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7.1298 分裂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四道人影出現在眾人神念之中。

姚平、陳知、玉虛、謝白云。

火龍道人等人頓時便是一僵,除了柳眉還在不管不顧的和黃皓攻擊外,其他人已自動停下了。

“柳眉、還不住手?”這次離的近了,出聲的人也就清楚了,正是姚平。

恰如王馨此時在思考的一樣,柳眉也不擔心蕭逸與王馨逃掉。

也許是有某些忌憚,這便回轉身來,笑著看向姚平:“你吼我?”

姚平卻不受她這酸言指責,淡聲說道:“化云老祖讓你們出來,可不是讓你左右天下大勢,危及宗門的。

所以,你如果真要亂來,可別怪我將這里的事情稟回宗門!”

柳眉不高興了:“喂,姚長老,話可不能亂說啊,我怎么左右天下大勢了,你跟我說清楚!”

姚平也不高興了:“柳夫人,蕭逸與王馨是老祖點明要我們保護的,所以,你再要對他們出手,可要掂量清楚了,言盡于此,休要再說!”

卻是目光一轉,便看向了火龍道人與冰雪真人,喝道:“火龍,你圣空島不是不知道我凌宵宗退出江湖的條件吧?

我倒要問問,你派人去玉蠶,這算什么?”

火龍道人心頭一緊,干笑兩聲,不好回答,卻在心中緊急搜索說辭。

凌宵宗不在乎什么太玄宗、青幽宗,但卻對圣空島提防不已,這不但是因為昊天的原因,還因為相隔太遠。

所以對玉蠶陳家不一定掌控,但一定要監視,否則也不會派人在玉蠶盯住了。

火龍為何之前不講明派人的理由,說白了就是個試探。

能有的理由也就是能說這是柳眉邀請的,去幫她重建飄雪門。

而且柳眉也答應的爽快,會由她直接去跟姚平說。

但現在火龍才知道,柳眉這純粹就是個瞎搞的。

言而無信對她來說仿佛額角上的烙印一般,可嘆自已被利益沖昏了頭腦,竟然視而不見,信了她的鬼話。

但現在在姚平面前,能這樣說么?

都知道姚平的意思,你圣空島就不能派人踏足玉蠶,這是凌宵宗不問江湖事的重要前提。

更何況姚平一來,便將柳眉問了個啞口無言,抵賴不過。

不止如此。

姚平一點兒也不因為自已境界稍低而氣勢稍減,但再要找黃皓時,人家已不見了。

只好再看向柳眉,怒道:“柳夫人,老夫敬你還是老祖的夫人,因此好言相勸。

若再是搞出這等脅迫凡俗之事,壞我凌宵宗聲譽,后果,你自已考慮!”

柳眉哼了一聲,卻也不好再爭。

真要惹得姚平火大了,只怕要不了多久,林玄黃與歐陽劍心便要來捉她了。

到時候真要關進囚龍峰等許天穹出來再論理,那可就丟死人了,于自已道心上也受不了哇。

“算你們命大,哼!”柳眉一閃,也不見了。

火龍終于想明白了,擠出個笑臉,對著姚平笑道:“姚長老,都是誤會啊,可能你不知道,是......”

姚平暴喝一聲:“火龍島主,在下不是三歲小兒,你也莫要信口雌黃,具體是怎么回事大家心知肚明。

我只勸你一句,可莫要害人害已,給圣空島帶來不可預估的后果。

你就直接給一句話,此時在玉蠶的圣空島之修,撤不撤?”

“撤、撤,立即就撤回來,呵呵,都說了是誤會嘛......”火龍此時哪里還有剛任島主時的威風,低眉順眼的不住陪笑,連聲答應。

果不其然,冰雪已灰溜溜的往北方去了。

但對于鎮海宗這些,姚平只哼了一聲,已嚇的龍象早已手足皆麻。

眼見凌宵宗竟是如此厚待蕭逸,而他之前傳出的消息分明就是讓人明著對付,如何不怕。

因為凌宵宗若是不談宗門之別,就以私人恩怨來說這事兒,再加上眼看此時火龍島主與冰雪島主那熊樣兒,便知討不了好去。

好在姚平仿佛看不上與他計較。

王馨卻感到混身無力,也許是之前大戰,以及被蕭逸搞出的場面給受到了驚嚇。

于是淡淡的對老公說道:“行了,既然你本事這么大,已足以自保了,我就不在這礙你眼了!”

竟是伸手一掌,便將蕭逸轟出了小鳳的背上。

那鳥兒清鳴一聲,已是振翅一飛,便沒了蹤影。

蕭逸悵然若失,呆呆的懸在空中。

而這時,覺明等人才連忙不顧龍象那臉色變幻,一起涌了過來。

但因著姚平與陳知這些大能還在,卻也只能到一定距離之后,便不敢再往前進。

果然,火龍這些圣空島之修一見事已平息,在目前這種情況下再要去抓蕭逸已不現實,也已悄然而退。

蕭逸只好先跟姚平道謝。

姚平輕嘆一聲:“你自已小心吧,我也不好每次都來替你解圍!”

蕭逸默默點頭。

姚平便也和玉虛離開了。

蕭逸看出了不對,連忙問向陳知:“前輩,怎么回事,你和玉虛他......”

陳知嘆氣,輕聲道:“一言難盡??!”

蕭逸眼珠急轉,終是先跟陳知說了一聲:“等我片刻!”

卻去對著已松了口氣的龍象老祖冷笑道:“龍象,我殺了你宗內長老,可否要我償命?”

龍象哼了一聲,氣勢再起,卻終是只能顧個自已周全,不敢對蕭逸跐牙。

蕭逸一笑,也不想現在理會他。

卻對覺明與渡厄笑道:“兩位前輩,蕭某想請兩位幫些忙,不知可否?”

覺明自是沒有問題,直接就是巴不得呢。

倒是渡厄一楞,便驚喜的問道:“蕭逸,你......不怪我?”

蕭逸大笑:“呵呵呵呵,前輩,可莫忘了你的傷,是誰給你治好的?

呵呵,此一時彼一時,各為其主,我怪你什么!”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一楞。

聽蕭逸這話,的確是沒有怪渡厄的意思。

再說了,要怪也不過是渡厄保持了一個中立的姿態,可沒有如虛陽等人那樣公然與蕭逸為敵。

但現在的重點是,蕭逸這就將自已定為渡厄與覺明的主人了?

還別說,渡厄與覺明似乎還認可了這一點,竟是開心無比。

其實,這在之前蕭逸計劃對付柳眉時,這些意向都是已談好的,不然哪里會去給渡厄療傷??!

蕭逸是鎮海宗始祖的正宗血脈傳人,這是根本沒有疑問的事情,因此,覺明與渡厄自認為是他的下屬,這沒有任何心理障礙。

這樣一來,隨著蕭逸的再出一聲,肖無情、云升等與兩人交好的一些低階長老也投靠了過來。

鎮海宗的老祖及長老們竟是當著圣空島人的面,就這樣完成了分裂。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体彩排列17500走势图 彩之网3d试机号 排列三长期包码技巧 股票交易 甘肃快3和值走势一定牛 甘肃今日快三专家推荐 福彩15选5带坐标走势图 山西十一选五平台 汇盈在线配资 股票分析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