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 貼身保護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電話接通之后,蘇冠峰的聲音之中依舊還有幾分疑惑,輕聲開口問道:“陳董事長,怎么這么快就給我打過電話來了?”

陳平也是微微一頓,隨后輕聲開口說道:“蘇董事長,有件事情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告訴你一下的,就在剛剛,我離開蘇氏集團的時候,在蘇氏集團的地下停車場內遭到了刺殺?!?/p>

“對方動用了一名槍手和幾十名打手,想要將我殺死在蘇氏集團的地下停車場內?!?/p>

“這件事情畢竟是在蘇氏集團的地盤上發生的,雖然和蘇氏集團沒有關系,不過我想還是有必要讓蘇董事長知道的?!?/p>

聽到陳平的話,電話的另一端蘇冠峰也表現得極為震驚,聲音都變得高昂了幾分,而后連忙開口問道:“陳董事長你沒有受傷吧?”

陳平輕笑了一聲,隨后毫不猶豫的輕聲開口說道:“當然沒有,否則的話我也不會在這里和你打電話了?!?/p>

聽到陳平這么說,蘇冠峰明顯是松了口氣,而后心有余悸的沉聲開口說道:“陳董事長,這件事情是我們蘇氏集團的錯,發生在我們蘇氏集團的總部,我們蘇氏集團也有推卸不了的責任?!?/p>

“你放心,對方這么做,不僅僅是想要殺你,而且也會讓我們蘇氏集團顏面掃地,哪怕這件事情結束之后,陳董事長你不想繼續深究下去,我們蘇氏集團也不會放過幕后主使者?!?/p>

“在臨海省范圍內,蘇氏集團的勢力,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夠招惹得起的,我們的消息渠道自然也會要更加靈通一些,有關于這件事情,我一定會追查到底,請陳董事長放心,絕對會給陳董事長一個完美的交代?!?/p>

聽到蘇冠峰這么說,陳平也是微微一笑,隨后和蘇冠峰客氣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

從蘇冠峰的話語之中,陳平并沒有聽出任何的不妥,不過對此,陳平也并沒有太過在意。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蘇冠峰的心機城府并不像那些商界老油條一樣深不可測,可不管怎么說,能夠在臨海省商界聯盟之中呼風喚雨這么多年,并且將蘇氏集團一手打造成為了如今的龐然大物,蘇冠峰的手段也絕不容人小覷。

哪怕是陳平,也不會太過輕視蘇冠峰。

所以對于蘇冠峰的話,陳平并沒有完全信任,將這件事情告訴給蘇冠峰,也只是理所應當而已。

對此,陳平也并沒有繼續深想下去。

蘇氏集團那邊該如何調查,陳平并沒有太過的關心,甚至就連平宇集團這邊,除了聶偉之外,也根本沒有人知道這次的刺殺事件。

因為陳平非常清楚,平宇集團的商業實力雖然已經算得上是極為恐怖,甚至已經稱得上是大型集團企業,哪怕是在臨海省范圍內,平宇集團的商業實力也足以名列前茅,可不管怎么說,平宇集團畢竟剛剛進入到臨海省范圍之內,甚至還沒有正式成為臨海省商業聯盟的一員。

在臨海省范圍內屏宇集團的消息渠道,遠遠不能和那些大型集團企業相媲美,甚至就連一些中小型的公司在這方面上都要比平宇集團強上一頭。

憑借平宇集團的力量,想要查出幕后主使者的身份,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陳平全力追查,恐怕到了最終,也就只能是查出那些打手的身份而已,甚至就連那名槍手的身份是否能夠查得出來都未可知。

而且就算查出了這些人的身份,恐怕也沒有辦法牽出幕后的主使者。

畢竟如果是陳平自己來做,恐怕也只是會拿錢收買一些打手,乃至于殺手而已,自己根本就不會出面。

甚至根本不會讓這些打手猜測到自己真正的身份,所以無論怎么調查,以平宇集團的力量,也根本沒有辦法調查出幕后的真正主使者。

恐怕就算是蘇氏集團,類似的調查也不會太過深入。

所以陳平根本就沒有將心思放到這方面上去,只是陳平在心里敲響了警鐘而已。

因為陳平非常清楚,在東江省范圍內的時候,平宇集團從來沒有過任何競爭對手。

昌平超市公司,光宇科技公司,乃至于平宇集團下屬的其他幾大子公司,所涉及到的各行各業,都處于近乎一片空白的狀態。

平宇集團在東江省范圍內的發展,幾乎是一帆風順,除了資金方面的困難之外,從來都沒有遇到過太大的阻礙。

可現如今,平宇集團已經走出了東江省的范圍,進入了臨海省的范圍,日后,如果平宇集團能夠在臨海省站穩腳跟,那么平宇集團后續的發展,也將會擴張到一個又一個的省份。

到那個時候,華夏范圍內的其他省份之中的情況,和東江省可是截然不同的。

平宇集團所面臨的競爭對手,也將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

甚至到最后,很有可能會直接面臨那些全國性的集團企業,而在面對這些競爭對手的時候,平宇集團所遇到的各種手段也將會層出不窮。

無論是商業上的手段,還是這種陰暗的手段,恐怕都不會少。

所以陳平也必須提高警惕,無論是自己,還是平宇集團的高層人物,都必須首先學會保護好自身。

否則的話,很有可能會造成平宇集團內部的動蕩。

別的不說,如果今天對方的刺殺真的成功了,就算殺不了陳平,讓陳平重傷住院,那么平宇集團內部也必將陷入一團亂麻。

而且和蘇氏集團的合作,也將會就此終止。

除非陳平能夠早日出院,否則的話,蘇氏集團那邊必定會按兵不動,絕不會和平與集團在這個時候,達成全方位的戰略合作協議。

而到了那個時候,平宇集團在臨海省范圍內,恐怕就將會陷入到舉步維艱的階段。

從這件事情上,也可以看得出來,商業場上的勾心斗角,遠遠不止外人所看到的那么簡單。

一些明面上的手段倒還好說,可是一些陰暗的手段,卻是防不勝防。

陳平能夠做的,也只是盡量防范而已。

想到這里,陳平也是仔細的斟酌了一番,隨后便打電話通知讓聶偉到自己的辦公室來。

片刻之后,聶偉也連忙趕到了陳平的辦公室之中。

在陳平的示意之下,直接坐在了陳平的面前。

此刻的陳平,依舊還在深深的沉思之中,沉吟了許久之后,陳平的手指下意識的敲打著座椅的扶手,而后緩緩抬起頭來看向了面前的聶偉,輕聲開口問道:“平宇集團保安部的力量,現如今達到了什么層次?是否能夠保護我們平宇集團的所有高層?”

聽到陳平的問題,聶偉也是微微一愣,而后連忙苦笑了一聲,輕輕搖了搖頭,沉聲開口說道:“董事長,如果僅僅只是日常的安保工作,那么保安部現在所擁有的安保力量已經完全足夠了,畢竟我們平宇集團兩大總部內部,都已經安裝了非常嚴密的監控系統?!?/p>

“除了一些極其少見的死角之外,整個平宇集團總部大樓的內部,都可以處在全方位監控的范圍之內?!?/p>

“可是如果是要貼身保護平宇集團各位高層的安全,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整個平宇集團保安部的內部,除了我之外,根本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勝任這種工作?!?/p>

“如果真的出現類似于今天的刺殺,平宇集團保安部的那些人,恐怕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保護目標的人身安全?!?/p>

聽到聶偉這么說,陳平也是微微苦笑了一聲,其實他已經預料到了這種答案。

平宇集團保安部一直都不算太過受到重視,所真正負責的也僅僅只是平宇集團的公司安全而已,對于公司高層的人身安全保護,在此之前一直都沒有受到陳平的重視。

仔細思索了片刻之后,陳平慎重的輕聲開口問道:“對于你之前的經歷,我并沒有想要探聽的想法,不過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在軍隊中服役的那段時間,有沒有戰友可以到平宇集團之中來工作?”

“主要工作的范圍,就是貼身保護平宇集團的這些股東高層?!?/p>

聽到陳平的話,聶偉也是微微一愣,而后目光之中瞬間爆發出了一陣神采,目不轉睛的看著面前的陳平,熱切的輕聲開口問道:“董事長,你說的是真的嗎?”

陳平也是愣了一下,隨后笑著開口說道:“當然是真的?!?/p>

聶偉的呼吸頓時就急促起來,隨后連忙開口說道:“有,當然有,董事長你應該也能夠想到,我在部隊時候那幾年的經歷,其實并不僅僅只有我一個人?!?/p>

“我有很多戰友,和我的情況都有些相似,既沒有辦法透露出自己真實的經歷,同時也已經退役?!?/p>

“和我一樣掙扎求存的戰友,至少還有十幾個人,這都是我當年真正的生死兄弟,他們也一直都在為生活愁悶,如果董事長真的能給他們一個機會,我相信他們一定會認認真真的做好這份差事?!?/p>

聽到聶偉這么說,陳平也是笑了起來,他倒是忘了考慮這方面的問題。

的確如此,當初在軍隊之中的神秘經歷,雖然沒有辦法對外人說,不過不管怎么說,這樣的經歷,絕不僅僅只是因為一個人擁有。

而他當初的那一批戰友,雖然也有一部分人已經得到了晉升,依舊還留在軍隊之中,不過和聶偉一樣退役的人恐怕也不在少數。

這其中有一部分人,或許已經解決了自己的生存問題,可和聶偉一樣,為自己的生活奔波苦惱的人,恐怕也不在少數。

想到這里,陳平也是笑了起來,而后直截了當的沉聲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和你那些戰友說一聲吧,問問他們能不能來到平宇集團之中工作?對了,他們的身手如何?”

聶偉頓時咧嘴一笑,而后連忙輕聲開口笑道:“董事長放心,我的這些戰友雖然在各方面上比我還稍差一些,不過也絕對算得上是軍隊當中的精英人物了,當初我是他們的隊長,所以才能夠強上一頭,不過我們之間的差距其實也沒有多大?!?/p>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