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國樂大典》的想法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胖子,你確定這個人選這么難請?”

聽到蘇諾的話,劉子夏的眉頭皺了起來,說道:“就只有這20人嗎?”

“不對,準確地說,應該是是23個人!”

蘇諾更正道:“不過這23個人,在全國電音圈子里都是頂尖的,幾乎每一位都拿過亞洲或者全球性電音大賽的冠亞軍!”

“這樣??!”劉子夏摸了摸下巴,說道:“其他人還是不能參加嗎?”

“不能!”

蘇諾搖了搖頭,說道:“而且我聽說已經有人把這件事告訴華悅的人了,并且這段時間,還有人在和工作室的工作人員私下接觸?!?/p>

“有這種事?”劉子夏眉頭一挑,說道:“知不知道都有誰?”

盡管,劉子夏已經拿出了工作室一部分的股權,分給了唐一帆帶領的團隊。

但是難保有人貪心不足,再去接受其他公司的好處,把工作室給賣了。

再怎么說,都是人心隔肚皮,日久見人心!

“他們都是自己主動告訴我和唐總的?!?/p>

蘇諾擺擺手,說道:“在這一點上你就盡管放心吧,畢竟都是一直跟著咱們工作室的管理、技術團隊,如果有人出賣咱們工作室的情報,唐總也不會饒了他們的?!?/p>

“那就好!”劉子夏心中松了一口氣。

不怪他對工作室的員工有懷疑,他是工作室的老板,還是要從全局去考慮事情的。

“這節目到底怎么辦?”

蘇諾嘆了口氣,說道:“準備了這么長時間,場地、設備還有一些比賽的規則都搞好了,現在參賽的人邀請不到,節目辦不起來,蓮姐那邊也不好交代??!”

劉子夏他們四人都是一個宿舍的,大學四年的時間,不光是同學情誼,那種兄弟情誼也是難以取代的!

如果節目不再做了,盡管白蓮升不會怪劉子夏,但是他的心里難免會有遺憾。

劉子夏正在為這件事撓頭的時候,屋子里突然想起了一陣悠揚的二胡聲。

這聲音聽起來很綿密,典雅的南曲旋律,就像是像綿薄的夏云一樣,一朵朵悠悠地向著黃昏的天穹之上飄流。

這個音樂劉子夏聽過,而且還很熟悉,就是華夏自古流傳下來的名曲《梁?!?!

這一點,其實劉子夏也感到挺奇怪的,華夏世界和劉子夏前世相比,確實在文化娛樂方面,差上不少。

就好比說劉子夏已知的那些詩人和古詩詞、歌曲、電影、電視劇大部分都沒有。

但是自古流傳下來的古典樂器,以及那些與之配套的國樂名曲,比方說《梁?!?、《十面埋伏》、《高山流水》、《百鳥朝鳳》……竟然全都有!

甚至,在劉子夏前世失傳已久的名曲,在華夏都有流傳下來!

只是華夏古典樂器的演奏,比起西方流傳到華夏的樂器來,很難學會,這才導致華夏古典樂器的傳承比較困難。

到現在,除了那些專業的院校,以及古老相傳下來的專業人士之外,普通人就只是知道好聽不好聽,并不會鑒賞和演奏!

……

“子夏,幫我找下手機,我這在收拾東西呢,騰不出手來?!?/p>

老丈人的聲音從廚房的方向傳了過來。

“好的,爸!”

劉子夏應了一聲,順著音樂聲在門口的衣架上找到了手機,給李云莛送了過去。

重新回到沙發上的劉子夏,原本緊皺的眉頭總算松開了,他一臉笑容地說道:“胖子,你說剛剛那個音樂怎么樣?”

“???音樂,什么音樂?”蘇諾正犯愁呢,哪有心思想其他的東西。

“不是,你小子耳朵聾了?”

劉子夏翻了個白眼,說道:“就是剛剛我爸的手機鈴聲,《梁?!?,咱們上學的時候不還排過有關《梁?!返脑拕??你忘了?”

“哦哦,記得,記得!”

蘇諾連忙回過神來,說道:“音樂怎么了?那曲子很好聽???”

“你說,要是把這個音樂改成電音,怎么樣?”劉子夏眼睛發亮地看著蘇諾。

“不是……老三,你有病吧?”

蘇諾一臉懵.逼地看著劉子夏,說道:“好好的一首二胡獨奏曲,你干嘛非要改成電音???到時候還會有人喜歡聽???”

“也不能說是改成電音吧!”

劉子夏想了一會,說道:“咱們就是把這個音樂通過電音的手段,給他放大,同時也走一把東西方相結合的路子,也算是開創一個新的綜藝體系!”

“你來真的?”蘇諾嚇了一跳,道:“你就不怕有人說你糟踐老祖宗的東西???”

說到底,這首《梁?!芬埠?,其他華夏傳統樂器演奏的音樂也好,都屬于華夏古典文化,屬于國樂!

因為這些歌曲里面面,不僅包含了創作者的心力,還蘊含著很多感人的故事。

“什么叫糟踐???”劉子夏翻了個白眼,說道:“我倒不覺得這是糟踐,相反,這是在宣揚咱們華夏的傳統文化!”

“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早就有這個想法了?”蘇諾一臉狐疑地問道。

“我也是剛有的!”

劉子夏說道:“你剛剛不是說,咱們的《即刻電音》找不到參加的電子音樂人嗎?那索性咱們就換一種方式,邀請全國有名的古典樂器傳承人,來參加比賽!”

“那哪能一樣???”

劉子夏話音剛落,蘇諾就開始狂搖頭,道:“《即刻電音》主要考驗的是電音制作人的才華和技術,你說的這個節目,是干什么的?你確定古典樂器能和電音一樣?”

“只要你想,一切皆有可能!”

劉子夏說了一句前世的名言,道:“同樣都是音樂,同樣都用到了樂器,只不過樂器截然不同而已,你沒聽過一句話嗎?叫做音樂無國界!”

“是音樂無國界,不是音樂無樂器限制!”

蘇諾哭笑不得地說道:“你是不是跟這忽悠傻小子呢?”

“我倒是想忽悠,關鍵你是傻小子嗎?”

劉子夏翻了個白眼,說道:“你也知道現在咱們華夏是個什么狀況,全國都在積極響應‘華夏特色文娛’,電音這個完全從國外引入華夏的玩意兒,就算制作完成播出了,恐怕也不會有多少人喜歡看的?!?/p>

“那你干嘛還費心巴力地去積極準備這件事?”

蘇諾傻眼了,他問道:“你別告訴我,單純地就是為了幫蓮姐出這口惡氣???”

“這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劉子夏點點頭,說道:“另外一點就是,我看華悅還有張寧不順眼,明明是咱們華夏人,非得去給棒子人做舔狗,什么玩意兒???”

“得,就為了這兩點,你就開始搞這個綜藝節目?”蘇諾抓了抓頭發,說道:“要不說,還是你狠啊,錢多人狠!”

“別扯沒用的!”

劉子夏說道:“現在咱們不是找不到人來參加《即刻電音》嗎?那就只能把節目的性質還有各種規則全都給改了!

而且,我反倒覺得,邀請咱們華夏的這些古典樂器的傳承人,要遠比邀請電子音樂人簡單多了!”

“你這想法還真是天馬行空!”

蘇諾有些無語地說道:“行了,說說你的具體想法吧,看看能不能把我給說服了?!?/p>

“這個想法,我也是剛剛想到的,還不算成熟,不過我可以先給你說說?!?/p>

劉子夏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說道:

“這檔綜藝節目吧,我給它起名叫做《國樂大典》。

主要是圍繞咱們華夏的民樂展開,節目可以邀請國內古典樂器傳承人……說傳承人太大了,咱們就說國樂演奏高手吧。

在節目里,以傳統的古典樂器,演奏咱們華夏的經典音樂曲目,通過數場器樂之間的比拼,選取最終的獲勝者?!?/p>

“怎么比???”蘇諾問道:“就伴奏,唱歌嗎?”

“剛才不都說了嗎,是有關古典樂器的比拼!”

劉子夏搖搖頭,說道:“只不過,不單單只是尋常器樂節目中,只有樂器演奏的傳統,而是將經典的國樂作品,重新進行配器編曲,其中糅合戲曲、詩賦、吟唱……甚至電音等多種文化元素,進行全新的演繹?!?/p>

“聽你這么說,除了器樂本身的音樂之外,不還要有其他聲音嗎?”

蘇諾一臉不解地說道:“戲曲不得有唱嗎?詩賦不也得念出聲嗎?要是這樣的話,不就和你剛開始說的,單純器樂之間的比拼的說法,出現矛盾了嗎?”

“我發現了,你小子現在抓重點抓得很好??!”

劉子夏哭笑不得地說道:“戲曲里面就沒有單純的伴奏嗎?詩賦、朗誦的時候,不都有個背景音樂嗎?要比的是這些伴奏還有背景音樂!”

“我明白了!”

聽到這里,蘇諾總算明白過來,他說道:“你這意思,不就是各種場合,應該用古典樂器表現出怎樣的伴奏、音色還有狀態來嗎?我懂,我懂!”

“你懂還聽了半天才明白過來?”

劉子夏撇了蘇諾一眼,說道:“你覺得這檔節目怎么樣?”

“我覺得應該可行!”

蘇諾想了一下,說道:“只是……這樣的綜藝節目,能不能獲得觀眾們的青睞,這是一個問題!畢竟,這樣的節目還從來沒有出現在過華夏的電視熒幕上?!?/p>

“咱們要做,就做這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劉子夏說道:“你看《向往的生活》,在咱們之前哪有這種生活紀實類綜藝節目?咱們不就開了一個好頭嗎?”

“話是這么說沒錯,你敢說你現在有底嗎?”蘇諾反問了一句。

“這個……我要說有底,你肯定不相信!”

劉子夏搖搖頭,說道:“大概7成的把握吧!我有七成的把握,能夠把這檔節目制作成一個足夠吸引人的綜藝節目!”

“好吧,反正你是老板,你怎么辦就怎么辦!”

蘇諾聳了聳肩,突然笑了起來,道:“如果這檔節目真的確定要做的話,我想蓮姐應該會高興吧!”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