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白珠魔變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九塊九包郵的物件并不是開玩笑,不過也僅僅局限于其中一顆。

兩顆珍珠,一黑一白,對楚天產生的影響力大過于天,他不能允許其中任何一科出事。

可是轉頭看去,那個黑色的珍珠仿佛不同于白色,白色珍珠身上的瑕疵更加滋潤了黑色珍珠的成長,如果說一個是九塊九包郵,那么另一個就是猶如前朝末世留下的無價之寶。

不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往常,珍珠力量消耗乃至于殆盡的時候,就會聯同楚天的身體發生共鳴,這一次楚天非但沒有那種疲憊的感覺,反而身體還愈加陽剛。

一定是和那六個小時殘缺的記憶有關,為了珍珠,自己生命的必需品,楚天必須把那部分記憶給找回來。

看來必須重新返回,才有可能達到自己的目。

明知歸途險惡,楚天無心再叫上兩個,雖說丁寧可以在溫暖的時刻幫他一把,月琦可以給他解答一些專業迷惑,但這些幫助還不至于讓他們兩個人以身犯險。

楚天的兩手突然握緊,猛然的坐在了床上。

正當他準備重返臺風眼的時候,突然感覺手中的兩顆珍珠有一種魔力外泄,再次低頭一看,九塊九包郵的塑料品竟然迸發出來奇異的光芒。

按耐不住激動,楚天把這兩顆珍珠放到了距離眼睛更近的位置,說是遲那是快,珍珠身上的光芒突然變得耀眼,0.01秒之內,楚天基本上還沒反應過來,光芒霎時消失。

半睡半醒之間,楚天總覺得最近幾天發生的事情太過于詭異,可他又說不出這是哪一種詭異方式。

“醒了?”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自己的耳畔低處響起,楚天猛然回頭。

這場景讓他忍不住的想掐自己的大腿。

??!

鉆心的疼,看來并不是夢,可上一次的夢為什么……

“嘿?怎么了?該不會是傻了吧?”另一個楚天再次無奈的開口。

“去,你才傻了呢,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這個問題問的并不是太好。

“好,我之所以會來就是為了幫你解答迷惑,不過限量,今天你只能問三個問題,并且當時的夢境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也是很真實的,現在也不是虛假的,不過你不可以對任何人再次提起我的到來?!?/p>

楚天聽著他說話,一個勁兒的點頭,像是阿諛奉承,如果楚天面前有個鏡子能夠讓他照清自己的話,說不定會惡心現在的他。

“我損失的六個小時記憶到底是關于什么的?”

第一個問題!

“問你手中的寶貝???他們為了你,可是放棄了一切,甚至不惜自己的靈力,哎!”

珍珠?

“麻煩你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天突然間變得嚴肅,知道事實的他,又何苦這樣捉弄自己?

“你要知道時空的輪回會讓你有怎樣的消耗?若不是這兩顆珍珠,你估計早就成為時空的祭奠品了?!敝灰娝ь^有一種桀驁不馴的樣子。

雖然話語不好聽,但楚天卻聽得出神。

“不,不可能,他們也在那個地方,他們也是這樣出來的,他們沒有珍珠,不還是一樣活得好好的嗎?哪有你說的那么恐怖?”以己推人,不存在的事物都會出現線索。

“這算是第二個問題嗎?”他抬頭,迷離的眼睛眨巴了兩下。

嗯?

這……也算?

“行,說的出就算是第二個問題?!背靽@了一口氣,堅定地盯著他的眼睛。

“因為你是修真者,就這么簡單?!?/p>

“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如今世界,修真者雖不算多,但比比皆是,這如果算是一個理由的話,那未免也太不現實了,”楚天仰天大笑。

俗話說人不宜妄自菲薄,看著這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楚天,身為先知,他有些無奈。

“這算是第三個問題,解釋完之后,我就要走了?!辩R子中的楚天有著萬般無奈。

“修真者不少,但你要永遠記住,你和他們不一樣,給你打個簡單的比方,你用氣而他們用力,你用心而他們用神,明白了嗎?”

這算是在夸自己嗎?

可……珍珠該怎么辦?他們為了自己變得這般黯淡無光,之后如果變不回來怎么辦?

對于楚天來說,這兩個珍珠早已經融進了他的血脈,成為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現在割舍,那……不,他不敢去想這個后果。

“放心,珍珠乃是神物,他們也需要時間來緩沖,就像你一樣,累了也需要睡覺,給他們點時間,你睡一覺他們也睡一覺,一切就會變好的?!?/p>

就這么簡單嗎?難道說是自己多慮了?

楚天再次抬頭,夢境當中的自己或者說是鏡子當中的他,就像是一縷云煙一樣,突然消失在了自己面前。

這一切好不現實,讓楚天有一種活在科幻電影里的感覺,不過剛才那種鉆心的疼痛的確可以證明這是真實的。

叮鈴鈴

手機的鈴聲把楚天從幻想中拉回了現實,他重的把珍珠放回體內,接聽電話。

“怎么樣?這么幾天了,別告訴我事情還沒有辦完?!彼渭扬@然是大小姐脾氣發作了,一副翻臉不認人的態勢。

“放心吧!不出意外的話,今天就可以回去了,孩子這幾天有沒有想我?”楚天呵呵一笑。

嘟嘟……

正在氣頭上的宋佳根本不想和他多說話,如果不是實在放心不下,她連這個電話都不可能打。

算了,睡一覺吧,等睡醒了,這一切難題可能就全都迎刃而解了。

窗外風聲呼嘯,湖面上波浪滾滾,靠近江邊,楚天醒了,海風也停了。

一覺起來,仿佛經歷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原本疲憊無比的楚天,徹底的變了。

重新喚出兩顆珍珠,楚天突兀的發現,白珠好像變了,還是和以往一樣的晶瑩剔透,還是散發著那樣清澈的光,但楚天看到的變化是內在,珍珠的中心開始發黑,可這又是怎么回事?

咚咚咚!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