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五十五 關門打狗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夕照會的人都是修煉者,肉身也的確足夠強悍,在防御陣沒有被攻破之前,可以將他們保護得完美無瑕——就算防御陣被破了,一般來說他們的肉體也能經得足夠的打擊,不過那是在普通人面前,李歡的連續高強度打擊,不是他們承受得起的。

很快,李歡幾乎將所有人的“人鏈”都清除了。

沒錯,連接成人鏈的那些黑西裝,專門幫助面具男支撐排場的那些黑西裝,讓李歡釜底抽薪了。在城墻下耀武揚威的那些黑西裝,此時已經稀稀拉拉地躺了一地,在地上痛苦呻吟——這還算好的,一開始李歡下重手的那幾個,基本上已經失去了搶救的必要了。到了后來,李歡兼顧效率和速度之后,下手速度快,力量才沒有這么大,這些人才勉強活了下來。人鏈被打斷,面具男不禁沒了恢復能力,而且修為也肉眼可見地飛速降低下來。

“分開!”

面具男眼看自己身后還有四五個人,終于不得不下令大家分開,再這么下去,會讓李歡給逼到墻角,那就是死路一條了。當面具男大喊一聲之后,幾個人果然就果斷分開,似乎這種人鏈的控制是第一個人決定的。當幾人分開之后,或許是知道李歡這貨不打算留手了,所以幾人立刻分開陣型包圍了李歡,打算做最后一搏。

“呵呵,分開了不就更弱了嗎?”李歡看到幾人分開,面具男的境界飛速下降,他哈哈大笑:“好,你們想一個個上也行,車輪戰也行……看你們喜歡怎么打!旺財,把門看好了,誰敢從你那邊跑,你就給我朝死里咬,這幫家伙不用給他們留命,想要知道他們的身份,那邊還有一群重傷的?!?/p>

“嗷!”旺財點頭。

“好了,現在來吧,你們誰先上?”李歡一只手虛引一根藤蔓,另外一只手提著斷了半截的山銅大刀——這個事情讓李歡有點生氣,整個亞特蘭蒂斯已經被埋葬在海底了,山銅大刀是他們留下的唯一的念想——當然李歡還搬了而不少藝術品,但能整天貼身收著的就是這個玩意了。最重要的是,每當看到這個東西,李歡就好像看到自己的亞特蘭蒂斯朋友在地下城舍命的樣子。

對于李歡來說,這是珍貴的紀念品,這幫孫子把它弄斷了,必須就要付出代價。

“給我上,給我上!”面具男的語調終于有些慌亂了,而且也不再是那種難聽的金屬聲,而是一個年輕男人,帶著慌亂的聲音。由此可見他之前為了掩飾自己的身份,故意用了不同的聲音,對于修煉者來說,用靈氣偽造聲音并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只要用靈氣改變一下聲帶的狀態就可以了。不過當一個修煉者要完全對敵的時候,肯定要集中靈氣,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浪費,所以面具男現在連聲音都不裝了。

“怎么?不裝了?呵呵,不裝了就到我了!”李歡雙眼精光一閃,迎上了第一個人。

也許是知道自己的傷害轉移從后面開始,未免自己的得力助手死的毫無意義,所以面具男把最厲害的手下都排在了前面。那些比較菜鳥的可以作為“替身”承受傷害,到萬不得已的時候,面具男可以解除人鏈,放出自己最厲害的手下幫自己拖延時間。

不過這個計劃好像又失敗了,因為旺財在門口堵著呢。

其實要說藤蔓墻根本擋不住修煉者的腳步,只是一個象征意義上的圍墻。但這個象征意義上的圍墻,要打破它也不是瞬間的。當動手開始打破圍墻的時候,外面蹲守的旺財就會立刻轉移位置——對于旺財的速度來說,這個藤蔓圍墻的周長,根本就跟一步跨越沒有區別。所以里面的人如果不想對上這頭兇猛的野獸,就最好不好妄圖從藤蔓圍墻出來。對上李歡,好歹李歡是個人,還有人性,對上那頭野獸的話,大家看看外面被打穿氣海咬斷雙腿的倒霉鬼就知道下場了。

所以夕照會的黑衣人只能硬上。

第一個跟李歡對上的,就是那個拿著圖騰企圖擊破護山大陣的印第安人。他是站在面具人身后第二個,看位置,應該是實力僅次于面具男的修煉者。在人鏈解開之后,只見他怒吼一聲,猛然一下將圖騰插入了地下。李歡本來已經擺好了架勢,準備迎接這個印第安人一擊的,一下架了個空,他頓時覺得自己差點吧腰給閃了。

印第安人,印第安人,李歡從到了花旗國就一直在跟印第安人打交道,對于他們的攻擊手法也非常熟練了——印第安的大祭司他都面對過,何況這個家伙?他將圖騰柱插入地面,應該是要用來召喚某種東西才對,不過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力量型選手才對啊,就算不上來硬懟,也不應該娘娘腔在那里念咒吧……李歡剛剛起了這個念頭,就感覺到地面一陣震動,接著,數十根黑色藤蔓破土而出,快速朝著李歡雙腳纏來。

那些黑色藤蔓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議,比李歡召喚出來的藤蔓更快,有一句說一句,那些藤蔓甚至讓李歡都沒有閃避時間,雙腳就被死死纏住了。首先這個藤蔓是從李歡腳邊破土而出,距離近,還沒給李歡留反應時間,所以李歡一下就被固定在了原地。

然后他就知道對方要干什么了。

自己沒有猜錯,對方就是個蠻力選手,他看黑色藤蔓將李歡雙腳纏繞之后,頓時都大喜,從身后抽出了一根小型的,好像圖騰柱等比例縮小的,金屬質地的棍子,朝著李歡惡狠狠地撲了過去。還別說,這個臉上畫了油彩的印第安人,氣勢還是非常牛逼的。他手里的棍子金光閃閃,棍子上似乎……還有根根靈魂絲線纏繞……

靈魂法術。

沒錯,就是靈魂法術,印第安人因為和祖先溝通,從祖先那里獲取力量,他們的修煉方式就是以靈魂修煉為主,所以在很多攻擊手段上,就會帶上靈魂法術的特性。不過因為靈魂法術是被執法機構嚴禁的,所以很多印第安人都會避免使用類似的技能。能這么輕車熟路的熟練靈魂法術的,那要不是執法機構才有鬼了,也只有執法機構的人有靈魂法術使用的豁免權,而且,這個豁免權還是僅限于高階的執法機構成員,一般成員是沒有資格使用的。

這個印第安巨漢上來就用了絕招,他的金屬棒子纏繞靈魂絲線,如果對方敢硬拼,幾次硬拼之后,靈魂絲線就會延展到對方身上去。

“呵呵,你想屁吃呢?對我用靈魂法術?”李歡冷笑,要拼靈魂法術他是求之不得,當下一根靈魂絲線扔了出去,穩穩地連接在了這個印第安人巨漢的身上。

玩靈魂法術,李歡因為繼承了不少巫毒教的知識,在這方面他可能可以說是大部分人的祖宗。巫毒教的靈魂法獨樹一幟,全憑精神力催動,當這根靈魂絲線連接到那個印第安人巨漢身上的時候,只見他觸電一般渾身顫抖了一下,然后整個人就軟軟地跪了下去,再沒有反抗的力量了。接下來,李歡冷笑一聲,手一招,一條藤蔓卷了過來,纏住了這個印第安人巨漢之后,一下凌空拽起,將他扔到了樹林中去了。

“靈魂法術,你果然也會靈魂法術?!泵婢吣械穆曇粲行╊澏读?。

“傻逼?!崩顨g鄙夷一笑,還沒說第二句話,忽然感覺一陣勁風撲面而來。他下意識地低頭避過之后,耳邊兩側幾根頭發被一陣勁風給切斷。李歡心里微微一驚,還沒反應過來,另一邊耳側勁風又起……幾縷發絲再次緩緩滑落下來……

李歡急退幾步,看著不遠處那個身材瘦弱,手上帶著全套的黑衣男人。

“剛剛是你偷襲我?”李歡將靈氣鎖定到了他的身上,用精神力上下打量了一番——沒錯,就是這個人,不過讓李歡比較奇怪的就是,這個人的修為層次似乎并不那么高,但如果剛剛進攻的是這個人的話,那么他的速度遠遠超過了他的修為好幾層!

“你以為你就贏了嗎?”那個帶拳頭的黑西裝沒有說話,面具男倒是冷笑了一聲:“這是閃族最英勇的戰士,你的修為是高,抓不到他的痕跡也是沒用……”

光輝照會的神秘程度能排在神盾之上,是有他自己的道理的,夕照會搜集了不少的奇人異士。要知道,花旗國本來就是一個多民族的移民國家,各種流派和修煉者多得令人發指,在這里幾乎能找到全球各地的修煉流派和修煉者,其復雜程度甚至遠超過中國。當然,論存粹的戰斗力,還是煉氣士更勝一籌,不過在“出其不意”這方面,這個世界上大概沒有誰能比夕照會做的更好,紅海貿易有不行。因為夕照會里的人才儲備太可怕了,會根據條件使用各種修煉者。

比如說這個動作很快的,連續進攻李歡兩次,還沒有被抓到的修煉者——他以一個煉氣六層的修為連續進攻比他高兩個層次的李歡,而且還是在李歡的體術十分了得的情況下沒有被抓住,不得不說,他干的非常漂亮。這不奇怪,這個世界上有很修煉者,有些修煉身體,有些修煉力氣,有些修煉靈氣,有些磨練戰斗技巧,還有一種,就是專門修煉速度的。

面具男說的閃族,全稱是布須曼閃族。

布須曼人是生活在非洲南部地區的一個原始狩獵采集民族。在西方殖民主義者到達非洲南部之前,布須曼人至少有20萬,而今只剩下5.5萬人了?,F在,他們之中的一半以上生活在博茨瓦納,其余則生活在南非、納米比亞和安哥拉。

直到20多年前,布須曼人依然處在史前時期,幾乎無人知曉。他們生活在最貧瘠和荒蕪的沙漠地區,像舊石器時代那樣,以狩獵和采集植物的根、莖及野果為生。為了獲得生存所需要的水源和食物,布須曼人在夏季常常聚族而居,而到冬季,當水和食物不能滿足需要的時候,便開始以家庭為單位向不同方向遷移,四處尋覓食物和水源。但也有些布須曼人在冬季最干旱的季節里被迫集中在唯一的水源周圍。

在布須曼人部落中,男人負責外出狩獵,他們常常兩人一組,每星期外出二至三次,所捕獲的動物在親戚和朋友之間分享。

女人們則負責采集,她們通常以四至五家為一組外出采集一切可食用的植物的根、莖和果實。布須曼婦女在集體和家庭中有一定的地位,受到重視,同時也享有決定權。這也許是因為她們的采集常常提供了布須曼人每年60%——80%的食物,而男人們在狩獵季節里只能提供全年食物20%——40%。

20世紀70年代以后,文明之風吹到了布須曼人部落中,幾千年來的傳統迅速遭到破壞。今天,布須曼人的傳統絕大部分已屬于回憶中的往事,也許在某些早已被遺忘、處于沙漠中心地帶的小部落中還存在,但他們還能堅持到什么時候呢?

然而,令人困惑不解的是,從人類學的角度來看,布須曼人屬于什么人種類型,直到今天仍是一個沒有解開的迷。布須曼人身材矮小,最高的女人只有1.38米左右,而男人最高也不超過1.60米。布須曼人有著黃里透紅的皮膚,蒙古人的眼睛,高高的顴骨,濃密而卷曲呈顆粒狀的頭發?!安柬毬恕边@一稱呼,實際上源自于當年的荷蘭殖民者,意為灌木叢中的人。至于他們的祖先,誰也不知道。

近年,一些民族學家根據考古發現認為,在舊石器時代中期和晚期生活在南非的制造石器的原始人有可能就是布須曼人的祖先。他們繼續做出推論說,布須曼人的祖先曾經占據過卡拉哈里的絕大部分地區,后來由于文化比較發達并已使用鐵器的班圖人祖先入侵,才被驅趕到貧瘠和荒蕪的沙漠地區。當然,這在目前還僅是一種假設,還有待于得到各方面研究的進一步證實。

嚴苛的生存環境,造就了他們奇特而矮小的體型,布須曼男人卻以擅長追蹤獵物而聞名,一旦發現動物足跡,他們就會鍥而不舍地跟蹤下去,無論地形有多么復雜,環境有多么嚴酷,都不放棄。他們在長期的狩獵實踐中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甚至能分辨出受傷動物與健康動物的足跡。他們沒有多余的武器,武器就是一雙腳板,最強的布須曼獵人,可以徒步追趕獵豹,他們在人類之中,是一個奇跡,是一個速度的奇跡。

李歡正是面對的這么一個奇跡。

這個布須曼人的速度極快——是真的極快,李歡都看不清楚的那種快,在他還沒擺好架勢的時候,那布須曼人就再次上來,快速的進攻連續被擊中了好多次。連續的攻擊把李歡推得連連后退,李歡只好提起了全部靈氣硬抗。一開始李歡還有些擔心,擔心這家伙會下死手,自己還抓不到他的動作規律,那就只能被動挨打。不過在李歡斷斷續續地硬挨二三十下之后,李歡反而不擔心了。

這家伙的速度是快,快到了自己適應之后眼睛能跟上他的速度,但身體反應卻跟不上。要知道李歡的身體反應速度是非??膳碌?,由此可見這人速度有多快——不過打架可不是光看快不快的,這個人的動作速度雖然十分可怕,但他并沒有多少實際攻擊力,以至于李歡在挨了二三十下之后,他覺得自己還可以再抗六七十次。

“這就是你們的戰士?動作快是快……但毫無用處!力量好像蒼蠅一樣!”李歡猛然一跺腳,地面出現一塊蛛網裂痕。那布須曼人的似乎受到了影響,速度微微降低了一些,但依然快到不可思議。只是他的力量真的很小,小到了連續攻擊李歡這么多次,李歡都依然沒有受到什么具體的傷害。

要這種戰士來干什么?

“你別逞強,很快你就知道了?!泵婢吣欣湫?。

一分鐘之后,李歡連續被擊中了六七十次,按理說面具男應該笑的更開心才對,不過他這下真的笑不出來了。因為他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布須曼人的絕招不管用了——不僅僅是絕招不管用,甚至就連夕照會配發的武器也沒起到作用!這下面具男笑不出來了,本來帶著冷笑的臉,讓李歡凝視一眼之后,變得非常難看。

面具男當然知道,布須曼人的速度雖然快,但攻擊力太弱了,他們沒有正統的修煉,只有一些旁門左道的吸取靈氣的方式,他們修煉的就是速度。在攻擊力方面,也不會用靈氣攻擊,而是存粹的力量——這個力量也不太大,大約跟一個重量級

拳擊手持平。

但可怕的是布須曼人善于用毒。

非洲的生活環境很惡劣,能在那里能存的動物都非常強悍。特別是大型生物,在獵捕大型動物時,布須曼人使用帶毒的弓箭,箭頭和箭桿可以靈活拆分。當弓箭射中獵物后,撞擊力會致使箭桿從箭頭上脫落,但是箭頭仍牢牢地嵌在動物體內,這時箭頭上的毒藥就會慢慢滲入到動物的血液內。

隨著時間的流逝,毒藥就會在動物體內發揮作用。涂抹箭頭的毒藥是用劇毒植物、蛇毒和有毒甲蟲制成的。這種帶毒箭頭既可用來狩獵,也可用來抵御入侵。當男人外出打獵時,婦女負責尋找各種可食用的食物,如蘑菇、植物的球莖、漿果以及各種瓜果作為家庭日常食物。負責采集植物食物的婦女擁有豐富的植物知識,知道什么植物可食用,什么植物有毒。她們也會把這些有毒的植物互相混合,制作成毒藥來供男人們使用。

布須曼人手上戴著的拳套上有非常細微的,幾乎肉眼不可見的針刺,這些針刺帶著麻醉劑和毒藥,所以布須曼人的進攻根本不以力量為主。而為什么一開始面具男在冷笑——最厲害的毒藥從來都不是能見血封喉的,因為對手是修煉者,如果使用強烈的劇毒,修煉者說不定有什么解發。面對修煉者,危險的毒藥是那種讓人不能察覺,慢慢失去身體機能的毒藥。在這方面,布須曼人就有相當高的水平的,他們祖祖輩輩都在環境惡劣的納米比亞沙漠生活,對于調配這種毒藥特別有心得。

這個布須曼人全套上帶著的是一種來自納米比亞沙漠側行蛇毒液提煉的毒藥。

納米比亞沙漠測行蛇是屬于脊索動物門蛇亞目的一種爬蟲類冷血動物,身體細長,四肢退化,無足、無可活動的眼瞼,無耳孔,無四肢,無前肢帶,身體表面覆蓋有鱗。常出沒于沙漠地帶,性格較溫柔,不主動攻擊人類。

雖然不主動攻擊人類,但是它有劇毒,而且毒液非常奇怪,在進入身體之后,最開始的一段時間不會產生什么不良癥狀,甚至一點疼痛都沒有。接下來的24小時之后,傷口會微微發癢,紅腫。有經驗的向導或者當地人,如果發現了這個跡象,會立刻送醫。因為如果過了24小時,這毒液就會跟血液充分結合,破壞血管壁,造成全身大出血而死,死亡率高達百分之百。

而經過提煉優化,再經過了夕照會打造成武器之后,這圈套上的毒素,在進入體內之后三分鐘就會達成百分之百的致死率。所以面具男看李歡一開始沒有反應,只是冷笑,但過了這么久還沒反應……他真的就笑不出來了。

他哪里知道,李歡有奈米機器人在體內,根本就是百毒不侵。

那布須曼人在圍著李歡打了這么下之后,自己也懵逼了。他的拳套是光輝照會發下來的,上面的毒素經過優化,為了打擊修煉者,全套上還帶著微量的超核元素,和毒素一起注入對方的體內。按照經驗,一般三四下就足以殺死一個修煉者,可這都六七十下了……

布須曼人自己也懵逼了。

“蒼蠅一樣!”李歡忽然一聲怒吼。

當毒素被累積到了一個地步的時候,虛擬屏幕上終于彈出了警告,不過也只是一個警告,所有毒素在瞬間被清除。當毒素被清除的提示響起,李歡這才明白對方為什么蒼蠅一樣進攻,原來是憋著壞呢!還好,要不是自己百毒不侵,說不定就中招了!他猛然一個靈氣沖擊,自己護身的靈氣也不要了,變成了靈氣沖擊將對方直接擊飛了。這家伙蒼蠅一樣跳來跳去,在李歡身上連續進攻了不下四十次,結果因為速度太快了,而且依靠毒素,所以力量反而小,讓李歡一個靈氣沖擊給擊飛了。

布須曼人被李歡一個靈氣沖擊擊飛,還沒落地,就讓一條藤蔓給卷住,瞬間收緊。這條藤蔓帶著粗粗的大刺,勒緊布須曼人的時候,他大聲地慘叫出來——不過還沒等他慘叫結束,李歡伸手朝下一按,那藤蔓頓時狠狠地砸落地面。

提起,砸下,提起,砸下,提起,砸下,提起,砸下……在反復了十幾次之后,那布須曼人的身體就已經呈現了一種不正常的姿態了——沒辦法,被這么砸,身上肯定已經沒有一根好骨頭了。

“到你!”李歡轉頭盯著面具男,大步向他靠攏。

“你……你……”面具男朝后退了兩步:“你敢傷我?”

“嗯?”李歡一愣:“什么意思?”

“我是光輝照會的人,你敢傷我,我父親不會放過你的!”面具男摘下了面罩,面罩下面,是一張典型白人的臉孔。這面具男大約二十三四的模樣,皮膚白皙,要說樣子嘛也長得挺帥的,但臉上就是有一種陰邪的味道。他雙眼圓睜看著李歡,眼中那股危險的光芒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懼。

剛剛在李歡還沒來這里的時候,面具男兇狠得想要屠城,可隨著李歡將他的手下全部打敗之后,面具男終于摘下了面具——而隨著面具摘下,他那股兇狠也消失了,李歡都被說愣了——他的父親,這他媽是小孩子過家家酒么?打不過讓你爸爸來?你爸爸知道你在外面殺人放火嗎?李歡的腳步甚至被這句話給喊愣住了。

“你,你說什么意思?”李歡站住了腳步:“你說讓你父親來收拾我?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你是什么官二代嗎?你腦子有問題嗎?你剛剛說你是什么?夕照會?”

“沒錯,我是夕照會的人,你敢懂我,就代表跟夕照會作對!”面具男,哦不,現在已經不能叫做面具男了,這個慫包大聲說道:“我是夕照會的人,你的本事的確很大,我認輸了,今天就算我們打平手。你要是敢傷害我一下,我父親和整個夕照會,還有花旗國的修煉者絕對不會放過你的?!?/p>

“夕照會,你還真不是神盾的,我差點冤枉他們了?!崩顨g停下腳步,夕照會,這個名字第一次出現在李歡的耳朵里:“行吧,你既然承認你是夕照會的,又是花旗國的,那你自己廢掉氣海,我把你交給神盾,他們來處理你?!?/p>

如果對方死硬,李歡可能要弄死他為止,因為他們干的事情太惡心了。不過對方已經慫成了這個樣子,李歡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再打下去了。而且這個什么夕照會的,好像比神盾聽起來危險的多?;ㄆ靽鴩鴥润w制那種尿性,光照會先來,神盾還沒動靜的表現,神盾很可能還真不知道有這么一個秘密機構存在。把這個家伙捆了扔到神盾去,足夠他們狗咬狗一段時間,而這段時間足夠自己去尋找遺骨。只要花旗國不插手,李歡覺得尋找遺骨的任務難度能降到很低。

而且李歡現在是覺得,自己是大人了,跟這些小孩子一般見識真的沒意思——不是說年紀,那些打不過就要叫家長的,李歡統統把他們看做小孩子。而且李歡覺得,這個什么夕照會的家伙,比那些叫家長的富二代還要低級。那些富二代最多就是犯錯了叫家長,而這位……是殺人放火被人抓住打不過,搬出家長來威脅對方。

太沒誠意了。

(本章完)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