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2、殘酷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沐瑤雖然沒有來過罪惡之城,但這趕來的一路上,也多少打聽到了不少。

如今沐瑤已經知道,在罪惡之城里面,有很多的散修聯盟,且每一個散修聯盟都由一定數量的散修組合而成。

這些散修聚在一起,抱團取暖,在罪惡之城占據一席之地,形成一股小型的勢力。實力一般的散修,想要定居在罪惡之城,一般也是會找一個散修聯盟加入,尋得庇護。

當然,尋得庇護的同時,又是要為其所在的散修聯盟出力。

“蕭遲,你還想逃?”

其中一個胸口繡著月牙標志的黑衣男子,掠到藍衣中年男修的前方,和他的同伴一前一后,攔住了這個藍衣中年男修的去路,讓他進退兩難。

被稱為蕭遲的藍衣中年男修面色黯然,深吸一口氣后,又是從儲物戒中取出一個封印的玉盒,隨即扔給攔住他前方去路的黑衣男子。

并且及時的表態道:“兩位暗月幫的道友,你們要的東西在這個玉盒里面,東西我也已經解除認主,如今我已經交給兩位道友,還希望兩位道友看在我配合的份上,放我一條生路!”

蕭遲的一番話下來,姿態也是擺得非常之低。

不遠處,沐瑤三人忍不住頓住了身形,旁若無人,看熱鬧一般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沐瑤三人沒有注意到,周圍沒有一人駐足觀望,反而像是避瘟神一般遠遠避開了兩個所謂暗月幫的人,就好像唯恐惹禍上身一般。

沐瑤這一路上,雖然聽說過罪惡之城內有不少的散修聯盟,但暗月幫這個名字還是沒有聽過的,所以她也不知道這個所謂的暗月幫的實力如何。

不過既然連名字都沒傳出去,那么可想而知,這個暗月幫的勢力定然不會大到哪里去,甚至在罪惡之城可能排不上號。

“這個蕭遲,似乎得到了什么好東西,所以被這兩個暗月幫的人追,姐姐,你說那個玉盒里裝的會什么東西?”

夭夭突然一臉好奇的湊到沐瑤的耳邊,小聲的問道。

沐瑤輕輕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隨后想到什么,轉頭看著身邊的夭夭,低聲告誡道:夭夭,此地是罪惡之城,這里混亂無比,不該打聽的別打聽,免得惹禍上身,知道嗎?”

夭夭聽見主人的告誡,雖然心里不以為意,但還是聽話的點頭,“知道了,姐姐!”

說完,就閉著嘴巴不說話了。

沐瑤見攔在蕭遲前面的那個暗月幫的成員,接住蕭遲扔過來的玉盒,打開查看,見沒問題以后,適時的對他的同伴點了點頭。

他的同伴見狀,立馬朝對方使了個眼色,兩個暗月幫的成員眼神交匯以后,沐瑤突然發現,兩個暗月幫的成員的目光陡然冷了下來。

“咻咻咻!”電光火石之間,一道清脆的刀鳴聲,夾雜著一陣凌厲的劍嘯聲,同時響起。

下一刻,“噗呲!”血花四濺,藍衣中年男子蕭遲,瞬間被兩個暗月幫的成員殺死。

“這就是罪惡之城?”血腥殘酷的一幕,就活生生的出現在沐瑤的眼前,沐瑤的眼神雖然毫無波動,但內心卻還是感受到了罪惡之城的殘酷。

不過,沐瑤也不是什么沒有見過世面的小白,比這更血腥殘忍的她都見過,如今不過是感嘆一番罷了。

“我們進去吧!”池清寒連眼神都沒變一下,對于這樣的一幕,在這種地方不要太常見了。

沐瑤輕輕點頭,很快,三人順著城門進入罪惡之城。

“哇!好大!”夭夭一進入罪惡之城,看見眼前的一幕,忍不住出聲驚嘆道。

它之前都是在主人空間內的,真正在外面的時間并不多,如今的夭夭是看什么都覺得新鮮有趣。

沐瑤雖然不至于像夭夭那么夸張,但眼中的驚嘆還是很明顯的。雖然之前在遠處的時候,沐瑤就發現罪惡之城占地面積不小。

但當真正進入罪惡之城里面的時候,卻又是深深的感受到了罪惡之城的廣闊。

進入罪惡之城,沐瑤只覺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源自心底升起一種魚歸大海的感覺。

罪惡之城里面,又分為多條主干道,幾乎貫穿整座罪惡之城。至于大小街道巷子,更是數之不盡。

而在主干道上,又是有不少人在路邊擺攤,賣什么的都有,如:靈器法寶,或是丹藥靈藥,或是符箓陣盤。

甚至還有許多奇形怪狀,稀奇古怪,叫不出名堂的東西,或是一些法寶殘片等。不少攤位之前,也有人在問價。

沐瑤三人行走在主干道的大街上,目光看著眼前的一切,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了罪惡之城里面的熱鬧。

甚至,沐瑤的神識中,就感應到了好幾股氣息不下于清寒的人物,至于出竅、藏神和煉虛,這幾個層次修為的人就更多了。

只是,讓沐瑤奇怪的是,這個地方,出竅以下的修士反倒極少,大街上就連元嬰都沒幾個,更別說那些金丹筑基練氣了。

沐瑤雖然感到奇怪,但也只是一瞬間,很快就明白過來,此地是罪惡之城,一般修為不夠的修士哪里敢到這種地方來。

哪怕是來了,在沒有足夠的自保之力以前,也不敢輕易出來,免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當然,在大街兩邊的店鋪里面,還是有不少的低階修士的,這些低階修士在店鋪里面工作,因為有店鋪的庇佑,倒也安全。

沐瑤的目光不停的關注著大街上這些來來往往的女修,一邊關注的同時,還用神識跟空間內的顏茉交流。

“顏茉,如今我們已經在罪惡之城了,你在空間里是可以看見外面的情形的,想要什么樣的肉身你自己決定!”

“好的,多謝小姐,我會注意的,若是看見合適的,我會提前跟小姐說!”空間內的顏茉聽見沐瑤的話,語氣激動,臉上滿是感激之色。

話音落下,她也沒什么心思修煉了,而是透過空間,開始仔細查路上那些來來往往的女修,看看哪具肉身更符合她的要求,顏茉的目光,就好像在挑選一件貨物一般。

“顏茉,你挑歸挑,但有個前提,你只能奪舍惡貫滿盈的女修,若是無辜之人,就算肉身再合適,我也是不允許你奪舍的,知道嗎?”

隨后想到什么,沐瑤又立即用神識對顏茉囑咐了一番。免得傷及無辜就不好了。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