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五十四 詭異的人鏈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轟!

一記震蕩天地的巨響爆起,巨響過后,比之前更加強烈的閃光從雷球之中爆出,瞬間瞬間驅散了濃云掩蓋下的昏沉黑暗,照亮了方圓十里!天空中更走出現了一幕奇景,在巨響中,在強光中,黑夜猛然消散了一大片!消散的那片黑夜呈純圓形,就好像是一塊烏黑的幕布,被剪出了一個純圓的大洞!

透過那純圓的大洞,可以看到一塊圓形的,不滿星光的月空!清朗的月光自那消散了濃云的圓中投下,鋪灑到郇山隱修會總部所在的戈爾德小鎮上,月光的范圍,恰好將整個戈爾德籠罩在內!那雷球的爆炸,不但在黑幕上破出了一個大圓,還引得月光下落,就好像天堂的圣光降臨戈爾德一般。

夕照會的人

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饒是他們心境穩如磐石,做慣了這些殺人越貨的事情,此時心里也掀起了難以言喻的溜天駭浪——恐怖,太恐怖了,這就是煉氣士的戰斗方式?夕照會以前大多在美洲和歐洲秘密行動,因為紅海貿易的強力管制,神州大陸基本外族都不敢插手。夕照會雖然歷史悠久,但也很久沒有跟煉氣士,特別是高階煉氣士戰斗過了。

這個雷球,太恐怖了!

一群人正呆呆看著天空上被撕裂的大洞,目瞪口呆!

這時,他們再看李歡的時候,眼睛里帶上了恐懼——這好像跟他們搜集到的李歡的數據不太一樣……在神盾記錄下來的數據之中,李歡是一個“狂戰士”類型,他經常用龐大的精神力和附帶靈氣的武器摧枯拉朽,是典型的近戰選手。他的近戰很強,相當的強,按照理論上來說,近戰強大的選手,一般來說對法術方面都太在行,而從神盾記錄下來的資料上看,的確,李歡在往日的多次戰斗中,都是屬于抄起刀子就上的那個類型,沒有看到他具體使用過什么法術法訣。

面具男人現在只想要罵娘。

是不是神盾早就知道了夕照會的存在,所以故意給了錯誤的資料?

神盾搜集的資料被暗地里交給夕照會,神盾的人是不知道的,只不過是李歡平時真的不喜歡用法術,所以才導致了這錯誤的記錄——這樣夕照會才覺得被自己人坑了。如果早知道李歡還有這么強大的遠程輸出能力,那夕照會可能會換一個方式。

最起碼不會用人鏈這種缺心眼的,只能原地硬拼的方式!

其實雖然他們不說,但李歡也大概能猜出這些人的來頭。財力這么雄厚,動作這么快,而且這么心黑手狠,除了花旗國派來的人之外,別無他想。當然,也有可能是其他國家的執法機構,但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大家都知道一個事實,那就是雖然特拉爾泰庫特利的確是很強力,如果把她弄到自己國家坐鎮,在特殊層面上會有本質的提升,但在沒有弄到特拉爾泰庫特利來坐鎮之前,這些執法機構是不敢造次的。

現在只有兩個巨頭敢公開行動,除了紅海貿易,那就是花旗國了。

李歡跟花旗國的特殊執法機構交手也不是第一次了,神盾以前對李歡一而再再而三的試探,甚至在墨國的時候正式對他發動襲擊,雖然事后被以各種各樣的原因糊弄過去,李歡不再追究這件事情,但不代表他心里不存怨恨。

媽的,以前的事情不都不追究你們了,又來?而且李歡現在不是一個人,他是紅海貿易派出的“國際公關”,如果李歡忍氣吞聲。那么暫時向他靠攏的那此小執法就和勢力,勢必棄他如蔽履。甚至在以后的國際形勢上,會導致他們朝著花旗國靠攏,這是誰都不愿意見到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李歡之前的公關也就白費了,在說嚴重點,紅海貿易的布局也會被毀了——在進入那個空間之后因為靈氣不能使用,強悍的肉體成了主要因素,所以修煉者的數量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李歡無論從什么方向看,都不能讓這些踩在自己的頭上。

他微笑著,慢慢一步一步朝前走,山銅大刀被靈氣托在了他的身后懸空懸浮,嗡嗡作響。他左右兩手連連虛抓,森林邊緣不斷伸出長長的,閃動金屬光澤的藤蔓,開始朝著“人鏈”上抽打。當然,這些家伙的防御力也不錯,那些看起來危險至極的藤蔓抽打到他們身邊,好像被某種“防御”給隔絕了起來,藤蔓抽到一半,發出一聲脆響就后繼無力。有些藤蔓的力量太大了,還把自己打的粉身碎骨。

這應該是一種聯合防御陣法,就跟在雨林戰爭時候,所有修煉者聯合起來布置的陣法一樣,雖然強度不能同日而語,但阻擋李歡的“藤鞭”是足夠了。

但李歡本來也不指望這些鞭子能把他們擊潰,如果仔細看,從上方看,這些活過來的藤蔓眼神出來,將面具男和他的手下繞成了一個圈子包圍在里面。李歡根本就是想將他們包圍起來全部殲滅。這些人站在原地,形成人鏈,靈氣互相流動,的確很強,但就單單一個“不能移動”,就能讓他們去地獄后悔。

李歡慢慢接近了領頭的面具男,伸手一捏,所有變成了鞭子的藤蔓戛然而止,變成了一道堅固的藤蔓圍墻,將幾人圍在中間,只有李歡路過的地方,那些藤蔓才會自行分開。李歡走入了藤蔓墻之后,跟在他身后的旺財就堵在藤蔓墻壁的開口處,看樣子,是不打算放過一個人。

其實李歡這樣走進去,是很危險的,畢竟這個藤蔓墻里圍了三十多人,如果他們一擁而上,在這個狹窄的空間里,李歡施展不開機動的時候,反而會成為包圍的目標。不過李歡也不是傻子,他篤定這些人不會分開的,如果分開的話,他們的層次會立刻降低——如果是這樣那再來三十個也包圍不了李歡。

為了肯定自己的判斷,李歡索性直接靠近面具男,跟面具男之間相隔數米,互相對視。面具男現在眼神中閃爍精光,身上的靈氣壓力甚至比李歡還要狂暴——不過做到這一切的,還是他身后的人鏈支撐,并不是他一個人。

“動不動?不動我就攻過來了?!崩顨g看著面具男,面上的笑容漸漸斂去,山銅大刀猛然朝前揮舞。

卡嚓!

毫無頓挫,清脆的骨裂聲中,面具男的胸膛整個塌陷,變成了真正意義上的前胸貼后脊——表面上來看,李歡全勝,毫無疑問,可就在面具男被砸了個前胸貼后背的瞬間,李歡的瞳孔忽然縮小,猛然朝后退后了一截!沒錯,面具男被李歡一下打的幾乎沒有搶救的必要了,口中怪叫連連,鮮血狂噴,但他卻在很短的時間之內,身體被打得凹陷下去的地方,重新恢復起來了……

就好像吹氣球一樣。

接著,面具男一抬手,袖子里射出一道白光來,猛然朝著李歡胸口撲去!雖然李歡早就見識了這一招,但如此近的距離,這么快的速度,還是一個臨死之人的偷襲,李歡還真被嚇了一大跳,當下一個后仰鐵板橋,生生地避了開去。那道白光越過李歡,拉出一道光軌消失在了黑夜之中。面具男一擊不中,袖子里又飛出一道白光,這下李歡是避無可避了,倉促之間橫著山銅大刀朝著白光上面一擋……

轟!

李歡只感覺到一股絕大的力量從手上傳來,這股力量似乎瞬間變大到了將山銅都融化的地步!李歡只感覺到這股力量在把自己朝后

推,然后生生地將自己釘死在了地上——不過這還不是最危險的,最危險的是,這股絕大的力量很快消失了,李歡只感覺手上一輕,然后一股極端危險的,讓他從后脊梁發涼的感覺,讓李歡顧不得什么就地一滾,避開了即將來到的危險。

李歡還沒站起身來的時候,就下意識地將山銅大刀擋在自己面前,果然,幾乎是李歡翻身的同時,一陣劇烈的爆炸升起,將李歡狠狠一下掀飛出去。這股力量大的出奇,李歡被掀飛到半空中,趕緊用靈氣護體,不過還是砸上了他自己設置的藤蔓墻壁,然后狠狠地摔掉在地下。

“我靠!打不死的???”李歡從地下爬起來的時候感覺到手上一輕,他低頭一看,這把從亞特蘭蒂斯帶出來,曾經巨人使用的山銅大刀,竟然從中間被生生打斷了……要知道山銅是亞特蘭蒂斯文明使用過的神奇金屬,無論是硬度還是延展度還是韌性,都堪稱十分完美。

竟然被一擊而斷……由此可見,超核元素武器的威力有多恐怖!

李歡一想到剛剛第二次的偷襲,如果不是自己第七感靈敏,就徹底完犢子!他大怒,探頭四處搜索,看見了那半截山銅大刀的碎片,正好插在藤蔓墻上。他高高跳起拔下半截刀子,只聽一聲巨大的金鐵交鳴聲之后,李歡用半截刀當成了棍子,把那半截斷刀當成炮彈一般打了出去。這裹著靈氣的山銅大刀威勢驚人,狠狠一下砸到了面具男的身上。

轟隆隆……

沉重的半截山銅大刀帶著驚人的威勢砸在了地下,騰起了一陣陣的煙塵。

“草!還帶原地復生的?”李歡大怒,眼神陰晴不定地盯著面具男所在的位置,等到煙塵散去之后,那面具男依然活生生地站在原地!

這個真的就不好理解了!

山銅是一種非常堅硬具有殺傷力的金屬,而且李歡在打出去之前,還在上面包裹了一層厚厚的靈氣,按道理來說,無論如何那個家伙都死定了,無法翻身。李歡剛剛可是全力一擊,半截山銅大刀帶著靈氣,被李歡的蠻力打飛出去,恐怕就是一輛裝甲車也給擊穿了……可明明就完全命中,這個家伙怎么不死呢!別說不死了,連點傷痕都看不到!

面具男目露兇光地看著李歡,李歡一臉的疑惑。

不可能,被這種攻擊打中,除非他真的是不死之身,否則怎么都會受點傷??此玖⒃氐臉幼?,別說受傷就連一點傷痕都沒有。

“你這樣的攻擊是不可能打倒我的……李歡,你太名過其實了?!泵婢吣嘘幚湟恍?,抬起手來,袖子里又是一道白光射出,又是超核元素武器。但這次的攻擊只是威懾性的,因為在那么近的距離下他都沒辦法射中李歡,更遑論距離幾十米以外。果然,在白光飛到李歡所在位置的時候,李歡早就安穩落地,那白光失去了目標之后,擊穿藤蔓墻,化作了黑夜之中的流星。

李歡落地之后,臉色陰晴不定,他覺得自己似乎有點小看這幫人了。

“按照耐打程度來說,你還挺不錯的……”李歡活動了一下身體,伸手一引,一條藤蔓從藤蔓墻上“活”了過來,虎虎生風地在空中虛抽,打出了“啪啪啪”的聲音。不過這條藤蔓卻一直沒有做出攻擊動作來,實際上李歡明白,如果連那半截山銅大刀都沒辦法弄死面具男,這條藤蔓更是毫無作用,他引出藤蔓只是為了隨時尋找機會而已。

“怎么,你是要現在退開,還是我們繼續來?”面具男似乎看出了李歡的猶豫,他夜梟一般的笑聲再次傳來。

“神盾的人?”李歡眉毛一挑。

“神盾?那是什么東西,沒有聽說過?!泵婢吣薪饘倌Σ烈话愕穆曇魝鱽恚骸拔覀兙褪窍胍獊斫栝啺⑵澨乜说蹏馁Y料,怎么就讓你猜測出什么神盾來了?我們不過是一個自由的組織,對歷史有些興趣……好吧,或者說我們對阿茲特克帝國的歷史最有興趣。你不要再做無謂的猜測了,要打我們接著打,如果你不打,那你就消失在我眼前?!?/p>

“不是神盾的?”李歡眉頭一皺:“敢報家門嗎?敢上門搶劫不敢自報家門的,可是懦夫的行為?!?/p>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們只是一個自由組織?!泵婢吣械穆曇粢廊荒敲措y聽,雖然說話的意思是古井無波,平淡無奇,但音調里就是透著難聽。

“呵呵,看來還是懦夫?!崩顨g面無表情一笑。

這面具男也許沒有說謊,他們不是神盾派出來的人。因為李歡看到過神盾的作戰方式,在雨林戰斗中,在面對那個恐怖的古代女王的時候,所有執法機構都拿出了自己的絕招。神盾也不例外,超核元素火炮都被用上了,如果他們還有這樣“人鏈”一樣的陣法,當時肯定也拿出來了。也就是說,這幫人不是來自神盾,人在最危險的時候是不會隱藏自己的,連命都沒有了還隱藏什么實力?可他們如果不是來自神盾,那是來自什么機構的?

但要說是民間組織,李歡是打死不信的。

這個面具男修為的確不怎么樣,但他太富有了,就剛剛使用的超核元素武器如果折現,價值起碼是上億美金。上億美金的武器就這么一次性消耗了,而且最后一發還是象征性地威懾射擊,天知道他手上還有多少類似的玩意。從這一點上看,沒有任何一個民間組織這么玩得起,除了耗資巨大之外,如果一個民間組織有這么多超核元素武器,早就被剿滅了。

“那你要不要繼續試試看?”面具男說道。

試試,李歡是肯定想試試的,但兩次重手命中面具男都沒有效果,李歡覺得自己不能這么托大了。他不可能是不死之身,肯定是用了什么邪法邪術。李歡想到這里,放出兩個子機來飛到面具男的“人鏈”前后左右仔細觀察,這一下還真讓他看出點名堂來。

面具男身后的人鏈是一個接一個連接在一起的,剛剛李歡的攻擊只是針對面具男一個人而已。這一點李歡非常確定,無論是剛剛山銅大刀的飛擊,還是橫砍,李歡的習慣就是擒賊先擒王的戰斗方式,他不會瞄準面具男之外的目標。不過事情怪就怪在這里了——沒錯,雖然面具男沒有受傷,但有人手受傷。

李歡剛剛只是把眼睛盯在面具男身上,沒有發現人鏈后面的人。

在人鏈最后,有四個人口吐鮮血滿身是傷倒在地下,李歡派去的子機小心掃描之后發現,這幾個人已經有出氣沒進氣了。其中有一個人更是胸口有一個可怕的凹陷,就猶如被李歡的山銅大刀掃中一般。

李歡一個激靈,這是,這是某種傷害轉移的方式!

傷害轉移,一種非常古老的,因為不人道,所以已經失傳的法訣。傳說這個法訣在中世紀的時候,是被巫師用在戰場上的。至于為什么開發出這種法訣來,那還是因為中世紀的歐洲美洲,貴族們又想獲得好名聲,又怕死。

在中世紀歐洲,兩軍交戰的時候,基本上使用一種統一的戰術,叫做線式戰術。一般是將軍隊沿正面平均配置,展開成二至三線。各線相距50至200步,每線又分為3至6列。具體在戰場上運用線式戰術時,步兵居中,騎兵位于兩翼,火炮視情況配置在隊列的兩翼或各線之間,騎兵位于兩翼,火炮視情況配置

在隊列的兩翼或各線之間。步兵在炮火支援下以整齊而有節奏的的步伐整齊前進,一直到火槍的有效射程內進行火槍齊射。

至于為什么會這樣,都是當年的武器導致,才出現了這種被稱為“排隊槍斃”的戰術。

當時各國軍隊裝備的滑膛槍,因為沒有膛線,大部分還是前裝,所以射程短準確度低,為了能發揮槍的殺傷力,打仗的時候往往是一群人同時開槍,最好是在同一條線上,這樣覆蓋相對來說要廣一些,總結起來就是準確不夠數量湊。

這種戰術打起來很有意思,士兵排隊拿槍,最邊上是鼓手,用來控制行軍的節奏,防止一不小心走亂了,到時候戰斗力變弱,而軍官呢,則在旁邊騎馬,快到射程了就客氣一下,是你先開槍還是我先開槍。說是排隊槍斃,其實有些夸張,整排整排死光的情況沒那么容易發生,一般都是一排人同時倒下而且多是挨在一起的,主要看運氣。

當然,線式戰術還是以士兵的高紀律高素質為前提,提高了滑膛槍整體齊射的效果,形成彈丸彈幕式半自動覆蓋射擊,殺傷敵人,不這種戰斗隊形轉動不靈活,只能適應開闊地形,機動能力要也不是很強。

一直倒了19世紀末期,新型武器的不斷發明和開發,使得歐洲步兵開始逐漸接受了散兵陣型作戰,排隊槍斃這種戰術才慢慢退出了戰場舞臺——從這里就知道,為什么這個法訣不人道了。

在排隊槍斃戰術的時候,指揮官為了顯示自己的英勇,一般都是都在最前列的。在中世紀的戰爭中,大家都還講究“紳士”精神,一般是不允許瞄準指揮官,也就是帶隊的貴族的。但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萬一”,萬一殺紅了眼,誰管你是不是指揮官?而那個時候所謂的“騎士精神”,又不允許指揮官龜縮到最后一排,萬一哪個對方的士兵殺紅了眼,這一槍正好又撞大運了,那帶隊的貴族老爺不是死的很冤枉?

功勛沒撈到,拉回去一具尸體,這是任何一個在戰場混資本的貴族都不允許的。所以,在大批貴族的支撐下,當時的女巫開發除了這么一種不人道的傷害轉移方法。

除了能提高被“轉移”人的修為,還能轉移傷害。在這些貴族上戰場之前,人鏈就已經連接好了,連接人鏈的都是一些被“買命”的人,只要他們中槍,跟他們鏈接人鏈的人就會受傷。

在“排隊槍斃”戰術被棄用之后,這個法訣也沒有人再使用了。

李歡猜出了大概,已經胸有成竹了。

這種戰術說實在的能保得了一時,保不了一世。而且面具男傻就傻在,如果他弄一群無辜群眾來做人鏈連接,承受傷害,那李歡可能還會下不了手。但看看他身后那群黑衣人,各個都是兇惡之輩,李歡面對這些窮兇極惡之徒的時候,是從來都不會手軟的。

李歡想明白這一點之后冷笑一聲:“來,我看你能有多少條命!你身后的人死光了,總會到你的!”

說完,李歡縱身而上,面具男臉色大變,不過等他后悔的時候已經晚了。他這一招不知道蒙了多少高手——因為人鏈太長了,而且對敵的時候,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人家弄他兩次,看到他總是能毫發無傷地回復過來,大家在心驚之下摸不清楚他的底細,就算本事大他很多的人,一般也不會再貿然追擊。不過李歡的關注點的確不同,他有兩個子機縱觀全局,能看到人鏈很長很長的后面,有幾個人倒地,所以才發現了這個問題。

看到李歡上前,面具男臉色臉色變了,他發現自己的招數不管用了。

但現在跑,已然是來不及了,所以他只有全力應對——但他太小看李歡了,李歡是那種雖然喜歡硬剛,但絕對不干傻事的人。既然你們玩人鏈,那我就釜底抽薪,不是人鏈么,把你的人鏈給拆了,我看你還怎么轉移傷害!李歡說干就干,正當面具男準備全力對敵的時候,李歡本來已經跑到了他的身邊,然后忽然調轉了身形,朝著人鏈的最后跑去。這個轉移傷害的人鏈雖然效果驚人,但一發動一起來就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大家都不能動了。

人鏈的組成部分眼睜睜地看著李歡從自己身邊掠過,然后跑到了隊伍最后面站定,只見他站穩雙腳,雙腿呈弓箭步,右手青龍探爪般探出,大手好像一張鐵網罩下,正抓住最后一個人的肩膀!那人的身體被李歡狠狠一扯,只覺得自己騰云駕霧一般,朝著后面飛了出去。

被抓起的那人哪里想到李歡會這么不講規矩,不是按道理來說應該攻擊第一個么?不過也輪不到他多想,李歡的蠻力有多大?他們不過是依靠靈氣連接在一起,又沒有用鏈子捆一起——就算用挑鋼絲繩捆在一起,李歡也能徒手扯斷。李歡這蠻力一出,將那人拉出人鏈之后,人鏈的吸引力消失,他直接被拽飛了出去——之后,一記流星墜地般的巨響陡然爆起,那個黑西裝被狠狠砸在了藤蔓墻上,然后又被堅韌有彈性的藤蔓墻壁反彈回來。

李歡這下力量極大,地面一股環狀沖擊波轟然爆,騰起了一陣煙塵,形成一個渾圓的雪環。原本平整的地面上,迸出密密麻麻的蛛網狀裂痕,以這個倒霉蛋為中心,向著四周幅射開起碼有十米距離!而那個黑當做“炮彈”丟出去的黑衣人,被這股絕大的沖擊里撞中之后,趴在地下連出氣都沒有了,顯然在第二次撞擊的時候已然氣絕。其實李歡一般上來是不會下這么重的重手的,但這幫人擺明了就是強盜,如果自己來的晚點,隱修會絕對會遭他們毒手,所以李歡一點也沒留手。

然后李歡獰笑著,把手伸向倒數第二個。

“你……你……”那人看著李歡,眼神驚駭無比:“你不能這樣,你應該從第一個,從第一個開始……”

“哦?我怎么打,還要你們給我布置任務唄?”李歡哈哈一笑:“真是對不起,我想怎么打,那得按照我自己的想法來!”

說完,李歡又把魔抓伸向了第二個人。

面具男驚了。

他自從得到了這個法訣之后,隨身都帶著一幫手下,遇到又高手就用這招把人家驚走。真的高手除非是遇到原則性問題,也不會跟一幫來歷詭異,打不死的家伙死磕。面具男利用了這一點,一直橫行到現在。至于那些受傷的黑衣人,在他看來也不算什么,隨時有隨時補充就是了。因為一般對戰,都是把焦點放在對方身上,也就是說面具男代表了他這一整個團隊,別人無暇把目光放在其他地方,也就想不出李歡這種釜底抽薪的戰術。

短短一分鐘之內,李歡連續扯出了二十多個人。這些人根本承受不了李歡的力量。雖然他們以某種“聯合防御陣法”組合在一起,但要知道,再強大的聯合防御陣法都是有弱點的。而且這些家伙不過是練氣六七層的樣子,還有一些練氣五層的,雖然在面對普通人的時候可以做到幾乎是“肉身不朽”的境界,但在李歡面前,本來就被等級壓制,而且還不能動彈地方,這根本就是睜著眼睛等死。雖然李歡的藤蔓無法擊破他們的防御,但李歡布滿靈氣的雙手卻能輕易地穿過這個防御。在李歡的直接接觸之下,堅固無比的聯合防御一觸即潰。

剩下的,就是所謂的睜眼等死了。

(本章完)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