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1.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鶴王來臨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見性你大爺的!”

王歡看他發出劍符,臉色都變了,沒想到見性這樣卑鄙,這才交手沒多久,勝負也還未分曉就已經向鶴王發了消息。

“王師兄,你死定了,現在一切都晚了?!币娦岳湫σ宦?。

王歡的心中非常急,如果鶴王來臨,以他的現在實力在鶴王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唯一的活路就是逃回仙域,而仙域的通道已封,算一算只有孫仙王和白婆婆能夠救他。

就算他要逃回玉京關也得必須把眼前的見性弄死。

此人當真是該殺,打不過自己,竟然叫鶴王,虧他還是轉世重修的強者,連一點強者風范都沒有,白白轉世了。

見性和尚手持伏魔杖殺了上去,這次并沒有跟王歡硬拼,而是以糾纏為主,每當王歡要離開的時候,他都會攔住去路,等王歡殺上來,他又開始后撤??傊痪湓?,就是不能讓王歡離開這,要將他拖到鶴王降臨。

“見性和尚,你找死!”王歡咬牙惡狠狠的叫道。

隨后手持破劫劍,劍尖點在了對方的伏魔杖上,手腕一轉,劍尖如鉆頭般高速旋轉,竟將那伏魔杖的鉆出一個深深的孔。

見性心里一驚,這伏魔杖乃是上等仙器,竟然直接被鉆出孔,這廝的劍有這么厲害?

他心里也在納悶中:“王歡這一劍的威力不俗,不刺向自己,為什么要在他伏魔杖上鉆孔?”

王歡抽回破劫劍后,臉上依然殺氣騰騰,咬著牙,狠狠地道:“見性小賊,我跟你拼了!”

說著,更是打開眉心處的神魂真眼,一道光束向著見性殺去。

見性知道王歡施展出神魂攻擊術,這是王歡的大底牌,看來他為了盡快離開這里,打算拼老命,想在鶴王來臨之前將自己解決。

不過,他也不是吃素的。

伏魔杖向前一點,正好點在了那道光束之上,恐怖的力量沿著伏魔杖襲來,見性沒有任何猶豫,便將伏魔杖扔出,同時以雙拳與王歡交戰一起。

“王師兄這又何必苦苦糾纏,你我兄弟二人許久未見,何不如坐下敘舊?!币娦院蜕欣湫Φ?。

兩人戰斗越來越激烈,突然王歡使出了奔雷拳,化做一條閃電,直接沖向了見性,一拳直接砸向見性的面門。

奔雷一出,雷霆萬鈞之勢。

見性冷笑,邊退邊打,他催動神通,遍體如黃銅澆灌,完全不畏懼王歡的猛攻。

王歡修煉的是雷霆大極功,速度奇快無比,見性根本擋不住,挨了好幾拳,但是見性的肉身很強,特別是使出肉身神通之后,王歡的拳頭打在身上,發出當當當的金屬聲。

王歡在正面久攻不下,忽然拉開距離,時候仗著速度繞到他的身后,一拳轟在他的圓溜溜的后腦上。

見性感覺到后腦處傳來的勁風,反應慢了許多,他的后腦立刻浮現出幾道光環,企圖擋住王歡的拳頭。

“砰砰砰!”

拳頭直接沖破幾層光圈,砸在他的后腦上,將見性打出了幾十米遠。

見性措手不及,直接摔了狗吃屎,沒想到王歡那一拳的力量這么大,打的他兩眼冒星,更是差點暈厥過去。

見性一個驢打滾,躲過身后劈來的一道劍氣,張開手抓住掉落在旁邊的伏魔杖,向著王歡橫腰掃了過去。

王歡向空中高高越過,躲過見性的伏魔杖,氣咻咻道:“見性,你真要逼迫我殺了你不成?”

見性揮舞著伏魔杖,冷冷笑道:“王師兄,你若有本事殺我,盡管動手就是,又何必在那里的虛張聲勢?”

“小僧的目的并非殺你,只是纏住王師兄……”

“從時間上算來,鶴王不久將至,該著急的人是王師兄才對?!?/p>

見性的后腦勺長了個大大的包,可他的臉上卻笑意連連,他與王歡斗了這么多次,從沒有贏過一次。

心里都已經有魔障了。

這次終于可以借鶴王的手除掉王歡,只要王歡一死,他心中魔障驅除,從此便是念頭通達,修為神通,進步神速。

王歡看他小人得志模樣,恨不得將他砍成碎片。

打量周圍一眼,還處于見性布置的陣法之中,就連信號都傳不出去,急的王歡只抓頭發。

怎么辦?

王歡猶如熱鍋上的螞蟻,鶴王一到,他就會死到臨頭……

見性看王歡急的團團轉,笑盈盈的說:“王師兄就不用費心思了,在來之前,小僧就做了兩手準備?!?/p>

“小僧若是能斬掉王師兄,那就是天大喜事。小僧如果殺不了王師兄,便想盡辦法困住王師兄,等他人殺你?!?/p>

“這陣法乃是我前世所創,名為苦海無邊陣,以王師兄的本事想要破除陣法,也不是很難,只是需要一段時間,而這個時間里,鶴王早就到了?!?/p>

王歡氣急敗壞,叫罵道:“那我就先殺了你!”

見性大笑,毫不畏懼,大笑道:“來啊,小僧倒是要看看,你如何殺得了我?!?/p>

王歡正準備向著見性殺去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一股恐怖的氣息將他籠罩,令他身軀忍不住僵硬,感覺有什么可怕的東西正在打量自己。

王歡不敢亂動,只能沖著見性吼道:“王賊,今天我一定會宰了你的人首級請功!”

“哈哈哈!”

見性仰頭大笑,還未發現異常,不過心里有些奇怪,這個王歡究竟怎么回事,居然叫自己王賊?

難道他知道自己出家之前也姓王嗎?

不可能呀!

但凡是出家之前知道他身份的人都已經被他暗中除掉,包括他的父母,應該沒人知道自己本家姓什么。

這個王歡莫不是氣昏了頭,自己罵自己?

見性心里非常不爽,指著王歡的鼻子怒罵:“你太陰險了,竟然調查了我出家前的本姓,你想用小僧的家人要挾小僧。呵呵,不過你的如遇算盤打錯了,我早就算到會有這天,所以很早之前就已經把尾巴清理干凈,你的卑鄙行為要落空了?!?/p>

“哼,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蓖鯕g說了一句。

見性笑道:“等你死后,有誰會知道?”

他本來想說,知道一個俗家姓氏也沒什么了不起的。

見性看王歡居然沒有主動動手了,還以為對方在醞釀什么大招,正打算沖上去干擾,可剛剛動身的時候,身體突然一僵。

顯然也感覺到那暗中的窺視,回想剛才王歡的說的話,哪還不明白這是給自己下套,氣急的跳腳罵道:

“你大爺的,敢這樣坑我!”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