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意外事故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捕捉到了,鎖定,唐天豪的手配合著沈冰依舊在舞動,但是他的眼神鎖住了對面的窗臺,這兩幢樓相隔很遠,足三百米以外,如果跑出去,再跑到對面,肯定來不及,所以唐天豪沒動,只是眼神鎖住對面,想瞧瞧那家伙在干什么,他大致摸樣是怎么樣的。

只是可惜,那只是個影子,根本瞧不清,唐天豪沒法得知他的樣子,但是敏銳的感覺,似乎讓他地那家伙有了一定的了解。

強壯的男人那堅毅的眼神,讓沈冰似乎有點迷離,她不斷的在他身邊舞動,瞧著他強壯的身軀一直護著她,而那冷漠的表情,似乎一直關注外面。

小丫頭似乎有點戲膩的意思,圍著他的身體不斷與他碰狀,胸前的飽滿,時不時撞擊他結實的臂膀,那摸樣似乎是戲膩,也似乎是在跟自己喜歡的男人玩鬧一般。

唐天豪早已經察覺到身邊的小女人那曖昧的摸樣,他不知道這小丫頭是有心還是無意,胸前的飽滿不停的接觸他的臂膀,他早已經感覺到異樣,漂亮的女人,誘惑力實在太大。

只是他需要時刻關注外面,對她的那“不經意”的動作,他裝做沒有發現,任由這小丫頭在那糊來。

“小冰,你不是喜歡跳舞嗎?我們去外面跳?!碧铺旌梨i住拉那男人的大致形狀,他想引他上鉤,好一把抓住那家伙,而躲在包廂內,明顯抓不到他的。

“恩~!”沈冰很爽快就答應,有這家伙的保護,她絕對相信自己是安全的,并且她也好想去外面跳,外面更有氣氛,天生愛舞蹈的她,怎么能不想好好在別人眼前表現下呢!

出了包廂,一直到外面的舞廳,舞廳這會兒已經是人滿為患,震耳欲聾的強勁音樂刺激著泡吧族地神經,舞池內的男男女女隨著強勁的音樂節奏瘋狂的扭動著,似在發泄無盡的**,甩頭扭腰姿勢夠奔放,夠夸張。

在這里,沈冰好象一點都不擔心誰會認出她,她拉著唐天豪很爽快的往舞池中央而去,而那三名保鏢則在高處站好堅控位置,一有異常就會通過耳麥告訴貼身保護沈冰的唐天豪。

這家夜總會名氣很大,好象名人不少,自然保鏢也不會少,站在高處的地方,幾乎成了保鏢的天下,抬頭一眼望去,四面八方都是神色嚴肅的西裝男子,并不為這狂熱的音樂而受到影響。

唐天豪站在舞池中央感覺有點怪,他身上的西裝行頭與舞池里的狂熱實在是格格不入,他傻傻的站在那里,而在這些娛樂方面,只能說他是土得掉渣,確實,他對這一行完全不通,唯一能做的,他只是看著沈冰在他面前秀著柔軟的腰肢。

“有狀況,有名男子正不正常的靠近?!倍溊飩鱽砬逦暮艚?。

唐天豪摟住沈冰的手緊了緊,眼神變得犀利起來,而他手上的動作卻讓沈冰誤會成他對她有意思,想把她***一般,這小人不知道怎么的,緋紅的臉蛋,卻是沒拒絕他的意思,而靠在這男人身邊,輕輕扭動,摸樣當真風情無限。

鎖定,唐天豪的眼神鎖住了從人群里面穿出來的一名年輕男子,長得很帥,穿著也很休閑,他的目光在發亮,他盯著沈冰狂熱扭動的**在發直。

這男人的表情有點扭曲,按身型,他似乎和那變態有點像,唐天豪分不清楚他是不是目標,但是那家伙腦子里藏了齷齪的東西,他非常清楚,所以他也密切的關注那男人。

他的眼睛兇狠的瞪著唐天豪,但很快,他的眼神轉換成痛苦,他伸向沈冰的手定格,已經被唐天豪牢牢的鉗住,唐天豪一手攬住沈冰的柔腰,另一只擒住他手腕的手一個華麗的弧度一繞,帥男被動的背過了身子,而他被擒住的手緊貼著自己的背部,高度剛好,稍微動彈就會來來徹骨的巨痛,他已經痛呼出聲,只是這震兒的音樂淹沒了他的痛呼。

這人不是目標,唐天豪很快感覺到了他的柔弱,他沒有下辣手,這種貨色沒本事干出那么精湛的**活,他一看就不像那種身手敏捷的人。

沈冰被他的突然動作弄得發出一聲嬌呼:“怎么了?”

問話聲一落,她瞧出了異常,而這時候,一名西裝漢子撲了上來,動作迅猛,唐天豪摟住沈冰一個華麗的輕側,讓過威猛一擊,與此同時,沈冰的三名保鏢已經從兩邊掩了過來,動作很快,當唐天豪華麗的讓過的那名空襲者準備發動第二次攻擊的時候,他們已經被沈冰的一名保鏢攔在了身前,都是西裝加身,都是保鏢,不過對方的身手,唐天豪并不放身上,也許沈冰的那三名保鏢就可以對方了。

“司徒建,你干什么?快叫你的人住手!”沈冰大聲的那男人說道,她顯然認識那名帥哥,而唐天豪仔細瞧下,似乎也發現了他有點面熟,好像哪見過。

“住手,都住手?!北环Q作司徒建的男人很聽話,叫那幾個保鏢住手,而他的眼睛直盯著沈冰。

與此同時,四面八方迅速圍過來一群西裝男子,看胸牌應該是夜總會的保衛人員,這些人的反應還是迅速、及時的發現了異常,但音樂沒有停止,一群人退出舞臺,而舞池中的男男女女好象根本就不關心發生了什么事,很快舞池里面又繼續的蹦跳了起來。

這司徒建似乎大有點來頭,領隊的夜總會保衛人員看樣子跟他很熟悉,跟他交頭接耳了兩句,就帶著一大幫子人撤離了舞池現場,估計沈冰來這玩,這里就有人通知了他了,而這時候唐天豪也想起來了,這男人就是上次在皇后俱樂部跟沈冰一起的男人。

出了這事,沈冰沒興趣再跳舞了,而乘機抓住那變態的計劃也泡湯,三人回到了包廂,沈冰氣鼓鼓的坐在了沙發上。

而司徒建似乎也很氣,他在吃醋,恨恨的盯著唐天豪,似乎要跟他較量一番似得。

唐天豪沒有攔他,也懶得管他,只是叫手下將他身邊的幾名保鏢被攔在了外面,自己隔在司徒建與沈冰之間的沙發上坐著,讓這家伙與沈冰保持著安全距離,即便認識這家伙,唐天豪也是小心為上,省得弄出什么事讓沈冰吃虧。

司徒建顯然很不滿唐天豪在這個時候隔在他與沈冰之間,于是向沈冰問道:“這家伙是誰?是你保鏢嗎?叫他滾出去?!?/p>

這小子口氣狂得離譜,唐天豪真有點恨不得丟他出去的想法,不過瞧見沈冰,他還是懶得動。

沈冰沒有買他的賬,氣憤的看著他惱怒的說道:“他是誰管你什么事?該出去的是你?!?/p>

司徒建臉色突變,有點迷糊的瞧著沈冰失聲說道:“我出去?你什么意思?沈冰,你不會這么對我吧?”

“我怎么對你了?你認為我該怎么對你?”沈冰的聲音有點冷。

“你```你就為了這么個保鏢跟我鬧翻了?”司徒建突然站起身來,用手指著沈冰,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英俊的臉煞白,顯然氣壞了。

這小白臉臉色鐵青,指著沈冰,似乎還想動手一般,唐天豪這時候也站起身來,將這家伙指著沈冰的手攔了下來,面無表情的說道:“你不知道用手指著人很不禮貌?再在這撒野,我丟你出去?!?/p>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乐双彩2018152 北京pk10定位胆技巧 江苏11选5前三直开奖结果 海南体彩环岛赛手机版 博彩通百乐坊 快乐10分20选8技巧 好运快3赚了多少不能提现 股票涨跌的计算方式 青海快三对子妙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