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4章 最狠一招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還能有什么關系?”潘素茜露出了一種嫉妒加無奈的表情,“肯定是老情人了唄?

“這張照片,”潘素茜指著手機說道,“是我半年前從仙本那拍的!當時,朱總在那里參加一個商務會議,我留意到,她幾乎每天都要抽開幾個小時離開酒店,而且是單獨一人,行蹤詭秘……

“我很好奇,所以在某一天就跟了過去,卻發現,她居然是和情人秘密約會去了!

“當時……我的心情當然很不舒服了,”潘素茜搖頭嘆道,“但是,我也知道,朱總不可能獨愛我這一個的!

“后來,漸漸地也就想開了……”

半年前……

趙玉回憶了一下,那個時候,席夢娜還在英國軍情處關押著,所以這個跟朱韻笛相好的女子,應該是Tina!

“怎么,就這些嗎?”苗英顯然不太滿意,“你真的不知道那個女人的名字和來歷?”

“不知道??!知道又有什么用?”潘素茜郁悶言道,“我現在一直后悔,那天就不應該去干涉朱總的隱私,我怎么記得……我后來把這些照片都刪除了呢?

“難道沒有刪干凈嗎?工作太忙了,竟然忘記了,幸虧沒有被朱總看到……”

“這么說,”趙玉問道,“你只見過這個女人一次了?”

“嗯……”潘素茜點頭。

“那么……”趙玉又問,“你們朱總,還有別的情人嗎?”

“有,當然有了,不過……”潘素茜說道,“都是逢場作戲吧?有幾個知名女明星,你們想知道嗎?”

“我問你,”趙玉嚴肅問道,“你們朱總每次跟情人見面,都跟仙本那見這個女人時一樣行蹤詭秘,小心翼翼嗎?”

“你為什么這么問呢?”潘素茜想了想,回答道,“你這么一說,我還真想起來了!以前的話,朱總不管是跟誰幽會,一般至少會帶著司機和保鏢的!

“可是……仙本那那一次,她卻只是孤身一人,”潘素茜回憶道,“正因為她孤身一人,我才偷偷跟著她去的!

“我除了好奇之外,也是怕她出什么危險??!”

哦……

趙玉微微點頭,由此來看,潘素茜和Tina的幽會,或許還有別的目的。她和Tina有關系不假,但是,或許她們還有生意上的來往。

要知道,那個時候,席偉已經死了,席偉的生意全都由Tina接手,既然朱韻笛和Tina有密切關系,那么說不定,以前也跟席偉做過生意!

我的天吶……

趙玉越想越驚,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么朱韻笛的墜海背后,有可能隱藏著更加復雜的隱情!

也或許,偵破了朱韻笛的墜海事件,就能了解到席偉寶藏的去向……

此后,趙玉二人又問了潘素茜很多問題,潘素茜全都如實回答,一直問到天亮,二人這才離開了潘素茜的房間。

離開之前,趙玉當然警告潘素茜,他們的談話屬于絕密,萬不可跟任何人透漏,潘素茜自然滿口答應。

回到房間之后,趙玉和苗英全都緊緊鎖著眉頭,顯然這個最新發現,打亂了他們之前的所有猜測,讓他們越來越看不透真相!

“這件事,越來越不好琢磨了!”苗英展開那張寫滿了案情資料的白紙,喃喃說道,“如果朱韻笛跟Tina是情人關系,那么……她是不是跟席偉寶藏也有關系了呢?

“難道……朱韻笛也得到了席偉寶藏的消息,所以才買下了這艘游輪?”

“可是……”趙玉搖頭說道,“寶藏已經被運走了??!她買游輪還有什么用呢?”

“你看……”苗英繼續分析,“朱韻笛跟Tina絕對不是認識一天兩天了,所以,我們有理由懷疑,朱韻笛,乃至朱喜城,都有可能跟席偉有過合作。

“所以,在他們兄妹的天勤集團背后,或許還隱藏著很多不為人知的非法勾當!

“那么……Tina這次轉運寶藏,會不會跟朱韻笛也有關系呢?”

“關鍵是……”趙玉咂嘴說道,“如果真是那樣,那么朱韻笛會傻到去買游輪嗎?這叫什么來著?此地無銀三百兩,朱韻笛豈不是引火上身了?

“難道,她怕我們查不到她跟席偉集團有染?”

“對呀!”苗英苦苦思索,“亂了,全都亂了!現在朱韻笛突然墜海,死無對證,我們就更無法判斷了!”

“矛盾,全都是矛盾!”趙玉說道,“如果朱韻笛參與了席偉寶藏事件,得到了寶藏,那么就不會買下游輪。

“如果朱韻笛為了尋找寶藏買下游輪,又說不過去,顯然寶藏已經被轉移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看來,”苗英說道,“不管我們發現了什么線索,都必須得先把推朱韻笛下海的這個人找出來!

“這個人,才是搞清整個真相的關鍵人物!”

“嗯……”趙玉掐了一下額頭,顯然在說,朱韻笛墜海的案子已經陷入了死局,要找出這個兇手談何容易?

“趙玉,”苗英穩了穩心神,對趙玉說道,“你看,兇手不僅僅推朱韻笛下海,還栽贓陷害了關修杰,以及翻找過朱韻笛的房間!

“你說,他要找的東西,會不會就是朱韻笛被害的關鍵???

“會不會,那個東西,就是尋找席偉寶藏的線索?”

“可是……”趙玉假設道,“幫助Tina轉移寶藏的人,是那個坎薩維???明顯跟朱韻笛沒有關系,況且,朱韻笛買下這艘游輪,貌似也不太合理吧?”

“寶藏……”苗英瞪大眼睛,“會不會一直藏在船上?那兩輛消失的廂貨車,會不會只是障眼法呢?”

“哎?”聽到這種假設,趙玉眼中閃過一絲亮光,可是亮光隨即又消失了。

因為,在此之前,他已經利用自己的道具檢查過游輪,如果真的有兩大車寶藏,他不可能探測不出來的。

就這樣,趙玉和苗英陷入到了死循環之中,不斷地提出假設,然后又不斷地推翻假設,一來二去,倆人甚至都忘了去吃早餐。

苗英熬了一宿,終于熬不住了,當即向趙玉提議,先去餐廳吃點兒東西。

然而,此刻的趙玉卻陷入到了一種魔障狀態之中,他不錯眼珠地看著自己寫滿資料的白紙,似乎想到了什么重要問題。

無奈之下,苗英只好獨自一人前往餐廳。

當然,苗小姐無心在餐廳用餐,只是從餐廳匆匆打包,然后將豐盛的早餐帶回了房間。

結果,在回到房間之后,苗英卻驀地發現,趙玉竟然把那張白紙給撕成了兩半!

“不會吧?”苗英還以為趙玉這是發瘋了,趕緊沖到跟前詢問,“趙玉,你沒事吧?這是干什么?”

“唉!唉唉……”誰知,趙玉嘆息了一聲,一臉悲憤地沖苗英說道,“喵喵??!我已經參透了真相了,看來這一次,我馳名宇宙晃動乾坤的趙大神探,也被人給耍了??!”

“???”苗英大驚,急忙問道,“趙玉,你知道什么了?你參透真相了?真相到底是什么?”

“哼!”趙玉冷哼一聲,郁悶說道,“那個推朱韻笛的墜海的兇手,竟然給我們使用了三十六計里面最狠毒的一招!”

“???”苗英再問,“哪一招兒?”

“這招兒就是傳說中的——放屁瞅別人!”趙玉悲天憫人地吼道,“其實就特么是他自己放的?。。?!”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