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章 人見人愛的好東西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如假包換童叟無欺哈?!?/p>

唐很甜說著從背包里拿出一張宣傳單:“這是有醫院的地址和電話,如果你想盡快治療,我現在就可以帶你過去,我跟你說啊,你別看前列腺是小病,不會死人,這會影響你性生活的質量的,我們醫院在這方面是專家,保證你一個小時,幸福指數絕對不能和現在的十分鐘相比?!?/p>

十分鐘?

他什么時候十分鐘了?

蕭大少用看怪物似的眼神看極力推銷的唐醫生。

竟然懷疑他只有十分鐘,這是對他的侮辱??!

旁邊的幾個哥們已經笑得站都站不直了,一個個都眼淚亂飚捧著肚子東倒西歪,一點面子都不給蕭大少,氣得蕭大少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

“你、你怎么知道我只有十分鐘???”氣急的蕭雨澗瞪了眼斷定他男性功能有問題的某人。

唐醫生嘿嘿一笑,自來熟道:“別這樣嘛,這方面我看得實在太多了,十分鐘都是多的,這種病人早期不重視,到后面都是秒,不過你走運,遇到我,我一定會治好你噠?!?/p>

蕭雨澗瞪大眼睛,懷疑耳朵是不是聽錯了:“你、你剛才說什么?秒、秒、秒什么?!”

他是做媒體的,有些報道需要適當夸張一點,但也從來沒這么夸張過!

他扶住額頭,覺得自己的理智正在一點點崩潰,而不知死活的某人還把那傳單往他口袋里塞!

“你……你……”

能舌戰群雄的蕭大少舌頭就像打了結,一時之間竟然找不到話慫回去。

那原本勾著他脖子的哥們早就已經連腰都直不起來了。

這不知死活的醫生再說下去,他就要變成不舉了!

他深深吸了口氣,把掐死這人的沖動硬生生的壓下去后鐵青著臉離開。

“唉……”唐很甜略有可惜的看著那背影,嘟囔:“長那么帥有什么用???最主要要好用啊……”

聲音不大不小,蕭大少正好能聽到,他一個踉蹌差點摔倒,旁邊的一群狐朋狗友你扶著我我扶著你,笑得腳下都沒力了!

錯失一個顧客,唐很甜撇撇嘴,重新戴上耳機,剛想換個歌單,吉岡大步從洗手間走出來。

她連忙后退兩步,假裝只是路過,等人走遠,才連忙跑進洗手間,定睛一看,只見Chloe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我靠!那么猛??!”

震驚了一秒鐘,她拿出醫生的專業精神把chloe從頭到腳檢查了一遍,沒任何問題,只是因為缺氧而暈過去了罷了。

找來認識的酒保,合力把人搬上她的小面包車然后拉到醫院。

“吃什么的啊,那么沉……”為了賺錢,唐很甜醫生拼了,咬牙把chloe拖上診療室的病床,然后找到chloe的手機后撥通了林澈的電話。

正在上課的林澈接到電話,一聽chloe昏迷,把書塞進書包沖出教室。

守在門外的楊見狀,快步跟上。

“出什么事了林小姐?”

“chloe被人打暈了?!?/p>

楊見狀,眉頭微微皺起。

原來他不是特別的哎。

還是那個醫院,黑漆漆的建筑物就像一頭潛伏在黑暗中的野獸,只有兩盞燈亮著。

林澈熟門熟路直奔急診室。

chloe已經醒了,正抱著腦袋難受。

唐很甜醫生又恨不客氣的A了林澈五千塊,什么車費啦,人工費啦,檢查費啦,化驗費啦等等。

“我又去找她了……”chloe心虛地垂下頭。

“是被她打暈的?”林澈恨鐵不成鋼。

“我強吻了她,我沒想到他力氣那么大……”

被她掄到地上后他很快就不省人事了哎。

“你不是想通了嗎?”林澈無奈。

chloe眨了眨眼睛,表情非常無辜:“我昨天吃了鎮定劑后非常冷靜的想了一個晚上……”

“鎮定劑……”林澈無語,聽到這話的唐很甜醫生尷尬的用手指扣扣太陽穴,早知道就開點安眠藥,讓這家伙直接睡死過去哎。

林澈嘆氣:“唐醫生,謝謝你打電話給我?!?/p>

她還能再說什么,就是父母也沒有權利干涉孩子的戀愛自由,她作為朋友,只能盡自己努力在chloe需要她的時候出現。

唐很甜有些受寵若驚,連忙擺擺手:“哎,我也是偶爾碰到的啦,他這兩天最好好好休息,有什么不舒服給我打電話啊,我每天二十四小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隨時候診哈!”

她邊說邊把人送到門口,楊攙扶著chloe,回頭看了她一眼,她連忙沖楊笑了笑,直到林澈的車子徹底消失在視野外后,她才高興的耶了一聲,拿出手機打開支付寶。

五千塊嘿嘿。

她沖著手機傻笑。

如果每天都有錢賺就好了,她就不用為了錢而發愁了哎。

錢啊錢,真是個人見人愛的好東西。

這個世界怎么會有那么可愛的東西呢?

可惜這錢很快就不是她的了哎。

唐很甜可惜的嘆了口氣,把還沒焐熱的五千塊轉出去。

看到自己的余額重新變成了零時,她就好像失戀了,心里空蕩蕩的,難受。

環顧四周,偌大的候診大廳黑漆漆的,一排排半舊不新的椅子早就已經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

“很甜,等貸款到了,我要把這里的椅子全都換成沙發,讓來看病的人坐得舒舒服服,空調也應該修一下,到了冬天總是不夠暖,還有門口的水泥路,鋪一層塑膠在上面,殘疾人的那個通道再擴建一下……”

曾經這里是她夢想,有她的家人,她的老師,還有信任這家醫院的病人們,然而現在除了這一排排椅子還在,一切都已經物是人非。

唐很甜的手放在冰冷的椅背上,心里五味雜陳,眼底不知何時彌漫著濃濃的悲傷,在被這情緒吞噬之前,她連忙甩甩頭,倔強的擦去眼角的水汽。

她收拾好情緒走進急診間,剛想坐下,忽然外面傳來汽車的聲音。

難道是財神爺又回來了?

她連忙站起來往外面走,迎面走過來兩個不認識的男人,她剛想開口,兩個男人二話不說直接把她架起。

“哎,你們干什么???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东京快乐8开奖结果 东方6十1开奖时间 古井贡酒股票分析 极速快三网址0 pk10全天五码两期计划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 天津体彩11选5兑奖 唐山港股票行情 河南快3遗漏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