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同病相憐(感謝幫主大哥)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可能因為沐天的加入,三只猛虎突然止步,甚至往后退了幾步。

沐天身上帶著一股殺氣,猛虎從沐天身上感覺到了危險氣息,自然一時之間不敢妄動。

“這位公子,您這是?”

看到沐天的出現,那位少年立馬上前對著沐天抱拳。

“無意中迷路了,恰巧碰到二位與猛虎搏斗,一時技癢,打算活動活動筋骨!”

沐天笑了笑,回道。

“公子說笑了,多謝您能在我師兄妹二人為難之時相助,日后……”

那少年還沒說完,沐天便擺手打斷,“你言重了,舉手之勞,不必記懷!”

言罷。

沐天掃視了一眼那三只猛虎,而后對著那兩位年輕男女說道,“你們都累了,先到一邊休息一下,它們就交給我了?!?/p>

“公子,這行嗎?不如我們一起吧,我們還能再戰!”沐天說完,那位少年立馬弱弱的問道。

“不用了,你們一邊看著就行,對付這區區三只猛虎,還是沒什么問題?!?/p>

沐天笑了笑,回了那少年一句。

“那好吧,既然公子如此有信心,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言罷。

那年輕男女對著沐天再次抱了抱拳,而后往旁邊一棵大樹邊退去。

“嗷嗚……”

這時,之前與他們搏斗的那只猛虎嘶吼一聲,并往那兩位退后的年輕男女走去,似乎吃定了他們一般。

見狀。

沐天立馬一跺腳,大喝一聲,“畜生,你敢再往前走一步試試?”

隨著沐天的怒吼,那只猛虎還真的不敢動了,用那種要吃人的憤怒眼神盯著沐天。

看到沐天一句話震懾住了那只猛虎,那師兄妹兩人更是震驚,對于沐天越是看不透。

“識相的立馬自己滾,否則等我動手,你們就死定了!”

沐天再次掃視了一眼那三只猛虎,而后運足功力,大喝一聲。

那聲音之中攜帶著強烈的音波震蕩,夾雜著紫星神力,徑直往那三只猛虎撲壓而去。

感受到那股強大的威壓與殺氣,三只猛虎再一次后退幾步,不過依然沒有離開的趨勢。

“呵呵,看來你們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落淚了!”

見那三只猛虎不走,沒有一點死亡的覺悟,沐天笑了笑,冷哼一句。

隨即。

沐天立馬暴漲氣勢,瞬間把實力提升到極致,一股無形的威壓,蕩漾開來。

觸使那對師兄妹都是心底一涼,忍不住再次倒退幾步。

“嗷嗚……”

就在沐天緩緩舉起手中的極品靈器,準備擊殺那三只猛虎之時。

其中一只猛虎嘶吼一聲,隨后立馬轉身,夾著尾巴灰溜溜的離開。

其他兩只猛虎,也是跟著轉身逃離,最終還是不敢與沐天戰斗。

因為從沐天的身上,他們感覺到了濃郁的威脅,離開乃是最明智的選擇。

“擦,真跑了???喂喂喂,你們回來啊,我剛才不過是吹牛逼說著玩的,你們別當真啊……”

見三只猛虎離開,沐天笑了笑,對著它們離去的背影大喊起來。

三只猛虎自然不會回頭,反而跑的更快,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色。

三只猛虎不打就嚇跑了,把那對師兄妹震驚的直接是石化了老半天。

等他們反應過來,沐天已經走出去幾十米。

“公子請留步!”

見沐天離開,反應過來的師兄妹兩人立馬大步走了上去。

“二位,還有什么事嗎?”

沐天回頭對著他們笑了笑,問道。

“公子出手相助,還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師承何門何派?”

那少年抱起拳頭,畢恭畢敬的詢問沐天。

“區區小事,何足掛齒?!?/p>

“在下無門無派,散修一位,你們叫我沐天就行!”

沐天笑了笑,回道。

“原來是沐天大哥,失敬失敬!”

“對了,我叫楊瀟,這位是我師兄徐莉,我們乃是風龍宗弟子!”

那少年說完,沐天點了點頭,而后掃視了一眼四周,說道,“二位,此地不宜久留,請跟我來!”

很快。

他們便在沐天的帶領下回到了那棵超級大樹頂部,坐在藍天之下輕聲閑聊。

只要沐天三人說話不要過分大,如此茂盛的密林,下面是根本聽不到的。

“楊兄,你們來這里是做什么?難道你們不知道這里夜晚妖獸橫行,十分危險?”

沐天很好奇,想知道他們來這里是做什么?

“哎!這事說來就話長了,我們跋山涉水來這里,其實是為了救人!”

“說明白了一點,就是找仙藥救人,我們知道這妖魔山脈危險,但沒有辦法,非來不可?!?/p>

楊瀟嘆息一聲,一臉無奈的回答沐天。

“找什么仙藥,方便說嗎?我順便還能幫你們留意一下!”

沐天點了點頭,繼續問道。

“復脈草!”

楊瀟毫不考慮,直接回道。

“復脈草?那是什么作用的?”

沐天一臉懵逼,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仙草。

“復脈草乃是一種可遇不可求的仙草,乃是煉制復脈丹的一味主藥,有治愈經脈損傷,甚至斷裂的奇效?!?/p>

“奈何復脈草極其稀少,通常都是有價無市,有錢都買不到,不過我們也買不起?!?/p>

“聽聞這危險重重的妖魔山脈有復脈草,于是我和師妹便偷偷跑了出來,打算碰碰運氣?!?/p>

聽楊瀟說完,沐天瞬間明白了他們來這里的目的。

“這么說你們誰的親朋好友經脈出現了問題?”

沐天點了點頭,繼續問道。

“不瞞公子,經脈出現問題的正是家師,一言難盡,哎!”

楊瀟說完,再一次嘆息。

可能是因為沐天救了他們,所以他們很相信沐天,幾乎沒有什么隱瞞,問什么答什么。

沐天笑了笑,輕拍楊瀟的肩膀,說道,“楊兄,我相信你們一定可以治愈你們家師的,別擔心?!?/p>

“嗯!”

楊瀟重重點頭,隨后抬起頭看著沐天,詢問道,“對了沐大哥,不知道可否問下,你來這妖魔山脈做什么?”

“和你們一樣,找藥!”沐天笑了笑,回答。

“什么藥?”

“烈日神果,聽說過沒有?”

“烈日神果?沒有聽說過,聞所未聞,那是干什么用的?”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驅魔作用的吧!”

…………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排列三 幸运赛车中奖诀窍 云南福彩快乐十分app 三分彩官网开奖号码 贵州快3号码推荐 贵州快3和值中13得多少钱 浙12开奖走势 云天化股票行情 乐彩网甘肃11选5走势图 2019低价龙头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