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襲擊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有外人在,唐天豪顯得很正經,很正派,他不能對她做出過分親熱的動作,以免大明星的形象受損,只是沈冰這個迷人的小調皮時不時的喜歡挑`逗他下,勾引他下。

乘大家不注意,她那溫柔的小手,卻總喜歡在唐天豪腰里摸兩下,這小調皮,實在夠胡鬧的,不過韓方人員就坐在她旁邊,卻是也沒有發現她勾`魂的小動作,她不斷的用那小動作來招惹一本正經的唐天豪,害得他既享受,又無奈。

沈冰調皮的小動作還在繼續,但此刻唐天豪的眼睛卻瞧向了車窗后,他發現了異常,目標還很遠,似隱似現,但這沒有逃過唐天豪的眼睛,小調皮的風情引誘影響了了這個保鏢的職責,他警惕的神經一直繃得很緊,很快,目標出現在車流之中,越來越清晰,車后的車流閃現出一道風馳電掣的黑影,是輛摩托車,摩托在超越后面的車輛,唐天豪似乎能聽見大馬力馬達的轟鳴聲。

后面的黑色奔馳發現了這輛詭異迅弛的摩托車,有意識的展開攔截,但摩托手嫻熟的技巧讓奔馳車的攔截徒勞無功,在房車后時左時右,他在挑釁,是這個家伙,雖然摩托手一身摩托服加頭盔面罩,唐天豪已經從他的身形認出了變態的目標。

這確實是個變態,他似乎想表現下他的能力,一點一點的征服這個大明星一般,所以他想對她下手之前還告訴她,可惜,這變態注定不是個感情高手,他只是個變態而已。

唐天豪的瞳孔在收縮,他瞧見了變態手中多了樣東西,多了樣鋒利的殺人武器,他感覺到奇怪,難道他要殺了沈冰嗎?他不是只想**了她嗎?

這些天自己貼身保護,被這變態家伙發現了,他似乎是想下殺手,也許他想殺了自己,然后把沈冰掠去,也許他現在因為心理扭曲了,連沈冰也想殺了,誰叫沈冰有男人了,他似乎因此而改變主意了。

唐天豪感覺到很謹慎的鎖住那摩托車,不管怎么樣,他不能讓沈冰有任何差錯,絕對不行,瞧著那家伙手上雪亮的斧頭在陽光下發出刺眼的光芒,摩托在加速,在靠近,唐天豪的肌肉在繃緊,表情變得冷靜異常,斧頭已經揚了起來。

沈冰完全沒發現狀況,小調皮還在玩,她瞧見了唐天豪一本正經的表情更加的正經,他心里很不服氣,她更想戲弄這個木頭大哥。

能瞧他那無奈的眼神,她就感覺忒享受,她就喜歡當個調皮的妹妹,她喜歡跟這大哥撒嬌,也喜歡這大哥教訓她一下,但是他沒反應,她就感覺忒失敗。

她的挑逗在升級,小手伸到他背后,俏俏的在他身上揉著,那感覺很消魂。

突然間,唐天豪動了,他的手伸過來,抱住了她,沈冰嬌呼一聲,她后悔了,她不料這家伙這么穩不起,韓方的陪同就在身邊,他就抱她,沈冰認命的閉上了美眸,這個臭哥哥居然這樣,她玉女形象看樣子保不住了。

她心理有點氣,但是又有點喜,他敢這樣,她這輩子賴定他了,她敢當別人的面抱自己,那他就別想跑,一輩子都得疼她,否則,她跟他沒完了。

沈冰美眸微閉,瞬間,車窗坡璃擊碎聲同時響起,玻璃飛濺,緊接著的一剎那,寒光閃耀的斧頭打著旋的飛了進車來,速度奇快,眨眼間的速度,斧頭突然定格,一只手閃電般的控制住飛近來的斧頭,沒見什么動作,斧頭打著旋的飛了出去,斧頭旋過了矮下頭的頭盔,帶著亮麗的弧度飛向遠方。

摩托在斧頭落地的一剎那拐進了另一條道,消失得無影無蹤,快,快到顛峰,快得讓人來不及呼吸,所有的突**況在眨眼間閃現,嬌呼,破窗,飛浮,驚險刺激的一幕在瞬間結束,險情平息,車內在此時恢復了平靜,好象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凱迪拉克的司機在此時才反應過來,減速,靠邊,停下。

沈冰眨著漂亮的小眼睛,她沒怕,有唐天豪在,她一點都沒怕,這個臭大哥還真厲害,她算真見到了他出手,雖然他沒收服那家伙,但是她完全相信他,瞧著這結實的男人,她的心撲通撲通的跳的好歡。

不過她小臉蛋也羞得通紅,她剛誤會這臭大哥了,他只是為了保護自己才抱自己的,只是瞬間,她又發現了異樣,韓方的人驚魂未定,他們沒注意他們兩,瞬間,她感覺到自己的小屁股被一只大手掐住,這個臭大哥在掐她屁股,好象在告訴她,她真該打屁股,她太不乖了。

觸電的感覺在瞬間消失,沈冰還沒回味過來,大木頭哥哥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這家伙好壞,沈冰紅著臉坐起了身子,偷瞄了眼身旁的韓國陪同,這陪同的眼睛卻瞧著破碎的車窗發呆,完全沒發現這壞哥哥對她使壞了,還好,自己的形象可以完全保持,不過對這壞哥哥,她那風情的美眸偷偷的瞪了過來,似乎在撒嬌,似乎在怪這大壞蛋掐她屁股,摸樣既風情,又燎死人。

車外面左右已經站著趕來保護的三名保鏢,面上的神情緊張而又嚴肅,唐天豪也下了車在外面瞧了瞧,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多糾纏完全沒用,很快,他又回到了車上。

“沒事了,開車吧!”唐天豪淡淡的吩咐司機開車。

凱迪拉克緩緩的啟動,在黑色奔馳車的跟隨下,很快又重新融入車流當中。

韓方人員心理很感嘆,這個玉女明星哪找來的這個超級保鏢,雖然危險讓他們感覺到害怕,但是這個男人實在厲害,那動作實在太快了,本來他們還奇怪沈冰身邊的這個怪家伙,還以為只是她朋友陪她過來走走的,沒想到他居然那么身藏不露,是她的超級貼身保鏢,而這時候,他們也不經意的朝唐天豪瞧來尊敬的眼神。

唐天豪還是那樣,一臉正經,根本沒把剛的事當回事,依舊盡心盡則的保護沈冰,不過這時候沈冰心理更不服。

這個臭家伙厲害她自然知道,她哥哥其實也很厲害,他能讓哥哥佩服的高手,那身手厲害對她來說是意料之中的事。

不過這臭家伙剛捏她屁股,現在還當沒事人一樣,小丫頭悄悄的撅著小嘴,卻是很不服,她對他的流氓手法又羞又喜,還有一絲小小的惱怒,他使壞的手很有力,她的小屁股被他掐得有點點紅,似乎還有一點疼,這個大壞蛋,真是壞死了。

唐天豪瞧著她羞紅的嬌美臉蛋,還有那迷人的復雜眼神,他一本正經的眼神里抹過一絲笑意。

小調皮,這就是你招惹哥哥的下場,他心理暗道,瞧著她的眼神也有點小得意,那意思還說,她要是再不聽話,回到酒店,他還要打她屁股,可惜,唐天豪威脅的眼神,小丫頭卻依舊是小嘴一撅,一個誰怕誰的摸樣,卻是惹的他又愛又無奈,這折磨死人的小丫頭,還真是整死個人。

不過危險加劇,唐天豪心理更提高警惕,雖然這丫頭一點不怕,但是他知道,她把她的命完全交給了自己,表面她依舊很調皮,很愛胡鬧,但是這小丫頭卻是愛得很徹底,她似乎一點不怕死,跟心愛的人一起,死了她也甘愿,所以她完全沒被那家伙的威脅嚇到,并且那調皮的表情其實也告訴了唐天豪,不用擔心她,只要有他在,她什么都不怕。

双色球去、红球尾走势图 股票指数基金场所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经彩网 分分11选5官方版下载 混合型基金配资规则 宁夏11远五开奖查询 smi理财平台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官网 腾讯股票 内蒙古快三遗漏一定牛 中国黄金股票代码