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4章 姐弟情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韓雪面帶微笑的說著,不過那精明的眼眸,帶著一種看透人心思的精明,搞的這個朱老板,還有點心虛的味道,韓雪這女人談生意,還有點利索的,要不然,她也不會自己做柜臺,賺了不少錢,而這個精明的朱老板,也是被韓雪那雙有點深邃的眼神給盯的,有點點被這個女人鎮住了的味道。

有陸雨晴的公司給他打廣告,其實這是多難得的事,可是呢,就算打廣告,賣珠寶,一年他的凈利潤,也就是五六十萬而已,陸雨晴那么有錢,租用他的場地,稍微要點租金,整不好都是幾十萬,陸雨晴那么有錢,幾十萬塊,是小意思的,能從這種超級富婆手里鋝點毛出來,那肯定就更賺,這些精明的老板就這樣,算計的賊精。

韓雪其實是有點怕太小氣,搞砸了陸雨晴的電影,讓陸雨晴生氣,畢竟她是小三,幫唐飛的正牌老婆做事,還自作主張,頤指氣使,把陸雨晴那個正牌老婆的生意談崩了,那就不好了,所以她也就收起了她的精明,不過唐飛說,別給這種土豪老板賺空子撈錢,給這種老板撈錢,還會被他們覺得是人傻錢多,好騙,而以韓雪的能力,精明起來,她還真有幾下的。

不過在大是大非面前,她真沒張瀾那么果決,張瀾是多少億的工程,覺得該做,該舍得,她就敢,不怕吃虧,而韓雪,畢竟以前是做小本生意的,過了幾十萬,她就有點心虛,所以唐飛才要她跟張瀾學學。

可是,一說換地方,這朱老板頓時虛了,隨即也溫和的道:“韓總,你借用我的地方,多少,也是需要點租金的吧,要不然,這也說不過去?!?/p>

“嗯,你說的有道理!”韓雪想想,也是笑著說道:“不過,朱老板,你看過忍者神龜嗎?里面就有必勝客打的廣告,就是那個披薩餅,一個小小的廣告,必勝客就贊助了幾百萬,你自己請一個明星代言,沒有幾百萬,人家會理會你嗎?陸總也是說,大家都是打開方便之門,相互幫助一下,免得給對方為難,也沒必要為了那么點錢算來算去,既然朱老板你這么精明,那陸總就跟我回話說,她大不了換個地方取景,去威海找個大的珠寶,人家老總肯定只要能在電影里,露個招牌,說不定就會給陸總贊助百萬的費用,所以陸總說,居然不能以和為貴,以生意人的方式交流,陸總說,不給一百萬的贊助費,我們是不會幫你們露招牌,也不會給你們打廣告的,取景的事,在哪都可以,而且威海的城市更大,珠寶店也顯得更氣派,陸總本來是因為**的邀請,想給江寧也打出一點名聲,各開方便之門嘛,在江寧取景,江寧這城市整體的發展,跟一線城市差很多,但是有些地方,還是趕得上一線城市的,她也是為了照顧江寧這個地方,朱老板你非要這么算計,那陸總就說,別怪她不客氣了?!?/p>

“……!”尼瑪,韓雪這一番伶俐的話,把這個精明的朱老板給搞的,啞口無言,晴人影視公司,雖然是一個女人管理的公司,可是這個公司的女人,可沒一個簡單的,可不是他們這群精明的男人可以欺負的,一下子,這朱老板不知所措,這算計,反倒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韓雪也是真不給面子,隨即說道:“朱老板,我有事,先走了,我還約了其他幾個老板,我把事情通報下去,你們自己商量下,是什么意思,如果一切按生意人的做法,以利益為上呢,那你得給我們公司贊助多少的廣告費,你們自己去商量?!?/p>

說完,凌倩雪就背著包,從店鋪里出來,搞的這個朱老板,坐在那里,一個人零亂,本來這土豪老板,還心里琢磨著,怎么樣從她們幾個女人身上撈好處,還幻想吃個飯,有商有量什么,在金錢上,撈一點,或者,還可以在她們身體上,撈點更大的好處,再把場地租給她們,那就爽YY了,哪知道,這幾個女人,牛的一塌糊涂,幾個超級犀利的女人,欺負她們,這是作死了吧!

其實韓雪也是試試看,她心里也怕,這場地沒談好,延誤了陸雨晴公司拍攝電影的時間,但是明顯感覺到這老板有點零亂,韓雪還是有點小嘚瑟的,而出門,唐皓也是傻乎乎的道:“雪姐,你好厲害??!”

“哈哈……厲害吧!”韓雪怪笑的白了眼唐皓,在唐皓面前,她還是非常自信的,是個很牛的女人,可是在唐飛面前,那就是個小女人,只能說,這一切,都是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還有一山高,韓雪不管是美貌和能力,都是很出眾的,但是跟陸雨晴比,瞬間就暗淡了,所以她在唐飛面前,也沒那么自信,經常是個小女人那樣的,還一個,就是她自己在外摸滾打爬了這么多年,她想做小女人,讓唐飛疼,所以才不刻意表現,也不過分的操勞自己,不過唐飛跟她說的事,其實這女人挺厲害的,也做的挺好的。

而被唐皓夸獎 一句,韓雪居然也嘚瑟的道:“唐皓,一會姐帶你出去玩,想去哪玩?”

“雪姐,你不回公司去嗎?”

“公司有你二哥還有一個二嫂在,沒事的啦!我們出去玩,玩累了,姐再帶你去吃海鮮?!表n雪嘚瑟的說著,看著這個憨厚的唐皓,她這是做姐姐的心思爆棚了吧。

其實韓雪很小的時候,還是挺疼她親弟弟的,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父母太寵弟弟了,然后弟弟就越來越沒樣子了,特別是弟弟讀初中的時候,跟一群孩子在鎮上吃喝玩樂,徹底完蛋了,而韓雪讀高中之后,就離家,跟弟弟接觸的也少,后來去城市里打工,混了十年,自己親弟弟,那份姐弟情,都成了回憶,已經找不回來了,而親弟弟,也早就成了那么個扶不上墻的爛泥,反倒是唐飛的弟弟,有她弟弟小時候的那種身影,唐皓真挺單純的,憨憨的,也沒那么多壞心思,乖巧聽話,但是相對也有點懵懂。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