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驚喜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這才想到這句話,她當時干嘛去了?

真是悔不當初。

懊惱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此時電話響了。

“輕點拍,你下手太重了?!眳柹俪堑托Φ穆曇魪氖謾C那頭傳過來。。

“什么?你在哪?”

“你也不用懊惱,畢竟我說的才是真心話?!?/p>

看這樣子,錄音玩偶里面的四個字并不是她錄進去的。

“可真是失望呢?!?/p>

“……你在哪?”寧千羽再次發問。

“右手邊?!?/p>

寧千羽轉頭,那是通往游泳池唯一的路,路中間有一位身穿淺藍色長款外套的男人,背著光,手拿著手機,正望著她。

微風輕輕撥動他的外套,午后的陽光把他的影子拉得長長的。

他的身后,是一片金燦燦的光芒。

這一幕,像是前幾天拍的第一場電影,男女主重逢的場景。整個世界都安靜了,靜得只剩下兩個久后重逢的人。

跟電影不一樣的是,現實生活中的這個女主有點不解風情……

她“咻”地站起來,拍掉褲子上的灰塵,笑著,大步地向他走去。

“你為什么會在這?”

“因為用錄音玩偶向我表白的你還在這?!?/p>

“我,那不是我錄的?!?/p>

寧千羽還在做最后的掙扎,說話的底氣越來越不足。

“過程怎么樣我并不在乎,我只知道結果是你向我表白了?!?/p>

“那你說吧,想怎么樣?”

“哈?”話題轉得有些快,厲少城有些措手不及,“表白并不是什么壞事,你不用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p>

“……嗯,那行吧?!?/p>

天涼得早了,半下午之后,來不及看太陽,不知怎么天就黑了。

晚上,法式餐廳里。

華美的歐式桌椅、小巧精致吧臺,都漆成純白色,處處散發著貴族氣息。

每張桌子上都擺放著一個白色的瓷花瓶,花瓶里粉色的玫瑰柔美地盛開,與周圍的幽雅環境搭配得十分和諧。

華麗的水晶燈投下淡淡的光,使整個餐廳顯得優雅而靜謐。

柔和的薩克斯曲充溢著整個餐廳,如一股無形的煙霧在蔓延著,慢慢地慢慢地占據你的心靈,使你的心再也難以感到緊張和憤怒。

與這浪漫的氛圍成鮮明對比的是,在中間餐桌上的一對男女,他們正在盯著對方,眼神并沒有善意。

氣氛甚是嚴肅,像極了一對鬧別扭的小情侶。

服務員推脫著不敢點餐,最后還是厲少城揮了揮手才敢上前。

“我要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p>

寧千羽對著菜單一通亂點,隨后對著厲少城挑了挑眉。

“你回去吧,你不要再跟著我了?!?/p>

“你什么意思,表白完就拋棄啊?!眳柹俪俏⑽⒁恍?,堵了回去。

“你別太無賴?!?/p>

“呵,那可不嘛……不過,你點這么貴的菜還有錢買你的單反嗎?我錢包掉了,身上最值錢的只有一個錄音玩偶?!?/p>

“什么!”

厲少城拍桌而起,本打算坑他一把……

看著點的菜差不多上齊了,寧千羽有些焦灼不安了,放在桌上的雙手像麻花一般擰在一起。

她死死盯著桌上的菜品,腦中想著怎么解決這一桌子。

其實出門時,她也沒帶錢包,本想狠狠坑厲少城一頓,結果忘了他也是個坑王。

電視上女主不是都大手一揮,想點什么點什么,最后拍拍屁股走人,男生買單嗎?

到了她這怎么就是活生生的悲劇人生了?

對面那個靠著椅子玩錄音娃娃的男人,看到他就來氣。寧千羽雙手覆在臉上,懊惱不已。

算了,自己闖的禍還得要自己來善后。

從指縫中看到服務員都在忙,沒空顧忌這邊,她心中產生了一個邪惡的念頭。

她一邊拍著桌子一邊留意著工作人員。

寧千羽:“喂,別玩了……”

厲少城:“干嘛?想上廁所嗎?”

寧千羽翻了一個白眼,忍住想爆?粗口的沖動。他平時不是很酷很冷一副聰明的樣子嗎,怎么現在這模樣像是一個傻二楞了。

捏了捏拳頭,咬咬牙,當下一把抓著他的手腕沖出了餐廳。

當后面幾個服務員的喊叫聲越來越遠時,她才敢停下來。一把甩開厲少城的手,大口大口喘著氣。

“你這是干什么?”

寧千羽聽著他的疑問,睜大了眼睛,右手食指指向自己,一臉的不可思議。

“我干什么?厲少城,你是不是剛從陌生的城市回來就變傻了?那種情況下點那么多東西不跑要等著吃霸王餐嗎?”

“沒錢你還點那么多?!眳柹俪锹柭柤?。

他們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這是一處都是綠色植物,地上還有卵石鋪成的小道,應該是公園一類的地方。

寧千羽踢著石子往前走,嘴里還在念叨著:“誰叫你不帶錢……”

厲少城咧嘴一笑,如果寧千羽能看到這笑,那她定是要皺起眉頭了,因為這種溫柔迷人大幅度的笑,不該出現在他臉上,那是幸福的,滿足的笑意。

這個小插曲讓寧千羽和厲少城的感情又升溫了,不過仍舊是互懟夫妻。

厲少城送寧千羽回家,他又調頭去公司了。

家里,客廳的燈亮著,那是寧千羽出門時為了不讓土豆寂寞而特意開著的燈。

打開門,總覺得少了點什么。喊了幾聲土豆,沒有回應的聲音。

以往一到門口,土豆就會蹭到她腳邊,“喵喵”地叫幾聲。

今晚,格外的安靜。安靜得讓人有人不冷靜。

“土豆,土豆,土豆……”聲音一聲比一聲大,卻一聲比一聲更加冷清。

死寂,久久的死寂。

寧千羽瞬間有些慌了神,把手中拎著的袋子一丟在原地,走遍家里的每個角落……

客廳,客廳的沙發底下,廚房,臥室,浴室……

仍舊沒有貓的蹤影。

恐懼爬滿全身,眼睛里是明顯的泛紅。

手指顫抖地掏出手機,撥打了朱泰航的電話。

“少城……土豆不見了……”

就連聲音,也有了明顯的顫抖。

“什么!我現在立刻回去?!眳柹俪菕斓綦娫捴笥謸芙o了小戚和朱泰航,他們離寧千羽近一些,或許可以先讓他們來安慰并照顧她。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中国体育彩票app能买吗 广西快三每天多少期 大乐透今晚查询结果 股票配资利息一般收多少 沙井急速赛车场 白小姐中特网必选一肖 股票市场指数 福彩3d开奖号走势图 配资炒股被诈骗应该怎么办 买股票最低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