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就這樣被征服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唐天豪被迫剎車,他只能放開她,對她,他不能用強,絕對不能,但是他有點點不滿,畢竟到這分上了,撩得實在難受,并且這姐姐的戲耍,卻是讓他很無奈。

翻過身,躺到了床上,下身的褲子,關鍵部位的凸顯,宣示著他的不滿,不過老姐決定什么,他都只能服從,雖然難受,但是他還是咬著牙忍。

看他那樣,梁舒雅感覺有點愧疚,隨即偏過身子,一雙美眸直視著他,看他那閉著眼睛死忍摸樣,她風情的一笑。

“大笨蛋弟弟,姐又沒說不幫你,你那摸樣干什么?!绷菏嫜艐珊粢宦?,那摸樣似笑死嗔,摸樣太嘹人。

“你````不說幫```幫我嗎?”唐天豪睜開眼睛小聲嘀咕,不過他鼻息很重,眼前色香味俱全,忍得實在辛苦,不過他還是搞不懂,這姐姐到底玩得是哪套,他強忍著她又燎,但是要卻是又不能要,實在無奈。

“討厭的小壞蛋,姐幫你又不是叫你對我使壞,急什么?!绷菏嫜诺拿难郯琢怂幌?,而隨即瞄到了他西面,那挺拔的地方,讓她心也微微顫抖了下,她雖然看過A`片,但是現實中男人的那東西,她沒瞧過,看他那家伙,貌似很大,瞧著有點點怕怕的感覺。

“那````怎么辦?”唐天豪怪怪的問了聲,他很是迷惑,搞不懂這姐姐開什么玩笑。

梁舒雅坐起了身子:“躺好,別亂動,聽姐的就行?!?/p>

“恩~!”唐天豪很聽話,平平地躺著,他不清楚梁舒雅到底想做什么,他只好平躺著,不過這姿勢卻是讓雙`腿`中間的玩意兒更加的明顯。

不過到這分上了,他也不打算掩飾,這姐姐那么了解他,掩飾完全多余的,他感覺在她面前他沒有任何隱`私,但是他無所謂,誰叫這姐姐讓他疼到骨子里,也讓他對她十二分的放心。

梁舒雅呼了口香氣,心里下了決心,咬了咬牙,芊芊玉手伸向了他的褲子,微微有點顫抖,但是她還是堅決的解開他的褲帶,把他下面的衣服除掉了。

唐天豪感覺有點發蒙,她不讓自己動,但是她卻脫自己的褲子,難道她喜歡在上面?唐天豪也看過**,知道有種姿勢女方在上,而且屬于那種征服欲很強烈的女人喜歡的姿勢。

依姐姐對自己的強勢的性格,她喜歡這種上面的姿勢不奇怪,不過他心里有點激動,想想自己的處`男之身是不是可以解除了,想起來有點激動,而老姐的大方,讓他心理并沒什么顧忌,一切任由她做主。

唐天豪很順從,屁股一抬,配合著梁舒雅脫`褲子的動作,很快,褲子被她扔到了一邊,瞧了眼有點嚇人的東西,梁舒雅臉上地紅云升到了耳根,第一次見男人的東西,她很激動,心跳得十分厲害,不過那東西蠻大,她忍不住大呼了口氣。

下面凉嗖嗖的,毫無遮擋,唐天豪不用瞧都知道下面不斷折騰他的東西有多么不雅觀,這個丑態,讓他實在難看,不過現在已經完全暴露在她的眼前,他閉上了眼,實在害怕面對梁舒雅,唐天豪干脆不看,一切隨她。

突然間,他的身子突然顫抖了一下,他感覺到她的芊芊玉手握住了它,很輕柔,很溫暖,也很舒服,一種酥麻的感覺,如觸電一般迅速傳遍全身,被美女握著絕對比自己握著爽,這感覺強烈,他的腳已經繃直,第一次被女人接觸,他身上的肌肉已經繃緊。

緊張、刺激,讓他忍不住喘息了起來,他已經感覺到她的手輕柔的在動,有點笨拙,但已經夠他回味。

梁舒雅都快喘不過氣來,她手輕輕一握,能感覺到它的熱度,入手的瞬間,她身子差點就軟在床上,手里的東西帶給她身體上的刺激,她感覺自己的下身有點潮熱,忍不住也把她帶入了一種新的境界。

上一次在宴會上,她擱著衣服跟他碰觸過,但是那次她只是閣著衣服碰到,沒確實感受到中間的熱度,也沒徹底感覺到他的體積,但今天不同,她的頭腦很清晰,并且看的仔細,摸的確實。

她不知道用什么詞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有點羞、有點怕、有點熱、有點抖,還有種豁出去的感覺,而她自己也控制不住。

現在她正握住這滾燙的家伙,**里學來的知識現在正好能用上,她緩緩的上下滑動,很青澀的動作,她的的動作很輕,她怕**了它,畢竟沒經驗,生怕力氣太大了,反把他弄得不舒服。

而她身體微微往他身前動了動,豐滿的殿部往他這邊靠過來,身體的反應,讓她有點不自主的想要,而她的絲織睡裙已經撩到了腰肢上,露出了粉紅色的小內`褲,很薄很薄,隱隱就可以瞧見里面的風景,女人隱`秘部位,十分燎人,那關鍵的地方還有些濕潤痕跡。

雖然沒進入溫暖的地方,但是這種方式,也讓他很享受,她的手很溫暖,效果大不一樣,不過這樣已經讓他很爽了,他的喉嚨里不時發出一爽哼聲。

漫漫的,她的動作越來越純熟,她另一只手居然會配合著動作,撓向更另他酥麻的地方,他的身子一陣陣的發顫,他還想多享受,他在忍,他想在她手里多停留一會兒,并且他感覺有點怕,自己一個大男人,如果三兩下就沒了戲,他怕她笑話自己。

而微微睜開眼睛,他發現了她的殿部正迎著自己,這模樣````太成績,受不了,控制不住,他的手輕輕的攀了上去,閣著那一層薄薄的衣物,輕輕的**,而喉嚨干涸的聲音,顯得他實在想近前觀察下她里面的風景,可是他有點怕梁舒雅不讓他這么做,所以他只好隔這那小內`褲輕輕撩著。

好累,梁舒雅的手好酸,她心理想,這壞家伙怎么能堅持這么久?她都記不起動了多久,她只知道手很酸麻,胳膊似要抬不起,而手里的它昂揚依舊,她心理也想,這壞家伙還真男人,雖然愛情不是看這東西,但是作為一個幸福女人,確實她的男人不能差,至少該滿足她,而這大壞蛋貌似很厲害,并且那東西很大,她心理有點小得意,也許以后當他情人,也一樣蠻享受的,只是這會,她的手受不了,加上那大壞蛋還在捏她字敏感的隱秘地方,實在不行,身體軟的厲害。

不行了,好累,她實在有點支持不下去,梁舒雅想了想,想起了讓她臉紅耳熱的**鏡頭,她咬了咬紅潤的小嘴唇,換了種姿勢,她趴在了他的身上,這種姿勢讓她也很舒服,而她的臉蛋離那里好近,她能清晰的瞧見上面的經脈,鼻息能嗅到濃重的雄性氣息。

她不嫌棄這個味道,甚至有點喜歡,他的身體在此時此刻被她完全的看清,非常非常近距離的看清,她心情很是激動,而她并沒做太多的遲疑,她的頭就埋了下去,她伸出了滑膩的小香舌,而她自己的身體的下方,也緊緊的湊到了他的眼前,她覺得,只要不突破最后一點防線,她無所謂,畢竟她愿意做他女人,也可以完全屬于他,只是最后一層防線,她覺得不能現在突破,而下面,一個手指已經伸進去,突然間,那親密接觸的刺激,讓她身子一顫,身體下沉,她的小嘴也隨之吞沒了他的關鍵。

溫潤、滑膩,唐天豪被這突然的刺激感覺擊蒙了,他能感覺到她小嘴的溫暖,他的身子在顫抖,他第一次享受這神仙妙境,他吃不消了,下面被呑噬,溫潤里還有靈巧滑膩的舌尖在纏繞,強烈的刺激,一陣電流般的酥麻突然從那里傳進心里,直接到達大腦深處,唐天豪小腹輕收,靜止、顫抖、搏動、噴薄,潮水般的快感將他推到了快樂的顛峰,他徹底崩潰,就這樣,在女人面前的第一次就這么被她給征服掉了,而她的身體也開始悸動了起來。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上海11选5前三组遗漏 黑龙江11选5开奖 安快3开奖号码 天天捕鸟破解版 宁夏11选五走势图 广西11选5的彩票网站 广西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广西11选5官网 四肖精准期期中特 吉林11选5手机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