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2.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誰是王歡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剛才王歡模棱兩可的話,暗中的鶴王也聽到了。

王歡叫見性王賊,本來就是想要混淆視聽,沒想到見性這么給面子,他的俗家姓氏也姓王,這倒是給了他一個助攻。

見性心里瞬間就知道王歡在給他挖坑,而他還傻乎乎的往坑里跳,恨的給自己幾個耳刮子,早就知道這個王歡狡猾如狐,剛才就該防備著,現在弄得自己也被動。

不過他并不是很慌張,鶴王乃是人杰,又是劫窟少有的強者,想必很容易就能夠分辨是非。

王歡這種小把戲,根本就瞞不過鶴王。

應該說連小孩子都騙不了,更何況是英明神武的鶴王?

想到這些,見性心里就暗暗地松了口氣。

王歡明白自己已經到了生死邊緣,不等見性開口,就高聲道:“請鶴王殿下收到在下的劍符傳信了嗎?請現身一見,斬了王賊?!?/p>

見性頓時氣的吐血,眼前的王歡還要不要臉了?

分明是他發的劍符,這小子睜眼說瞎話,難道就不知道臉紅?

他是怎么做到,連眼皮都不眨一下的?

見性怒得渾身發抖,跳腳罵道:“王歡,你這個臭不要臉的,分明就是我給鶴王發的劍符!”

王歡冷笑一聲:“王賊,到了這一步,你還想狡辯,污蔑我?你別妄想,鶴王殿下明辨是非,自有公論?!?/p>

王歡表現的很鎮定,勝券在握,沒有絲毫的慌張。

而見性氣急敗壞,滿臉通紅,急不可耐的模樣。

兩人相比起來,反而有一種心虛的樣子。

鶴王從走了進來,一張臉陰沉無比,雙目如同鷹隼般盯著兩人,對于剛才兩人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王歡的心里也在打鼓,不知道能不能蒙住這個鶴王。

當鶴王目光掃向自己之時,王歡立刻變成一副憨厚老實的容貌,心想幸好那日鶴王沒有見過自己,否則這次他就是百口莫辯了。

這次,見性搶先道:“鶴王殿下,此人就是王歡……”

鶴王一雙如刀鋒般的目光再度掃了過來,王歡打了個激靈,冷笑道:“王賊,你以為你更名換姓就能蒙蔽鶴王殿下嗎?”

王歡對著鶴王抱拳道:“殿下,王賊最為狡猾,知道自己闖了禍大禍,出家為僧,更名換姓,他還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卻不知道一切都在我掌握中?!?/p>

鶴王再度看向見性。

見性感覺身體一寒,差點就要罵娘了。

這,鶴王不會是傻子吧?

王歡的話能信嗎?

可是鶴王的目光讓他心里沒底,這鶴王不會真的信了王歡的鬼話吧。

見性被看的渾身發滲,大聲道:“殿下,他才是王歡,在世俗界時稱為王神話,此人還是丹城的雷劍丹王,太天宮弟子,還是丹城榮譽城主,他是王歡?!?/p>

“都閉嘴!”

鶴王也被搞得一陣頭大。

“是誰王歡,本王只有定論?!?/p>

見性心里更加慌。

這一幕被鶴王看在眼里,心里已經起了疑心,這人要不是王歡,為何這樣慌張,倒是另外一個表現很鎮定,反而胸有成竹。

鶴王心里早就知道王歡詭計多端,要不然也騙不了他,奪了他的須彌戒。

越是鎮定就越有鬼。

想到這,鶴王目光鎖定王歡,冷笑:“你是王歡,在云臺山騙我的人,就是你!”

“鶴王明鑒?!?/p>

見性大喜,恭維道:“此人便是王賊,在下也三番五次中了他的詭計,鶴王殿下真是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他狼子野心,小僧為鶴王賀?!?/p>

王歡大笑:“鶴王殿下,你是劫窟的王者,這件事不僅關乎到殿下能否找回須彌戒,還關乎鶴王的聲譽。要是讓外人知道鶴王殿下認錯了人,豈不是成為笑話?”

鶴王怔然,他也要面子,須彌戒被奪,已經讓他顏面大失,若是再傳出他誤信小人,他豈不是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不管你們當中誰是王歡,本王兩個一起殺了,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這……我冤枉??!”

見性臉上頓時露出悲戚之色,大呼冤枉。自己明明給鶴王傳信,是有功之人,結果落得被殺的下場,這是如何的憋屈。

“鶴王,你這樣做豈不是令人寒心,今后誰還敢為鶴王效命?”

這次王歡也附和道:“王賊倒是說了一句公道話,在下也不覺得鶴王此舉,難以服眾?!?/p>

見性臉色發綠,惡狠狠地盯著王歡:“你叫誰王賊!”

王歡不動聲色:“你本姓王,如果不做虧心事,為何連祖宗都不要了。數典忘祖的人渣,還有什么事做不出來?”

見性牙齒都快咬碎,怒道:“你住口!”

王歡冷笑:“惱羞成怒了嗎?被我說中了心事,請鶴王殿下自行決斷?!?/p>

見性趕忙道:“鶴王殿下,不要輕信他,此人就是王歡,只需要在玉京關內隨意找來一人,便可揭穿他的身份,證明我的清白?!?/p>

鶴王聞言,若有所思,正欲開口之時。

“哈哈哈!”

突然,王歡大笑起來,話語一轉:“王賊,你露出馬腳了,鶴王殿下一旦出現玉京關,必定會打草驚蛇,這玉京關內有仙域強者坐鎮,你讓鶴王殿下去抓玉京關之人,豈不是讓鶴王身份暴露,引來玉京關的強者?”

鶴王的臉色頓時一冷,他雖然不懼玉京關的強者,但是也不想節外生枝。

“你說的沒錯,差點中計了……”鶴王冷冷道。

見性聽后,忽然捂住了胸口,差點被氣吐血,這個鶴王的腦子真傻嗎?

難道,真的要給王歡當替死鬼?

見性不敢有任何松懈,生怕說慢了,就會被鶴王一巴掌拍死,當即便道:“鶴王,我可以對天發誓,小僧真不是王歡。小僧明明是靈山寺的和尚,你們卻硬要說小僧是王歡狗賊,小僧就算死,也不瞑目。小僧被殺是小,鶴王無法找回須彌戒是大,請鶴王驗明正身,再行斷決?!?/p>

見性的聲音都已帶著哭腔,太難了,證明自己不是王歡,怎么就這樣難……

鶴王被兩人弄得心煩意亂,大手一揮,不耐煩的道:“都閉嘴,本王已有辦法,本王的須彌戒就在王歡手中,你們誰手里有本王的須彌戒,誰就是王歡?!?/p>

“鶴王英明!”

見性聞言,心中大喜,得意的看向王歡,似乎在說,這次看你還如何顛倒是非。

王歡也笑著看了見性一眼,抱拳道:“鶴王言之有理,誰拿了鶴王的須彌戒,誰就是王賊?!?/p>

見性:???

不知為何,他心里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北京pk10选号码技巧 山西11选五走势图安装 湖北十一选五实时开奖公告 中彩网甘肃快3走势图 彩票预测最准的网站 配资网站 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个位 胜盈配资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表 二分时时彩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