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兩只小狐貍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世界夾層內的地下軌道。

趴在顧約膝蓋上不知不覺睡過去的齊瀟瀟突然微微一震,有些茫然地睜開眼睛,四下張望,不知身在何處。

“醒了?”

“隆哥?!甭牭剿穆曇?,齊瀟瀟的不安剎那間就被幸福填滿,揉著眼睛道,“我剛才做了個夢?!?/p>

顧約想了一個晚上該怎么處理他跟這個齊瀟瀟的關系,想來想去也沒想出個好方法來,反而腦子昏昏沉沉,頭大如牛,聞言只好接下話題:“夢到什么了?”

齊瀟瀟的聲音中滿是期待和憧憬,黑暗中,她的金眸熠熠生輝,宛如映著一片星辰大海:“我夢到自己穿著白色的婚紗,跟你在門內最豪華的酒店舉行了婚禮?!?/p>

頓了頓,她的聲音中蘊含了一絲羞澀,頗為不好意思地道:“你說要讓我每天都嫁你一次,于是我穿著各種款式的漂亮婚紗。你帶著我在沙灘、森林、游艇、熱氣球等不同的地方,舉行了一次又一次風格迥異的婚禮?!?/p>

顧約心道,姑娘,你也太會做夢了吧!想起她剛才的動靜似乎是被嚇醒的,不由得問道:“這個夢很不錯啊,我以為你做噩夢了?!?/p>

“是噩夢……”齊瀟瀟擰起秀眉,“最后洞房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嫁的人竟然不是你?!?/p>

“……”他該怎么回答。

“隆哥……”齊瀟瀟鉆進他懷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開始患得患失,“我突然有點害怕去門內了?!?/p>

顧約有些別扭于兩人太過接近的距離,又擔心自己抗拒的太明顯,會讓對方起疑心,只好順勢抱住她,輕拍著她的背部安慰道:“別怕,夢都是反的。我們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瀟瀟,我……”

你丫的要是反悔了,在老子掌心寫個心愿說要回到門后去,他找誰哭去。而且都過去一個晚上了,不知道外面現在是什么情況,師兄他們有沒有找他。

“隆哥?!饼R瀟瀟感到他心頭的失落,想著一直以來朱力隆拼死拼活,上刀山下火海地從紅眼祟金眼祟的手中保護她。

又事事以她的意志為優先,每天不厭其煩地幫她實現心愿。

想到這,她心中頓時升起愧疚,覺得自己太任性,忙不跌的道歉,“對不起,隆哥,我不該說這樣的話?!?/p>

顧約莫名其妙,卻并沒有說破。

他得想辦法讓齊瀟瀟主動把今天的心愿寫成去到門內,這樣今天的心愿就完成了。

這個能力雖好,可每天一個,他也有些憂愁。

這個齊瀟瀟看上去特別粘人,摟摟抱抱他還可以接受,如果再進一步深入下去,他這流氓就耍的過頭了。

正好這時候齊瀟瀟的肚子咕咕叫了起來,顧約將她從懷里扶起來:“餓了吧,我們先去門內,然后我去找點吃的?!?/p>

“嗯?!饼R瀟瀟拉過他的手,在他掌心一筆一劃寫下三個字。

去門內。

眼前一亮,兩人出現在星云酒店不遠處的那個公交車站。

還沒適應突如其來的光線,耳邊傳來卓凌的聲音。

顧約心中一動,突然暴起,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反拉到背后,另一只手迅速抵在他的咽喉處,冷聲道:“別動!”

卓凌掙扎幾下,怒道:“一上來就動手,你在搞什么鬼?”

“怎么,你認識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顧約環視一周,他和齊瀟瀟現在這個樣子不方便去圖書館,視線落在星云酒店那里,心中頓時有了主意。

“原主人……你不是我家四弟?你是誰?喂!”卓凌背對著顧約,看不到他的表情,聞言頓時急了。

“門內怎么是這幅光景,正好,你跟我們走一趟吧?!鳖櫦s挾持著他往星云酒店走去。

齊瀟瀟看到她心心念念的門內,居然是這幅殘墻斷壁的光景,比門后還要蕭條,心中無限悵然和失望,無精打采地跟在兩人身后。

“馮瀟瀟,你把他怎么了?”卓凌這才注意到她,結果震驚地發現她的發色和瞳孔居然變色了,失聲道,“你!”

“馮瀟瀟……”齊瀟瀟面露恍然之色,“是這具身體原先的名字嗎?這可真是神奇的緣分??!”

卓凌一頭霧水,隨后聽到顧約把聲音壓到只有他能聽到的地步:“別擔心,配合我?!?/p>

星云酒店從外頭看上去倒塌的不成樣子,沒想到里面卻還有不少可以藏身避風的地方。

顧約挾持著卓凌,帶著齊瀟瀟找了一處安全的角落,開門見山道:“你也看到了吧,我們兩個都是金眼祟?!?/p>

他說著松開卓凌,大馬金刀地坐在他身邊,拍拍他的肩膀:“我勸你還是不要動什么歪心思,不然我可無法保證你還能有小命走出這個地方?!?/p>

卓凌在聽到他之前的提醒后,心中稍安。

他知道顧約依然是顧約,現在有問題的就是眼前這個變成白發金眼祟的馮瀟瀟了。

于是他再次問道:“你們來自門后?”

顧約眉毛一挑,并沒有否認:“不錯?!?/p>

這兩只小狐貍聯合起來忽悠人,齊瀟瀟這個被蒙在鼓里的女人,完全沒有察覺到不對勁,還在傷感這里的斷垣殘壁,憂心她的婚禮。

卓凌一唱:“你是怎么來到門內的?為什么會以我家四弟的樣子出現?”

顧約一和:“兄弟,請你搞清楚現在的狀況?!?/p>

他說著指了指自己:“我問,”又點著對方的胸口,笑道,“你答?!?/p>

卓凌呼吸一窒,這小子還演上頭了,表情一垮,妥協道:“你問吧?!?/p>

“你剛才叫我什么?四弟?你認識這具身體的原主人?”

“對啊,我們大學同一個宿舍的,相見甚歡,于是就結拜了?!?/p>

顧約眼睛一瞇,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你說謊了?!?/p>

卓凌凝視著他的眼睛,心中大致有了方向:“好吧,我們是特戰部的?!?/p>

“特戰部!”顧約故作驚訝,一邊的齊瀟瀟也從悵然中回過神來,朝他們看過來。

卓凌也不廢話,簡單直接地掏出折扇式凝柱器,“唰”地凝出湛盧。

齊瀟瀟瞪大眼睛,湊過來驚訝:“你的這個凝柱器,怎么跟我的不一樣?”

這次換卓凌驚訝了:“你的凝柱器?你也是特戰部的?”

顧約反問:“不然你覺得我們是什么?”

卓凌一臉懵逼:“你們不是金眼祟么?”

“門內的人就是那么無知?!鳖櫦s眼神輕蔑,雙手抱著胳膊,好心地給他解釋,“門后的特戰部中,死柱全是鬼。我原本是死柱,擁有的紅眼祟在一次任務中,進化到了金眼祟?!?/p>

卓凌滾動了一下喉結,看向齊瀟瀟:“那她呢?”

“她是我的女朋友,同時也是我的生柱,機緣巧合下,她變成了白發金眼祟?!?/p>

臥槽!臥槽!

卓凌心中震驚無比,這門后的人,果然有點不太正常的樣子。

顧約又問:“對了,不是說門內高樓大廈拔地而起,街道上車水馬龍川流不息,各商場人聲鼎沸,熱鬧非凡?,F在這幅光景,怎么看上去比我們門后還要惡劣?是不是發生了什么?”

卓凌嘆了口氣,把帝都的情況大致講了一下。

“祟亂,內亂再加上天災,還真是世界 末日啊?!鳖櫦s感嘆。

齊瀟瀟一臉憂愁:“隆哥,現在門內這個樣子,我們的婚禮還怎么舉行???”

卓凌眼珠子一凸,張大嘴巴看向顧約,露出詢問的神色。

婚禮???

顧約不動聲色地朝他遞過去一個安心的眼神,隨后面向齊瀟瀟安慰道:“不用擔心,你忘記我們兩個的能力了?只要是你的心愿,我都能夠幫你實現?!?/p>

卓凌心思活絡,眼珠子一轉:“我看你們兩個感情深厚,眼中只有彼此。冒昧問一句,你們來門內是為了舉行婚禮么?”

顧約在內心翻了個白眼,心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們感情深厚了。轉頭瞥見齊瀟瀟正在看他,只好硬著頭皮點點頭。

卓凌再次試探:“不知道你們對這個婚禮有什么要求,想請誰來策劃婚禮,攝影師和樂隊聯系好了么?打算邀請多少賓客,男女雙方的伴郎伴娘人選確定好了么?還有,男方的彩禮和女方的嫁妝又準備的怎么樣了,黃道吉日選在哪一天?”

一大堆問題劈頭蓋臉甩出來,直接讓得齊瀟瀟睜大美眸,好半天才弱弱地問道:“門內結個婚,有這么多要求嗎?”

卓凌深以為然:“那是!畢竟這是人生大事,大部分人一生只有一次機會。自然是要好好操辦,在新郎新娘的人生篇章中添上最重要的一筆,讓他們一輩子都銘記在心,難以忘懷?!?/p>

顧約心中怒贊一聲,不愧是卓凌,這么快就吊住了齊瀟瀟的胃口。

現在只需要他再加點料,就能讓齊瀟瀟心甘情愿站在他們這一邊。

“門內現在這個樣子,你說的這些人,還找的到么?”

卓凌十分老實地搖搖頭:“恕我直言,眼下大家自顧不暇,別說這些人了,都沒有適合的場地來讓你們舉行婚禮?!?/p>

看到齊瀟瀟眼中濃濃的失望之色,卓凌話鋒一轉:“不過,我倒是有個建議,不知道兩位有沒有興趣聽一下?”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