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二十三章 新的力量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翌日。

蕭宗翰果然在府內搭了臺子,請楚姑娘進門聽戲。

男人摟著美人坐在主位,底下伺候的人個個眼觀鼻、鼻觀心,大氣不敢出一口。

“清婉,這個提子甚甜,你也嘗一顆?!毖劢瞧车介T外的一片衣角,蕭宗翰嘴角勾得邪氣,說出的話卻無比溫柔。

沈思茵的腳步微頓,眸子落到男人俊美的臉上,心底,忽地升起一股酸澀。

成親七年,他也從未曾這樣溫柔待過她……

似乎是察覺到了她的眼神,男人抬眸,已沒了方才的半點溫柔:“本帥和清婉已經等了半晌,你怎么才出來?磨磨唧唧,是覺得給本帥唱戲委屈了?”

他眼中盡是譏諷。

沈思茵的臉色蒼白,“不是,”強壓住心底的苦澀,她一甩長袖戲聲裊裊……

隨著她的聲音,蕭宗翰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摟著楚清婉腰的手也越來越緊。

“少帥?”楚清婉抬眸看著他。

他卻似乎聞若未聞,眼眸一瞇,冷冷盯著下方瘦削的身影:“沒想到沈大都督的女兒,唱起戲來也真是像模像樣?!?

沈思茵眼睫微顫,無論什么,只要他說,她就去做。

可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的順從、這樣的逆來順受,卻讓蕭宗翰心中霍然升起滔天怒氣!

“來人!”

“少帥?!?

“去,拿一千個鋼镚來!”

“是?!?

下人匆忙領命而去,剩下伺候的人們更加惶恐,唯有楚清婉,看著蕭宗翰的眼中卻有了一抹深思。

很快,那人捧著一個大托盤上來,托盤上,滿是鋼镚。蕭宗翰看著那些鋼镚,突然一把松開攬著楚清婉的胳膊,伸手接過那托盤……

“少帥!”一道聲音響起,蕭宗翰的目光看過來,楚清婉聲音帶著探尋:“您真的很討厭她?”

蕭宗翰冷眸一瞇:“自然?!?

“那如果她死了,少帥會如何?”幾乎是下意識的,楚清婉問出這句話。

蕭宗翰眸光一閃,眼睛瞥了一眼仍在唱著的女人,聲音陡然冰寒:“她若死了,本帥便披紅掛彩,開宴慶賀!”

話落,他手下一動,叮叮當當滿屋子鋼镚亂蹦的聲音。

“沈思茵,你今日唱的甚好,這一千大洋,便是本帥賞你的!”說完,轉身離去。

身后,沈思茵腳步被亂滾的鋼镚擾亂,重重跌倒在地,卻連痛也不喊出來。

她只是死死低著頭,眼底的淚和絕望再也無法掩藏。

良久。

“夫人,少帥已經走了?!背逋竦穆曇魝鱽?。

沈思茵沒有抬頭,只胡亂地點點頭,便撐著身子站起來。她轉身,撐著所剩無幾的自尊步伐筆直。

只是,她的步子才剛邁出兩步,身后,一道帶著惋惜與悲憫的聲音便叫住了她:“夫人?!?

她頓住。

“善惡終有報,其實夫人不必自艾自憐,您往日算計少帥、算計自己親妹妹的時候,也早該想到今日的情形才對?!?

唰!

血色剎那從沈思茵臉上褪去。

她忽地回過身:“我沒有!”一雙眼睛明明通紅,卻冷然地和楚清婉對視,看著她,她一字一句的開口:“我沒有!我沒有做過這些!”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