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八章 碰瓷的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百年路程是對別人來說的,對狄九來說,僅僅數年時間,他已經來到了因果道君說的地方外圍。

看起來這里和他之前路過的地方沒有半點區別,但狄九往這里一站,就知道區別大了。

哪怕他還沒有進入里面,卻依然感受到了里面的大道氣息和外面完全不同。那是兩個世界,這種完全不同的世界,被一層看不見的屏障擋住。這屏障既不是法陣,也不是法寶,甚至不是規則……

狄九僅僅是停頓了半息時間,就毫不猶豫的沖了進去。

這是一個無主之地,任何人都可以來這里修煉,在這里感受浩瀚大道。

一跨入其中,那無窮無盡的大道道韻就沖擊過來,盡管周圍的天地元氣不是很濃郁,卻極為純粹。幾乎是在這瞬息時間,狄九就感受到了自己的造化境界。狄九有把握,只要他停下來感悟,他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跨入造化。完善自己的合界境道韻,然后升華到造化境。

這里,果然是證道造化的最佳去處。

這種遍地都可以證道造化的地方,狄九自然不會選擇這種人人都可以路過的大路上。他第一個要去的地方,那就是因果道君發現的無則巢。

狄九沒有繼續施展規則遁術,而是施展神念遁術。

他不是趕路,而是尋找地方,沒有必要繼續施展規則遁術。況且,從因果道君的經驗玉簡上,狄九也知道,哪怕這里是強者云集,依然是有一些沒品的家伙,這些家伙專門打劫。而且這里打劫的家伙,都有一套辦法可以撕裂大多數第三步強者的世界。

除了打劫的修士之外,在這一片虛空地方,還有空巢。所謂的空巢是原本的造化巢因為某些原因,規則潰涅,造成了一個陷阱。這種空巢一旦踏足進入,輕者被傳送到無數里外的界域去。嚴重一點的,會被撕裂成為碎渣。

這些都不算什么,最危險的是在這方空間有許多的強者結成了界域在里面修煉感悟。這種結界千萬不要去觸碰,一旦碰到,那就是生死大仇。這一方區域到處都是證道的最佳地方,你根本就不確定什么地方突然冒出一個大佬的結界來。

所以因果道君的經驗是,在這方區域行走,能有多慢就盡量有多慢。

狄九的神念遁雖然很快,不過比起他的規則遁術來,那要慢的太多了。就算是狄九不知道這里有諸多的陷阱和不確定因素,他也不會因為速度去沖撞了別人的結界。

以狄九的規則大道和對天地陣道的理解,任何地方,哪怕是比他強很多的大能,只要構建了結界,他就能遠遠感應到,然后繞開。

狄九知道自己去搶奪無則巢必定會有大戰,但他不是闖禍精,毫無目的的去撞擊別的大佬結界,然后結仇。

雖然狄九自己有十足的把握,他的神念遁術不會撞擊到任何大佬修煉或者是閉關的結界,但他進入這一方空間的那一刻,依然是被眾多強者注意到了。

在造化巢的核心地帶來了一個修為弱不拉幾的菜鳥,合界境的修士,在這里的確是修為最弱的一部分存在。

至于菜鳥,那是因為在造化巢這個地方,和狄九這樣橫沖直撞的,那都是頂級強者或者是無人敢惹的存在。狄九一個合界菜鳥,來造化巢也敢這樣橫沖直撞的囂張,不是菜鳥是什么?

此刻狄九依然在急遁,他可不希望自己到了因果道君無則巢的地方后,無則巢被人打開,變成了有則巢。

偏偏在這個時候,他遁行的路中突兀出現了結界的規則波動。狄九心里一驚,他相信自己絕對沒有判斷錯。既然他沒有判斷錯,那這個結界就是有意出現在他的遁行路上了。

碰瓷?狄九立即就判斷出來,這是碰瓷。他真沒想到,這里還有這種沒有品位的強者。

以狄九對空間規則的掌控,哪怕那結界就在眼前,他也可以瞬間繞過去,避開這個結界。

不過狄九不找事卻也不怕事,這種碰瓷碰到他頭上來了,他豈能避讓?他不找事,只是不想和這里的強者起無意義的沖突罷了。找到他頭上來,他直接懟回去。

“嘭!”幾乎是在狄九決定的同一時間,他的身體撞擊在了結界之上。結界出現了一道裂縫,一個粗糙的洞府出現在狄九面前。

“噗!”一名蓬松頭發的老者從洞府之中跌出來,張口就是一道血箭噴出。這名老者伸手指著狄九,語氣帶著悲憤,“你,你……”

碰瓷的偽裝實在是太過簡陋,狄九也是感嘆,估計這家伙沒有將他當一盤菜,這才懶得去多廢手腳偽裝。

狄九就站在原地,等這名老者表演。周圍幾道強大的神念橫掃過來,狄九就好像沒有感覺到一般。

蓬松頭發的老者抓出一枚丹藥送入口中,似乎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內息,這才氣急的說道,“道友,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何突然要沖擊我的洞府結界,讓我道息反噬,差點自隕在自己的洞府之中?!?/p>

“哦,我沒想到有人將自己的洞府結界建立在道路中間?!钡揖诺恼f道,他的神念時刻關注著周圍。

如果大家都是看熱鬧的話,他不介意教訓一下這個蓬松發老頭。這家伙也不過是一個造化境,在狄九看來,這家伙的實力最多和洌尤相比,甚至比洌尤還要弱了那么一點點。這種家伙,估計是在造化巢中最垃圾的存在了。

若是有人插手的話,那他再看情況。

“我季墾還是第一次聽到在造化巢中還有路中間一說,原本只是想要讓你道個歉,我季墾大不了再消耗一點時間閉關罷了,卻沒想到造化巢卻來了你這等惡人。若是允許你這種人在造化巢下去,將來造化巢哪里還有安寧之日?”季墾說完后并沒有對狄九動手,而是關注著周圍的情況。

周圍僅有的幾道神念都收走了,季墾心里知道這一筆買賣成了。狄九這樣一個修為低下的螻蟻,身上又沒有什么好東西,那是沒有人注意什么的。但他季墾可不會錯過這種買賣,狄九雖然沒有好東西,可憑借合界境能來到造化巢,終究是有幾把刷子的。

只是沒等季墾祭出法寶,狄九已經拔出天娑刀一刀劈了下去。

“你找死……”見狄九區區一個合界境螻蟻還敢主動出手,季墾是真被氣到了。不過他憤怒的表情在狄九的刀勢蔓延開來之后,就徹底的凝固住。

以他的修為實力,在狄九這個合界螻蟻的領域之下,竟然變得無比緩慢起來。

這哪里是合界領域?就算是造化巢那些頂尖強者的領域,估計也不過如此罷了。只是瞬息時間,狄九的刀勢就徹底的鎖住了他的生機和氣息。季墾的道韻流轉,在狄九的刀勢之下無限制的頓滯起來。

這是壓制啊,根本就不是什么實力強弱的問題了。

修士斗法,最怕的不是僵持不下,甚至修為略差被別人壓著打也有機會逃走。最怕的就是這種壓制,一旦自己被對方的領域壓制,甚至連動彈都變得艱難,那就意味著死亡。

“道友且慢,這件事是我季墾的錯,我不應該有意在道友遁行的路上設置洞府,想要訛詐道友…….”

季墾的話突兀頓住,天娑刀撕裂了季墾的道韻,劈裂了季墾還未展開的領域。

“噗!”血光之中,幾道伸展過來的神念被狄九的規則大陣鎖住,根本就滲透不進來。同一時間,狄九雙手轟出無窮無盡的規則道韻。這是他在造化巢中干掉的第一個造化境強者,不打開對方的世界,那都對不住自己。

(今天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p>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