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5章 ,秋花長老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昭禾迷茫地望著他,無辜又委屈:“我……我不知道?!?/p>

她法術沒有白洛邇高強,本事也沒他厲害。

在這陌生的人世間,如果有一天,他要拋棄她,她似乎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而就算是離開人間,去一個只屬于仙怪的世界,她也斗不過他。

讓他發誓,人若是變了心,誓言又有什么用?

昭禾心里千回百轉,最終無奈地掉眼淚:“我沒有任何可以讓你陪我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的資本?!?/p>

白洛邇聽著,心頭酸楚。

他忽然想到了多年以前,想到了他曾經愛慕著圣寧的時候,那會兒,他日日陪著她,卻也知道她很可能有一天會離開他的,他也沒有任何讓她陪著自己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的資本。

時過境遷,當初的愛慕早已經融入了更為濃郁的親情。

白洛邇釋然一笑,凝視著昭禾,又認真了幾分:“你有的,昭禾是有讓我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的資本的?!?/p>

昭禾眸光亮起,望著他:“那是什么?”

白洛邇指尖沾起她的一滴淚,晶瑩剔透,純凈無暇,他緩聲道:“是昭禾金子般純凈珍貴的心,也是你身上流淌的血液,以及我們相處的時光?!?/p>

白洛邇覺得,他這一生是不可能棄她于不顧的。

不論是她不諳世事、閱歷太淺,容易受騙上當的單純,還是她身為洛家后代的身份,又或者是他們舅甥間相依為命的情意,他都不可能不管她的。

而昭禾一知半解。

白洛邇揉了揉她的發:“你不明白也沒關系,你終究會明白的?!?/p>

昭禾:“今晚開始,你每天陪我一起睡,省的我做惡夢,可以嗎?”

白洛邇:“好?!?/p>

白洛邇取出她的體溫計,燒已經退下來了。

昭禾起床洗漱,又在白洛邇的陪伴下,吃了不少東西補充體力,只是身子還是有些虛,雙腿發軟。

白洛邇一直觀察著她,暗暗發現她體力似乎不足。

他也在反思。

其實帶著昭禾回來之后,她經常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兩人就算散步,也只是出去逛個府邸,走的極慢,一邊游覽一邊聊天。

而小孩子想要養的健康,自然是要多多曬太陽,也要多多鍛煉身體的。

小學還有體育課跟早操呢。

白洛邇細細想了想,便跟昭禾說:“等過兩天,你身體好些,我帶你晨練吧,我們一起跑步,一起鍛煉身體,中午陽光溫度暖和的時候,我們再去曬曬太陽?!?/p>

昭禾聽著,問:“那可以劃船嗎?”

白洛邇:“劃船?”

昭禾:“之前,課本上有在公園里劃船的句子,寫的好美。我從來不知道公園是什么樣子的呢。也想去看看公園里有沒有船?!?/p>

白洛邇:“好,等你身體好了,我們就去劃船!”

昭禾像是看見了希望,更加努力地吃飯、休息,她想要早日恢復健康,然后跟白洛邇去公園劃船。

這天晚上。

白洛邇哄著昭禾睡著了,又去了一趟白灼的院子。

白灼的臉上已經擦了藥,喝了姜湯,卻還是身體扛不住地病了一場。

白洛邇去轉了一圈,懶懶地說著:“那你先養病,等你病好了,我再來?!?/p>

總好趁著人家病著出手,把人家給打死了。

還是等他養好了病,再揍一次吧!

白灼不知他的深意,追問:“昭禾好了嗎?”

白洛邇冷笑:“她的秘密是清禾與你說的吧?白灼,身為白家子孫,你識人不清是一錯,心懷不軌給昭禾下套是二錯。你可有想過,清禾為何要跟你說?還不是因為想賣了這個消息,與你更進一步,踩著昭禾的秘密自薦枕席成為你身邊的人?雖說你現在瞧著是成年了,可是你的智商在我看來,卻也是慘不忍睹的?!?/p>

白洛邇走后,白灼躺在床上,反反復復琢磨著白洛邇的話。

雖然,白洛邇揍了自己,但是很大程度上是為了給昭禾出氣的。

而且一直以來,白洛邇口碑極好,特別維護白家的聲譽,也會積極團結白家宗親,從不做分裂或者有損白氏團結的事情。

這次揍他,也是破天荒了。

看來……

清禾真的是別有用心的!

白洛邇回到昭禾身邊,真身守著她,卻也集中靈力去搜尋那只跑掉的鶒芳怪。

雖然只有一只,但很明顯,那只才是最厲害的。

想起鶒芳怪必須吸活物的血才能存活下去,白洛邇翌日下令,著各省市白氏家族的人手去搜集家禽或者人被吸干血死亡的案例。

因為這樣的案例只要存在,鶒芳怪必然隱匿在周圍一帶。

白洛邇不想等著它找上門來。

找上門來,他雖然不怕,可是它一路而來要吸食的血太多,要犧牲的無辜也就太多了。

現代。

因為圣寧每日都來陪伴,琉茵的身體好多了。

這幾日,終于能吃下東西,身上也有力氣了,洛晞攙扶著她,在太子宮前走了走,曬曬太陽。

琉茵還在感慨:“我懷個孩子,讓家里上下為我忙碌,實在是過意不去?!?/p>

尤其,圣寧現在的情況,大家都知道,只是為了龍兒的安全,不能明說罷了。

琉茵很心疼圣寧。

洛晞也是如此:“我讓她該忙什么就去忙,左右功德王也會每日過來看你的。但是她說,你已經進入孕晚期,這是最關鍵的時候了,她得日日過來看著,才安心?!?/p>

琉茵也不知道要說什么,望著自己碩大的肚子,只盼著小皇孫能平平安安。

而此刻,花界。

洛杰布在天上玩的樂不思蜀,各種珍稀花草,仙泉溪水,他都玩了個遍。

這日他帶著新做的釣魚竿,又要出去釣魚了。

倪夕玥攔住他:“小杰布,按照雪豪教我們的計算方法,琉茵還有兩個月就要生孩子了,咱們要不要回去看看去?”

“不看!兒孫自有兒孫福!傾慕底下那么多人,還照顧不好一個小皇孫嗎?”

洛杰布又道:“我連小五生孩子,我都沒回去!”

倪夕玥嘆了口氣,實話實說:“這里到底是仙家地方,我們托了一一的福,能來這里散心小住,已經是不易了。我們又不是神仙,沒必要一直待在這里。小杰布,長此以往,就怕傳出去了,風言風語對傾羽、雪豪,對一一,都不好。他們是花界之主,也是三界之主,不能以身作則,總歸不好。咱們還是回去,回到屬于我們的地方?!?/p>

洛杰布不依:“有什么不好的!我們住在這里,這里是花界,誰沒事敢亂嚼舌根子?”

他說著,目光四下掃去,故意大聲:“我在我孫女的地盤,誰敢不歡迎我!”

話落,他忽見屏風后站著一人。

他凝眉:“誰!偷聽我們說話?”

“不是偷聽的?!币幻蠇瀼钠溜L后出來,慈祥地笑著:“杰布大帝,月牙皇后,我可不是偷聽的。呵呵呵,我聽說杰布大帝今日要去釣魚,所以專門送了這個誘餌過來,這是花界蜜蜂的幼卵,像小蟲子,魚兒就喜歡這個?!?/p>

洛杰布大喜,上前接了小瓷盆,揭開一看,全是香噴噴的幼蟲。

他不由笑道:“多謝秋花長老!”

原本他還想著,在花園里挖蚯蚓呢,也不知道花界蚯蚓長什么樣子。

現在,倒是省事了。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