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千年大妖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懷著忐忑的心情,沈一凡走到了領導居住區,隨后看到沈婉瑩正帶著女兒在草地上嬉戲,溫暖的陽光灑在一大一小兩位美人兒身上,那驚艷的畫面讓人動容,看得他呆在了那里。

但很快,他看到有個敦實的矮男人正坐在輪椅上,同樣目不轉睛地欣賞著這對美貌母女倆的游戲,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

這人難道就是沈婉瑩的丈夫賀東風?他為什么坐在輪椅上?

看到沈一凡前來,沈婉瑩明顯有些局促不安,她帶著沈思帆走到輪椅旁,低聲對那男人說了些什么,隨后就和女兒一起推著輪椅走向沈一凡。

看著他們一家三口溫馨美滿的樣子,沈一凡倒是有些為難,自己真的該帶著沈婉瑩和沈思帆走嗎?

到了近前的時候,沈婉瑩很大方的介紹道:“一凡,這是我丈夫賀東風,你們是第一次見面吧?”

沈一凡只能客氣的跟賀東風打招呼,賀東風對他似乎挺有好感,在那說:“我還沒謝謝你之前救了小瑩呢?!?/p>

沈一凡不知說什么好,賀東風難道不知道自己是沈婉瑩曾經的男人?連這個女兒也是自己的種?

沈思帆這時卻急不可耐的跑向沈一凡,一邊喊著“干爹!”一邊張開小手要他抱,讓沈婉瑩和賀東風臉色都有些尷尬。沈思帆從見沈一凡第一次起就很粘著他,恐怕是血緣在起作用。

知道沈思帆是自己女兒后,沈一凡對她的看法又有所改變,自己居然生出了這么天使般可愛的孩子,多虧了她媽那強大的基因啊,可是這個女兒卻不能相認,讓他心里一陣陣的刺痛,他多么希望自己能滿足女兒的一切愿望??粗鹈揽蓯鄣男θ?,其他人在他眼中全都黯然失色。

沈一凡就這么抱起沈思帆逗了一會兒,賀東風這時在一旁說道:“小瑩,你帶帆帆去玩吧,我有些話想單獨跟一凡說?!?/p>

沈婉瑩卻并沒有聽他的,反而讓賀東風暫時帶著女兒,她要和沈一凡單獨聊。

賀東風顯然對沈婉瑩是言聽計從,雖然不太情愿,但根本不敢反對。

把沈思帆交給賀東風后,沈婉瑩示意沈一凡往邊上走走,到了一片樹林的邊緣地帶,遠離賀東風他們。

等兩人停下后,沈一凡忍不住問道:“你丈夫的腿怎么了?”

“受了點傷,會好起來的?!鄙蛲瘳摵芷届o的回答說。

“哦,那就好?!鄙蛞环颤c點頭說,心里不知該慶幸還是該惋惜,如果賀東風的腿沒法復原,可能沈婉瑩更加不會跟著他走。

沈婉瑩這時說道:“你也看到了,我們一家三口挺好的,你跟吟霜也應該好好的過,她是個好女孩,不要辜負她,以后我們還是保持一點距離吧?!?/p>

“為什么?你為什么變了?”沈一凡有點激動起來,他想摟著沈婉瑩,但在這里顯然不合適。

“不為什么,我們都是有家庭的人,要對家庭負責,這不是最基本的道德嗎?”沈婉瑩反問道。

面對沈婉瑩這種態度,沈一凡不再藏著掖著,直接說:“我已經知道了,帆帆是我的女兒?!?/p>

“是吟霜告訴你的?”沈婉瑩似乎早有所察覺,并不是很意外。

“不是,是一個神秘電話告訴我的,他還威脅我,說會對你們母女倆下手?!鄙蛞环蔡拱椎?。

“你放心,我爸會保護我們的,這世上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值得依靠?!鄙蛲瘳摰卣f。

沈一凡終于明白沈婉瑩已經徹底變了,可能丈夫的受傷讓她產生了悔意,自己再也沒法帶走這個曾經深愛的女人,也沒法帶走自己的親生骨肉。

現在沈思帆是這個家庭的中心,他要是敢帶走沈思帆,別說其他人,沈望山估計都會跟他拼老命,何況讓孩子跟著媽媽始終是最好的選擇,賀東風看上去也確實是老實可靠的人,不會因為女兒不是親生的而對她刻薄。

面對這種局面,他無可奈何,只能低下頭說:“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一定要打電話給我?!彼F在都不敢跟沈婉瑩提自己要去非洲的事,那畢竟是機密,一旦被戰忽局知道,可能會用盡手段阻止他。

沈婉瑩“嗯”了一聲,隨后不客氣的說:“我去陪丈夫了,你自己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p>

看著沈婉瑩那堅定離去的背影,沈一凡茫然無措,照理他不該不管這對母女,但是沈婉瑩這種態度,讓他怎么插手呢?

……

……

回到賀東風身邊的沈婉瑩沒有給賀東風和沈一凡交流的機會,直接推著丈夫回了家,而沈一凡只能戀戀不舍的離開戰忽局。

不過就在他開車離開戰忽局華東區總部沒多遠時,迎面開來一輛保時捷,車上正是洪浩青。

洪浩青認出沈一凡的車,連忙停下來跟他打招呼,沈一凡當然也停車回應起來。

好久沒見的兩人干脆下了車,站到路旁一邊抽煙一邊聊起了天。

沈一凡提起了韓菲菲目前的情況,洪浩青表示韓菲菲已經完全適應了戰忽局的工作,目前正在出外勤。

雖然韓菲菲認了自己當干弟弟,但是和她的關系遠不如家里那些女人親近,甚至還比不上夏君梅,畢竟夏君梅經常能見到,兩人其實有一種不用說出口的默契。

因此最近的事沈一凡都沒跟韓菲菲提過,怕她泄露出去。

正在想著要不要帶韓菲菲一起走時,沈一凡卻沒察覺到危險的臨近,洪浩青突然對著他背部狠狠拍了一掌。

他本以為對方在開玩笑,但是這一掌打得太重了,他直接被打飛了出去,而且一股柔勁鉆入了他的體內,破壞著他丹田處對真氣的提取。

他的內臟似乎受到了傷害,忍不住吐了口血出來。

他不明白洪浩青為什么要偷襲他,難道是沈望山授意的嗎?否則他哪來這么大的膽子?!

污妖王這時卻說:“不對勁,這家伙實力深不可測,他不是洪浩青,或者說他一直隱瞞著自己的真實實力,肯定是有所圖謀?!?/p>

沈一凡現在無計可施,他沒想到洪浩青會對他下手,之前李吟霜調查身邊所有人的情況時,并沒有對戰忽局的成員進行調查,因為沒這個必要,戰忽局的成員肯定是經過嚴格的背景審查的,不會讓敵對勢力輕易潛入,而且他們暗中調查戰忽局的成員,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現在回想起來,因為保密條例的原因,他從來不知道洪浩青的家庭背景,除了他的工作外,自己對他是一無所知,只是覺得他值得信任。

他在那憤怒地質問道:“你干什么?!你瘋了嗎?!”同時偷偷準備拿麻醉藥出來服用,目前自己已經沒了戰斗力,隨時會被對方擊殺,只能讓污妖王出來。

洪浩青這時微笑著說:“我已經知道你身體里住著的是誰了,正好我有一筆舊賬要跟他算,你讓他出來吧?!?/p>

沈一凡傻了眼,洪浩青怎么會知道的?看來洪浩青就是那幫躲藏著的敵人之一,怪不得對方對自己十分了解,而且他們的情報能力極為恐怖,沒想到戰忽局內也有他們的眼線!

既然對方這么說,沈一凡當然不會客氣,當著洪浩青的面吸入了麻醉藥,很快他倒在了地上,換了污妖王控制身體。

當污妖王慢慢站起來時,整個氣勢已經完全不同,洪浩青在那滿意的鼓著掌說;“真有意思,長見識了,我活了一千多年,還沒見過傳說中的雙魂共體,怪不得沈一凡的實力忽高忽低,讓人無法琢磨,原來是因為這個?!?/p>

污妖王嘗試著運轉真氣,卻發現沈一凡受傷極深,而且體內被一股妖氣干擾,現在的他連一半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而洪浩青的實力深不可測,今天看來兇多吉少。

他很快發現周圍有一層結界,能夠封鎖內部的一切動靜,看來洪浩青并不是湊巧碰到沈一凡,他們早就準備好了埋伏,一切都在對方的算計之中。

形勢危急的情況下,他反而冷靜下來,沉聲問道:“你說你活了一千多年?那你肯定不是真正的洪浩青,你到底是誰?”

“我是洪浩青,同時又不是,因為我有太多的身份,每一個都是真正的我?!焙楹魄嗾f話很玄妙,正常人估計都聽不懂。

污妖王沒去糾結這些話,而是繼續問道:“這一千多年你都生活在人間?”

“對,所以我很想去妖界看看,聽說你就是妖界第二十八代妖王,我想讓你了解一下我的實力,看能不能在妖界稱王?!焙楹魄喟谅卣f。

污妖王搖了搖頭,笑著說:“你對真正的力量一無所知??磥砟闶悄撤N妖怪了,要知道妖怪在人間修煉的速度是非常慢的,何況修煉這事,天賦很重要,別以為活了一千多年就很了不起,妖界有的是活了數萬年的上古神獸,你去妖界只能成為它們的口糧而已?!?/p>

面對污妖王的諷刺,洪浩青并不在意,回應道:“你比我大不了多少,既然你都能在妖界稱王,我為什么不可以?”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