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4章 斷手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我不允許你侮辱我許大哥?!?/p>

聽了仇德苦的話,丘雪臉色冰冷。

“這么說你是真的不知道了?雪妹妹啊,現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這許刀不行,恐怕就你和丘伯伯不知道呢?!?/p>

“我說了,你不要侮辱我許大哥?!鼻鹧┱f的很堅決,“你不是要戰斗嗎?就同我戰斗吧?!?/p>

“雪妹妹啊,我怎么能同你戰斗呢,我下不去手啊,而且,你也知道我根本不是……”

仇德苦還想說什么,張逸風卻打斷了他的話:“好了,別說了,爹,雪兒,我知道你們為了我好,但相信我,我不會有事情?!?/p>

“許大哥,可是他是元化期第七層的修為啊?!鼻鹧┻€是有些擔心,要是張逸風被打死了,這婚約不就結束了嗎。

張逸風只是對著丘雪淡淡一笑,并未過多解釋,他轉頭看著仇德苦,開口道。

“放馬過來吧?!?/p>

“好!有種,不過你放心,本少爺也不會乘人之危,既然你有傷,我不會施展全力,只施展兩成實力?!?/p>

張逸風卻是淡淡道:“不用,你施展全力就行,不管顧忌我?!?/p>

仇德苦冷冷一笑:“既然對自己這么有自信,那就別怪我出手無情了!不過,在戰斗之前,我想添點彩頭?!?/p>

“什么彩頭?”張逸風淡淡詢問。

“如果我贏了你,你就放棄這門婚約如何?”

仇德苦一副吃定張逸風的表情。

張逸風根本沒有猶豫,淡淡道:“我答應你?!?/p>

張逸風的話讓丘雪身體一震顫抖,她下意識的伸手抓住張逸風的胳膊。

張逸風朝她淡淡一笑,表示放心,這之后才對著仇德苦道:“那如果我贏了你呢?”

“如果我輸了,我就叫你三聲爹爹!”仇德苦根本就沒想過他會輸。

“好,爽快,既然如此,我們也不用婆婆媽媽,一拳定勝負如何?!?/p>

“一拳定勝負?行,不過我事先聲明,如果待會我的力量稍微大了一點,將你打成重傷或者殘廢,你可不要怪我,許伯伯,你也不能怪侄子啊,這可是男子漢之間的約戰?!?/p>

仇德苦看了一眼許南天。

許南天有些著急:“乖兒子,這,這還是不約戰的好吧?”

男子漢的約戰,他自然不能為張逸風報仇??扇f一寶貝兒子受了什么傷勢,他得多心疼啊。

張逸風淡淡一笑,沒有多解釋什么,對著仇德苦點了點頭,道:“這是自然,我也怕你家人找我麻煩呢?!?/p>

“哼,你還是想想你自己吧。我要出拳了,你可要小心接住。雪妹妹,我即將拯救你離開這水深火熱之中了?!?/p>

仇德苦一想到能拯救雪妹妹,就感覺全身充滿力量。

但他還是不敢動用全力,怕一拳將這許刀打死了,如果只是打成重傷或者殘廢還好一點,如果打死了,這許瘋子恐怕會立馬將他殺了。同瘋子之間有個狗屁的約定啊。所以,還是手下留一點情的好。

咻!

下一刻,仇德苦揮出一拳,空氣爆發出尖銳的呼嘯,好像有一頭風龍在怒吼。

“少爺,好樣的,給這個小子一點教訓?!?/p>

“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還敢同少爺你訣斗,你就讓他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

兩位狗腿子的聲音傳來,在他們看來,這場比斗根本沒有懸念。

仇德苦在來之前,已經調查過許刀,據可靠消息,許刀的修為不過元化期第五層左右,打死也就元化期第六層。

修為差距如此大,能有懸念嗎?

“來得好?!?/p>

面對仇德苦狂猛的一拳,張逸風非常沒有害怕,反而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下一刻,他揮出強有力的右手,周圍的空氣因為這一拳而爆裂,猶如音爆。

如果張逸風如果要殺仇德苦,現在就可以一拳打爆對方的腦袋。

但張逸風知道殺了仇德苦會惹上麻煩,所以他只是打算廢他一只手,當做警告就行了。

“許大哥……”

“乖兒子?!?/p>

見兩人動手,丘雪和許南天都繃緊了神經,可他們已經無法阻止兩人。丘雪只希望張逸風不要被打死。

終于,一聲悶響,兩個拳頭重重碰在一起。

狂暴的勁風四散開來,一路遠去。

咔擦咔擦。

骨頭碎裂的聲音第一時間傳來。

鮮血連同碎肉從空中灑落。

“哈哈,這小子骨頭都被打碎了,想來這只手是廢了?!?/p>

“哎,現在的年輕人做事情就是沖動,一點也不經過大腦,明知道不是對手,還要戰斗?!?/p>

兩位狗腿子笑了,在他們看來這斷手的肯定是張逸風。

但當那如同殺豬一般的慘叫聲傳來之后,兩人都變了臉色。

不對啊,這聲音怎么那么像仇德苦少爺!

再仔細一看,兩人瞬間驚呆了,眼珠子差點從眼眶中掉出來。

這捂著手大叫的人果然不是許刀,而是他們的少爺仇德苦,他的手被張逸風那不大的拳頭直接碾碎,一直到手腕的位置。

鮮血飄落,揮揮灑灑。

“少爺!”

兩人大驚之色,立馬上前扶著仇德苦少爺。

“走,走!”

仇德苦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他的手很痛,當然,更痛苦的還是他的心!

他原本想在丘雪面前教訓一下許刀,卻沒想到自己反而被許刀教訓了,對方的拳頭像是絕世法寶,瞬間就將他的手臂擊碎,如果這一拳是擊許他的腦袋,恐怕他現在已經死了。

兩位狗腿子聽了仇德苦的話不敢停留,扶著仇德苦快速離開。

“這么就走了?你還沒有叫我爹爹呢?!睆堃蒿L平淡的聲音傳來。

仇德苦沒有回答,同兩位狗腿子快速消失在張逸風的視線之中。

“乖兒子,你果然是好樣的,剛才擔心死為父了?!?/p>

許南天的聲音第一時間傳來,兒子約戰勝利了,他比誰都高興。

一旁的丘雪,也是一臉驚訝,她發現她忽然看不透眼前的人。

“兒子啊,你跟雪兒回去吧。為父要將剛才的事情講給你娘,讓他知道我們的兒子多么威猛啊,一拳就將那什么丑的哭的手臂打斷了。為父高興,所以也讓你娘高興高興?!?/p>

許南天哈哈大笑,隨后轉身進入了宅院。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