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92.第6488章 我呸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別……別打了,我錯了?!?/p>

也不知在甄雪打了多少拳之后,已經變成了豬頭的任惑,終于認慫求饒了。

他雖是真仙,但也架不住甄雪拳如雨下般的暴揍。

關鍵是銀色繩索仙寶,能夠吸收他釋放的能量,讓他無法抵抗甄雪拳頭的沖擊。

真讓甄雪繼續打下去,他會被直接打死。

曾爍和裴否都主動退后了幾步,看著甄雪的目光中,多了幾分畏懼。

這沉魚落雁的美麗女子,著實有些恐懼。

就連陳陽,也是心底一顫。

甄雪雙手叉腰,對任惑道:“我警告你,自己想辦法,告訴我們需要的信息,否則,小心我的鐵拳?!?/p>

任惑眼神中滿是無辜,叫苦不迭道:“我念頭一動,就會被循天罰誅殺,我怎么說??!大姐,不不不……仙女,能不能別為難我,你殺了我吧?!?/p>

看著任惑這幅模樣,哪里有半點真仙的氣勢。

女人,果然惹不得。

陳陽瞥了眼甄雪,心想甄雪肯定是在報私仇,因為剛才任惑說她不像是女人。

砰。

甄雪又是一記重拳,對任惑道:“想不到辦法,我就繼續揍你?!?/p>

任惑連忙道:“別,別打,我想?!?/p>

“給你一炷香的時間?!?/p>

甄雪說著,還真點了一炷香。

不過這支香,卻只有一根手指頭那么長,把陳陽都給看傻眼了,不由得心生佩服之情。

任惑看到那支香,正欲分辨,但卻欲言又止。

他已經明白,和甄雪不能講道理,否則就是自討苦吃。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想辦法,把幕后的信息告訴陳陽。

任惑陷入了沉思之中,絞盡腦汁思索對策。

手指長的一炷香,燃燒得很快,縹緲的青煙很快變得稀薄,仿佛眨眼之間香火就要見底了。

眼看火星即將熄滅,甄雪抬起了她的拳頭,準備動手。

“別……別,再給我點時間?!?/p>

任惑驚慌道。

這時,最后一點火星熄滅,甄雪搖了搖頭,道:“沒時間了?!?/p>

“馬上,我……我……”

任惑急得快哭了,突然目光一亮,急切道:“我想到了,我座下的親傳弟子,他時常追隨我,知道一些相關的信息,你們可以去問他?!?/p>

“搞定?!?/p>

甄雪臉上露出了笑意,道:“你早這樣,不就免受皮肉之苦了?!?/p>

陳陽對甄雪豎起了大拇指,道:“甄雪,不得不說,你高明審問的手段,我很佩服?!?/p>

甄雪狐疑道:“高明?不都是這樣嗎?”

“呃……并不是?!标愱栧e愕道。

甄雪笑道:“都是我爹教我的,他說鐵拳能夠在解決一切,看樣子,并沒有錯?!?/p>

陳陽一陣無語,讓拳帝這樣的父親來教女兒,似乎是一個極大的錯誤。

他好奇道:“你娘呢,她難道沒有告訴你,那個……女孩子應該要矜持一些嗎?”

“我沒有娘?!?/p>

甄雪搖了搖頭,并沒有詳說此事,也沒有表現出任何情緒,話鋒一轉道:“我們現在,是去找任惑的弟子嗎?”

見甄雪沒有提及母親的事情,陳陽也就不再追問,道:“還是等地仙論道會結束吧。既然已經走到了這里,何必半途而廢?!?/p>

甄雪急道:“差點忘了此事,時間就快到了,我們趕緊行動?!?/p>

“繩索能一直拘禁他嗎?”陳陽指了指任惑。

甄雪道:“只要沒有我解開,捆仙索會一直將他困住?!?/p>

“那把他暫時放在我的小世界中?!?/p>

陳陽打開小世界之門,不等甄雪答應,直接將任惑扔了進去。

甄雪倒是沒有驚訝陳陽隨身帶著小世界,但對于陳陽扣留任惑的行為,卻感到不滿,皺眉道:“你也不問問我是否同意?”

“你為何不同意?”陳陽反問道。

甄雪理直氣壯道:“你用的是我的捆仙索?!?/p>

“那你到底同意,還是不同意?”陳陽笑道。

甄雪愣了下,然后道:“既然決定了幫你,我當然同意?!?/p>

“這不就完了,那我問你干什么?!标愱柟恍?,招手道:“走吧,甄雪?!?/p>

甄雪氣不打一處來,追上陳陽道:“我覺得你不太尊重我,很多事情,你自己就做決定了?!?/p>

陳陽看著甄雪,笑著道:“那是因為我知道,你不會反對?!?/p>

甄雪突然感覺,被陳陽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誰說我不會反對?!?/p>

“可你明明沒有反對呀?!标愱桙c著頭道:“我們的想法,還是比較一致?!?/p>

“別胡說!”

甄雪連忙道,語氣有些慌張。

她心里不禁想起了父親的教誨,如果她和一個男人的思想同步,就說明兩個人心有靈犀。

心有靈犀的兩個異性,那么十有八九會成為道侶。

想到此處,甄雪心底咯噔一跳,感到了一絲恐懼。

“怎么可能,他……他喜歡的是鄭冽??!”

甄雪十分緊張,偷瞄了眼陳陽,發覺陳陽長得挺帥的,不僅懂得許多知識,遇事也很沉穩。

雖然實力不算強,但從境界來看,也不算弱。

而且,陳陽引來十四道雷劫,天賦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這個人或許,真是自己的真命天……

“我呸?!?/p>

甄雪連忙啐了一口,被自己的想法嚇得身體發抖,自己怎么可能對一個喜歡男人的男人產生興趣。

“你干什么呢?”陳陽詫異地盯著甄雪。

甄雪看向陳陽,不由得感覺臉蛋有些發熱,連忙運轉星能壓制即將紅起來的臉蛋,對陳陽道:“沒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件惡心事?!?/p>

“哦?!?/p>

陳陽不以為意,繼續前進。

……

八百里外。

無垠的戈壁之中,聳立著一座擎天的高塔。

高塔深入云端,不知有多高。

高塔的直徑達到了兩千米。

在高塔的底部,有一個和高塔比起來,顯得十分渺小的木屋。

木屋之內,此刻坐著幾十名地仙。

這些地仙,都是從淚河源頭出發,到達了目的地的地仙,他們順利進入地仙論道會的下一輪。

李梓琦、于成澤、項雷、曾云凌等天才,都在其中。

路途中的考核對他來說,算不得什么。

在木屋的外面,有一個涼棚,距離木屋三十米。

涼棚之中,坐著兩名仙人。

其中之一,便是周清揚。

周清揚態度恭敬,對另一名仙人道:“盧前輩放心,我故意與陳陽產生沖突,誰也不會想到,將陳陽放到那條必死的線路,是早有預謀?!?/p>

“嗯?!?/p>

被稱為盧前輩的仙人點了點頭,道:“那條路線的另外三人,都沒有麻煩吧?!?/p>

周清揚捋了捋下顎長長的胡須,笑道:“那三人分別是甄雪、曾爍、裴否,都不過是無名之輩,背后沒有強大的背景,就算是死在這里,也沒有人敢追究?!?/p>

“甄雪?”

盧前輩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幸运28计划 贵州11选五5开奖结 如何网上写小说赚钱 网上做任务赚钱平台 下载广东麻将 权重股有哪些股票 南粤36选7大星走势图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黑龙江22选5奖池现在多少钱 二尾中特王 网址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