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1章削發出家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衛立生一邊打電話叫救護車,一邊道,“哥,不如你找個機會,半夜里去馮靜云住處把她先給辦了,就憑哥哥的功夫,馮靜云再也不舍得放過哥哥,肯定跟你私奔!”

“啪!”衛浮子狠狠的打了衛立生一個耳光,不過,是左手打的,打在衛立生的右邊臉上,怒罵道,“廢物!你想讓我進張凡的圈套?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小子對她有想法!”

“哥……”

“廢物!叫你辦點什么事都辦不成!我就喜歡這個馮靜云,別的女子偷一次也就夠了,這個馮靜云,我要永遠讓她做我的女人!”衛浮子吼道。

“沒想到哥哥還挺小資的,一往情深嘛!”衛立生冷笑道。

“你懂個屁!這種女人是天生純陰女子,是修煉的上品‘配料’,她一個頂一百個美女,有了她,我相信肯定能修成陰毒大功!我必須得到她,不管用什么手段!”衛浮子瘋狂地喊。

衛立生心里暗暗罵道,“衛浮子呀,你他媽真死心眼兒!非要跟我搶女人?”

“我已經決定了,把馮靜云綁架出來,運到山里,我要跟她在一起,陰陽和合,閉關三個月,來一個通天大修程!三個月后,老子開關下山,到那時,張凡你算個茄子?老子橫掃一切!”

“可是,張凡不那么好對付?我們從他手里奪女人,簡直就是虎口拔牙,弄不好會把小命搭上去!”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實在弄不到手,就把她——”

衛浮子說著,用手向下一砍,做了一個砍頭的動作!

衛立生心中暗罵:泥馬!殺人?這種事雇殺手要多少錢才有人干?你是拿我當槍使,讓我當你的廉價殺手??!

不過,他現在正在求著衛浮子,如果他的施工公司能夠與年氏聯系集團聯合起來,前途一片光明,可以說是財源滾滾,而這一切都取決于衛浮子這個哥哥。

“好吧,哥,我派人偵察,伺機行動!”

“去吧去吧,我要安靜一會?!毙l浮子揮著手。

這時,120救護車已經來了,衛立生趕緊離開房間。

衛浮子坐在沙發上,頭靠在扶手上,緊閉雙目,眼前浮現出馮靜云俊俏的面容,不由得嘴里喃喃道:“馮美人,我不會放過你!”

周韻竹當天晚上回家時,看見馮靜云一邊小聲哼歌一邊做飯,心中不由得有一絲懷疑:她怎么這么高興?是不是被張凡給……

以周韻竹的觀察能力,可以斷定,如果張凡強行對馮靜云下手,這個狐貍精肯定半推半就,直接入港……

她走過去,假裝跟她聊天,旁敲側擊地問了好多。

馮靜云對答自然,周韻竹結果沒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終于有點放心,欣慰地暗道:看來,張凡還沒有太著急。

不過,周韻竹對于馮靜云仍然是心有芥蒂,要是能馬上換個保姆,她一定不會猶豫。

但是,換了保姆,張凡會暗暗在心里不爽,說不定會忌恨周韻竹。

所以,不能輕舉妄動,要慢慢找機會。

接下來幾天,馮英云這個保姆工作做的真是到位,從早到晚不閑著,把家里打掃的干干凈凈漂漂亮亮,有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而且做的飯菜也十分好吃。

周韻竹漸漸的接受了周馮靜云,只不過心里保持著一份警惕,想些辦法防止她單獨和張凡接觸。

張凡這幾天偶爾才來周韻竹這里,心里卻是總在想看一看周靜云,別的不說,別說她那俏麗的臉蛋兒,就是從背后看她一眼,那有形有樣的身材也是令人激動不已。

不過,為了不引起周韻竹的懷疑,張凡還是控制著自己,不是來的十分頻繁。

對于張凡心里想的什么,周韻竹心里漸漸明白過來,她有好幾次發現張凡在偷偷的看著馮靜云,那眼神里充滿著火一樣的東西。

對于馮靜云來說,能夠被這樣高富帥的男主人看上,作為一個保姆,不管自己將來會有會有什么結果,光是這個過程,就美得心里甜滋滋的。

被人喜歡,尤其被人暗暗喜歡,那種感覺是很美妙的。她初中沒畢業就出來掙錢養家,哪有時間談戀愛,現在第一次感到,戀愛的感覺原來是這么美妙。

所以每次聽到張凡開門進來,她的心就砰砰的一陣狂跳,禁不住小跑著去開門,有一兩次,還因此摔倒在地上。

不過,她心里最清楚,自己能不能在這個家呆下去,取決于周韻竹。

只要周韻竹反對,她一天也待不下去。

她根本沒有和周韻竹作對的實力。

所以,每當受到周韻竹的訓斥,她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沖動,裝得十分淡薄,把心思全部用在家政上。

而對于張凡,她心里當然明白,如果這么就跟張凡暗中聯系,肯定會惹怒周韻竹,她會一腳把她踢出家門的。

所以對張凡表現的十分冷漠,就是張凡故意跟她搭訕,她也是冷冷的對他“說我還干活呢,很忙,你還是忙你自己的吧……”

不過,說這些冷漠的話,她心里有些沒底,生怕真的把張凡的心弄冷,每次說完之后,都是輕輕地抿嘴一笑,那笑意里,包含了無數的意思。

張凡對于她那莞爾一笑,簡直是著迷,每次為了看一下她的“一笑”,都是沒皮沒臉地跟她聊天。

自己也感到十分奇怪,不知為什么,竟然這么熱烈的喜歡上了這個女保姆。

按理說,自己手里的女人并不少啊,可是,馮靜云身上那種獨特的說不上來的女人魅力,簡直令他著迷。

他有點后悔,當初不該把馮靜云領到周韻竹這里來做保姆,還不如當時把她安排到另外一個地方,自己可以偷偷的去看她。

而眼下,這個形勢,整的進退兩難!

大約過了一個星期,張凡突然接到芳姿的電話。

芳姿告訴張凡,她出家了。

張凡簡直像腳下安了彈簧!

跳了起來,大聲的吼道:“你怎么能出家呢?你開玩笑嗎?”

芳姿的聲音冷冷的,淡淡的,“我已經沒有什么牽掛了,從此以后,后半生青燈古佛,了此殘生?!?/p>

她的聲音微微的顫抖。

張凡似乎聽到她在手機那邊輕輕抽泣,不由得心中更加難過,“芳姿姐,你在哪個寺廟出家?我抽空去看你?!?/p>

“我在縣城東凌云寺,你有時間過來的話,我正好有事要交代給你?!?/p>

張凡咬牙呆坐了半天,心里相當自責,都怪自己對芳姿關心不夠,如果這些天經常守在她身邊,她會產生出家的想法?

現在看來一切都晚了!

她出家了,出家的她是個什么樣子?一頭烏發,又長又順,大卷迷人,難道,都剃了嗎?

簡直難以想象一個沒有頭發的芳姿姐是什么樣子!

張凡等不及了,馬上開車去前往彎羅鎮。

凌云寺處于縣城東35公里一座山腳之下,這里距離著名的凌云風景區不遠,因此看起來不那么荒涼,公路通過寺前,凌云風景區的旅游車絡繹不絕。

凌云寺是一個大寺廟,這里有十幾座廟宇,很多善男信女來這里燒香拜佛,祈求平安,大殿上因此香煙繚繞,佛樂飄飄,竟然夜有幾分超凡脫俗的意味兒。

張凡走進寺廟大門,在一個小尼姑的引領下,來到后院禪房。

因為芳姿給這座寺廟捐了款,所以她在這里受到了格外的優待,她自己獨占一個小院,院中有三間禪室供她起居使用。

禪室里打掃的干干凈凈,完全像是星級賓館那種感覺。

不過在張凡看來,倒是相當凄涼,沒想到這么好的一個大姐,竟然來到這里要了此殘生,她那么有錢,那么漂亮,心里得有多么崩潰,才會放棄世間的一切來這里出家呀!

想到這,眼淚差一點掉出來。

芳姿姐看見張凡臉上的表情,也并不說什么,顯得十分冷漠。

她給張凡端了一杯香茶放在面前,輕輕說道:“我出嫁的事,沒跟你商量,你生氣了吧?”

“我當然生氣了,這么大的事情你早應該跟我說一下呀!”

張凡氣哼哼的說著,端起茶杯一飲而盡。

“我知道你會阻攔,所以還不如先斬后奏,省得多費口舌?!?/p>

張凡上上下下仔細打量芳姿,感到她好像換了一個人,離自己很遠,不由得心中有些煩躁,說話的聲音也是粗聲粗氣:“你不記得嗎?我們的約定?可是你現在這樣,讓我覺得很沒意思,好像我們之間的諾言就跟廢話一樣,一分錢都不值?!?/p>

芳姿臉上忽然變得紅潤起來,既有幾分愧疚,又有幾分高興,張凡的態度說明他心里有她!

“我當然記得我們之間的諾言,可是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我忽然之間變得一無所有,繁華的世界對我有什么用?我要離開世事的煩惱,忘記那些痛苦……”

芳姿輕輕地說著,眼睛里慢慢地浸滿了淚水。

張凡想伸出手擁抱她一下,但是看到她一身尼姑打扮,忽然之間失去了興趣,便把手縮回去,仍然和她保持著一定距離,“芳姿姐,我們本來可以在一起,我們還可以一起經商,一起把事業搞大,可是你卻不顧及這些,難道這些對你一錢不值嗎?”

芳姿的眼淚終于從眼眶里流了下來,“不說這些了,現在一切都已成定局?!?/p>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