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0章 風流債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此時的方浩雖然身處在擁擠的人群之中,但是目光卻始終放在了站在擂臺附近,一大一小兩個女子身上。

年齡稍大的那個女子身著一襲白色長裙,身姿清絕,面容雖然被白紗遮擋,但是眉眼之間,卻是帶著動人神采。

身形較小的那個女子,年歲雖然看起來不大,但是卻是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眉眼間充滿了傲意,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方浩之所以盯著她們,自然不可能是因為見色起意。

而是那兩人都是方浩的舊相識,而且還跟他關系匪淺。

放眼方浩眾多紅顏知己之中,符合條件的也只有云凝和云心這一對冰火雙株。

“云心、云凝兩位姐姐,抱歉讓你們久等了,我之前光顧著修煉,倒是忘了和你們約定的時間了?!?/p>

就在方浩猶豫是否露出真容的時候,劍凌云終于姍姍來遲。

“小云子,你總算露面,你要再不出現,我都想替你上臺比試了,大老遠的把我們叫來,除了替你加油助威之外,是不是還另有目的??!”云凝極為自來熟的說道。

劍凌云見怪不怪的笑道:“云心姐姐,我在信上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這次找你們來,是為了做月老,替云凝姐姐牽紅線的?!?/p>

“才幾個月沒見,你怎么變得跟方浩一樣油嘴滑舌的了,有這插科打諢的功夫,倒是還不如替自己的終身大事考慮考慮,我們昆侖仙宮可是有不少待字閨中的女弟子呢!”云凝嗔笑道。

劍凌云撓了撓頭道:“我的事先不急,倒是你和方浩大哥,我聽說你們在試煉之中早就暗生情愫,如果不是橫生波折,早就已經拜堂成親了?!?/p>

“神之試煉對于我們來說,不過是黃粱一夢而已,我并沒有太過當真,你也不必如此煞費苦心,要是方浩真的有心,根本無需你在其中牽線搭橋?!痹颇曇粑⑽⒂行┑统恋恼f道。

劍凌云聞言,連忙開口解釋道:“云凝姐姐,我看方浩大哥并不是絕情之人,等會比試結束之后,我會安排你們見面,就算真的是誤會一場,至少也要當面說清楚吧?!?/p>

“哼,什么誤會?當初要不是那該死的共工跑出來攪局,方浩那小子早就成了我妹夫,等會見了面,他要是敢裝作什么事都沒發生,你看我怎么收拾他?!痹菩臎]好氣的說道。

劍凌云四處看了看隨后拉著云心的衣袖,小聲說道:“心姐,你可千萬別沖動,方浩他現在修為可是比我還高出不少,你要和他動手,恐怕到時候吃虧的只能是你?!?/p>

云心一聽,頓時柳眉一挑道:“反了他了!他要是真敢還手,那這輩子都別想娶我妹過門了?!?/p>

“姐姐,你夠了啊,這人影還沒見著,你就先安排上了,也不知道這方浩到底愿不愿意見我呢?!痹颇蠲疾徽沟膰@了口氣道。

云心雙手叉腰,一臉霸氣的說道:“妹妹你放心好了,這方浩要是不敢見你,到時候我就算把這圣龍城掘地三尺也一樣把他給你找出來?!?/p>

“好了,玩笑就開到這,比試馬上要開始了,我先去做準備了,等比試結束之后,我一定不辱使命,把方浩完完整整的帶到你們面前?!?/p>

比試在即,劍凌云也不敢太過分神,在許諾了云心和云凝姐妹兩之后,他就直接來哦打了擂臺上。

“小子,沒想到你長得雖然不怎么樣,但是女人緣倒是不錯,跑到這么遠的地方還有女的送上門來倒貼,倒真是艷福不淺??!”玄火龜笑著調侃道。

方浩看著斗笠之下那張慈眉善目的臉龐,壓低聲音道:“我現在真是有點后悔,幫你搶這個肉身回來,想來這位古僧以后的名聲一定會敗在你手里?!?/p>

“這和尚早在幾百年前就坐化了,鬼才知道他到底是誰,再說他能被本神尊奪舍應該是他的榮幸才對!”玄火龜面不改色的說道。

方浩聽完,直翻白眼道:“果真是人至賤則無敵,論不要臉程度,你還遠在我之上?!?/p>

“臉這東西又不能吃,要來干嘛,有這個閑工夫跟我斗嘴,倒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擺平那兩個小妞吧!”玄火龜不動神色的笑了笑道。

方浩聽完,頓時感到一陣頭大。

以他的耳力,云凝姐妹兩人和劍凌云的對話他自然是聽得一清二楚,而且他心里也清楚,云凝對他的感情,并不是像她剛剛所說,是黃粱一夢那么簡單。

而方浩之所以如此糾結,并不是他不喜歡云凝,相反正是因為他喜歡在意云凝,才會感到頭大。

自從方浩來到大羅之后,在女人方面就極為克制,這倒不是說他想要守身如玉,而是他生來就和大羅界的人立場不同。

唯一真界和大羅,遲早會再次爆發戰爭。

到時候,方浩勢必只能站在九州這邊,但是云凝卻是土生土長的大羅界修士。

她和幽蘭還有贏曼曼都不同,所以方浩對她的感情也是分外糾結。

“既然曾經允諾過云凝要娶她,只要她還愿意,縱然背負萬世罵名,我方浩也愿意一力承擔!”

糾結歸糾結,要是云凝真的決心跟自己在一起,那縱使受千夫所指,方浩也必然會護她周全。

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如果沒有這個擔當的話,當初他也不可能和幽蘭涉險進入大羅界。

“本裁判現在宣布擂臺奪寶賽第三場正式開始,對戰雙方是由代表珍寶閣出戰的劍凌云對圣龍王朝太子霽青辰,比試開始之后,生死不論,只要有一方離開擂臺,即可判負?!?/p>

就在方浩下定決心的同時,第三場擂臺奪寶賽,也正式開始了。

此時擂臺之上的兩人均是身著一襲白衣,相貌更是各有千秋,不相上下,不過要論氣息的話,身為劍修的劍凌云,自然要更鋒銳一些。

“劍兄你身為劍修,為何今日不曾帶劍出戰,莫非是瞧不起在下?”

在對峙了片刻之后,霽青辰卻突然開口問了一個問題。

直到這時,旁觀的眾人才發現,站在擂臺上的劍凌云身形雖然依舊挺拔,但是背負在身后的那把長劍,卻不見蹤影。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河北福彩20选5开奖结果 股票开户怎么办理流程 好运快三免费计划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牛 天津11选5直选 私募基金底层资产什么意思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一定牛 基金配资100万一年利息 陕西11选五今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