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 普濟,密報(3)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山風城內,底層的將士和普通百姓還有難民營的難民們,一個個感恩戴德,以為是扶風神朝的高層拿出了珍稀的大道寶丹,給他們療傷增功。

山風城內士氣高漲,不斷有將士,尤其是從傷兵營中痊愈而出的將士向高層請戰。

普通百姓也是情緒激昂,有鄉老耆宿向城主府上書,表示出了和山風城同生共死的決心。

難民中間,大量的青壯紛紛走向募兵處,自愿加入軍隊。

短短半日間,山風城內多了近千萬傷愈復出,而且修為飆升猛進的精銳將士。逃入城內的數千萬難民中,更有過千萬青壯自愿加入了軍伍。

一時間,山風城內軍力飆升,軍民士氣大振,人人都有死戰之心。

扶風悠然、扶風雅思瞠目結舌,作聲不得,只能十萬火急的將山風城內的情勢,以及他們的猜測傳向了扶風帝都,傳向了北面同樣被瘋狂攻打的幾座邊疆重鎮。

白天里,陰烏雙的軍營安靜得很。

魔軍士卒們吃肉、喝酒,呼呼大睡,除了幾支斥候小隊跑去南邊窺覷山風城內的動靜,這些魔崽子們倒也沒惹出什么別的麻煩來。

不斷有陰烏雙、陰無智、陰無勇飛書邀約的魔頭,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

陰氏在無上魔國,也是橫行一方的頂級門閥,陰氏族中,有一位尊級的老祖坐鎮,否則陰烏鷲也不可能成為無上魔國八方征討使之一。

陰烏雙他們這些陰氏的精英弟子,在陰氏的地盤上,自然是橫行無忌,無數托庇在陰氏門下的宗門、家族、散魔等,對他們都是供著、哄著,把他們當大爺一樣奉承。

在這些宗門、家族、散魔中,自然有陰烏雙他們平日里極其親近的,被他們視為羽翼、鷹犬的存在。

得了他們的飛書傳訊,這些宗門、家族、散魔不敢怠慢,一個個按照飛書中的交待,偷偷摸摸的傾巢出動,趕來山風城外和陰烏雙三人統轄的大軍匯合。

陰烏雙三個也是算計好了時間,他們邀約來的這些魔頭,差不多都在一天之內趕到。

上百個大小魔門,三百多實力不弱的家族,還有數百個大大小小的散魔勢力,這些人拼湊在一起,加上他們豢養的私兵、仆役,被他們用魔功掌控的傀儡等等,總人數超過了兩百萬。

更讓巫鐵都感到驚詫的是,這些大小勢力加在一起,半步尊級的魔頭,總數赫然超過一千人。

一時間陰烏雙的大營上空烏云遮天,滾滾魔氣化為無數猙獰的魔神頭顱、兇獸虛影在烏云中若隱若現,尖銳的魔神長嘯聲隨風隱隱傳到了山風城中。

山風城內一日數驚,不斷有斥候隊沖出城外,和陰烏雙麾下的斥候爆發劇烈的沖突。

短短一個白天,雙方的斥候就死傷兩千多人。

山風城內,扶風悠然、扶風雅思等人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里,而陰烏雙的中軍大帳中,黃昏時分,又是一場盛大的酒宴召開,所有奉命前來匯合的魔頭勢力的首腦,紛紛聚集大帳,和陰烏雙三人開懷暢飲。

陰烏雙兄弟三個,就沒把山風城當做如今的主要目標。

他們的全部心思,都集中在了傳送門對過的武國身上。

他們的全部念頭,都集中在了武國那位鎮守邊疆城池,沒有什么能為,偏偏身家豪富的‘李二狗子’身上。

就在陰烏雙等人開懷暢飲的時候,陰無智、陰無勇麾下十幾名心腹將領統轄的一支五十萬人的先鋒軍團,已經秘密的潛入了傳送門,直接傳去了武國的南疆。

酒過三巡,陰烏雙重重的將手中酒盞拍在了面前長案上。

“諸位掌門,諸位家主,諸位道友!”

陰烏雙站起身來,朝著大帳內的數百名各方勢力的頭腦拱了拱手:“本將軍此番,有一番榮華富貴,與你們共享之?!?/p>

輕咳了一聲,陰烏雙瞇著眼冷聲道:“只是,我等魔道中人,丑話說在前面……本將軍給你們好處,你們就得馬首是瞻、惟命是從……誰若是敢胡作非為,壞了本將軍的好事,嘿嘿?!?/p>

陰無智在一旁敲邊鼓:“無雙大哥的意思,就是我們兄弟兩的意思。這次給諸位的好處,很大,很大,大得一口就足以讓大家肥的流油?!?/p>

陰無勇冷然道:“所以,大家首先要做的,就是管好自己的嘴。若是這里的消息有任何泄露……嘿嘿,好處自然是沒有了,事后追究起來,可不要怪咱們兄弟幾個心狠?!?/p>

大帳內,原本熱鬧的氣氛驟然僵硬。

一眾修為驚人的魔頭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知肚明,這三位邀約諸位來此的陰氏大將,這是要準備挑明了此行的來意了。

一名出身散魔,在無上魔國也是頗有一點威名,在扶風神朝更是兇名昭著,曾經屠戮一郡以祭煉魔寶,生得慈眉善目,一對兒碧綠色的眼眸宛如貓兒眼,人稱‘碧睛佛’的老人微微一笑,輕聲問道:“敢問三位將軍,是什么天大的好處?輕輕一口,就能讓我們肥的流油……”

碧睛佛向身邊坐著的幾個同為散魔出身的老相好輕笑道:“難不成,我們要去洗劫扶風神朝的……國庫么?”

大帳內,大大小小的魔頭們同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無上魔國和扶風神朝相愛相殺無數年,無上魔國以殘酷的、嚴苛的律法治理魔國,魔國子民被整治得民不聊生,真個是處于水深火熱之中,魔國的經濟等各方面,都是遠不如扶風神朝的。

同樣的一個州,同樣的疆域,同樣的子民,無上魔國的出產,就只有扶風神朝的百分之三左右。

所以,扶風神朝富庶,無上魔國凋敝,這是兩國高層心知肚明的事情。

如果能搶劫扶風神朝的國庫……嘖嘖,大帳內的一眾魔頭激動得渾身直哆嗦,好些人端起酒盞,‘咕咚咕咚’的就連續灌了十幾口。

陰烏雙掏出了一張龍皮制成,通體黑氣繚繞,黑色的材質下隱隱鑲嵌了無數血色紋路,散發出讓人窒息的恐怖魔壓的卷軸。

輕輕撫摸著這個卷軸,陰烏雙冷聲道:“諸位呵,今日能夠到這大帳中來的,都是我們三兄弟平日里交好的,信得過的老友?!?/p>

“只是,我無上魔國嘛,什么禮儀道德、誠信人倫,都是狗屁?!?/p>

“所以,還請諸位簽了這份同心契,我們兄弟三個,才好和諸位分享這份天大的福緣?!?/p>

“嗯,不僅僅是在大帳內的諸位,還有諸位帶來的門人弟子、走狗鷹犬中,所有命池境以上的,全都要簽署同心契?!?/p>

“不簽的,就去死吧!”陰烏雙赤-裸-裸的,毫不掩飾的說出了極其兇殘無情的話:“既然來了這里,證明大家對我們兄弟三個,還是信服的……但是既然來了,又不簽署同心契,就證明你們并不是真的和我們兄弟三個一條心??!”

“既然如此,你們還活著干什么?”

“是不是這個道理?”

陰烏雙笑得很燦爛。

陰無智笑得很溫和。

陰無勇笑得很猙獰。

三人‘呵呵呵’的笑著,就好像三個略有智障的白癡一樣。

大帳內,一眾魔頭們相互望了一眼,外面突然傳來了陰烏雙、陰無智、陰無勇麾下大軍低沉的嘶吼聲。

數百萬精銳魔軍的氣息連為一體,化為一座沉甸甸的大山籠罩了整個大營。

碧睛佛第一個站了起來:“簽,嘿嘿……三位將軍看得起老朽,給老朽這么一個飛黃騰達的機會,不簽老朽還是人么?嘿嘿,誰不簽,就請三位將軍慷慨,將他的血魂賜給老朽吧?!?/p>

碧睛佛大踏步走到了陰烏雙面前,咬破指尖,點出一點本命精血,在龍皮卷軸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回頭看著大帳內的眾多魔頭,微笑道:“老朽的那件魔寶,還正缺數十道半步尊級的主魂鎮壓呢?!?/p>

一眾魔頭相互望了望,紛紛起身,和碧睛佛一般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們生于無上魔國,心知肚明既然進了這大帳,就免不了簽署這同心契。不簽,真會被滅門的。

簽了這同心契,對大家其實都有好處。

起碼陰烏雙他們,不能隨心所欲的把他們這些魔頭當做炮灰,讓他們去白白送死了。

簽了這同心契,起碼大家在行軍打仗的時候,不用‘太過小心’被人背后捅一刀了。

簽了這同心契,在外執行各種任務的時候,起碼不用學貓頭鷹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一眾魔頭絡繹有序的簽下了同心契,然后逐次的將自己帶來的門人弟子、走狗鷹犬中,那些修為達到了命池境、胎藏境、神明境的,逐個叫到了大帳中,同樣簽下了同心契。

巫鐵不由得連連點頭。

這叫怎么回事呢?看這些魔頭們簽署同心契的爽快模樣……越是無法無天、混亂漆黑的地方,越是看重這種‘契約’。

‘契約’精神很可貴?

呵呵,如果人人都一諾千金,人人都道德修養足夠高尚到不會違逆任何諾言的話,還需要這種‘契約’?

一條體積碩大,與其說是飛舟,不如說是一座小型城池,造型也四四方方,外側甲板上裝飾以無數巨型骷髏頭的龐然大物,慢吞吞的撞碎了風云,從北面靠近了陰烏雙的軍營。

這條長寬都在十里上下的龐然大物在營寨上方停下,不容陰烏雙等人出去迎接,一股邪詭多變的魔息急速破開了大營中的一重重大陣、禁制,頃刻間就直接闖入了中軍大帳。

陰烏雙的臉色驟然變得極其難看,他厲聲喝道:“是誰,膽敢擅闖軍營?”

一抹血光在大帳內閃了閃,一名身高一丈三四尺,身披猩紅道袍,背后背著一個碩大的血色葫蘆,雙眼、眉毛、長發都殷紅如血,嘴唇更是好似剛剛涂了一層血漿的青年男子悄然出現在大帳正中。

“唷,正熱鬧著呢?”這青年男子的嗓音低沉、沙啞,充滿了一種綿綿不絕、引人墮落的奇異魔韻。他看了看大帳中眾多魔頭,‘咯咯’笑道:“三位將軍,怎么有興致湊到一塊兒了?”

陰烏雙、陰無智、陰無勇呆了呆,同時冷哼了一聲,目光不善的看著這青年。

“血鴉道人,你不在大哥身邊伺候,來這里做什么?”陰烏雙冷笑道:“你懂行軍打仗?”

血鴉道人微微一笑,抖手將一塊令牌丟給了陰烏雙:“貧道不會行軍打仗,只會殺人放火……嚇,不說這些廢話,你們看不慣貧道,貧道也看不慣你們這些陰氏的公子哥,大家相看兩相厭,還是少碰面的好……”

‘桀桀’怪笑一聲,血鴉道人悠然道:“不然哪天,貧道忍不住,把你們打死打殘幾個……征討使那邊,我也交代不過去,是不是這個道理?”

陰烏雙兄弟三個齊齊色變,大帳內,數百修為驚人的魔頭同時輕哼一聲,一股股強大的魔壓徑直朝著血鴉道人碾壓了過去。

血鴉道人微微一笑,朝著四周魔頭掃了一眼:“貧道乃征討使身邊首席供奉,貧道師祖,是血海宮血海老祖……你們……都想死么?”

數百道強大的魔壓瞬間消失,大帳內的眾多魔頭紛紛露出了諂媚的笑容,朝著血鴉道人點頭致意。

看這些魔頭的模樣,他們也就是沒長尾巴,若是他們長了尾巴,他們已經忍不住跑去血鴉道人身邊搖頭擺尾的獻媚討好了。

血鴉道人是陰烏鷲身邊的首席供奉,這一點,在場的好些魔頭都是知道的。

但是陰烏鷲的首席供奉又如何?

有陰烏雙他們當后臺,陰烏鷲的首席供奉,他們也敢坑殺。

可是血海老祖的門人弟子……呵呵,無上魔國三十六位尊級老怪物之一的血海老祖,而且在三十六位魔尊中實力都能排入前列的血海老祖的門人……給這些魔頭換上十顆狗膽,他們也不敢齜牙啊。

無上魔國的魔頭們,就是這樣的欺軟怕硬……這一點兒都不奇怪。

“征討使說了,他對現在的戰局很不滿意?!毖f道人冷聲道:“其他幾位征討使,有幾位已經盡了全功,他們負責攻略的扶風神朝的疆域,已經被他們徹底打了下來?!?/p>

“還有幾位征討使,他們負責攻打扶風神朝北域的幾個特大宗門,大林寺、黃花觀等幾個扎手的宗門,已經被徹底剿滅?!?/p>

“唯有咱們大人負責的這幾路兵馬,進展有點緩慢?!?/p>

血鴉道人悠然道:“征討使大人說了,等他統轄的主力軍團,徹底剿滅了‘紫煙谷’后,如果幾位先鋒大人這里,還不能攻入扶風神朝天風大平原,那么……大人就親自來干?!?/p>

血鴉道人冷然道:“到時候,幾位將軍……就可以回家吃閑飯去了?!?/p>

血鴉道人‘咯咯’笑了一聲,然后沖天而起,化為一座血光,將中軍大帳沖出了老大一個缺口,閃爍間就不見了蹤影。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