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4 第934章 你都沒看到我嗎?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我現在,成立了一個宗派,叫做海月宗,你有興趣參加嗎?”

陳妍也算是林海的心腹了,否則不可能一直讓她負責美美噠超級面膜這么重要的事情,既然是自己人,當然要拉進門派了。

“海月宗?”陳妍一臉茫然,“那是做什么的?”

“就是一個勢力,或者說一個團體,嗯,和武俠小說里,那些幫派差不多的意思,在里邊可以學到一些神奇的東西?!?/p>

陳妍聽完,美眸頓時一亮。

“包括剛才那個神奇的陣法嗎?”彌天陣給陳妍心中留下的震駭,實在是太強了。

林海則是嘴角微微一撇,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

“我海月宗傳授的東西,豈是那個低劣的陣法,可以比擬的?!?/p>

陳妍的小嘴,頓時張大了,一臉的吃驚。

剛才她可是親自進入過彌天陣,簡直對陣法的奇妙,震驚的心潮澎湃,無以復加,想不到如此神奇的陣法,在海月宗居然只能用低劣來形容!

那這個海月宗,得有多么的神奇??!

陳妍頓時不淡定了,激動的小臉通紅。

“林總,我愿意,我愿意加入海月宗!”

“嗯!”林海點了點頭,“好,那海月宗算你一個!”

“謝謝林總,謝謝林總!”陳妍激動的喜形于色。

離開了陳妍這里,林海給柳馨月打了個電話,得知柳馨月在陪母親逛街,林海將明天準備去外地的事情,說了一下。

柳馨月也想跟著,但林??紤]到,可能會有風險,便沒有同意,讓柳馨月好好在家,陪陪父母,畢竟下一個檔期很快就到,過不了幾天柳馨月就得會燕京拍戲,到時候又沒有時間了。

柳馨月雖然不舍得林海,但林海說的也有理,只好答應了。

晚上,兩個人約好時間,到金碧輝煌找了個房間,想到明天一早就要分別,好多天見不到面,便格外珍惜這一晚上,一直戰斗到深夜,林海才依依不舍的將柳馨月送回了家中。

第二天一大早,光頭強和杜淳、李凌濤便等候在了林海家的門口。

“師父,票都訂好了,九點鐘的航班!”林海一出來,光頭強趕忙上前稟告。

“好!”林海點了點頭,“出發!”

二狗開車,將林海四個人送上了飛機。

一個多小時后,飛機在西京市緩緩落下。

四個人走出機場,林海深吸一口氣,有些感慨。

“西京,哥哥又來了!”

不由自主的,一道白色的倩影,出現在林海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哈哈,林老弟,真是想不到,這么快咱們又見面了!歡迎??!”云勝早已經在機場等候了,見到林海走出來,趕忙熱情的迎上來,與林海來了個擁抱。

“麻煩你了,云老哥,還讓你親自跑一趟接我們!”林海淡淡笑道。

“這是哪里話?怎么跟老哥哥我還客氣上了?”云勝一瞪眼,不樂意了。

林??嘈o奈,隨后一招手,將光頭強三個人叫了過來。

“這三位高人是?”云勝一見光頭強等人,頓時大驚,雖然在林海的幫助下,他已經突破了化境,成為云家目前唯一的一位宗師高手,在整個西京也算數得著的強者了。

但光頭強三個人一走過來,他卻駭然發現,這三個人身上的氣勢,竟然沒有一個在他之下,甚至比他還要強上不少,怎能讓他不驚?

一下出現三個宗師級別的高手,足以橫掃西京任何一家勢力了!

林海則是淡淡一笑,隨后一臉嚴肅朝著光頭強三人開口。

“還不見過你們云師伯!”

“拜見云師伯!”光頭強三人,趕忙朝著云勝,恭恭敬敬的施禮。

“哎呦,不敢不敢!”云勝嚇得差點趴地上,趕忙伸手把三個人扶起來,腦袋一陣發懵。

這三個人,實力可是每個都在自己之上啊,自己哪有資格受他們參拜?

“等等,他們叫自己師伯?”云勝一愣,隨后猛然驚醒,不可思議朝著林海望去。

“他們是我徒弟!”林海朝著云勝笑了笑,解釋道。

“哎呀,真是名師出高徒??!”云勝心中涌起驚濤駭浪,想不到這三個宗師級別的大高手,竟然全是林海的徒弟,不由對林海更加的佩服了。

連徒弟都是宗師,那林海這個當師父的,得強到了什么地步?

云勝簡直不敢想象了!

“云老哥過獎了,還望云老哥,有空多多指點他們?!?/p>

云勝聽完,頓時一聲苦笑。

“林老弟啊,老哥哥可沒這個本事??!”云勝自嘲的笑著,指點這三個?人家指點自己還差不多!

“林海哥哥,你都沒看到我嗎?”這個時候,突然一道帶著絲絲幽怨的聲音,從云勝身后響起。

熟悉的聲音,讓林海心頭突然一顫,循聲望去,卻見一襲黑衣的云慧兒,正站在那里,目光幽幽,俏臉帶著一絲委屈,看著自己。

“慧兒啊,你也來啦!”林海不知為何,心中涌起一絲復雜的情感。

“你這白牡丹,今天怎么換了黑衣服了?!绷趾Zs忙沒話找話,來掩飾內心的尷尬之情。

云慧兒輕咬朱唇,神色閃過一絲落寞,目光幽怨盯著林海。

“慧兒以后,不會再穿白衣了?!?/p>

“額……”林海從云慧兒的話語中,聽出了濃濃的傷感與癡念,心中不由哀嘆一聲,也只能裝糊涂了。

“呵呵,黑衣也挺好,很有氣質!”

“哈哈,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先回家!”云勝也看出氣氛不對,趕忙岔開話題,將林海等人引上車,直奔云家!

到了云家,云瑞帶領所有的云家弟子,早在門口迎候了。

林海一下車,云瑞就一臉笑意的迎了上來。

“哎呀,林前輩大駕光臨,云某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林海一抱拳,淡然一笑。

“云族長客氣了,林某不請自來,還望不要見怪!”林海對云瑞,遠沒有云勝這般親近,客客氣氣的說道。

“哈哈,豈敢豈敢,林前輩光臨,使寒舍蓬蓽生輝啊?!?/p>

“林前輩,里邊請!”云瑞大手一伸,引領著林海進入云家的會客廳。

按照賓主落座后,云瑞才帶著笑意,向林海開口。

“不知林前輩此來,有何事需要我云家效勞,只要林前輩開口,我云家刀山火海,絕無二話!”

林??粗迫饾M臉的笑容,心中卻是一陣冷笑。

此刻說的好聽,就是不知道自己把來意說出來,他還能不能笑的出來。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