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8.第3874章 兩個窮鬼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你要殺我?”

段凌天看著攔路的太一宗內宗長老方一鳴,眸光一閃,嘴角隨之泛起一抹揶揄。

而方一鳴,卻是冷冷一笑,“你不會真的天真到,我會放過你吧?”

“你是天龍宗的神皇門人,而我是太一宗的人,我們在這神皇戰場,便是絕對的對立……今日,即便你算幫了我,我也不可能放過你?!?/p>

“當然,你也被喊冤,或者后悔沒幫王柳安殺我什么的……你就算幫王柳安殺了我,他也不會放過你?!?/p>

“你的命運,在你被我們發現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你,注定難逃一死!”

方一鳴說到后來,眼中閃過一抹殺意,隨即身上神力動蕩。

“是嗎?”

面對方一鳴的咄咄逼人,段凌天揶揄一笑,“那還真是巧……我,也沒打算放過你們活下來的那人?!?/p>

“剛才沒對你出手,不過是因為,我好奇你會不會對我出手罷了?!?/p>

段凌天此話一出,令得方一鳴為之一怔,隨即卻是冷笑連連,“小子,你怕是得了失心瘋吧?你一個下位神皇,也敢妄言殺我?”

“我可沒聽說過,天龍宗內,有哪個下位神皇,能跨越境界擊敗中位神皇?!?/p>

方一鳴根本不信段凌天,真以為段凌天在大放闕詞。

然后,直接出手,橫刀殺向段凌天。

而此時的段凌天,面對沖殺上前的方一鳴,卻是仿佛呆怔了一般,一動不動。

“被嚇傻了?”

方一鳴嘴角冷笑更深,手中刀芒,也越發的強盛了起來,在空中掠過,帶起刀芒一片。

甚至于,刀芒吞吐之間,劃過不遠處的一座冰川,令得冰川都出現了一道看起來極深的刀痕溝壑,可見方一鳴這一刀的威勢。

“天龍宗的小子,臨死之前,好好記住……殺你的人,是我,太一宗內宗長老,方一鳴!“

方一鳴目光一冷之間,手中刀轟然落下,斬向段凌天。

下一刻,他面帶笑容,仿佛已經看到了段凌天被他擊殺的一幕。

“你也記住,殺你的人,是天龍宗內宗弟子,段凌天?!?/p>

正當方一鳴以為段凌天要被他嚇得進一步膽寒之時,段凌天開口了,語氣淡淡,毫無波瀾,平靜無比。

天龍宗內宗弟子?

方一鳴下意識一怔。

這,只是天龍宗的內宗弟子?‘

另外,段凌天這個名字,好像有些耳熟,什么時候聽過?

而就在方一鳴失神的剎那,他手中刀上的刀芒,也有所黯淡下來,這也純粹是他分心所致。

嘩??!

嘩啦啦??!

……

而就在方一鳴失神的剎那,段凌天周圍的空間,也沒見他催動神力,竟是一陣折疊動蕩起來,仿佛整片空間,都在隨著段凌天的心意掠動。

一時間,方一鳴的刀上,許多刀芒,都被湮滅。

在這一刻,方一鳴本人,也感覺到這一刀變得沉重無比,極難前進。

“這是……”

下一刻,方一鳴回過神來,神識延伸而出,感應了瞬間之后,臉色瞬息大變,“掌控之道!你竟然掌握了掌控之道!”

掌控之道,乃至天地四道之一。

如果只是雛形,威力不高。

可現在,眼前天龍宗門人施展的掌控之道,卻明顯不是雛形。

“眼光倒是不錯?!?/p>

段凌天淡然一笑之間,右手隨手一拉,頓時下位神皇之境的神力出手,融合空間法則奧義,這一刻的他,也沒再隱藏他領悟的空間法則奧義。

論法則奧義,他不比方一鳴弱。

同一時間,他隨手一拉,一柄七彩流轉的三尺青鋒凝聚成形,帶著一股凌厲無匹的劍意,向著方一鳴呼嘯而去。

咻??!

一劍掠出,風云變色,就連動蕩的虛空,都在這剎那之間停滯。

“劍道!”

下一瞬,匆忙中回過神來的方一鳴,臉色再次大變,同時眼中再無輕視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忌憚之色。

“該死!”

“怎么可能!”

“他一個下位神皇,不只是掌握的法則奧義不弱于我,竟然還掌握了空間劍道和掌控之道!”

……

這一瞬間,方一鳴腦海中念頭陡轉,同時也意識到自己未必是對方的對手,哪怕對方只是下位神皇。

可對方的這種種手段,卻足以彌補修為境界上的差距。

如果和對方膠著下去,死的只會是他。

不過,他若要逃,還是有機會的。

想到這里,方一鳴松了口氣。

嗡??!

方一鳴爆發了,不惜一切代價的爆發了,血脈之力全爆,也不敢是不是能創傷段凌天,至少他覺得不太可能。

借著反震之力,方一鳴飛速后撤,然后便想逃走。

“你逃不了?!?/p>

段凌天不急不緩的開口,隨即手中綻放出七彩光芒的三尺青鋒一蕩,一道七彩劍芒,如同死神鐮刀般飛出。

咻??!

劍芒破空,速度之快,完全超乎方一鳴的想象。

“怎么可能?!”

感覺到身后危機越來越濃,方一鳴下意識轉頭一看,當他的神識眼神過去之時,可以清晰的察覺到七彩劍芒中有一股清脆的意志。

“殺??!”

這意志,回蕩在他的腦海中,卻是一道清晰動聽的女人的聲音。

頓時,他臉色再次大變,“是器靈!”

“這……這竟然是一柄孕生出了完整器靈的上品神劍!”

“不……不??!”

下一瞬,方一鳴慌忙回神,拼命阻擋。

咻??!

然后,即便方一鳴拼命阻擋,七彩劍芒還是湮滅了他的大部分攻勢,落在他的身上,將其擊傷。

而且是重傷。

呼!

與此同時,段凌天一個瞬移,出現在重傷的方一鳴身前。

這個時候的方一鳴,臉上布滿絕望之色,“不可能……不可能!你一個天龍宗弟子,怎么可能有這等神兵,你怎么可能掌握天地四道中的其中兩道!”

“不可能??!”

在驚懼的咆哮片刻之后,方一鳴反而是冷靜了下來,面色難看的看著段凌天,“你到底是什么人?”

“天龍宗請來的外援?”

“就算是東嶺府那幾個頂尖神帝級勢力的下位神皇,斷然也不可能有你這般逆天!”

然而,面對方一鳴的困惑,段凌天回應他的,只有一劍。

快刀斬亂麻!

現在,段凌天不只暴露了自己掌握的劍道和掌控之道,為了必殺方一鳴,就連七竅玲瓏劍也暴露了。

他,不想因為時間拖延,而等到現場出現第三人。

他暴露的秘密,隨著方一鳴死去,便將再無人之道。

或許,煉制出布置帝戰位面陣盤的至強者能知道。

但,至強者會在乎這些嗎?

噗嗤!

一劍過后,方一鳴身死道消,死前還瞪著一雙眸子,顯然是死不瞑目。

到死,他都沒想通天龍宗為什么會出現這般逆天的人物。

到死,他都想不通,為什么會覺得對方的名字有些耳熟。

“總算是有了開門紅?!?/p>

“開門紅,好兆頭?!?/p>

段凌天收起方一鳴的身份徽章和納戒之后,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同時取出了先前殞落的那個太一宗內宗長老王柳安的納戒。

將兩人的納戒認主后,看了里面一眼,原本帶著期待心情的段凌天,頓時一臉的失望。

“真是兩個窮鬼!”

“特別是這個方一鳴,納戒里面連神石神晶都這么少?!?/p>

現在的段凌天,卻完全忘了。

他雖然是剛突破到神皇之境,但他在天龍宗里面享受的資源,哪怕是一般黑龍長老,也未必能享受得到。

不說別的,就說先前天龍宗宗主獎勵給他的貢獻點,哪怕是黑龍長老,也沒幾人有那等身家。

也正因如此,段凌天的眼界高了許多。

兩個太一宗內宗長老的身家,又豈能入得了他的眼?

或許,就算現在一個太一宗的地冥長老被段凌天干掉,段凌天都會罵對方窮!

……

太一城。

神皇戰場入口。

啪!

在第一道碎裂聲傳來的時候,當值的三個太一宗內宗長老的臉色,便都變了。

特別是當他們看到碎裂的魂珠的時候,臉色都非常難看,“是王柳安長老……王柳安長老殞落了!”

“又一個神皇殞落……現在,我們這邊占據的優勢,越來越小了?!?/p>

“王柳安長老都殞落了……是天龍宗的白龍長老出的手?”

“就算不是天龍宗的白龍長老出的手,也肯定是兩個以上天龍宗內宗長老聯手……而且,若只是兩個勢力一般的天龍宗內宗長老聯手,王柳安長老就算不是對手,也未必逃不掉?!?/p>

……

正當三人臉色難看的將這個消息傳給太一城內接應消息的人,讓其將消息傳出去的同時。

啪!

又是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頓時三人的神色,齊齊凝固。

片刻之后,三人面面相覷,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難以置信之色,“這一小會兒的功夫……又有人殞落?”

自這一次和天龍宗的帝戰開始后,太一宗不是沒殞落過神皇門人。

但,卻沒這般連續殞落兩個神皇門人!

前面殞落的,距離最近的兩人,也相隔了將近十天。

當他們的目光,落在那碎裂的魂珠之上時,臉色再次一變,“是方一鳴長老!又一位內宗長老殞落!”

“接連兩位內宗長老殞落……他們到底遇到了什么?!”

……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江苏7位数规则 江西多乐彩11选5 体彩6十1怎么算中奖 同城游美女捕鱼抽话费抽哪个 波克棋牌游戏 股市与市场分析 如何在网上赚钱 股票基础知识的书推 2020年海南环岛赛 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