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9章 識海來客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第4169章 識海來客

“院長,據說仙王境界不是可以掌控時間么?為何不能讓時間倒流?”

仙道院有強者小心問道。

“掌握時間?時間倒流?呵呵,那會改變歷史,有的事情是不能強求的啊,天地萬物皆有宿命,這次這么做,都已經違反天道了,”

院長輕輕的搖頭道。

“那個霍格實在是過分,為了一個女子,竟然大動干戈,害的我們仙神大戰,隕落無數,實在是一大劫數,”

有強者嘆息道。

“世間的情最難解,哪怕是仙神或者是神王也無法擺脫!這不怪他,不怪任何人,是兩界宿命所在!”

仙道院長嘆息道,下的結論,竟然和諸天門主的看法出奇的一致。

看來,一些仙王對于天地滄桑的感悟和理解如出一轍。

“記住,仙道院還是以前的仙道院,不可與任何一派有隙,”

最后,仙道院長鄭重的說道。

“是,院長,”

在場的一些強者長老認真的說道。

天地門。

天地峰上,不時爆發了洛天的怒吼,沐浴天劫雷雨,洛天皮開肉綻,發絲凌亂,肉身不時的被粉碎,外人看起來,不知道承受多大的痛苦。

其實,洛天這是在修練,非人的修煉。

“長老,那個洛天還真能堅持,這么久都沒有隕落,不知道還能堅持到什么時候?”

太上長老云中月的所在的修練山峰。

有不少的仙帝仙君弟子站在云中月的前下方,透過云中月所演化出來的天地峰的境象,天地峰的一切,盡在他們眼前。

其中有仙帝凝重道。

“這個該死的畜生,他堅持不了多久了,”

云中月咬牙道,完全沒有了身為仙皇的風度。

“可是,這是天地門,如果那個洛天真的隕落的話,那長老您——”

下面有仙帝還有仙君有些擔心道。

“這也是本長老所擔心的,門主和副門主有心要幫他,我偏不讓他們如意,哼,”

云中月冷哼道。

“長老,那我們怎么辦?”

下面有人問道。

“這個,我自有辦法,另外,你們都是跟我進行過仙神大戰的,我已經上報門主,到時,會給你們獎勵的,”

云中月淡淡的說道。

“多謝長老,”

幾人神色一喜恭敬道。

“好了,散去吧,”

云中月隨意的說道。

“是,長老,”

這些人恭敬的離開了這里。

“轟轟——”

“轟轟——”

這時,天地門,一座山峰之上,傳來強大的能量波動,接著烏云密布,天劫雷霆如同大岳重重的壓了下來。

“仙童師兄渡劫了,好厲害,他晉級真夠快的,這應該是八級大羅了吧,”

“不錯,這次仙神大戰回來,他已經到了頂峰,怕是感悟了許多東西,又要渡劫了,”

“仙童不愧是天地門第三十八弟子中優秀的弟子,照這樣下去,不出百年,他怕是要達到仙君境界了,”

“這個仙童據傳說,要是仙葫蘆之中噴薄出來的一道仙精所化,背影極為不簡單,一旦恢復記憶,甚至掌握仙葫,后果不堪設想,”

有人知道有關仙童的秘幸,暗中神識竊竊私語道。

“仙葫到底是什么?”

有弟子暗中神識詢問。

“仙葫,那可是仙界的最為強大的法寶之一,傳聞,在仙界成立之初,就存在了,是一顆仙藤上結出來的,只有一條,極為強大,可吞噬日月,天地,任何人進入仙葫都會化為烏有!”

“這么強大?”

有人驚嘆。

“哼,你以為呢,那可是至尊仙器之一,這個仙童是從其中噴射出來的一道仙精,有人說,只要他感悟通透,可以想辦法收回仙葫為他所用呢,”

又有人說。

“轟轟——”

一身白衣,唇紅齒白,如同領家少年的仙童,衣袍飄飄,緊閉著雙眸,黑發披肩,在接受著強大的天劫,天地大羅自在的氣息極濃,引起了天地門不少強者的注意。

不管如何,仙童確實是一個修練天才,此人成長的速度極快,是天地門公認的天才弟子。

就在仙童渡劫的同時。

此刻,天地峰,洛天正處于一種極為危險的境地。

洛天的識海之中,如同起了一陣強烈的風暴,差點一下子沒有把他的神識給徹底摧毀。

“你是什么人?怎么會在我的識海之中?你和盤龍到底有什么關系?”

洛天動用神識傳音,甚至動也不動,臉色都變了,甚至,他都不敢調動無門之門中的九大高手的神識相助。

因為,在自己的識海之中,出現的一個女子太恐怖了,不是因為這個女人長的恐怖,相反,這個女人長的極美,可以說,整個仙界,包括神界,沒有幾人能比得上她。

只是,她的強大,超出了洛天的想像,甚至,洛天毫不懷疑,只要這個女人心意一動,自己的整個識海都會炸開,一點懸念都沒有。

只不過,這個女人不說話,一直站在那里,掃視著自己的識海,讓自己的心里有些發毛。

“敢以宇宙蒼穹作域,你的野心倒是不小,只不過,你的實力和你的野心差的太多了,臭丫頭,竟然把我的元神種在這里,你和她到底是什么關系?”

終于,這個絕美的女子,開始詢問洛天,神色冷漠之極,大有一個洛天回人不好,就會把自己直接滅殺的架式。

可是,洛天連她問的到底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

“前輩,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元神,怎么會種在我的識海,我真的不知道,”

洛天據實回答。

“放肆!你不知道?”

這個女人不由的生怒,洛天的神識一陣波動,讓他神魂皆痛,有些承受不了。

“喂,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什么元神怎么在我的識海,我怎么知道?你真的和那個盤龍沒有關系?”

洛天不由的大急,這個女人說的莫名其妙的話,還要自己回答,他根本沒法回答。

“難道是她——”

洛天情急之下,突然想到了一個人,那個人就是花想容的母親,那個中年美婦云夢清。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