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橫空云海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設計的還挺巧妙啊?!?/p>

陸言都忍不住微微贊嘆了。

要通過這混賬考核,其實要的并不是多么強大的實力,而是足夠沉穩的心思,和敏銳的洞察力。

這種石頭巨人并非是什么可怕怪物,而是一種十分獨特的傀儡,巖石傀儡。

這種傀儡的腦袋中根本不存在任何神魂一類的玩意,反而有個十分巨大的空間,似乎就是專門用來容納修士元神的地方。

只要有修士能夠發現這一點,并且有直接舍棄掉肉身的勇氣,那么就能輕松的以元神狀態鉆入石頭人的腦袋內,并且控制住這大家伙的身體。

而一旦完成了控制,那么代表離開的大門便會出現了。

當然了,和其他修士不同,陸言的靈魂是可以隨心所欲的出入他的身體的,而且也不會被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看見。

畢竟那并不是元神,而是……靈魂。

當然了,或許像歸海潮那樣專門修煉靈魂的修士是能夠看得到的,不過具體如何陸言也說不準。

總之,陸言的身體還在,就在石頭人巨大的手掌之中,他也不需要重新凝聚身體。

陸言將靈魂迅速抽出,直接鉆回到自己的身體之中,然后起身毫無半點猶豫的直直沖進了那扇已經打開的大門內……

“噗通!”

陸言一頭撞在了七彩斑斕的地面上,咕嚕嚕的翻滾了幾圈,猛的一彈,跳將起來,然后迅速的觀察周圍情況。

不看還好,這一看之下他可是真的傻住了,這……

彩虹橋!他現在就在彩虹橋上沒錯,但卻并不是唯一的彩虹橋!

就在他的周圍,跨越湛藍天空白云,竟然有著數不清數量的眾多彩虹橋在!

每一個彩虹橋都直通天際,不見上下。

一時之間天空之中竟然千道彩虹綻放,絢爛無比!

而就在陸言觀看的時候,還發現有不少彩虹橋都莫名其妙的瞬間崩塌,破碎成一片片斑斕的碎片,落向地面而去……

那是……考核失敗的修士嗎?

每一道彩虹橋都代表了一名修士!所以說,迦南學院的考核從最初就根本無法雙人進行的?

那么,歸海潮呢?他是不是也已經平安的通過考核出來了?

陸言迅速調整目光,開始在自己周圍的彩虹橋上仔細尋找起來。

很快,他就看見了就在自己邊上斜上方不遠處的一條彩虹橋上,歸海潮也正滿臉驚訝的朝自己看著。

兩人的目光相接,陸言登時就露出了一個十分溫和的笑容,沒事就好。

但是歸海潮卻是在看見他的瞬間就紅了眼眶,小嘴兒一癟,竟然晶瑩的眼淚吧嗒吧嗒的就掉了下來。

這……這是怎么說的?咋還掉金豆子了呢?

陸言感覺有點手足無措,也不知道怎么的,看著歸海潮這么一副委屈巴巴的可憐德行她感覺有點揪心了。

趕緊又是揮手又是比劃的,對歸海潮做了個隔空摸頭的動作,大約是想要安慰安慰他。

歸海潮見了卻又噗嗤一聲笑了,帶著滿臉淚痕的臉對著陸言做了個鬼臉兒,然后伸手指了指上方。

陸言這才順著她的手指方向朝上面看去,登時就模模糊糊的看見,在高天之上,似乎是有了彩虹橋的盡頭。

那地方居然是一朵巨大得十分過分的巨云!

這云彩……

陸言粗略的估算了一下,估計這云彩的大小絕對比地球上華夏的首都連同郊區都算上的占地面積還要大上三四倍!

乖乖不得了,好一朵大胖云彩……

不過,那似乎就是他們這一次要去的最終目的地了吧?迦南學院入學考核的真正所在地!

陸言見了頓時提起精神,沖著歸海潮點點頭,提起腳步來快步朝著彩虹的盡頭走去。

同時他也不忘了左右觀察,看見隱隱約約的有那么幾團類似元神般的東西正在周圍的幾條彩虹橋上面飄蕩著。

元神?

陸言心中一動,很有可能這群修士都遇到了和他十分類似的場景,最后只能以元神的姿態,才能通過這次的考核吧?

似乎就只有他自己和歸海潮是一出來就是人類形態的。

他自己是因為可以靈魂出竅,而歸海潮則是個靈魂修士,恩,大約就是這么個原因了。

陸言一邊想著一邊加快腳步,縮地成寸的神通已經完全施展開來,速度更是快的嚇人。

其他人還是元神狀態尚未回復,那么他不如就拿個第一如何?天知道自己以第一名的身份沖到那團巨云之上,會不會能得到些特別的獎勵呢。

就這么想著,陸言一騎絕塵,直沖沖的奔著巨云而去了。

他可沒瞧見,在他身后還有追他追得滿頭大汗的歸海潮。

歸海潮如今一張俏麗的小臉蛋兒上紅撲撲的,不過倒不是因為害羞,而是被氣壞啦!

“這混賬顏陸!虧我出來沒有直接走還等著他,他倒是好,一出來就跑!也不說等等我!”

也不知道怎么的,歸海潮就是感覺一陣的委屈,她自己想起來都覺得有點奇怪,陸言和她那本身可是非親非故的,憑什么要等著自己呢?

是啊,憑什么呢?

那自己又為什么一出來就要等著他呢?歸海潮完全弄不明白,只是認為自己八成是瘋掉了……

這一回的彩虹橋可再不是沒有盡頭的那種了,在歸海潮的全力趕路之下,不到十分鐘后,她就已經跑到了彩虹橋的盡頭。

一眼瞧見了彩虹橋盡頭上鏈接著的居然是翻滾的云海。

一時間她倒是有點毛毛的,不知道這東西到底能不能站,如果不能,在這片被地仙巔峰高手完全鎮壓住的空間中,那可是不能飛行的。

她別直接掉下去了吧?

“哎,愣著干啥呢?上去呀!”正在歸海潮猶豫的時候,不遠處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她扭頭一瞧,居然是陸言正站在彩虹橋邊緣處,沒有直接下去,反而是停住不動了。

“他這……難道是在等我呢?”歸海潮一見陸言沒有自己下去,沒來由的就一陣竊喜……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二分时时彩预测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91配资 内蒙古11选5奖金 天津快乐十分怎么看号 最准的全天北京快3计划 浙江11选5预测一定牛 上海11选5任五遗漏号 研究七星彩有什么技巧吗 2019股票配资平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