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完美解救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唐天豪對她豐富眼神只能抱歉,在這死亡的瞬間,他似乎還從她眼里看到了深情,共同生死,她似乎真愛上了這個強悍的男人,不過死,她似乎不想掩飾她的心意,所以她依舊朝他甜美的笑,她不怕死,為了他死,她覺得開心。

她訣別的眼神,深深刺痛了唐天豪的心,他瞬間覺得,他不舍得讓她死,絕對不允許她就這么死了。

但是他真的沒辦法,零距離的槍,他無法治服她,無奈,他不敢在瞧蔡雅妍,底著頭,他似乎放棄了,也不敢看那女人深情的眼神,雖然她不是他女人,但是他和她有過親密接觸,雖然演戲,但是這時候他看到了她的情,那戲似乎是她愿意的,甚至愿意為他付出實際行動,因此唐天豪更不敢正視。

他害怕看她溫柔如水的眼神,更害怕看她視死如歸的摸樣,他真怕見到她就這么香消玉隕了,他心理很痛,仿佛就是看到了他的女人要面臨死亡一般,他的心像針扎了一般。

“唐天豪,別這樣,你是個男人,不能垂頭喪氣,我喜歡看到你堅毅的樣子?!彼吹搅颂铺旌赖牟蝗?,她知道他讀懂了她的意思,這個時候她不再害羞,很坦然,這一段愛情來得很快,但是消失得也很快,不過曾經擁有過,她不后悔。

唐天豪無力的抬頭瞧了她一眼,對她的安慰,他微微點了點頭,但是知道她的溫柔,他更無法面對她的死亡,他更不敢正視她的死,他的眼睛微微有點濕潤。

她見到他流淚了,蔡雅妍的眼睛也通紅,晶瑩的淚珠順著她的臉夾滑落,但是她的嘴角依舊帶著俏皮的微笑,她知道他很感動,很不舍得她,知道這些,她很安慰,死亦不怕,但是看到這男人為她流淚了,她心理高興,她高興的哭了。

這個匪徒知道最大的威脅不是這空姐,而是眼前這男人,她想殺的不是蔡雅妍,想殺的是唐天豪,是他殺了她的同伴,所以她想先殺了他。

瞧見這大男人似乎放棄抵抗,她在得意,她的槍也離開了蔡雅妍的頭,她朝唐天豪指去,她要在他失落的瞬間擊殺了他,這是她想做的事。

不過這也是唐天豪的機會,他沒放棄救蔡雅妍,雖然失落,但是他依舊在尋找最后的機會,當她手抬起的瞬間,唐天豪動了,他雖然失落,其實男人的尊嚴讓他并沒低沉下去,所以見機會來了,他依舊快速的撲出,就在同時,一道寒光像閃電般的飛出,“噗”的一聲,血珠飛漸,飛刀,那個匪徒的手腕被這飛刀洞穿,精準無比的飛刀,手槍從黑衣女子手中滑落,同時一顆子彈射出,裝了消聲器的槍顯得很沉悶,撲哧一聲,子彈破堂而出。

這一槍打歪了,她本來瞄準的是唐天豪的頭,但是他撲出來了,同時她的手受傷,臨機反應,她還是扣動了斑鳩,而子彈洞穿了唐天豪的臂膀,她知道這一槍殺不死唐天豪,所以她忍痛用傷手伸向引爆裝置摁去的時候,但是很快,她卻摁到了一個手背,唐天豪的手背,“喀察”兩聲,瞬間這女人的手被全折段,雖然他肩膀處傷得嚴重,但是他忍的住。

女人喉嚨里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呼聲,她的兩只手腕只連著皮肉,腕骨巳經被硬聲聲的錯斷,骨頭粉碎,已經完全使不出任何一點點力氣了。

慘叫聲在瞬間噶然而止,對這東突分子,唐天豪恨之入骨,他沒任何手軟,女人的頭頸瞬間調了個位置,180度旋轉,他將她的脖子直接扭斷了。

這男人的強悍讓這些乘客也倒吸了口涼氣,難怪他能殺了匪徒,徒手扭斷人的脖子,受了傷還這么厲害,絕對是一匹野性的戰狼,他的強悍讓所有乘客都感到震驚。

唐天豪抹了把額頭上冷汗,驚險,他身體再次有點發虛,肩膀處血液在冒,雖然不是致命傷痕,但是他傷得不輕。

“你受傷了?!辈萄佩穆曇艉軠厝?,她顯得非常的擔心這男人,立馬跑到他身邊,剛脫離危險的她,似乎完全沒顧及自己的想法,她只是擔心他會不會有事。

“沒什么,不是致命傷,你沒事就好?!碧铺旌牢⑿Φ恼f道。

“你````你笨??!你都傷成這樣了,還笑?!彼琢怂谎?,這男人很強悍,但是也很溫柔,很關心她,她有點迷醉,并且深情的眼神已經表白,她不想再掩飾,隨即她很急切的道:“我``我幫你包扎下先,你把衣服脫了?!?/p>

“恩~!”唐天豪點了點頭,她輕輕的幫他把外頭脫下,結實的肌肉暴露出來,她的美眸有點點怕瞧,這男人確實很結實,很強悍,不過他肩膀處的血在咕嚕咕嚕的冒,她很擔心,瞧著那傷口,她的心在痛,仿佛這傷是在她身上一般。

機艙安全了,所有匪徒都死了,她趕忙找來飛機上的急救藥箱,幫他縛上藥,然后很溫柔的幫他包扎著,而他殺人的手摩挲著她美麗的秀發,她確實很溫柔,很漂亮,為了這個溫柔的女人,他面對危險感覺很值得,救了她,他感覺非常的慶幸。

“你疼嗎?”她很溫柔的問道,幫他包扎好,她還是擔心他,雖然血制止住了,但是他的傷口沒去醫院處理,她還是擔心他的傷口會裂會流血,她也怕他會很疼。

“不疼,我以前經常受傷的,這點傷不算什么?!碧铺旌酪琅f笑著,雖然傷口確實疼,但是有這個溫柔的美女關心著,疼愛著,大男人這點傷,他不以為意,相反,他覺得心理很舒服,暖暖的,感覺這傷受得很值。

“你```你呀!”蔡雅妍不知道怎么說,他看到了他胸膛上的肌肉,他身體的線條非常的明朗,一眼就看得出他也十分的強悍,但是他身上的傷也確實很多,肌肉一塊一塊的,但是上面卻總有很多疤痕,瞧著他身上的傷,她的心很痛,她能體會到他以前的痛苦,也體會到他以前受的折磨,她打心理也想著,以后一定要好好呵護他,讓他開心。

“呵呵```你去找她們兩,我還得把機艙的匪徒清理掉?!碧铺旌郎敌?,對美女,他總是有點憨憨的樣子,以前是,現在他好象還是沒改變這摸樣,瞧她那么關心自己,他的憨態又顯示出來了。

駕駛艙里還有最后兩名匪徒,頭套重新帶好,而她也溫柔的幫著他重新穿好匪徒的黑色衣服,還好衣服是黑色的,血液粘著也不太明顯,不過她的動作十分輕柔,仿佛想個溫柔的妻子為出征的丈夫送行,美眸里盡是關心,也盡是溫情。

“你小心點,答應我,一定要好好活著好嗎?”她溫柔的說道。

“恩~!我會的?!碧铺旌揽隙ǖ狞c了點頭,隨即轉身離開。

而在掀開隔簾時,身后傳出了歡呼聲,只是聲音也不是太大,有些壓抑的喜悅,這些人質知道飛機還在危險中,只是他們暫時沒有匪徒看著而已,因此他們并沒太過忘形。

頭等艙很安靜,人質都很聽話,見到蒙面的唐天豪走在過道上,更是嚇得將身子貓得更矮,只是他們不明白經濟艙到底在歡呼啥?那邊的聲音雖然小,但是他們有聽到了些。

唐天豪朝楊倩雯和楊悅做了個OK的手勢,表示經濟艙已經安全,指了指前面的駕駛室,他表示他要到那去,把最后的匪徒解決了,而她們兩露出了個欣慰的笑容,自己的男人能安全回來,成功在望,她們很高興,不過她們還不知道唐天豪受了傷,他故意掩飾,不想她們擔心。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百度吉林11选五 旺哥平特肖 内蒙古11选5跨度走势 安徽11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 捕鱼达人3手游下载 辽宁11选5手机版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一 高手必中单双中特 王中王开奖结果24码 用上期奖号计算下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