的什么?

恐怕清漪一時半會的也想不明白了,這可是麻煩了,不過還擔心母親應付不來,所以清漪只能穿上了小丫鬟的衣服,和水嬤嬤說清楚自己的行蹤,一路上低著頭去了樂福苑里,從母親的內室的窗戶一躍而入,走到了外室,在觀察隔壁的情況。

這一看清漪可是嚇了一跳,我的天這媒婆看著都有十來個了,母親被圍在了中間,這些媒婆和那些官家夫人為了清漪都快要打到一起了。

這些媒婆都穿的花花綠綠的,臉上還都有媒婆痣,身上還有刺鼻的水粉味道,還拿著個大帕子甩來甩去的,腰都那么粗了,還使勁的扭著,唯恐自己扭得少了說不來好的姻緣。

顧云煙頭疼看著眼前的這些媒婆,這里面哪方的人馬都有,連北定候家都來了一個媒婆,說是給北定候的嫡孫提親的,讓清漪過去做貴妾,還是一副給你天大恩惠的樣子,讓顧云煙惱火的不得了。

這個宋媒婆對著顧云煙說:“我說伊夫人,你看看我宋媒婆可是代表了北定侯府來提親的,那可是長子嫡孫的貴妾,說句不好聽的,你們家五品的身份,真都是抬舉了,你可要好好地想清楚了啊?!?/p>

這個宋媒婆在眾多的媒婆里也是比較驕傲的,在京都還是很有名氣的,每年除了官媒之外就是宋媒婆的生意是最多的,這下子其他媒婆就不樂意了。

頭上戴著一朵夸張的大紅花的孫媒婆說:“宋媒婆此言差矣,你這回說的人家家世不錯,但是這個份位可是太低了,還不就是個貴妾,連側室都不算,我今個說的可是三品官家的孩子的正妻,這可是你比不了的?!?/p>

一邊稍顯低調的劉媒婆說:“你們兩個都不靠譜,你們一個是北定候的貴妾,一個是正妻,但是都不如我說的好,北定侯府就是嫁過去就是個妾,也只能是從后門進入府里,坐著小嬌穿著粉色的衣服直接抬進去,但是我看沒戲,人家孩子培養的那么好,合著就是做妾去了?!?/p>

“還有你孫媒婆你說的也不靠譜,你說的那個三品官家的孩子都很大了,和清漪小姐的年齡相差了六歲,等著清漪小姐長大了,那邊估計庶長子和長女都生出來了,那個三品官家的環境也很亂,小妾通房的一大堆,誰知道等著清漪小姐及笄嫁過去之后會是什么光景?”

“你胡說??????”宋媒婆和孫媒婆一起指著劉媒婆,還怒目相視。

一旁的劉媒婆也不甘示弱道:“我什么我,我行得正坐得直,不像是你們兩個為了多掙一些銀兩,黑白紅藍的亂說一氣,我今個說的就是一個翰林院正三品王大人家的嫡子,王大人家是世代書香門第,府里也沒有亂七八糟的事情,這個王大人和王夫人感情也是很好的,家里孩子也不多,老人也都健在,門風很好,不像你們亂七八糟的什么都敢往外說?!?/p>

幾個媒婆大有一會出去打一場的架勢,清漪看著母親扶額肯定是累的,偏偏這會子也不能出去,還不得被這些媒婆給吃了,所以只能死干著急。

這些媒婆就應了那句老話“同行是冤家!”

府里面簡直就是雞聲鵝斗了,還有一些是給侯門大戶的庶子說親的,還有幾個媒婆是給五品六品的官員的孩子說親的,這里面竟然還有襄國公府嫡次子的側室,如果按照清漪只是五品官家的孩子身份也算是高攀了。

這里面就沒有那四個小爺請的人,都知道清漪的身份,誰去觸這個眉頭去,十來個媒婆爭論不休,有幾個官家的夫人,但是也就是五品以下的,只是看著也不說話,這些媒婆后來都開始比嗓門了。

“我說的王家公子是最好的?!边@是劉媒婆掐著腰在哪里高聲說。

“不對,我說的胡公子是最好的?!边@是孫媒婆。

“你們都不如我說的何家的公子最好?!边@是宋媒婆

“你們都不靠譜,還是吳家的公子最靠譜?!鼻衩狡耪f道。

這些媒婆你一句我一句的差點將房頂上給掀翻了,顧云煙只是品茶就是不說話,顧云煙也想了,說吧,趕不走就說,看你們能說幾個時辰。

那幾個官家的夫人坐不住就先走了,畢竟當家主母無論家業大的還是小都是老多的事情了,在這里看著目前這樣的情況也是分不出個個數來的,再說都是官家的家眷也不能太失禮,更不能和這些下等的媒婆們一較高低,說出去就真的丟人了。

所以這些夫人都喝了好幾壺的茶水之后就陸陸續續的走了,而這些媒婆后來顧云煙也不給上茶了,喝得越多越不愿意走,所以這大半天的就浪費在看媒婆吵架了。

這種情況一直維持了兩個時辰,清漪看著母親都乏的厲害了,所以叫來筱冬附耳說出了計劃,筱冬也被煩死了,只能在旁邊看著。

筱冬匆忙的跑進廳里和顧云煙說:“夫人,廚房不小心走水了,您趕快過去看看吧?!?/p>

筱冬剛才還特意去了茶水間給自己臉上抹上了好幾道灰,看著還真像那么回事,還將爐子里的燒過的碳灰黑乎乎的抹的自己衣服上都是,身上還有嗆鼻的味道。

所以顧云煙立刻站起來說:“我們府上有事,就不留各位了,還是請吧,在有回頭也不用在過來了,我們家女兒誰也不嫁,將來及笄之后再議婚事,你們自便吧?!?/p>

說完之后顧云煙就先出去了,果然看著大廚房有濃煙冒出,這些媒婆本來還想說些什么的,可是看見了這個陣勢就趕緊走了,以免真的引火上身,這房子都是木結構的,著起來根本不分誰是誰,所以都給嚇跑了。

顧云煙著急的去了大廚房,竟然看著自家女兒在哪里指揮說:“這邊將火引得旺點,再添點柴,那邊在潑點水,將黑煙再放出去,不過不能太多,會把巡城人馬給引來的?!?/p>

顧云煙看著自己女兒一身小丫鬟衣裳打扮,但是一點都不影響絲毫的貴氣,就是穿什么衣服都是一樣的好看。

顧云煙一下想明白就是女兒將自己從媒婆的隊伍里給解救出來了,就輕笑出聲。

清漪一回頭就看見夕陽下輕笑的母親,笑的那么溫柔那么暖,隨即吩咐道:“趕快將火都滅掉,在仔細檢查,千萬不要真的走了水,咱們就得不償失了,水嬤嬤和善嬤嬤仔細檢查著點?!?/p>

水嬤嬤和善嬤嬤應下了,清漪就蹦跳著撲到母親的懷里笑瞇瞇的說:“娘親怎么樣,寧兒聰明吧?!?/p>

顧云煙摸著女兒的額頭說:“我的寧兒是最乖的,真是娘親的貼心小棉襖?!?/p>

清漪說:“娘親從明天開始我們家就閉門不出好了,就說不在,要不我看著媒婆的大軍還是沒完沒了的會來的,娘親會被吵死的?!?/p>

顧云煙說:“哎沒有辦法我們家女兒太好了,一家有女百家求,我們的寧兒長大了?!?/p>

伊正廷在后面也說:“是啊,我們家的寧兒長大了,今個在翰林院求親的和我說了一天了,我還正要找你們商量呢?!?/p>

顧云煙和清漪一回身就看見伊正廷還穿著官服在后面站著,這娘倆就走了過去,因為夫妻倆有這方面的事情要說,所以清漪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伊正廷和顧云煙會到了正房,剛才伊正廷回來之后,沒見到顧云煙來出來迎接自己就很納悶,進去之后就發現屋子里空蕩蕩的,這心里就不是個滋味了,在家里就是這樣的,夫妻之間的親密無間,形成的習慣,并不是因為這個家大或者是修繕的豪華才喜歡,而是因為這個家里住著自己最重要的人,因為有了彼此才讓這個家的味道更濃郁更溫馨。

所以伊正廷就問屋子里伺候的丫鬟,筱冬說:“夫人去了大廚房了?!?/p>

伊正廷稍微安下了心,沒什么事情,就連衣服都沒換就去了大廚房里找顧云煙,看著顧云煙抱著女兒站在夕陽下,兩個人都笑的很開心,很唯美的一副母女親情圖,伊正廷都不忍心打擾。

回到了屋子里以后伊正廷說:“今個為夫都要累死了,趕緊給我倒杯水來,這一天說的口干舌燥的?!?/p>

顧云煙說:“相公怎么回事?”

伊正廷就將今天在翰林院被求親的人圍追堵截的事情給說了,正巧顧云煙也說了今天的經歷,夫妻二人就撲哧一聲都笑了。

伊正廷說:“娘子給為夫生了一個好女兒,你沒見到今個為夫我在翰林院被這些人給鬧的,什么事情都沒辦成,就連我的上司秦大人都有這個意思,不過今天這些人那些什么提議做妾的都直接被為夫給否了,我們這么出色的女兒就是在家里養一輩子,也絕對不會給任何人家做小妾的,門都沒有,想都不要想?!?/p>

顧云煙也說:“相公說的對,雖然我們的女兒沒有公開千機門的身份,但是怎么著也是正五品官員的女兒,還輪不到去大戶人家做妾的程度,就連太后的娘家定北候都想讓我們女兒做妾,做什么妾,做夢去吧!”

今天顧云煙可是惱怒壞了,這些人太不像話了,本來就很吵也就算了,竟然還讓自己女兒做妾,要不是考慮到女兒的名聲,以免這些媒婆出去胡言亂語的,早就給大板子給打出去了。

夫妻兩個人商量好了對策,就是全部否決,等著女兒及笄之后再說,這不能強求明搶吧,再說夫妻二人心里也有成算的,連皇上都不能強硬的指婚,就不要說這些世家大族了,這天陽國還不是皇帝最大,皇上都不能用強的,這些個世家大族的又能做什么呢?

就算太后也沒用,天陽國皇帝最大,這太后又不是親媽,還是個為自己族里打算的老太婆,所以皇上不可能待見她,只不過就是為了個好聽的名聲,忍耐而已。

之后這夫妻兩人商量好以后總算是舒了一口氣了,安靜的睡下了。

而在皇宮里的華貴妃和太后派出去的人,無意中竟然發現導致她們受委屈的清漪現在身價大漲,所以為了將這小蹄子捏圓搓扁,所以就讓北定候請的媒婆去提親,就是個小妾,看這小蹄子以后怎么得瑟。

沒想到第二天回話說是,誰家不許,等著及笄之后再說,這華貴妃就坐不住了,正好二皇子來看自己的母妃,兩個人嘀嘀咕咕的一陣,隨后二皇子滿面紅光的滿意而去了。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