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枯木閣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天劍門如今的改變,可謂是天翻地覆,諸多弟子見到宗門如今的局面,也都有了各自的想法。

元辰歷經了這次下山的歷練,感觸自是十分深刻,那徐琥本身修為也不算高明,不過是結丹境界,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其肉身通過秘法修煉到法寶品階的防御能力,任憑元辰修為實力超過徐琥,終究還不是被徐琥碾壓,險些喪命當場。

葉天就是眼前最好的例子,其不過結丹初期的修為,單憑一套劍陣就能斬殺徐琥,是何等的威武高明。

有關葉天的事跡傳開,隨著傳播的擴散,此次歷練之中,葉天所施展的劍陣被不斷的夸大其詞,多年來天劍門劍修的疲軟之態被一掃而空。先前整個天劍門如同其它宗門一般,都是注重追求自身的修為境界,從而荒廢了整個劍道。

天劍門的劍訣本就因為先前傳承的消亡而變得殘缺不缺,即便是元嬰期修士練成劍丹,也只是學會那跟敵人同歸于盡般的劍嬰秘術,并沒有相傳的劍道大成,劍修就能斬殺一切同階修士的那般神乎其神。

不過葉天的事跡,相傳開來,倒是讓這些弟子看了希望。

外門弟子都開始躍躍欲試,天書閣之內,經常人滿為患。

沒辦法,宗門的任務雖多,可是輕易完成的任務并不多。

許多弟子也都是聯合在一起,選中一些有把握的任務,做好一切準備,下山去了。那些實力不濟,尚未無法領取任務的外門弟子,也都閉關苦修,爭取早日突破,早些領任務,早點成為內門弟子。

一時間,天劍門中弟子少了些許,凝神丹的銷量也少了。

沒辦法,外門弟子全都閉關,內門弟子雖然還有不少,不過大部分也都有任務在身。尤其像梁溫生這樣的上任弟子,若不是為了劍域做準備,只怕他早就已經下山了。

天劍門一日之內的變化,祝潛感觸很深。

歷來外門弟子晉升賽,都會出現不少傷亡,其中大多數也都是外門弟子受傷。因為在內門弟子之中,天資都很卓越,再加上內門弟子時而要出去做任務,實戰經驗非常豐富。

外門弟子,遇到他們怎么可能勝利,最終也就逼得不少人使用拼命的打法。

晉升賽,本來是點到為止,最終發展成生死之戰。

這一點,宗內長老其實早就有些想法,現在經過楊云鶴一鬧,天劍門經歷了如此危機,宗內長老也清楚,是時候放開這些弟子,讓他們外出闖蕩歷練一番了。

說不定有人闖出好名聲,天劍門因此得益,就會在天下宗門之間再次揚名,到時候來拜入宗門的弟子必然會因此增多。

祝潛也知道,這種事情出現的概率怕是微乎其微,不過趁著天色就要黑下來之前,他只能離開集鎮,到天劍門半山腰的別院,因為祝長老只怕已經等急了。

來到別院,梁溫生已經等在門口。

“祝潛,進去之后,師叔問你什么就如實回答什么,若敢胡言亂語,我可也都保不住你?!绷簻厣χf道。

“多謝梁師叔關心?!弊撔卸Y致意,隨后拉聳著腦袋,走進別院。

“你在東河郡城的表現,老夫已經從回來的外門弟子口中打探出來,你和葉執事確實做得都很不錯,不過有一點,必須要老實回答。你可知道?”祝長老沉聲說道。

“孫兒明白?!弊撜J真說道。

“楊文彥之死,和你有沒有關系?”祝長老開口說道。

“當然沒關系,那小子巴不得讓小爺死在哪里,仗著自己手里有崩雷符咒,自恃自己無人能及,最終喪命在別人刀下,怎么可能會和我有關?”祝潛說道。

“與你無關就好,不過你和楊文彥斗嘴一事,只怕瞞不了,楊云鶴遲早會知道,到時候難免會對你有所懷疑,最近一段時間,你就留在這里,莫要再胡亂走動?!弊iL老說道。

“為什么?”祝潛聽了這話,立刻有些不樂意的反問道。

留在別院,那還不如在山下的集鎮玩的愉快,起碼鎮上的小吃還能一飽口腹之欲。

“不為什么,就是讓你留下來?!弊iL老微微抬眼,目光掠過祝潛的脖頸,眉頭皺了起來。

“你的黑蚌珠呢?”祝長老問說道。

“自然是留給葉兄弟,當時楊云鶴用神識重創他的識海,黑蚌珠可以加快他識海的恢復?!弊撘槐菊?,面色認真的說道。

“留下也好,此事原本是因你而起,算你還有點良知。對了,葉執事的傷勢嚴不嚴重?”祝長老想到葉天的識海受創,微微皺起眉頭。

“傷勢如何我不知道,不過葉兄弟已經醒了過來,就是臉色煞白,精神力紊亂,恐怕需要一段時間修養不可!”祝潛說著,心想葉兄弟,小也只能幫你到這里。

“既然如此,你就少去打擾他,自己就在這里潛心修煉?!弊iL老也知道,楊云鶴臨走之時爆發的神識攻擊很強,葉天能在他的攻擊下活下來,已經屬于不幸中的萬幸。

現在還能修補受損的識海,費點時間倒也無所謂,可要是神識徹底被摧毀,掙了一具行尸走肉,那就是神仙難救了。

不過識海又很非常神秘,天劍門中主劍修,連個化神期的高手都沒有,也沒人有能力幫助葉天恢復識海。一切,只能看他自己的機緣如何。

而在修煉洞府之中的葉天,此時已經盤膝靜坐下來。

他的周圍已經布置好《星源歸一陣》,然而,葉天通過《星源歸一陣》也無法感應到天上的星辰,最終不得不放棄修煉《九轉引星先天訣》。

葉天的目光,落在了眼前石桌上放著的刻有‘二十’的枯樹皮面具。

他還記得那十號當初所言。

只要葉兄弟一年之內帶上它,都可以得到認同,成為我枯木閣成員。

他當時言之鑿鑿,似乎肯定自己會加入這枯木閣,也不知從何而來的自信。

再望向那枯樹皮面具,葉天忽然一怔,眼中猛然閃過一道精光。

在這枯樹皮面具背面,有無數粗細不等線條,看似互相之間沒什么聯系,但整體望去,卻像是一副簡單的畫卷。

而這畫卷葉天并不陌生!

初來第三重天時,葉天在那山洞里看到的壁畫中,就有這部分畫卷內容。

難不成,這枯木閣,和那些壁畫有關?若非如此,之后那個男人,為什么要我調查天門百年不開的真正原因。

這里,或許是個線索。

不管怎么說,當初秘境之中,那男子出現的的確確幫了葉天,若非那人,自己當時恐怕也沒辦法從那矮小老者手中逃走。

想清楚后,葉天這才拿起枯樹皮面具。

枯樹皮面具剛靠近臉頰,一股奇異的能量覆蓋在臉上,頓時,葉天的神識已經通過面具感應到一人,正是戴著面具的十號。

“葉道友,你帶上這個面具,就等于要加入我們,現在趁著我還有權限,可以再給你些許時間考慮,是否放棄?!笔柈惓F届o,似乎早料到葉天一定會選擇加入。

“葉某既然做出決定,自然不會更改?!比~天說道。

“如此甚好,不過在下也要提醒葉道友,加入進來,以后不管我們知不知道彼此的身份,都只能以面具上面的數字稱呼,千萬不能讓其他人知曉自己的身份?!笔枃诟勒f道。

“在下明白!”葉天微笑說道。

“現在你就是枯木閣的正是成員,記住,只要有需要你完成的任務,要么選擇去完成,要么拿出大量的資源,自然會有人幫你完成?!笔栒f完,聲音徹底消失,只剩下那張枯樹皮面具。

面皮內的那些線條,仿佛會動一般,化為一道道神識,與葉天神識相連,關于枯木閣的種種條規,也直接可以通過神識查看。

一條條消息,一個個文字,都通過面具內的神識展現出來,而且時不時還會出現一些變化,似是在隨時更新這些文字消息的內容。

就比如這一條消息,有人詢問,自己擁有青紋蛟蛟膽一枚,換沉海沙百粒,若是品質上乘,可以再加上青紋蛟的蛟筋,蛟丹,蛟的逆鱗,如有需要可以直接通過神識聯系,以商量交易細節。

這其中牽扯,可就不是一兩句話所能解釋清楚。

先且不說這青紋蛟蛟膽,這就是這蛟筋,蛟丹,蛟的逆鱗也是非常好的煉器材料,如果稀有材料用的多,甚至也能煉制出來靈寶也說不定。

其次,這徐琥的儲物袋內的東西,還遠不止這些,還有更多的珍稀之物。

沉海沙,葉天曾經在《五行鬼魈御罘術》有過了解,星沉如海,細膩若沙,流光溢動,砂似山岳,重不可估,四海難尋,世間不可多得也!

僅這面具這一點神識相通的奇異之處,就足見枯木閣之不凡!

也無怪乎,這枯木閣可以游離在各大宗門之間,不斷壯大且又不為人知。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一定牛 黑龙江11选5开奖基本走势 066博彩e族 贵州快3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全国十大最安全的理财平台排名 好运快三基本走势图 陕西省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今日上证指数000001 江西时时彩3星走势图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