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5章對決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以董老在商業界的影響力,如果誰反悔了,那他將來在商業界很難站住腳。

董老看來對今天晚上的談判并不是十分支持,臉色顯得淡薄,他在兩名助手的攙扶下,慢慢的走到桌子前面。

他左手是張凡,右手就是卜興田。

董老輕輕的打量了在場的各位嘉賓,然后用帶著尊嚴的聲音說道:“今天我應邀主持這場談判,不勝感謝,感謝卜總和張總對我的信任,也感謝在場嘉賓的捧場。今天談判的雙方,一個是天際集團卜興田卜總,一個是天健集團張凡張總。平心而論,我對這兩位此前都沒有太多的了解,更沒有私人交情,所以我希望我的現場公證,能夠獲得大家的認可?!?/p>

董老的話音剛落,客廳里響起了一陣掌聲。

“有董老來主持,我們大家都認可?!?/p>

“董老您過謙了!”

董老對于來自四面八方的贊嘆之聲并不是十分在意,他舉起雙手向下壓了壓,示意大家安靜下來,“今天晚上的談判與以往不同,可以說是十分特殊,談判的一方張凡生命垂危,而另一方擁有解藥,雙方事先已經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接洽,大意就是天健集團用兩個公司來交換天際集團的解藥,這件事情聽起來有些荒唐,但是由于是雙方自愿,我們不得不承認他有他的合理性,所以我有一個建議……”

董老說到這里,停頓一下。

“董老請講?!辈放d田道。

張凡只是點了點頭,顯然在外人看來張凡沒有力氣回答。

“大家都是商場上的人,交換有一個基本原則,那就是等價交換。今天晚上我們面臨的這個交換,看來有些不對稱,因此雙方事后不要反悔顯得更加重要,所以在談判之前我再一次,想聽聽雙方的態度,雙方是不是自愿,是不是其中有一方被別人逼迫?”

周韻竹站在張凡身后,率先搖了搖頭,“董老請放心,我們完全是自愿的,錢財產業都是身外之物,現在張總身患重病,生存才是第一位的,我們認同雙方交易的條件?!?/p>

“講的好,”董老似乎放心,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然后扭頭看向卜興田,“卜總的意思呢?”

“董老,這款解藥是我們天際集團絕密的配方,是我們花巨資請了數百位專家,經過幾十年的研究才得到了的起死回生的大秘方。因此它本身并不是一個普通的中藥配方,而是具有價值連城的內在實質,因此我完全可以確認,在雙方自愿的基礎上,今天的交換絕對是物有所值,雙方各得其所?!?/p>

卜興田的這番話并沒有得到在場大多數嘉賓的認可,因為大家心里誰都清楚,天際集團從來沒有涉及過關于藥品方面的研究工作,更別說邀請數百位專家進行幾十年的研究了。

好多人開始小聲的議論開來,不外乎是說天際集團趁火打劫,下手太狠,大家都十分同情張凡。

對于卜興田的話,董老不動聲色,又是點了點頭,“雙方的態度都已經十分明朗,那么我們也就不耽誤各位嘉賓的時間,談判現在馬上開始?!?/p>

董老說完,對著卜興田點了點頭,“請卜總先談?!?/p>

卜興田此時心情相當激動,今晚他帶來的解藥,不過是只能支撐張凡個月,過了半個月,張凡仍然要求助于天際,到那時,天際可以一口吞掉整個天健集團。

當天健集團全部納入囊中之后,那時,張凡也就失去了利用的價值,那時就不再給他解藥,眼看著他慢慢死去。

這絕對是一個只賺不賠的買賣,還可以就此直接將對手置于死地。

看著眼前張反著病病殃殃的樣子,卜興田感覺到已經勝券在握了。

“我們天際的這款解藥,對于所有化學性質的生物性質和放射性質的毒藥,均有奇效,服用之后,可以當場見效?!?/p>

卜興田說道,回頭沖副手招了招手。

副手走上前來,打開一只密碼箱,從里面取出一只小藥包。

這個藥包只有火柴盒大小,看起來并不起眼。

不過當藥包外面的金紙被解開之后,里面露出了一個極為精致的小小瓷瓶。

顯然這個是一個古董,應該是屬于景泰藍之類的古瓷。

卜興田把瓷瓶兒舉了起來,“解藥就在這里,張總,如果你能把這份協議親手簽了,你馬上就可以服下解藥,當場康復。當然了,如果你當場不能康復的話,這份協議作廢,由董老親手把協議進行銷毀,我們相當于今天晚上什么都沒談,大家各自回家?!?/p>

張凡疲憊的面容突然顯得精神了不少,黯淡無光的目光突然亮了起來。

董老點了點頭,走過去,一手接過藥瓶,一手接過一份協議。

然后走到張凡面前,把兩樣東西輕輕的放在桌子上,“張總,在你簽字之前請看一遍這份協議?!?/p>

張凡把協議拿起來遞給周韻竹。

只有一頁紙,她迅速看了一遍,小聲對張凡說,“協議內容和事先他們天際集團發過來的電子郵件是一樣的,沒有任何變化?!?/p>

說著把協議放重新放到張凡面前,并且把一支簽字筆遞到張凡手里。

張凡手里握著筆,似乎十分猶豫,他拿筆的手微微的有些顫抖,在場所有的嘉賓都發現了這一點。

畢竟用兩個大企業,來換取一瓶解藥,這事情放在誰身上都會心疼的。

鞏夢書當然清楚,張凡整個都是在演戲,但是他不知道這戲最后以什么樣的結局來收場,便輕輕的在旁邊說道,“小凡,想好了再簽字,一定要慎重?!?/p>

張凡想了一會兒,突然把筆放在桌子上,抬頭看著卜興田。

張凡的雙手緊緊的扶住桌子的邊緣,似乎自己已經有氣無力,只有扶住桌子才不至于倒下。

卜興田正用貪婪的目光看著張凡。

此時,卜興田雙手放在桌子上,身體微微的向前傾,胸部正好頂在桌子的邊緣上。

張凡嘴角露出一絲無法察覺的微笑。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