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3章 仇德苦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那好吧?!?/p>

張逸風聳了聳肩,站起身體,伸起雙手,仍由丘雪給他穿衣。

丘雪的手還是有些冰涼,會偶爾觸碰到張逸風的肌膚。

“好了。許大哥,洗臉吧?!贝┖靡路?,丘雪再次開口。

“洗臉我自己來就是,自己洗方便一些?!?/p>

丘雪淡淡點了點頭,這件事情她沒有搶著做。

“你先洗吧,我去端菜,該吃早點了?!?/p>

丘雪淡淡開口,她的聲音剛落,幾聲大吼忽然從許府外面傳來。

“許刀,有種給我出來!我們少爺有事情找你?!?/p>

“許刀,你如果在里面就趕快滾出來?!?/p>

這聲音讓張逸風和丘雪都愣住了。

張逸風還真不知道這里還有誰認識他,但隨后他看了丘雪一眼,笑道:“你這些日子服侍我,現在我終于要為此付出代價了?!?/p>

張逸風知道,在外面叫喊的肯定是追求丘雪的公子哥。

“你在這里,我出去看看?!睆堃蒿L開口。

“不,許大哥,我同你一起出去?!?/p>

“好,那就一起吧?!睆堃蒿L點了點頭,一點也不擔心安全的問題,這里是許府,誰想動他,先問問他的瘋子義父。

“嗯?!?/p>

丘雪點了點頭,像是妻子一般緊隨張逸風身后,一步一步走出了院子。

“是你幾個小崽子在這里罵我寶貝兒子?簡直是找死!”

剛剛來到門口,許南天的聲音便傳來。

“你是許瘋……許伯伯吧,我是平安侯的五兒子,許伯伯,我這次前來是想見見你的寶貝兒子許刀?!?/p>

一位青年的聲音傳來。

這是一位少爺,身上的衣服非常明亮耀眼,一看就知道價值不凡,他的胸口修者一頭赤頭雕,想來是他家族的圖騰。

“平安侯是誰?是人的名字嗎?我不認識,小崽子,既然你是來見我寶貝兒子的,就客氣一點,不然我一巴掌拍碎你的腦袋?!痹S南天瞪了青年一眼。

“少爺小心一點,這許南天是個瘋子,他可能真的對你出手?!?/p>

青年身邊的一位狗腿子開口。

“是啊,少爺,誰都知道許南天是個瘋子,你說這些沒用?!?/p>

另外一位狗腿子點頭,很同意自己小伙伴的話。隨后他上前一步,道:“許老爺,我們是來拜見許刀少爺的,聽聞許刀少爺天賦卓絕,身得許老爺真傳,我們想來見識見識許少爺的絕世英姿,同他比劃比劃?!?/p>

這狗腿子倒是有些激靈,通過抬高許刀來達到比試的目的,想來這樣一個老瘋子會上當的吧?

但許南天還是搖了搖頭,道:“不行不行,我寶貝兒子有傷在身,還不知道好了沒有,要打你們跟我打?!?/p>

狗腿子一聽,又道:“怎么?難道許少爺不敢出來見人嗎?莫非是怕了我們少爺不成?!?/p>

“你……”許南天大怒,正想一巴掌拍死這個說他兒子害怕的人,張逸風的聲音卻忽然傳來。

“我的確怕,不過是怕被狗咬兩口?!?/p>

許南天轉頭一看,道:“寶貝兒子,你來了,你別擔心,為父這就拍死這三個口出狂言的雜碎?!?/p>

“爹,不用了,交給我吧?!睆堃蒿L淡淡一笑,他知道許南天說了就會去做,要是真殺了這少爺,還真是惹上了麻煩。

“你就是許刀?”

此時,青年轉頭看著張逸風,眼神非常輕蔑,他心里在想,這土鱉也沒長得多英俊啊,好像還比自己差了那么一點點,怎么丘雪就看上了這樣的土鱉呢?

你看他的衣服,這布料一看就不上檔次,也不知道是從哪個街邊裁縫那里做的。

“不錯我就是許刀,這位紈绔你怎么稱呼?”張逸風笑著點了點頭。

“哼,在下仇德苦,是平安侯的五少爺?!鼻嗄旮甙恋目粗鴱堃蒿L。

“呀,原來是五少爺,久仰大名,失敬失敬?!?/p>

“你也聽過我?”青年見張逸風這奉承的模樣,感覺非常有面子。原來他仇德苦的名號在這里都有人知道。

“自然聽過,只要有點見識的人都知道平安侯五少爺的確是丑的哭?!?/p>

青年一聽當即就笑了:“哎,謙虛一點,名聲對我來說如同浮云,不過你剛才的發音好像有點不對,我叫仇德苦。你應該是鄉下來的吧?這發音太不標準了?!?/p>

青年對張逸風更加鄙視了。

“少爺,好像不對啊,他好像在罵你丑的哭?!币晃还吠茸雍鋈婚_口。

“什么,好小子!居然敢辱罵我,你你你……”仇德苦這才反應過來,氣得哇哇直叫,正想發怒,丘雪不悅的聲音傳來。

“仇德苦,你來這里干什么?”

她雖然有些不悅,可奈何她的聲音太動聽了,聽起來依舊那么悅耳。

“雪兒!”仇德苦看見丘雪忽然眼神一亮,嘴角差點流下哈喇子,剛才的不痛快瞬間就忘記了。

“不要叫我雪兒,我叫丘雪?!鼻鹧┪⑽櫰鹈碱^。

“好,我叫你雪妹妹總行吧,雪妹妹,你別怕,苦哥哥這次來是救你于深水火熱之中的,我已經知道你答應當這小子未婚妻的消息了。雪妹妹啊,你說你怎么這么糊涂呢,你看看這個人,他全身上下哪里比我好,你再看看,他身上的衣服連圖騰都沒有,說明他沒有信仰,一個沒有信仰的人,你敢嫁嗎?小子,我勸你離開雪妹妹,否則,我對你客氣?!?/p>

聽了仇德苦的話,張逸風淡淡一笑道:“你要怎么對我不客氣?”

仇德苦哼了一聲,道:“我要同你決斗,你敢答應嗎?”

“決斗?可以啊?!?/p>

張逸風笑著點了點頭。

“乖兒子,不行!”

“許大哥,不可!”

張逸風的話剛剛落下,丘雪和許南天的聲音第一時間傳來。

許南天說不行是因為他知道張逸風身上有傷,經脈斷裂,可不是小傷,也不知道徹底恢復了沒有。

丘雪說不可是因為她知道這丑的哭少爺是元化期第七層的高手。

“許大哥,你不是他的對手?!鼻鹧﹣淼綇堃蒿L身邊,看著張逸風的眸子中透著擔憂,說著,她看向丑的哭,“如果你要戰斗,我代替許大哥出手?!?/p>

聽了丘雪的話,丑的哭實在想哭,氣憤道:“許大哥許大哥,你居然叫的如此親熱!我就不明白了,這陽wei到底哪點好!對了,你還不知道他是陽wei吧?”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股票杠杆配资平台有哪些 000878股票行情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闪牛配资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棋牌源码搭建全套教程 吉林快3专家免费预测 体彩十一运夺金11选五 山西11选五开奖走势表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