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抗體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我不是和你說了,不要在與小青接觸了,還沒摸透它體內病毒的成分,也無法制作出適當的解藥,一旦發生變異,將會具有強烈的傳染性?!?/p>

劉楓邊斥責東方澪,邊止不住的干嘔著。

他喝的毒藥實在太多了,就算擁有五毒不侵體質,胃部也難以消化毒藥的侵蝕。

“我……我?!睎|方澪嘟噥著嘴:“人家太想見它了,所以沒忍住?!?/p>

“我給你做檢查,萬一得了傳染病就糟了?!?/p>

東方澪乖乖配合,劉楓又是把脈又抽血化驗的。

檢查結果是健康,東方澪連上次病毒傳染都自動痊愈了,她免疫力確實驚人,仔細查看發現東方澪體質驚人。

如果沒猜錯的話,東方澪是那種出生,生一次大病,度過這次大病后,她將會獲得健康大半輩子的資格。

除非自然死亡,否則她都不會因得病而死亡的。

圣醫堂將這種體質稱為“天生抗體!”

什么叫天生抗體的?

一般瘟疫傳播,是會害死成百上千的人,傳染性極強,且難以恢復,致死率也高。

然而在體質強悍,免疫力強的人身體中,是會產生一種抗體的,他們能抵御病毒的入侵。

東方澪就是這種人,病毒入體后,連藥都不用吃,就能自動痊愈,因為她的身體內有抗體。

她的體質十分珍惜,且對醫學研究很重要。若是能研究她體內的抗體,如何打敗瘟疫病毒,或許可以仿制出疫苗。

劉楓興奮的搓手,他的運氣還是不錯。

琪琪的病有很大可能,依靠東方澪的抗體可以痊愈。

經由劉楓孜孜不倦的研究,她發現琪琪的血液變得像蛇血并非偶然,也不是和鳳羚接觸導致的。

琪琪一定無意間接觸某種病毒感染源,所以身體內發生了異變,她不斷的發錢地熱,咳嗽,血液變異乃是這種新型病毒的感染的緣故。

而小青很有可能就是其中一個感染源。

當然,他的推測并沒有得到驗證,小青的病毒和琪琪體內的很像。

劉楓研究發現,有大機率琪琪體內的病毒是小青病毒的高級異化和變種。

詛咒什么的,自然不存在,如果能確定是病毒就好辦了,但不管怎么樣,劉楓打算從東方澪身體內提取抗體入手。

小青的命運十分悲慘,其實它體內不斷變異的病毒,劉楓沒辦法解決,從某種角度來說,小青本身就是病原體……

別的人接觸,必然會患病。

劉楓和東方澪體質特殊才安然無事。

劉楓的體質是病毒進入的一瞬間就被殺死了,東方澪是產生抗體才會殺死,本質上都是對病毒的完全消滅,連異變的病毒也不例外。

普通人若是中了異變的病毒,就很難治好了。

所以,劉楓警告東方澪,一定要將小青關好,不能讓它去到人多的地方,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大概處理了小青身上的癥狀后,它會恢復活力,而要不了多久又會犯病的。

劉楓估算了下,小青大概能活一年,一年后就會死亡。

它本就是變異的生物,生命力早就大打折扣了。

劉楓前去拜見東方庭,見了東方庭后,他將東方囹圄關押他的事情,一一抖出。

東方庭聽后大為憤怒:“他敢騙我!”

“敢陷害我的干兒子?!”

他對劉楓表示會向家主請示的。

而此刻,遺老和家主之間的矛盾徹底爆發了。

法林院狀告東方淵胤的官司正式展開。

整個東方家聽到此消息都大為驚訝。

而他們聽說東方淵胤的罪行時,又大罵東方淵胤可惡,竟敢貪圖他們的錢財。

家主公布了東方淵胤侵吞家產的數據,將很多人的福利全都侵占了,所以大家才會沒有錢。

矛盾的中心指向東方淵胤。

高層方面卻在護著東方淵胤,他們不斷的勸說家主道,家丑不可外揚啊。

如此丑聞定能讓東方家聲望大減,且東方淵胤乃是遺老,有功之臣的后輩,我等不能對他不尊敬啊。

為了維護東方家統治的正統,也為了讓大部分繼承上代家業的人,不至于擔驚受怕,不讓遺老受罰是必要的。

如果遺老都倒霉了,那么家族中的官二代,富二代們肯定會遭到輿論壓力,于是這些人聯名向家主寫了封信,且派人不斷的去找家主。

遺老方面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既然撕破臉皮了,他們朝想拉家主下水了。

他們散布謠言,說家主昏庸無能,在過五年,定將東方家拉入崩潰的深淵。

連祖宗的威嚴既為家族做出重要貢獻的有功之臣的后代,都敢處罰,已經讓祖宗寒心了。

這樣的人怎么能做家主呢?所以他們聯合起來,狀告家主。

扯皮的狀況出現后,東方家內部一片混亂,他們不知道該聽誰的,家主和遺老誰是好人呢?誰權利更大呢,大家分不清了。

按理講,家主的權利更大,但遺老又是代表上屆家族中人,他們也不敢背叛遺老。

事情鬧到后面,以東方淵胤自動退掉遺老職位謝罪,東方臨淵提前上位,解除爭端,而東方淵胤不得插手東方家事務作為條件來保平安,算東方淵胤的一次大讓步。

五大遺老,此刻免去了一位,另外四個自然不滿,他們集心向家主施壓,意思是讓東方淵胤恢復遺老身份,瞧不起老一輩的家主,不該存在。

施壓很有效果,家主快要撐不住壓力的時候,另一方勢力,代表神權的祭祀走了出來,他以祖先顯靈的名義,告誡遺老們的無禮,若還敢冒犯家主的威嚴,定會遭到祖宗的拋棄。

既然大祭司出來為家主說話,遺老們自然乖乖的熄聲了。

表面熄聲,內里卻暗潮涌動,這場較量還沒有分出勝負,遺老集團依舊霸占著強大的戰斗力。

四大遺老儼然將家主看做最大的威脅,他們要換上新的家主,來維持自己權威的正統性。

家主又何嘗不想解決他們呢。

所以,對遺老集團的清算在一步步展開。

家主派人去調查遺老的親近之人,抓他們得小辮子,若有犯法記錄和已經犯法的,都會拉到法林院審判一番。

這幾日,東方子越忙的要死,他審理了起碼幾十宗案件。

有貪污案,也有強jian案,甚至連東方家為之禁忌的“殺人案”,還有勾結外人,出賣情報的案件。

東方家的黑暗面正在慢慢被挖出。

那些平時見面都會笑著打招呼的人,上了法庭后,才露出丑惡猙獰的面目。

東方家被撕裂的兩個派別不僅在高層上明顯出現,底層也一樣。

好在大家平時的生活還算正常,就算被定罪了,也沒有死刑,監獄就爆滿了。

二狗已經忙的喘不過氣了,劉楓還跑去幫忙安頓犯人。

東方庭將囹圄迫害劉楓的事情告訴給家主。

家主得知后,情緒沒太大的變化,劉楓是小角色,不值得他操心,而囹圄擅自想要殺人卻讓家主有所不滿。

于是乎,家主找來東方囹圄問詢。

“你瞞著我做了什么事情?”家主氣憤道。

“這……”囹圄搖腦袋裝作不知。

“東方囹圄,不要私下耍小手段知道嗎?!?/p>

“知道,只是我是為家主著想啊?!?/p>

“哦?”

“家主,你覺得羽瑾這個丫頭怎么樣呢?”

家主聽到羽瑾名字時,腳步一頓,心情明顯的開懷了起來。

每當想到她的臉,都會覺得有些開心。

可是,最近因為遺老的麻煩事,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他也不好意思光明正大的讓東方子越將他女兒帶來見他。

而且,東方詩的阻力也是十分巨大,若是惹得東方詩不高興,誰也不知道她會干出什么事。

“家主,羽瑾是子越的女兒,我經常去看望羽瑾的,若是家主想和羽瑾敘敘舊,我可以抽時間安排的?!?/p>

東方囹圄一語戳中了家主的心,然而作為家主的臉面,不好明說。

“那小丫頭還不錯,明天中午的時候將她帶來吧,我想獎賞她的勇敢?!?/p>

“是!”東方囹圄眼神一亮,他早就猜出家主的心思,順著他的意思說出來而已。

“記住,千萬別讓夫人知道了,懂嗎?”

“懂?!睎|方囹圄表現的像是太監似的,百依百順的姿態讓人作嘔。

他若無所謂,只要能爬到高位做什么都愿意,而劉楓險些被害和東方庭的交代早就被家主忘到九霄云外了。

明天中午,東方詩會出去辦事,他和羽瑾的私會將會很順利,家主期待的望著月亮,心中的那股悸動越發明朗,他開始明白自己的情緒是受到指引的。

只要能和羽瑾再見一面,想必心情會好的。

東方詩則在化著妝,她不知道家主和東方囹圄說啥,反正明天中午需要去見她姐姐,東方琳。

“真煩,每次去見她都不會有什么好事?!?/p>

“誰讓你是我姐姐呢,東門,我都快忘了長什么樣了?!?/p>

而這時,劉楓正在對東方澪的血液進行研究,若是能成功鉆研出抗體對付病毒的方法,就能制造出解藥。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开奖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怎么样 宁夏11选5购买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直选 北京快乐8玩法 新疆11选5一定 云南快乐10分前三走势图 投资理财平台-首推中欧钱滚滚 体彩排列五开奖号 江苏福彩快3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