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02章 洛瑩瑩的危機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這段時間因為咱們放出去的病毒,那些貧民區的臭婊子們都漲價了,這么久沒碰過女人,你就不想開開葷么?”

那個留著寸頭,膚色黢黑的非洲人對同伴說道,說話間,眼神還時不時色瞇瞇的瞄一下身后緊閉的房門,仿佛那扇并不結實的木板門后面,就是他的天堂般。

另一個光頭同伴聞言,則是臉上流露出幾分遲疑的表情,“這樣……恐怕不太好吧,老大他自己都沒把那女人怎么樣,如果咱們先做了……”

“呵呵,你不記得他豢養了好幾個從人販子手里買回來的奴隸了嗎?我看中那個印度妞兒和歐洲妞兒很久了,可惜是老大的女人,他可不會在自己吃肉的時候還想著讓咱們下面的人喝口湯?!?/p>

那寸頭說著說著,還露出一副嗤之以鼻的表情,“光今年,他就從那幫人販子手里買來了三個奴隸,你覺得他有火會憋著嗎?看開點吧兄弟,只有咱們這幫做小弟的,才只能每月去那么幾次貧民區,找那些三流貨色發泄一下?!?/p>

“那你的意思是……”

原本還有些猶豫的光頭,竟是被同伴說著說著,也漸漸流露出了心動的表情。

看到他那已經逐漸被欲.火燃燒的目光,光頭不禁得意的咧嘴一笑,“你也見過里面那個亞洲女人長什么樣吧?那姿色,可是比起老大豢養的那些奴隸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貧民區那幫貨色更是沒法比了?!?/p>

“看看那白嫩的臉蛋,那身材,你就不心動嗎?”

寸頭咕咚一聲吞了口涎水,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干澀的嘴唇,“當然心動啊,媽的,這種姿色的女人,我以前只跟老大去美國辦事時才見過,在美國那邊,可是得兩萬美金才能跟這樣的女人睡一晚?!?/p>

“呵呵,現在這么好的機會就擺在面前,兩萬美金咱們可以省了,而且像這種潔身自好的富家千金,就算被咱們睡了也肯定不敢聲張,怎么樣,要不要試試?我這里還有咱們的醫師研發出的新藥,保準今晚讓你爽翻天!”

那家伙說著說著,還跟做賊的看了看周圍的情況,這才從兜里掏出一個小玻璃瓶,瓶子里裝著幾顆不大不小的粉紅色膠囊。

看到他這玩意兒,旁邊的寸頭頓時眼前一亮,“咱們的醫師還研發這東西?他不是只為我們生產研發病毒的嗎?”

“呵呵,一次實驗中的失敗品罷了,當時被用來做實驗的女人沒死,反而浪的跟只發了情的母狗似的,我當初正好被派去收拾實驗室,看到那女人的反應,就偷偷藏了一瓶?!?/p>

“這……不會有什么問題吧?萬一要是出事了,老大可不會輕饒了我們?!?/p>

寸頭一聽這玩意兒竟是陰差陽錯下鼓搗出來的殘次品,心里不由得再次突突起來。

“能有什么事,上次那個試驗品用藥以后,還活了兩個多月,又參加了三次實驗才被玩死的,放心吧,不會有問題的!”

“……”

寸頭面露遲疑,顯然是還在糾結,不過看那光頭透著股誘拐的目光,他也知道

,很明顯他已經堅持不論多久就會選擇跟光頭同流合污了。

茅草屋里,洛瑩瑩此刻正被草繩綁著雙手扔在墻角,小腦袋倚在墻面上熟睡著。

這丫頭睡覺時還皺著眉頭,身子時不時跟受了寒似的顫抖著,顯然是受了不小的驚嚇,就連睡覺都在做噩夢。

不過這也難怪,像她這種內心純善性格溫順的小姑娘,突然被一幫恐怖分子給挾持在他們的大本營,怎么可能不受驚嚇?

就在她嘴里反復嘟囔著“別傷害我,求求你們別傷害我”這句話時,茅草屋的木板門突然被人粗暴的一腳從外面踹開。

“砰!”

“??!”

在睡夢中受到了驚嚇的洛瑩瑩,此刻睜開眼睛后,便是本能的發出一聲尖叫。

“媽的閉嘴,不許叫,再叫信不信老子殺了你!”

踹門而入的光頭顯然也是沒料到洛瑩瑩的反應會這么激烈,當下他也有些擔心這尖叫聲吸引來別人的關注,所以直接沖上去就甩了洛瑩瑩一巴掌。

吹彈可破的俏臉,頓時被扇的緋紅一片,而臉頰上傳來的火辣辣的疼,也是讓洛瑩瑩趕緊本能的閉上嘴巴,一汪濕乎乎的淚水在眼眶里來回打轉,那委屈巴巴的模樣,是真叫一個我見猶憐。

“呵呵,這就對了嘛,只要你乖乖的聽話,我保證不會傷害你的?!?/p>

原本就不壞好心的光頭,看到此刻梨花帶雨的洛瑩瑩,小腹中那團火焰更是抑制不住的升騰起來,甚至就連進門前還有些猶豫不決的寸頭,此刻也已經徹底被欲望控制了理智,打消了之前的所有顧慮。

“你們……你們想干嘛?”洛瑩瑩聲音顫顫巍巍的問道,同時身子還不住的挪動著,似乎想要往后靠靠,盡可能的離對面那兩個家伙遠一點。

不過很可惜,這種非洲部落群的屋子,面積本就不大,再加上她之前原本就是置身墻角的,此刻不論洛瑩瑩再怎么挪動身體,也只能是貼墻貼的更緊而已。

可是對面,那兩個目光邪祟的黑鬼,已經嘴角泛著獰笑,摩拳擦掌一步步的朝她走來。

“哈哈哈,我們也沒想干什么,就是大晚上守在外面怪無聊的,所以就來找你聊聊天而已……”

那光頭說著話,已經把手里的機槍放在地上,“你看吧,我連武器都放下了,真的沒有要傷害你的意思?!?/p>

不過他緊接著又從兜里摸出一個小玻璃瓶裝著的粉紅色膠囊,這一幕卻是讓洛瑩瑩看的瞬間心頭一寒。

“你們……你們要干什么?你們別過來……不要,不要??!”

此時此刻,洛瑩瑩完全就是憑借著自己潛意識的本能在哀求著,哀求著對方不要傷害自己。

然而她沒有想到的是,這會兒她那梨花帶雨的表情,再配合上求救的哭喊聲,對于眼前的兩人來說簡直就是激發他們荷爾蒙分泌的最佳良藥。

當下那光頭再也顧不上跟洛瑩瑩廢話,直接朝著身邊的寸頭同伴使了個眼色,而后寸頭便是咧嘴一笑,徑自一個

箭步上前,一手掐著洛瑩瑩的脖子,一手捏著她兩邊的臉頰,強行把洛瑩瑩的嘴給掰開。

兩人的配合相當默契,寸頭黑鬼前腳剛掰開洛瑩瑩的嘴,光頭黑鬼緊接著就從小玻璃瓶里倒出了一粒粉色膠囊,一把塞進洛瑩瑩半張的朱唇里。

“不要!”

洛瑩瑩發出一聲驚呼,身子被草繩捆綁著竭力掙扎,同時也是本能的往那寸頭黑鬼的手上咬了一口。

這一口正好咬在寸頭的虎口上,當場就給他咬了個血肉模糊。

“媽的你個賤女人,敢咬我!”

寸頭當即便是怒目圓瞪的狠狠瞅著洛瑩瑩,揮手就是一個巴掌甩在她臉上,而后直接用手死死堵住了洛瑩瑩的嘴,“給我吃,把它吃下去!”

“咕咚……”

沒過多久,洛瑩瑩就因為喘不上氣,不得不本能的吞咽一口涎水,連帶著也將嘴里那枚粉色膠囊給吞了下去。

“哈哈哈,她吃了,她吃下去了!”光頭黑鬼注意到洛瑩瑩吞咽的動作后,當即就跟手里攥了張五百萬的彩票似的肆意大笑起來。

寸頭黑鬼見狀,也是嘴角含笑的松開了自己的手。

當他拿開自己手的那一瞬間,洛瑩瑩立馬面色潮紅的開始拼命呼吸著空氣,以緩解自己肺部之前因為缺氧而導致的不適。

“這藥得多久才能發作?”

寸頭黑鬼一邊用嘴含著自己流血的虎口,一邊扭頭對同伴問道。

光頭黑鬼則是毫不猶豫的回了句,“不久,上次我看到那個試驗品服藥之后,沒十秒鐘就發作了,看看這個亞洲娘們能撐多久吧!”

“呵呵,等她藥效發作了,我一定要讓這賤女人欲仙欲死,媽的,敢咬我……”

寸頭黑鬼說話間,更是目光無比怨恨的看了眼洛瑩瑩。

單從他那雙本就不是善茬的眼神里泛著的怒意來看,可以想象,待會兒洛瑩瑩身上的藥效一旦發作,這家伙肯定是不會憐香惜玉的……

就在兩個黑鬼臉上帶著獰笑,默默的看著洛瑩瑩時,洛瑩瑩身上的膚色,則是幾個眨眼的功夫就如同被蒸熟了般變的通紅無比。

不光如此,甚至于她眼中的瞳孔,也是很不科學的開始渙散起來,明顯的已經有點神志不清了。

“你們……你們到底給我吃了什么?我怎么……好熱,好熱啊……我身上好癢……”

洛瑩瑩眼神迷離渾身冒著香汗,用僅存的幾分意識告誡自己,一定要繼續保持清醒,然而現實就是,到最后她甚至漸漸的聽不清自己在說什么了。

意識漸漸模糊的洛瑩瑩,憑借著最原始的本能,拼命用身子蹭著背后的墻面。

而這一幕落在對面那兩個黑鬼眼里,則是讓他們臉上的獰笑變的更加肆無忌憚起來。

兩人默契的對視一眼,旋即便是摩拳擦掌的走向洛瑩瑩。

“我要先品嘗一下她的小嘴,那滋味一定很誘人……”光頭黑鬼瞇瞇著眼睛,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干澀的嘴唇。

(本章完)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六肖中特期期准+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中6个多少钱 福利彩票怎么买法 福建快三彩票 股指期货配资 福建31选7玩法附加 吉林快三是不是官方 江苏体育彩票大乐透 天津快乐10分彩票网站 手机上怎么买福彩幸运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