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是這個敲詐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哎喲,不知道唐先生在哪高就呢!怎么的,派頭很大嘛!”范子棋的姐姐這時候也是湊了過來,前面的話她是沒聽到,但是后面的話,她卻是聽清楚了。

唐天豪表情面帶微笑,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應對著他們的挑釁,而懷里的美女姐姐,卻是昏昏入睡,在唐天豪懷里,時不時的哼兩聲,估計是醉得有點難受吧!唐天豪也搬過凳子坐下,把老姐緊緊摟在懷里,對這老姐,他也顯得特別的疼愛。

“沒干什么,小小職員而已,不過我只不過不喜歡當二世祖,也不喜歡拿家里的錢來炫耀,自食自力,在都市里當個小白領,至于說家里嘛!其實錢也不少,自然也不缺少這么點錢?!?/p>

唐天豪這句話說出來,周圍的一些富家公子,倒是忍不住瞟向了唐天豪,這里很多人,倒是都和范子棋一樣,仗著家里有點錢,就胡作非為的,所以他們聽了倒是很刺耳,當然,也有一些人對唐天豪很好奇,看樣子,他應該也是富家子弟,只是想自食其力,品德比較高尚而已。

范子棋一臉陰笑,鄙視的瞪了一臉唐天豪,然后不屑的道:“那你說說,你是哪家的公子呢!就你,這副鳥德性,虎誰呢!”

這些富家子弟,說話尖酸刻薄,身份等級觀念極強,一個個拽得二五八萬似的,而范子棋邊上幾個哥們也一個德性,不過看到唐天豪懷里的美人兒,他們倒是一個一個眼睛瞪直了,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不得不說,這老姐的魅力確實忒大。

唐天豪知道,到了這分上,他不得不給這無恥的人一個教訓,加上他經歷過這么多,如果讓別人覺得他好欺負的話,這些沒啥人品可講的富家公子肯定還會來找梁舒雅的麻煩,他之所以要頂范子棋幾句,其實也是這原因,灰溜溜的走了,這些富家公子整不好還要給他耍耍陰的。

而他心理雖然很氣,但是這時候他知道要整這混蛋,一定要冷靜,敢褻瀆自己敬愛的姐姐,他絕對是對他不客氣的,想了想,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這時候,他更是心平氣和,不慌不忙,“我也沒什么了不起的家事,不過今天的宴會,貌似也就是很普通,大家也沒見到什么新鮮的東西?!?/p>

隨即,唐天豪招呼著服務員過來,然后笑咪咪的道:“服務員,請問你們這有什么頂級好酒么?今晚的酒水雖然都很名貴,但是對這些富豪之家出來的人來說,好象也不少見,你們這有什么新鮮的玩意么?”

“有~!82年的拉菲葡萄酒,經過精心珍藏,并且還經過百種藥材浸泡,是一種最好的補酒,也是我們這最好的酒,一瓶三百二十萬,我們這還有兩瓶,不過這酒一般需要經過唐小姐同意才能賣的,除非唐小姐親密好友要,一般唐小姐也交代這酒不賣的,不個這還有百年老釀的陳年茅臺,是茅臺酒廠最早期存下來的酒,一瓶二百八十八萬,這酒還有五瓶,先生若要,隨時都能拿出來?!边@個漂亮的服務員趕忙的回答道,不過她也是蠻討厭那個自大的富家公子,對唐天豪的問題,她是很配合的就回答著。

“才這點??!”唐天豪感覺不滿,對這二世祖,才敲詐他一千萬,姐姐珍藏的葡萄酒,估計是她自己留著用的,那酒還是別動算了,那茅臺就賣了拉倒,反正都是準備賣的,只是太少,才一千多萬而已。

哪知道這服務員又說道:“這位先生,我們這好酒當然不只這些的,只是這是最好的,我們這還有珍藏80年的XO,兩百萬一瓶,還有法國王室拿出來的進貢老酒,一瓶一百八十萬,英國皇家酒窖里拿來珍藏好酒,一瓶一百二十萬,還有````”

“呃~!”唐天豪聽了服務員匯報了許久,粗略估計下,這酒應該能賣個三四億了,他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雖然老姐賺不賺這錢,其實無所謂,但是敲詐死這富家公子,那鐵定不錯,所以唐天豪又問道:“那百萬以上的好酒,加起來一共多少錢??!”

“呃,那我算算哦!”這服務員很認真的找來計算器,根據他們儲藏的數據一加,然后再匯報唐天豪道:“我們這百萬以上的好酒,加起來一共值四億三千六百七十萬,不過那兩瓶葡萄酒算進去的話,那就是四億四千三百一十萬了?!?/p>

唐天豪聽著這數據,心理笑了,一下敲詐這家伙四億出來,鐵定心疼死他去,隨即唐天豪笑呵呵的道:“范公子,你不是挺有錢的么?這些酒要不你都買下,零頭算我的,范公子是大富豪,四個億算是小意思吧!省得大家懷疑我,那三千多萬呢!就算我的,我這家世自覺不如范公子強大,但是呢!幾千萬倒是小意思,不知道范公子意下如何?!?/p>

范子棋心理心里暗罵,這***玩什么東西,一下四個億,心疼??!雖然他還是有這錢,但是這敗家也敗得太厲害了,四個億,那不是開玩笑的,就算為了梁舒雅,丟四個億進去也不值得??!

哪知道,一個哥們卻是又說道:“我看,這小子就是故意氣你的,子棋,別被他嚇到,如故他拿不出三千多萬,那是他賴帳,賴三千多萬的帳,我看他得把牢給坐穿去?!?/p>

唐天豪心理暗暗得意,自己老姐的東西,自己想拿就能拿,那都算自己的,這錢賺的忒爽,所以隨即他也是加個料,然后說道:“要不把這經理叫來,我們立個契劇,這帳你四億,那多余的三千六百七十萬我付了,至于那兩瓶珍藏的酒,如果你有本事讓唐小姐賣了,那我多出那點錢也無所謂,怎么樣,反正你把你的帳清了,他們又不會再找你麻煩的,范公子不是覺得我在虎人么?反正范公子家財萬貫,有膽量的話,就跟在下玩這游戲,反正我也不想說自己的家世,錢自然不少,我也不知道怎么讓你相信,這掏點錢出來來讓大家見識見識,你看怎么樣?”

“草***”范子棋心理暗恨,騎虎難下,如果他慫了,以后他可就沒臉再在上流社會混了,被一個窮小子嚇的縮了腦袋,當個縮頭烏龜,那不值得的,但是無故被這敲詐出來了四億,他也感覺不成,隨即,他還是對服務員道:“去把你們經理叫來,我得跟他說清楚了,你***以為那么好虎我么?”

唐天豪感覺,這家伙估計是跟那經理說,如果自己能拿出三千多萬付帳,他絕對拿出來,而自己拿不出來,他也不去當這冤大頭,這生意就告催,責任就追究自己的,是自己賴帳,這不能怪他了,想想,這小子還蠻精的,不過可惜,太自以為是了。

而一會,一個戴著金絲眼睛的四十來歲女人就進來了,估計唐千雪自己也經常在這住,所以會所管理的人,也是女人的,并且還是個十分精明的女人,一看她那摸樣,就瞧得出這經理有種女強人的氣質,而她姓楊,是整個會所的負責人。

唐天豪猜得不錯,這家伙果然是這樣,雖然是二世祖,但是腦子還沒傻掉,不過他到底不知道自己身份,這還是被自己當250一樣耍了。

雙方簽字,會所的經理也當見證人簽字,那兩瓶葡萄酒,范子棋沒本事跟唐千雪要,反正他是覺得唐天豪在虎他,所以也懶得管那個,一切搞定,唐天豪大笑,看著懷里這個漂亮的姐姐,他真有點想親她一口好好慶祝下的沖動,自己跟這種沒品德的二世祖斗,一切都是因為疼這個睡著了的姐姐,就自己,其實溜了就溜了,他們對自己不感興趣,自己也無所謂面子不面子,不過為了顯示自己有實力得到這姐姐的愛,省得這二世祖再糾纏他,還有就是為了給姐姐報仇,誰叫這混蛋褻瀆自己敬愛的老姐,陪他們玩玩也好。

懷里的梁舒雅卻是睡得香,那醉了的摸樣,卻是像個懶散的小女人,而唐天豪坐在椅子上,把這老姐抱身上,這姿勢好親密,并且今天他們都這樣了,并且也氣氣這范子棋,稍微遲疑了下,他還是當眾在梁舒雅小臉蛋上香了口,這姐姐實在迷人,身體軟綿綿的,小屁股頂在他大腿上,好不柔軟,還好,老姐的身體把他下面也擋了個嚴實,雖然下面被老姐搞的有點尷尬,但是沒人看到,并且老姐也睡過去了,唐天豪倒也是自然,不過那玩意頂著老姐的屁股,呃```好象是有些丟人,不過沒辦法,老姐實在太有魅力,這點反應他控制不住,只要自己腦子保持清醒,不干對不起老姐,也對不起小公主的事就行了。

一切搞定,唐天豪把姐姐放到椅子上,面對這楊經理,掏出兜里的金卡,然后對這這精明的經理道:“請問楊經理,你可認識這卡片?!?/p>

這個戴著金絲眼睛的女人一看唐天豪手上那張金色的卡片,頓時愣了下,估計她也是唐千雪一手培養出來的人,所以對唐千雪的東西自然十分熟悉,對唐千雪自然也很敬重,而看到這張卡片,頓時她就慌忙的點了點頭,對唐天豪還多了幾分尊敬,不過她還是有點好奇,所以她還是恭敬的問道:“請問唐先生,你怎么會有這卡片的?”

“呵呵,這個你就不用多問我了,你問唐小姐自然明白,我的帳,你知道該怎么做了吧!”唐天豪笑呵呵的回答道,而隨即,他也把卡片收了回去,抱起梁舒雅,卻是轉身就離開,不過回頭,他還是叮囑道:“楊經理,記得把范子棋的帳要到,幫你們做了單這么大的生意,改天我再來這喝酒,那兩瓶最好的葡萄酒記得給我留著哈!”

“呃~!”看唐天豪這么說,這楊經理似乎明白他和唐千雪關系絕對很好,不過作為精明的女人,她自然知道怎么做,點了點頭,她還是轉向了其他工作人員道:“你們去把范公子要的酒拿上來?!?/p>

而范子棋卻是愣了,他感覺情況有些不對,唐天豪好象亮了個什么卡片給那經理看,那經理居然一下就顯得緊張了起來,對自己那四億,他就有種已經不在自己口袋的感覺了,不過沒最后確認,他還是結巴的問道:“他``他走了,這帳怎么```怎么?”

瞧范子棋那結巴摸樣,楊經理心理感覺好笑,但是那白皙的臉蛋卻依舊顯得很平靜,“唐先生的帳,范先生你就不用擔心了,如果范先生擔心我們偏癱的話,我這就就可以給你看帳單,保證唐先生的錢立刻就會過來的?!?/p>

“什么````”范子棋這一下差點暈厥過去,而他老姐那本來紅暈的臉蛋,一下也是煞白,因為這經理這表情,似乎是知道了唐天豪的家世,對唐天豪的帳也是信心十足。

到底還是心疼家里的錢啊,最后范子棋還是帶著一絲僥幸的道:“好,你去把帳單給我看,我不信那窮酸東西會有幾千萬?!?/p>

“那好的?!睏罱浝黼S即轉過身出去,轉向唐千雪的房間,給唐千雪說了聲,果然,唐千雪一個電話,一下就三千多萬轉到了會所的帳號上,那轉帳帳單拿給范子棋一看,當場,范子棋就暈了過去,而他姐姐也是兩腳一軟,一屁股坐在地上,四個億,就那么一下完了,即便是在場的其他公子哥,心理也感覺一絲涼意,四個億,實在不是少數目??!

而唐千雪心理倒是有些郁悶,想到唐天豪干的這事,她倒是咬著小嘴唇,然后一個人嘀咕道:“這個臭弟弟,把姐姐好不容易積攢的好酒全賣了,改天要打你屁股去,雖然賺了兩個億,但是這招牌酒沒了,那姐姐不是又得勞累拉!”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最火的捕鸟游戏 浙江11选5走势图表 马如龙六肖中特期期准 连码三全中是什么意思 精选二尾中特123期 黑龙江11选五5app下载 生肖牛是哪几个号码 福建11选5 全年精准二尾 贵州11选五前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